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八百零八章 厄运之门

第八百零八章 厄运之门

  这真的只是一座陵墓吗?所有人的心里都感到难以置信,即使在进来之前,他们已经在脑海中,幻想了无数次陵墓的样子。而事实却告诉他们,对于高等精灵,对于大领主奥斯瑞克,他们的想象力还是太匮乏了,就好象乞丐永远无法想象国王的生活一样。

  林立完全看得出来,眼前这座无比雄伟的建筑,虽然比永恒熔炉中的那座火焰缭绕的宫殿,庞大了无数倍,但是建筑风格上却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而这座雄伟建筑所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同样也比永恒熔炉更加恐怖了无数倍,简直不逊于那真正的天空之城。

  在那雄伟建筑前边,是一片广阔平整的广场,晶莹的月亮石铺成的广场地面,在湛蓝的天空映照下,散发出一种迷幻般绚丽的蓝色流光,让这广场仿佛成了一片不断微微荡起涟漪的平静海面。而在广场当中,矗立着二十四根魔法晶石雕琢的巨大石柱,足有十几米粗细,高度恐怕在百米以上。尤其是正对陵墓大门的四根石柱,更是仿佛擎天巨柱一般,直插云宵。每一根石柱上,全部都绘满了美轮美奂的华丽花纹,一道道绚丽夺目的光芒不住的围绕着石柱盘旋,让站在广场边缘的众人感到一阵窒息。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在强烈的震撼中久久不能回神的时候,林立却紧皱着眉头,低头将目光投向了广场那梦幻般的月光石地面上,看着那仿佛涟漪般不断闪烁的流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费雷,你在看什么,”安度因随口问了一句,不过却并没有等待林立的回答,而是同样看着那宽阔无比的广场,感叹道:“奥斯瑞克还真是好大的手笔啊,不过是一个埋葬自己尸体的地方,居然搞得这么夸张,难道他还想着什么时候活过来继续享受吗!果然,对于死亡,越是强大的人,越是无法看破啊!”

  片刻之后,众人逐渐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唯独只有林立,仍然盯着广场的地面,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月亮石一样,目光在那上面来回的扫动着,嘴里似乎还在不住的嘟囔着什么。

  “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前进了?”奥德文向诺森和安度因问道。

  “嗯,继续前进吧,”诺森点了点头,“等等,费雷似乎从广场中看出些什么,我们最好稍等一下,”安度因和林立相处的时间,不像真正的老师与弟子那么长,不过却知道这个年轻人并不是喜欢故弄玄虚的人。虽然现在林立什么都没说,但是看他此时的表现,却明显是被广场上的什么东西吸引了。

  “看出什么?不过是月亮石铺成的地面而已,他只是被那光芒晃花了眼罢了,如果真有什么危险,难道我会看不出来吗?我们手里的地图上,可没有提到过这外面的广场有什么陷阱。”诺森对自己的眼力还是相当自信的,因为他除了是一位传奇强者之外,还是一位真正的铭文宗师,自信对于魔纹的认识,恐怕整个安瑞尔大陆也没有几人能够相比了。

  “开什么玩笑,有什么陷阱都要告诉你吗,那不如直接把大门打开,让你随便去取好了。费雷连天空之城都登上过,什么东西没有见过,你以为是你教的那个白痴学生,成天只看到巴掌大的一片天,就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的天才了。”安度因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这里是奥斯瑞克的陵墓,不是什么天空之城,另外我要提醒你,别忘记这次行动我才是主持者。”说完,诺森看了一眼沉思中的林立,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扭头对奥德文说道:“继续前进,苍穹高塔还在镇压不朽之门,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耽误。”

  奥德文无奈的看了看两个人,虽然内心对林立也颇有好感,但是诺森在铭文学上的造诣却也是众所周知的,既然他说没有问题,那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而且,之前在讨论探索计划时,仲裁者梅格尔德虽然没有明说,但还是偏向于让诺森来做决策,也就等于说诺森是这一次行动的主要主持者了。

