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八百六十八章 新旧冲突

第八百六十八章 新旧冲突

  可是他这一看,却仍然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会长大人正从山上走下来,而在会长大人的身边,竟然还围着几个老者,不是大主教就是红衣主教,而且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恭敬!

  不过,既然会长大人这样受光明神殿的尊重,那么商队的事情应该也不会太难解决了吧。加文想到这里,心中的焦虑终于退去几分,连忙迎着林立等人走了过去。

  “加文,黄昏之塔出什么事了吗?”林立奇怪的问道。

  加文低头行礼后,面带愧色说道:“会长大人,是我们的商队,这一次我带领商队,前往矮人王国购买魔晶炮……”

  听着加文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林立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什么变化,反倒是跟在林立身后的几位光明神殿高层,一个个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林立为教宗化解了蝰蛇之毒,虽说是之前的一个约定,但说是光明神殿的恩人并不为过,况且还是一位真正的药剂宗师,甚至还有可能是传说中的圣光之子。现在黄昏之塔的商队,在光明神殿的地盘上被扣了,这不是**裸的在打整个光明神殿的脸吗?

  “不用着急,走吧,带我去见见这位克拉克将军。”林立毫不在意的对加文说道,语气中并没有丝毫责备之意。

  加文虽然是黄昏之塔的实权人物之一,但莱丁王国的人恐怕连黄昏之塔都不知道,又如何会把加文放在眼中。而林立就不一样了,即使是没有黄昏之塔,他也是一位实实在在二十三级顶峰的传奇强者,是没有人敢有丝毫轻视的。所以,这件事对加文来说,的确是不好处理,对林立来说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恩洛斯大主教,多明戈大主教……”林立转过身,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微笑,对几位光明神殿的高层说道:“不好意思,商队遇到了一点问题,我得过去处理一下,就在这里向几位告辞吧,欢迎几位随时到黄昏之塔作客。”

  见林立这就要走,几位光明神殿高层可有些急了,虽然这件事在他们看来,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总不能让人家放下自己的事情来继续指点自己药剂学知识吧。而且,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果自己这边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又怎么能就这么不闻不问呢。

  “等等,费雷大师,我这里还有几个问题,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如在路上向你请教一下。”神圣骑士团的霍利尔德团长,原本只是个中级药剂师的水平,可是这几天在林立的指点下,却已经达到了高级,甚至以安瑞尔世界现在的药剂师标准,恐怕说是大师级也差不多了。他很清楚林立的一句指点,对自己有多么重要的意义,自然是一点机会也不想浪费。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跟着林立过去,见见那个破坏自己这难得的学习药剂学知识的人。

  和霍利尔德抱着同样想法的人不少,但是这一群光明神殿的高层人物,显然不可能真的都跟着过去。紧随霍利尔德其后开口的,是多明戈大主教,同样也是想借着路上的时间,多向林立请教几个问题。至于恩洛斯等人,也只能忿忿的瞪了两个嘴快的家伙一眼,无奈的对林立说了些道别的话。

  尽管被扣的十五门魔晶炮,价值近千万金币,但是林立却没有急着施展飞行术直接去找那位克拉克将军算帐。反正魔晶炮这种东西,价值的确不菲,却基本上没什么市场,根本不用担心会被人卖掉。于是,一辆有着光明神殿标志的豪华马车,载着四个人缓缓离开了晨曦之城德拉诺,向着莱丁王国的王都斯巴达城而去。

  克拉克将军虽然是西北军团统帅,不过现在是和平时期,因此并没有常住在军团驻地,而是早在处理了军团的事务后就回到了王都斯巴达城。而他扣留黄昏之塔商队和货物的事情,这段时间在斯巴达城的贵族圈子里,也是被炒得沸沸扬扬。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轻风平原的黄昏之塔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真正吸引眼球的,还是这争执双方的身份。一位是新晋的西北军团统帅克拉克将军,一位是拥有王国西北大片封地的传统大贵族安德烈伯爵,在莱丁王国都可以称得上是位高权重的人物了。

  到了如今这一步,其实双方争执的重点,已经不在黄昏之塔商队身上了,也不再是单纯的双方的脸面问题了,而是隐隐成为了传统贵族与新兴权贵之间的一场较量。这是两人自己原本都没有想到的,否则当初说什么也不会插手这件事情,哪里会像现在这样骑虎难下。别人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可他们这件事却根本就是没事找事,小事又变成大得有些不可收拾。

  林立,甚至光明神殿几位高层,也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在他们看来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居然成为了一根火药桶上的引线,直接引发了莱丁王国高层新旧势力之间积累已久的矛盾大爆炸。而此时的林立等人,还坐在豪华的马车上,一边讨论着药剂学的种种问题,一边慢慢悠悠的向着风暴中心斯巴达城而去。

  晨曦之城德拉诺,距离莱丁王都斯巴达本就不行,尽管马车只是缓缓而行,但也仅仅是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已经来到了斯巴达城的城门前。城门前的城卫军们,看到有着明显光明神殿徽章的豪华马车,不但不敢上前阻拦检查,相反还要在马车从面前经过时,纷纷满脸虔诚的向着马车行礼,简直比看到国王还要恭敬。

