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八百章 针锋相对

第八百章 针锋相对

  “好剑,真他妈的好剑!”奥拉吉尔现在心里唯一的安慰,也就是这柄刚刚被打造出的大师级长剑了。

  奥兰纳魔法工会,两个分开的钥匙终于能够合在了一起。不过期待了许久的奥德文和麦德林却并没有多少欣喜,因为梅格尔德的到来,探索奥斯瑞克陵墓已经不再是奥兰纳魔法工会自己的事情了。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讲,有了梅格尔德这位圣域强者,有了安度因和诺森这两位资深的传奇强者,对于奥斯瑞克陵墓的探索把握会更大一些。毕竟那位大领主,也是黑暗年代中惊才绝艳的天之骄子,他的陵墓恐怕不会是打开大门就任人予取予求。

  一行人返回奥兰纳魔法工会,首先就是去向等候的梅格尔德报告这个消息。而亲眼看过林立锻造过程的安度因,自然又是对自己的慧眼识人好一阵得意,当然也少不了把诺森的弟子格兰芬多拿出来比较一番。

  不过,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梅格尔德却并没有什么激动的表情,淡淡的看了林立一眼,说道:“这件事的成功,只是在弥补你之前的错误,不管一个人的实力如何,信守承诺是最基本的做人的品质,希望你能够吸取这一次的教训。”

  梅格尔德的话说出口,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接着安度因可就有些不满了,皱着眉头说道:“梅格尔德大师,您的这话似乎有些不妥吧,是费雷为我们赢回了那半枚钥匙,他的贡献不应该是您一句话就可以抹杀的。”

  “安度因,你怎么能质疑仲裁者大人的话,费雷曾经作出过承诺,在赌约结束的期限前,帮助奥兰纳魔法工会赢得赌约。可是,直到赌约结束,他有没有履行过这个承诺呢。如果他信守承诺,之前我们也就不需要去要求奥拉吉尔延长赌约期限,更不会因此而陷入被动。仲裁者大人说的没错,信守承诺是做人的基本品质,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很怀疑费雷会长是否有能力领导轻风平原魔法工会。你作为他的老师,也不能说没有一点责任。”诺森坐在梅格尔德的身边,眼皮低垂,似乎在看着桌面。

  “是吗,难道你会不知道在那个赌约期限中,费雷在什么地方吗。他在轻风平原,为魔法工会的建设和发展努力,如果不是他的努力,就凭着最高议会当初的那点支持,魔法工会可能在轻风平原让稳脚跟吗,可能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吗!”安度因平时虽然表现的邋里邋遢,似乎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但眼里也容不得沙子,尤其是被指责的还是自己的学生。

  诺森缓缓抬起眼,先是看了一下坐在首位的梅格尔德,然后转向安度因,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说道:“作为最高议会的成员,首先要做到绝对的公正,费雷是你的学生,这让你失去了公正之心。你为他做的辩解,并不能成为他违背承诺的理由,既然无法确定自己有履行承诺的能力,就不应该对别人作出承诺。别忘了,他的身份是魔法工会的会长,他所代表的是魔法工会,是最高议会,是所有魔法师。”

  奥德文和麦德林对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尴尬的表情。自己请费雷来帮忙,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感谢人家,却给人家惹来这么个麻烦,偏偏那诺森还说得义正词严,让人没有办法反驳。

  “诺森,你少把扣帽子那套把戏拿到我面前来,你不就是嫉妒老子的学生比你那个蠢才学生强吗。魔法师不是预言师,谁会知道自己未来什么时候有事,什么时候有空。再说了,就算费雷不答应帮这个忙,你能给老子再找一个锻造大师的魔法师吗?结果还不是他妈一样。麦德林,老子问你,你找费雷帮忙以后,这段时间有没有找过别人,有没有找到既是锻造大师又是魔法师的人!”安度因扭头向麦德林问道。

  麦德林心里暗暗叫苦,老子这是招谁惹谁了,你们是最高议会的,你们吵架打架怎么都行,别他妈把老子扯进来行不,老子只是个大魔导士而已。

  “好了安度因,费雷是你的学生,我可以理解你对他的维护。但是你不要忘记,做为老师,不只是要教会学生知识,还要教会学生做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考虑奥斯瑞克陵墓的探索计划。”就在安度因和诺森要大吵起来的时候,梅格尔德突然开口终结了这个话题,但是意思很明显还是认为安度因没有教好学生。

  梅格尔德毕竟是仲裁者,而且还是一位圣域强者,尽管安度因心中不满,可是对方终止了话题,让他也没有了继续反驳的机会,只能狠狠的瞪了诺森一眼,拉着林立到一边的位置上坐下。

  梅格尔德挂出一幅地图,上边绘制着密密麻麻的线条和各自标注,然后对众人说道:“这是我们根据一份黑暗年代流传下的高等精灵的地图,重新描绘出来的。根据那地图上信息判断,这应该就是奥斯瑞克陵墓的结构图。”

  “哼,那还是费雷找到的。”安度因不满的嘟囔道。

  梅格尔德拿出的地图,正是根据当初林立交给安度因的两张破布,重新以图形的方式测画出来的。高等精灵不喜欢枯燥地线条,也不喜欢单调的方块。他们认为只有自己种族的语言才是这世界上最完美地语言,所以他们习惯用绕口令一样的方式来表达一切。即便是一个精通高等精灵语言的人,拿到高等精灵的所谓地图,也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研究,才能了解其中的一些奥秘。

  当初林立得到的天空之城的地图,那图形其实也只是一幅天空之城的绘画,真正的地图却是旁边繁杂到极点的高等精灵文字。而为了搞清那些文字的意义,林立可没少在高等精灵语言上下功夫,可即便是那样,他也没能把那些文字绘制成真正的地图。还是黑暗之刃,凭借着黑暗神殿的古文献资料,才真正把文字转化成图形。

