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八百零一章 达利安

第八百零一章 达利安

  “诺森,我看你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吧,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你怎么不让你那位得意弟子去做前哨。”安度因心里的怒火一下子腾了起来。

  诺森也是毫不示弱,仰起头看着安度因,说道:“安度因,你不要胡搅蛮缠,我提这个建议是有理由的。奥斯瑞克是不朽之王的弟子,他的陵墓和天空之城必然有相似之处,进入过天空之城的费雷,是做前哨的最好人选。”

  “相似,你他妈的也说是相似,相似和相同是一样的吗!你他妈不就是眼馋费雷的黄昏之塔,想让自己的蠢货学生去接手吗!”安度因完全忽略了梅格尔德的存在,对着诺森破口大骂。

  “你可以不同意我的意见,但是不能侮辱我的人格,你以为我真怕了你吗!”诺森被骂得也脸色微红,站起身指着安度因怒斥道。

  安度因伸手抽出法杖,冷笑着说道:“好啊,老子早就想教训教训你了。”

  “你们闹够了没有!”梅格尔德沉声斥道。

  随着梅格尔德的一声喝斥,一股庞大的魔力波动猛然间爆发出来,顿时让会议厅中的所有人呼吸都为之一窒。安度因和诺森,也都不说话了,只是额角青筋隆起,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似乎正在承受着难以抵挡的庞大压力。

  林立虽然为那无比庞大的魔力波动有些心惊,但是却并没有感到压迫,显然梅格尔德只是在针对安度因和诺森两人。不过,林立敏锐的察觉到,在这看似公平的压制之下,安度因明显支撑得要更辛苦几分。

  “好了,看来你们今天也没有办法安静下来了。这几幅地图,自己拿回去看看吧,我希望明天,你们能够把心用在这上边。”片刻之后,梅格尔德终于将魔力波动一敛,把几个卷轴放在桌上,不给众人说话的机会,起身离开了会议厅。

  那庞大的压迫力猛然消失,安度因和诺森身上也为之一轻,各自跌坐回自己的坐位,微微有些气喘的瞪着对方。这就是圣域和传奇的差距,就如同天与地的差距,尽管两人都拥有二十三级的实力,可是在圣域面前却依然是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片刻的休息后,诺森先站起身,恨恨的瞪了一眼安度因,拿了一幅地图,脚步有些虚浮的离开了会议厅。

  “他妈的!”见诺森都已经走了,安度因也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可是想要迈开脚步却仍然有些吃力。

  制定探索计划的会议暂时中止,林立和安度因在麦德林的带领下,回到了奥兰纳魔法工会安排的房间中。麦德林离开后,林立和安度因相对而坐,桌面上铺着一幅奥斯瑞克陵墓的地图“您能不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最高议会怎么突然对奥斯瑞克的陵墓这么感兴趣。”林立此时心里多少有些郁闷,这并不是因为梅格尔德和诺森的针对,而是最高议会的强势介入,意味着奥斯瑞克陵墓中的东西,将有很大一部分成为他人的囊中之物,这种感觉换成任何人都不会觉得好受。

  “突然?这可一点也不突然,早在很多年以前,最高议会就已经掌握了奥斯瑞克陵墓的线索,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停止研究。当然,也多亏了你的那两张地图,否则我们的研究现在还陷在停滞中呢。”安度因一付果然没看错人的表情,那两张地图的出现,可是让他在最高议会中大大的露了一脸。如果不是仲裁者梅格尔德是诺森的导师,说不定就因为这个,他已经坐上了第三位仲裁者的位置。

  不过,安度因的回答,并没有释去林立心中的全部疑问,反而更多了几分好奇:“不朽之王的宝藏,还有天空之城,这些我相信瞒不过最高议会吧。如果最高议会当初也要加入,恐怕就连精灵一方都未必能直言拒绝。最高议会连不朽之王的宝藏都不放在眼中,为什么却对奥斯瑞克的陵墓如此用心呢?”

  安度因看了看满脸好奇的林立,并没有询问有关天空之城的事情,而是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三方势力探索那座天空之城,虽然各自都有一定的收获,但是也绝对非常有限,和你们想象中的不朽之王的宝藏不相符吧。”

  “您怎么……”林立愣了一下,但很快想到了一个可能,惊讶的说道:“难道,最高议会已经知道了,奥斯瑞克搬空了天空之城!”

  林立等三方势力,探索不朽之王的宝藏,其实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更不可能瞒过最高议会。不过,对于三方各自的收获,就只有他们当事人自己清楚,不是一般人能够打听出来的了。安度因一口说出他们的收获有限,最大的可能就是出自最高议会对奥斯瑞克的研究了。

  “最高议会研究奥斯瑞克这么多年,可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虽然被搬空的天空之城,仍然具有非常巨大的价值,但是就连奥斯瑞克都无法驾驭,最高议会又何必在上边多耗费精力呢。”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安度因的神色中却带着几分遗憾,似乎是为自己不能亲眼看到真正的天空之城而遗憾,也为那唯一完整存在的天空之城无人能够驾驭而遗憾。

  “难怪最高议会只盯着奥斯瑞克的陵墓,原来是早就知道,这才是安瑞尔大陆真正的最大宝藏。”林立无奈的嘟囔了一句。

  不过对林立来说,即使是早就知道这个信息,天空之城也是必须要去的。因为那里有星辰碎片雷霆,其它东西他都可以不在乎,但雷霆是必须要拿到手的。更何况,他在天空之城的收获,并不仅仅是星辰碎片雷霆,还有那颗控制整个天空之城的控制魔晶。

  听到林立的嘟囔,安度因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虽然奥斯瑞克的陵墓,现在看来的确是最大的宝藏,不过最高议会筹划这次探索行动,却并不是为了其中埋藏的巨大财富。”

  林立眉头一挑,连忙收回心中杂念,说道:“难道,最高议会已经知道了里面收藏了什么东西?”

