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冷脸

第七百一十五章 冷脸


  甚至于在塞恩想来,即使是精灵方面出手,凭着强大的实力救下雅克,压服那位年轻的费雷大师,这样的结果也要比现在好很多。精灵一族是那么好说话的吗,不要以为他们这是服软认输,天知道这笔债会在什么时候要你还。

  塞恩可真是有些后悔,当初怎么会想起去邀请黄昏之塔了呢,这一路上没出多大力气不说,现在还要受其拖累,和精灵族的关系搞得这么僵。黑暗之刃和精灵一族明显早有勾连,自己玛法家族已经是处于劣势了,现在还出了这么一件事,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呢。

  作为老对手,博格能够猜得出来,现在塞恩的心里恐怕是不怎么平静。可是,自己的心情,难道就能够平静得了吗。他现在的心里,可早没有一点看热闹的想法了,而是要好好考虑一下,接下来要如何应付与精灵间可能出现的问题。

  这件事情,博格在过来的时候,想到过不少种结局,可是唯独没想到会是如此收场。在他想来,以精灵族在这里的实力,想要压服一个魔法师根本没什么困难的,即使对方是一名传奇法师。根本都用不着精灵长老出手,就是身边的那几位精灵高层,哪个没有传奇级的实力,要收拾一个年轻的传奇法师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要以为精灵真的爱好和平,与世无争,那只是吟游诗人们凭空想象出现来的罢了。尤其是在经历过当年那样的灾难之后,精灵虽然算不上是睚眦必报,但也绝对不会对任何一个仇人手软。

  然而,恰恰是对精灵一族的了解,让博格对现在这个结果感到极其诧异,并且也对接下来的合作产生了忧虑。不管精灵长老在想什么,但这个结果,绝对会让精灵对人类的仇视更加强烈,恐怕黑暗之刃也无法摆脱牵连。

  不管别人都在想什么,林立对这个结果却还算满意,虽然没有杀掉那个叫雅克的精灵,但是剥夺自然之心的处罚,对于精灵来说还是相当严厉的。他看也没看那些围观者,径直来到了诺菲勒的近前,随手取出一支药剂,掰开嘴给诺菲勒灌了下去。

  然后,林立将诺菲勒身上的七支利箭拔出,随手丢在了一边的地上。只见诺菲勒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蠕动着融合到了一起。还没等那些围观者走光,诺菲勒已经睁开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

  在精灵们仇恨的目光中,在人们诧异的注视下,林立带着已经完好如初的诺菲勒,大摇大摆的返回了玛法家族的营地。

  塞恩看得是暗暗咬牙,既然这小子有这么好的药剂,干嘛还非要把事情搞这么大呢,你那吸血鬼仆从这不是死不了吗!如果是死了,如果是重伤,你不依不饶的搞出这么大一出动静,还可以理解。可是……本来一支药剂就能解决了的问题,现在搞成了什么样子,看看那些精灵们的眼神,还想不想找到不朽之王的宝藏了。

  看着林立离开的背影,博格也只能是连连苦笑,这是何苦来得呢,如果他知道得罪的那位精灵长老的真实身份,还能像现在这样轻松吗?博格心里有些后悔,要是早知道会出这种事情,真应该告诉他们那位精灵长老的身份。那可是翡翠议会的第八长老啊,是一般人能够招惹的吗,这简直就等于是和整个精灵王国为敌啊。

  不过,博格可能不知道,就算林立知道那长老的身份,恐怕也不会在这件事上轻易妥协。诺菲勒虽然只是一个亡灵仆从,但在林立的心里,却少有的占着非常重要的位置。林立来到安瑞尔世界后,心里真正看重的人,一个是带领自己走入魔法殿堂的安度因,一个是在加洛斯力挺自己的葛瑞安,还有就是一直忠心耿耿的仆从诺菲勒了。

  其实今天这件事,如果被攻击的换成是林立自己,他都不至于这么不依不饶。当初在黑石山脉,玛法家族可没少算计他,不管是带去死亡之痕,还是后来夏亚强盗团范高雷的伏击,又或是请森德罗斯出手。虽然最后都没有得逞,但在这种情况下,林立却选择了与玛法家族结盟,只为了黄昏之塔能够更好的发展,可以说是非常理智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理智的人,却又在乌云镇被攻击,熟悉的村民被杀的情况下,带着手下全部的力量杀上巨龙山脉,直到把夏亚强盗团彻底抹去才罢休。林立不需要靠这些来收买人心,他与诺菲勒签定的是血契,不管如何对待,诺菲勒都不可能背叛。这就是他的性格,管你什么精灵,什么长老,敢伤害自己身边的人,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博格怎么也没想到,一路上出工不出力,表现的极为油滑的林立,居然会因为一个亡灵仆从而又如此强硬。早知道这样,当初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与这个年轻人合作,可是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呢,还是回去好好想想对策吧。希望凭着与奎尔丹纳家族的秘密协议,精灵们不会做得太过分,不然不朽之王的宝藏说不定就没着落了。

  很快,事实证明了,博格与塞恩的担忧并非是多余的。从第二天开始,在这座营地中,精灵们对于这些人类客人们的态度,与之前相比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虽然说精灵骨子里就很高傲,一向以优等种族而自诩,看不起包括人类在内的其他种族。但是,当人类的冒险队伍来到营地后,各个方面的需求并没有怠慢,不管是傲慢还是敌视,都没有明显的表示出来。

  可是,自从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后,这些精灵们可就变了脸。看在还是客人的份上,到是没有直接的发生冲突,可是这里是精灵的营地,找点毛病刁难一下还是很容易的。