  法师团的魔法师们,已经完全将刚刚的震撼抛在了脑后,接到前进的命令后,迈着整齐的步伐,踏上了那平整光洁的地面。

  忽然,一片快速移动的阴影,迅速笼罩上了广场的地面,正是天空飘动的一片白云,遮挡了不知从哪里射来的阳光。看着失去天空映照的月亮石地面,林立脑海中仿佛闪出一道霹雳,刹那间劈开了那困惑的混沌,答案在这一刻完全呈现了出来。

  “等等……”林立抬起头,正要出言提醒,却见结成防御阵型的法师团,已经在命令下开始前行,最前一排的法师已经踏上了广场那平整光洁的地面。随着法师团的魔法师们,脚踏上广场地面,整个广场地面的月亮石猛然间暗了一下。

  这个时候,别说是诺森了,就是任何一个法师团的魔法师,也看出了情况不对。奥德文更是在后面大喊,要法师团立刻后退,这里可是奥斯瑞克的陵墓,任何的陷阱都不容小视。这法师团是奥兰纳魔法工会的支柱,是奥德文的心头肉,损失一个都会心疼的不行,但奥斯瑞克那个屠夫设置的陷阱,会是只杀伤一两个人的吗。

  整个广场的地面,好像突然间断了电一样,那发散着永恒光芒的月光石,在这一刻变得黯淡无光。而广场中央,正对着陵墓大门的两根通天巨柱,却在这时愈发的明亮,好像几根巨大无比的灯柱。石柱之间,一道道电蛇往来流窜,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将石柱后面的陵墓都遮挡了起来。

  “费雷,这是什么陷阱?”安度因看着广场上气势惊人的变化,有些担心的向林立询问。

  “如果,我猜得不错,那很可能是厄运之门,让大家做好战斗的准备吧。”林立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听到林立说出是厄运之门,就连安度因的脸色都不太好了。虽然对炼金学没有什么了解,但他还是知道厄运之门,是用来开启安瑞尔大陆与无尽深渊间通道的一种大师级炼金法阵。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这道厄运之门,所开启的不要是无尽深渊中太过向下的深渊,否则就算这一战打赢了,法师团也必然会遭受不小的损失。

  “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为什么不早说,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诺森脸色铁青的向林立斥问道。是他命令法师团继续前进,而且还大包大揽的说没有任何危险,此时却出现如此变故,简直就是被**裸的打脸。而在他心里,自然是认为林立早就看出来了广场上的陷阱,就等着自己往陷阱里面跳。

  “广场地面上的,是触发魔法机关,魔力回路被月亮石和天空映照的光芒遮挡住了,如果不是刚才一片云彩造成的阴影,我可能要再多一点时间才能发现。至于厄运之门炼金法阵,就在那两根石柱的中间了,如果触发魔法机关没有被开启,任何人经过炼金法阵都不会有问题。”林立看了诺森一眼,语气中带着几分讥诮的说道:“奥斯瑞克是一个绝对的天才,他所掌握的渊博的知识,远远不是您能够想象的,所以不要以为在铭文学上有些了解,就可以在这陵墓中畅行无阻,那样只会害死自己,甚至害死大家。”

  除了自己的老师,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自己说话,诺森看着眼前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子,尽管一向性格阴沉,此时眼中也有些冒火了。不过,还不等他再说些什么,广场上的厄运之门已经完全打开了,无数的深渊恶魔顿时狂涌了出来,几乎很快就将那宽阔的广场占满了。

  “深渊掠食者,凯米拉,阿穆特,看来是深渊第七层,”林立看着那从厄运之门涌出的深渊恶魔,见其中大部分是深渊第七层所特有的三种恶魔,心里稍稍的松了口气。如果厄运之门开启的是深渊二十层以下,那么今天恐怕真就要有一场苦战了,而第七层的恶魔虽然也有相当强的实力,但对于现在这支探索队伍来说,能够造成的威胁应该还是比较有限的。