  梅格尔德并没有在意安度因的话,不过诺森却似乎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对安度因和林立开火的机会。见梅格尔德没有继续说话,诺森冷冷的说道:“是啊,我听说其中的一份地图,还是在灭亡一个魔法家族后得到的。作为一位魔法师,杀戮之心太重可不是什么好事情,那只会让人迷失在力量之中,而忘记了探寻魔法本源才是魔法师的追求。”

  “他妈的,费雷赢了赌约,你挑三捡四,费雷提供地图,你又是满嘴的屁话。有本事你别看地图,自己去闯奥斯瑞克的陵墓好了。对了,钥匙是是费雷赢来的,你最好进去的时候也别用。”事实上,安度因并没有掀桌子起来破口大骂,而是好像自言自语一样的嘟囔着,偏偏还清楚的让每个人都听到。

  诺森的脸上隐隐涌起一丝红晕,不过马上就被压了下去,语气仍然是不急不缓的,说道:“遇到事情不能保持冷静,凭着一时的冲动行事,这对于一位领导魔法工会的会长是最致命的。如果不是杀死了博格的儿子,也不会给自己的魔法工会招来那样的灾祸。可惜,身为会长却不知道反思,据说之后更是在一次战斗中,屠杀了两千多人,这样一个滥杀之人,还有什么资格做一会之长。”

  奥德文无奈的捂着额头,这才没说两句话呢,这两位居然又吵起来了,到底还要不要去探索奥斯瑞克的陵墓了。当然,他也知道,这两位真正的矛盾,还是在对仲裁者这个位置的争夺上。两个竞争者放在一起,还能指望他们安安静静的友好相处吗。

  最高议会设有十位掌控者,安度因和诺森都位列其中。还有三位仲裁者,一位是阿波菲斯,一位是梅格尔德,还有一位目前空缺。正是因为这个空缺,最高议会的很多事情,总会因为两位仲裁者的意见不同而流产,这也造成了最高议会最近有些沉寂的原因。

  所以这第三位仲裁者的人选,对于最高议会极为关键,甚至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最高议会今后的走向。但是,因为安度因倾向于阿波菲斯,诺森是梅格尔德的嫡系,于是两人对仲裁者这个位置的竞争,同时也成了阿波菲斯和梅格尔德间的竞争。

  “诺森大师多虑了,杀人不是我的爱好,只是这世上总有一些人,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进退。”对于承诺的问题,林立的确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对于击杀敌人,却从来没有感到有什么后悔的,因为最好的敌人就是死掉的敌人。

  梅格尔德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说道:“费雷,虽然以你的年纪,拥有现在这样的身份和实力的确足以自傲。但是,我希望你能尊重你的老师,以及像他一样的长者。安度因,诺森,如果你们不能把心思用在这次的行动上,那么我会向最高议会提议,更换其他人来参与。”

  梅格尔德的一句话,将话题重新拉回到了奥斯瑞克的陵墓上。不过恐怕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出来,即使是代表着公正的仲裁者,也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公正。

  会议厅中的讨论并不如何激烈,每个人都是在深思熟虑之后,才小心的提出自己的看法。每个人都知道,奥斯瑞克的陵墓,除了意味着巨大的宝藏之外,也绝对是一个杀机四伏的死亡陷阱。就连身为圣域强者的梅格尔德,都显得无比谨慎,毫不夸张的说,奥斯瑞克的陵墓,是一个连神灵都可能陨落的地方。

  路线的选择,陷阱的应对,探索奥斯瑞克陵墓的计划,随着众人一个又一个想法,逐渐的在纸上成型。然而,就连麦德林都说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而林立却一直不言不语,完全就是一个倾听者。

  林立当然不是对奥斯瑞克陵墓一无所知。从海加山脉回到黄昏之塔后,除了提升黄昏之塔的实力之外,林立很多时间都是在研究奥斯瑞克的陵墓。毕竟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最高议会也会参与,如果只是和奥兰纳魔法工会合作,那么自己不多出点力的话,恐怕连陵墓的深处都走不进去。

  但是现在,先不说刚才梅格尔德那句话中,透出的“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的意思。就只说安度因和诺森之间的这场竞争,林立也不觉得,应该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去。除了和安度因的关系之外,林立还要考虑黄昏之塔的利益,诺森如果成为了新的仲裁者,恐怕免不了会针对黄昏之塔做出什么事情。

  不过,林立选择了沉默不语,别人却明显不想就这么放过他。

  “我听说,费雷会长有过探索天空之城的经验,所以如果由他来做我们的前哨,想必会为我们的行动提供极大的便利。”诺森略显沙哑的嗓音,在会议厅中响起,一瞬间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话说的可真有点**裸了,什么叫前哨,不就是走在大部队前面,去踩陷阱,去当炮灰的吗。虽然年轻的费雷魔法师已经拥有二十三级的实力,然而奥斯瑞克的陵墓,那可是号称神灵都会陨落的凶险之地。就算已经有了陵墓的结构图,可是高等精灵那七拐八绕的文字描述,谁知道是否还有隐含的意义没被发现。

  林立看了一眼那位身材枯瘦的诺森,对于对方提到天空之城的事情,心里并没有感到多少意外。虽然现在,最高议会已经不复当年的强盛,但毕竟还是位于安瑞尔大陆最顶端的存在。当初四方势力探索海加山脉,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最高议会就是想不知道都很难。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诺森针对自己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如此**裸不加遮掩,恐怕说丧心病狂都不为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