  最简单,也是最要命的,营地中只有一个取水地点,精灵直接占住不让人类的冒险者去取水。而人类的冒险者们,又不都像林立那样生猛。受点气到还好说,可再高的实力,缺了水也不行。魔法师到是可以使用魔法来聚集一些水,可是整个队伍多少人,魔法师们不能光做送水工啊。

  好吧,这里是精灵的地盘,既然惹不起,那就自己想办法,出营地外面去取水总可以吧。可是,这些精灵也不知怎么就突然那么认真,出营地就要过几道盘查,回来之后想进营地更难。好不容易顺利的取了一回水,下次再去那里,水源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被污染了。

  营地里面,这里是重地,那里是禁区,这些人类冒险者,只要多走两步,马上有精灵过来喝斥。不要以为躲在自家营地里就没事了,别忘了自家的营地也是安置在人家精灵营地里面的。那些精灵战士,一天能冲进来八回,要么是找东西,要么是找奸细,回回的借口还不一样。

  博格坐在帐篷中,听着外面嘈杂的声音,也只能是无奈的摇头了。能怎么办,难道自己堂堂传奇法师,因为这点事情,去找精灵长老告状吗?又或者像那位费雷魔法师一样,出手收拾几个精灵,再和精灵族彻底撕破脸?也只能是不断的约束手下,让他们忍一忍,别和那些精灵发生冲突。

  相比黑暗之刃的营地,玛法家族这边就更热闹了,从林立住在玛法家族营地中就知道,这两家之间的关系不浅,精灵们既然要报复,怎么可能会放过玛法家族呢。不管白天黑夜,玛法家族的营地状况百出,就没有一刻平静的。可是也和黑暗之刃一样,塞恩也不想因此与精灵族交恶,只能是让家族的子弟们多多忍耐,就当是一场脾气的磨练好了。

  可以说是整个精灵营地中,只要是人类,就没有不受精灵气的,处处被刁难。就连几位人类的传奇大师,也没在精灵那里找到好脸看。唯独只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整件事的罪魁祸首林立。

  林立所住的帐篷,连同周围一定范围,就如同精灵的禁地,不过精灵们搞得再鸡飞狗跳,却没有一个精灵敢于越界。伤势早已痊愈的诺菲勒,每天依然忠实的守在帐篷前,对于那些投过来的或厌恶或痛恨的目光,根本就视若无睹。

  不只是这样,每天到了夜晚,诺菲勒还是如同往常,离开营地去侦察周围的情报。只不过,他不再是直接化身蝙蝠高高的飞出去了,而是大摇大摆的从精灵们眼前走过,好像生怕精灵看不到自己这个亡灵生物一样。

  精灵们本身就对亡灵生物十分厌恶,而正是由于这个亡灵生物,让自己族中的同伴受到了那样严厉的处罚,精灵们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可是,有前车之鉴摆在那里,还有哪个精灵敢再向这亡灵生物动手。

  其实,不管是玛法家族,还是黑暗之刃,那些被精灵们刁难的人们,尽管口中抱怨黄昏之塔那位年轻会长给自己等人惹来了麻烦。但是在他们内心里,也未尝没有几分羡慕之情。看看人家,为了一个亡灵仆从,硬是逼得精灵长老低头。再看看咱们,这几天光被那些精灵们折腾了,上面还一个劲儿的要求忍耐。

  听着外面再次响起喧闹声,坐在帐篷中的林立,微微摇了摇头,目光重新落在自己手中的永恒之书上。对于精灵们的种种行为,这两天在与塞恩和博格商谈时,都听他们抱怨过,不过在林立看来,这些精灵的行为实在是太幼稚了。

  不管精灵再如何折腾,对于林立来说,完全不构成任何影响,每天一如往常深居简出,除了和塞恩博格商谈宝藏的事情,就是在自己的帐篷中阅读永恒之书。

  随着对永恒之书的深入学习,书中的内容已经不再是具体的各种技巧和魔法了,更多的是要让学习者自己去感悟。很明显,格雷斯科留下永恒之书,并不是想要再创造一个自己,而是希望后来者能够在自己的基础上,能够走得更远,超越自己。

  魔法知识浩瀚无边,永恒之书尽管厚重,但也无法以真正全部记录下来。而格雷斯科不愧为法师之神,所写下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包含了很多的内容。现在林立与其说是阅读,更多的其实是自己去体会和感悟,在格雷斯科的启发下,摸索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永恒之书中的每一句话,都值得林立的反复品味,而他的领悟每加深一分,所获得收获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随着阅读的深入,魔法知识的世界,在林立的眼中越来越清晰,对于规则力量的理解也越来越透彻。每一天,每一刻,林立在魔法方面的造诣,都在明显的变化着。

  不时见面的塞恩与博格,踏入传奇境界多年,对于传奇级力量的感受也是非常清晰的。而每一次的三方会谈,两位传奇大师都会暗暗惊讶,这位年轻的传奇法师的实力,并没有因为年轻而在传奇境界停滞。反而好像每一次见面,都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全新变化。

  要知道,进入传奇境界之后,实力的提升,不再是来自于刻苦的学习锻炼,而是来自对规则力量的感悟。每对规则力量的领悟清晰一点,那么自身的实力也就会随之增长。但是,这种领悟,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每一点领悟对于传奇法师来说,都是无比艰难的过程。

  塞恩回想当初邀请林立的时候,再对照现在的林立,根本就好像是两个不同的人。这种实力上的变化,实在是太明显了,即使是将现在的林立,与前一天的林立相比,都有着非常明显的不同。

  即使塞恩和博格都知道,在林立的手中,掌握着法师之神格雷斯科的永恒之书,可是这样的变化,还是让他们惊叹不已。他们虽然没有看过永恒之书,可是完全能够想象的到,永恒之书中所记录的,绝对不是详细的魔法基础。不是说所有人得到永恒之书,就能够成为又一个法师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