  安度因看了看桌上的地图,轻轻的点了点头:“你虽然不是最高议会的成员,但也是这次行动的参与者之一,所以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个惊人的秘密,即使是在最高议会中,也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的秘密。”

  “哦!”林立赶忙集中精神,两眼看着安度因,等待着他口中说出那个惊人的秘密。

  “最高议会之所以筹划这次探索行动,最大的原因是因为,根据我们的研究,在奥斯瑞克的陵墓中,埋藏着对于最高议会极其重要的东西。而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的研究方向没错的话,我至少有八成的把握肯定,奥斯瑞克陵墓里藏着的,并不是什么财富,而是一件武器,一件强得足以毁灭整个法兰王国的武器……”

  只是在说出这个秘密之后,安度因的脸上却同样露出了几分疑惑的神情,“不过,就连我自己都有些想象不出,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武器,居然可以摧毁整个法兰王国……”

  “见鬼……”林立听到这里,心里顿时一紧,眼中闪过一缕深深忧虑。

  可以摧毁整个法兰王国的武器?那是什么概念,要知道法兰王国可不是什么弹丸小国,即使这些年国力有些衰弱,也还是安瑞尔大陆首屈一指的强国。

  但是林立也知道,这并非是没有可能,因为在他的手中,已经掌握了奥斯瑞克建造的永恒熔炉,并且通过天空之城的经历,对那位大领主的疯狂也有了亲身的感受。最高议会的研究方向,也许真的没有错,因为康纳里斯曾经说过,奥斯瑞克在死亡降临之前,把永恒熔炉中一切能够搬走的东西,全部都搬到了那个巨大的陵墓里面了,而永恒熔炉所缺少的武器,自然也应该在其中。

  虽然一切都还只是猜测,但也不由得林立不担忧。根据种种信息推测,他最关心的,七支星辰碎片中的最后一支,蕴含混沌规则的星辰碎片虚无,很可能就在奥斯瑞克的陵墓中。如果最高议会要找的东西,和星辰碎片虚无扯上关系,那对林立来说可绝不是什么好事。

  林立曾经拥有过全部的星辰碎片和星辰之怒,所以对于星辰碎片的威力,体会也是最深的。虽然在七支星辰碎片中,虚无并不是力量最强大的一支,但是那就连毁灭之龙都会为之颤抖的威力,毁灭法兰王国恐怕也不是没有可能。虽然要发挥虚无全部的力量,还少不了真正的星辰之怒,但是不朽之王能够用魔力凝聚星辰之怒,奥斯瑞克即使做不到,也未必没有其他的办法,那可是一个绝对的疯狂天才。

  这一次探索奥斯瑞克的陵墓,林立可以不在乎那威力足以毁灭法兰王国的强大武器,但对星辰碎片虚无却是势在必得。如果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林立和最高议会间的争夺就不可避免了,毕竟虚无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可是别忘了,那位仲裁者梅格尔德,至少是圣域级的实力,而林立这个二十三级的传奇法师相比就不够看了。

  “这次最高议会参与奥斯瑞克陵墓的探索,难道就是为了那件威力强大的武器?现在已经不是黑暗年代了,他们要那么强大的毁灭性武器做什么!”林立的心思转了几转,却并没有丝毫流露出来,安度因虽然是自己的老师,但更是最高议会的掌控者之一,自己所担心的事情说出来,也只是让安度因感到为难罢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推测,毕竟我们手上的资料还是太少了,黑暗年代的那些珍贵文献,大多都已经被战火吞没,就算我这个所谓的高等精灵权威,所能发掘出来的,也只不过是当年的只言片语。那件武器是否真的存在,谁也不敢肯定,而且我也希望我们的推测是错误的……”安度因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并没有为自己的研究成果而露出丝毫的得意之色。

  看着突然有些悲天悯人的安度因,林立却只能沉默以待,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安度因的期望恐怕是要落空了。林立不知道,那件威力恐怖的毁灭性武器是什么形态,但是却基本可以确定它的存在,唯一期望的就是那件武器不要和星辰碎片虚无扯上关系。

  “这种东西最好永远埋藏在地下,永远也不要被发掘出来,否则它给安瑞尔世界带来的只能是一场灾难。真是见鬼,一件武器就能毁灭法兰王国,奥斯瑞克这个疯子究竟还干过些什么……”安度因嘟嘟囔囔地抱怨着,只可惜作为最高议会的十大掌控者之一,并没有足够的话语权影响最高议会的决议。

  虽然从安度因口中,知道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信息,但是林立的心里却更多了几分担忧。究竟要如何处理与最高议会的关系?如果星辰碎片虚无和最高议会要的东西有什么关联,自己又要怎么应对?

  “尊贵的客人,您的房间在……”

  林立带着满脑子的问题,离开了安度因的房间,一边走一边埋头思考着对策,突然听到有人似乎在叫自己。于是他停下脚步,扭回头看去,却见一位中年魔法师正大张着嘴巴,双眼瞪得仿佛牛眼一般看着自己。

  “费……费雷,”达利安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年轻魔法师,这不是当初试炼时那个加洛斯来的乡下小子吗!

  达利安当然不会忘记眼前这个年轻的魔法师,因为他和那个该死的胖子葛瑞安一样,来自加洛斯魔法工会,而且还因为一个仆从,把自己唯一的侄子马德雷打得险些丧命。麦德林魔法师让自己在这里等候,并叮嘱一定要用心接待的尊贵客人,难道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