  深渊掠食者的样子,有些点像大型的蜥蜴,却如同人类一样站立行走,但是却并不是蜥蜴人,因为它们并没有太多的智慧。带有剧毒的利爪和细密锋利的牙齿是它们的武器,可以轻易撕开坚固的铠甲,动作极其敏捷,不逊于人类当中的刺客。不过,在实力方面,大多数的深渊掠食者都在十级左右,极少数才能达到十五级。

  凯米拉和阿穆特,都是站在深渊七层食物链顶层的恶魔,实力都在十五级左右。恶魔凯米拉,长着狮子的头颅和羊的身躯,口中能够喷吐深渊黑炎,同时巨大的身躯也让它们拥有极强的身体力量,利爪和坚牙同样是它们致命的武器。阿穆特恶魔就像会飞的巨鳄,背后的一对肉翼可以让它们在短距离内飞行,对敌时最强有力的武器,并不是它们的身体,而是厚重的土系天赋魔法。

  虽然比起幽影谷的亡灵大军,这支来自深渊七层的恶魔大军,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但是它们所面对的,毕竟是安瑞尔大陆的最顶级的力量之一,奥兰纳魔法工会精英法师团。看到无数恶魔气势汹汹潮涌而来,法师团的魔法师们,没有一个人露出丝毫的慌乱,所有人都举起了手中的新月法杖,铺天盖地的魔法顿时向着恶魔大军席卷了过去。

  法师团两百多名魔法师,面对潮水般的恶魔大军,就像一支飘荡在大海中的小舟,显得极其单薄脆弱,好像随便一道大浪打来,有可以将这小舟掀翻。但是魔法师们,却在团长兰帕德的指挥下,好像在原地扎下了根,任凭那些深渊恶魔不断的咆哮着扑上来,也无法撼动分毫。

  凯米拉恶魔喷吐出一团团深渊黑炎,却在将要落到魔法师们头顶时,被一层淡淡的光幕所阻挡,反而是溅射到那些围攻法师团的恶魔们身上,引起无数恶魔痛苦的嘶嚎。冰矛术对于大魔导士来说,是等级比较低的一个攻击魔法,但是当成片的冰矛落入恶魔群中,造成的杀伤力却是非常可观的。

  成片的冰矛,成片的风刃,几乎可以形成弹幕的奥术飞弹,法师团的魔法师们施放的都是些低级魔法,但是那些深渊恶魔,却在这低级魔法形成的风暴中,只能一层层的嘶嚎着倒下。只要能够破开敌人的防御,只要能够伤害到敌人,低级魔法和那些惊天动地的强大魔法,其实效果是一样的。而凭借身上卓越的魔法装备,施放低级魔法所消耗的魔力,几乎在瞬间就恢复了过来,夸张一些的说,以法师团这样的消耗,就算把恶魔大军都磨光了,每个魔法师的魔力恐怕还是满的。

  不过,这一次的行动不是为了战斗,而是为了探索奥斯瑞克的陵墓。安度因手中随意的提着法杖,先是看了看诺森,扭头对奥德文说道:“现在不是磨练他们的时候,我们连奥斯瑞克陵墓的大门还没有进去,还是我去解决掉那些恶魔好了。”

  安度因说道,纵身飞到半空,手中的法杖随势一摆,口中快速的吟唱出魔法咒语。而奥德文见安度因要出手了,也下令法师团从攻防转为了单纯的防御。

  就在法师团的魔法防御光芒亮起的时候,安度因也已经结束了吟唱咒语,手中的法杖指向天空。只见天空之中,刹那间乌云翻滚,将广场整个都笼罩了起来,接着一道道手指粗细的雷电,密密麻麻好像暴雨一样,带着细微的霹雳声落入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