  在加文的指引下,马车直接来到了安德烈伯爵的府邸,缓缓在大门前停了下来。伯爵府门前的侍卫,很远就看到了马车上那清晰的徽章,因此早早就派人进去通报,在马车将将停稳的时候,府内已经有人迎了出来。

  “安德烈那小子哪去了?”霍利尔德下了马车后,看了眼伯爵府大门前迎接的几位,却没有看到安德烈伯爵,不由得把脸沉了下来。

  “尊敬的霍利尔德大人,我父亲因为一些事情出去了,您有什么吩咐的话,请到里面稍等片刻,我马上派人去通知父亲回来。”说话的,是安德烈伯爵的长子内斯塔,虽然在回答霍利尔德问话的时候,神情表现的宠辱不惊,但内心却在忐忑的猜测着霍利尔德的来意。

  忽然,内斯塔身边的管事,悄悄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并用眼神示意他注意那最先从马车上下来的中年魔法师。内斯塔先还有些不解,但是仔细一看,却终于认出了那中年魔法师,不正是当初送来重礼的黄昏之塔的加文魔法师吗。

  看看黄昏之塔的加文魔法师,再看看面前的神圣骑士团团霍利尔德,以内斯塔的沉稳,此时也有些无法抑制心中的震惊。自己的父亲最近因为什么事情而焦头烂额,做为继承人的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不就是因为黄昏之塔的一支商队被克拉克上纲上线的扣留了吗。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黄昏之塔的人居然还把神圣骑士团团长霍利尔德也请来了。

  然而,还没等内斯塔消化掉眼前的事情所带来的惊讶,紧接着看到的情景,却又让他几乎把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他居然看到,一个极为年轻的魔法师,居然和光明神殿的多明戈大主教,一齐从马车中走了下来。而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地位仅次于教宗陛下的光明大主教,此时与那年轻魔法师说话的神态不但没有一丝倨傲,相反还显得有些谦恭。

  其实不用别人介绍,内斯塔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那位随着多明戈大主教下来的年轻魔法师,恐怕就是传说中黄昏之塔的创立者,年轻的传奇法师,费雷大师。老实说,这件事情越搞越大,内斯塔和自己的父亲安德烈伯爵,背后可没少埋怨这个黄昏之塔。但是看到现在的情景,内斯塔心中除了无比震惊之外,却又更多了几分狂喜。

  虽然身为莱丁王国的大贵族,但是光明神殿的几位高层,对于内斯塔来说仍然是神一样的存在。能够和光明神殿的大主教骑士团长拉上关系,恐怕这件事情之后,自己的家族在莱丁王国的地位绝对会再上一个台阶,甚至达到即使是国王陛下也不敢轻视的地步。

  随后,内斯塔的猜测,果然在加文的介绍中得到了验证。在知道那位表现的与多明戈大主教关系莫逆的年轻魔法师,就是黄昏之塔的费雷会长后,他连忙无比恭敬的对几人说道:“多明戈大主教,霍利尔德大人,费雷会长,请到里面稍等,我父亲去见克拉克将军了,我这就派人去找他回来。”

  不过,听到内斯塔的话后,林立却突然停了下来,笑着对面露不解的内斯塔说道:“既然这样,我看还是直接过去看看吧,我也想见见这位克拉克将军。”

  克拉克将军的府邸,林立和多明戈等人走下马车,互相还在谈论着关于药剂学的问题,也不等门前的卫兵进去通报,就那么一边说着话一边旁若无人的走了进去。而那些卫兵,看到这样的情景,却是根本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只能是用有些呆滞的目光看着众人缓缓向里面走去。

  在加文的带领下,林立等人很快来到了会客厅的大门前,会客厅大门敞开着,离得很远就能隐约听到里面传出的争吵声,虽然没有什么粗口,但很显然争吵的双方火气都是极大。会客厅的门外,远远站着几名卫兵,见林立等人过来的时候,立刻有人想要进去通报,不过却被正在为多明戈解答问题的林立伸手制止了。

  这几名卫兵,虽然没有见过多明戈和霍利尔德,不过通过两人身上的衣着和所散发的威严的神圣气息,他们也知道这两位光明神殿高层绝不可能是假冒的,于是也就只得按照林立的示意,继续一动不动的远远站在那里。

  而林立等人,则直接来到了会客厅的大门前停下脚步,看着会客厅里正在激烈争吵的两人,但嘴里却仍然在不停的为多明戈和霍利尔德解释着各种问题。至于说会客厅里的两个人,也许是没有其他人在场的缘故吧,争吵中已经完全没有了贵族应有的形象,完全就好像两只不甘示弱的斗鸡一样,脸红脖子粗的争吵着,竟然谁都没有发现,敞开的大门外正在围观的林立等人。

  “安德烈伯爵,黄昏之塔走私违禁武器,这已经违反了王国的法规,你身为王国伯爵居然因为一点小利出卖王国的利益,简直让我替你感到羞愧!”克拉克将军一付痛心疾首的样子,好像对面的不是与自己地位相当的伯爵,而是自己不争气的后辈。

  “克拉克,不要拿什么法规来压我,不就是黄昏之塔在送礼时把你漏掉了吗,至于像个守财奴一样抓着不放吗!几门魔晶炮会损害王国利益?简直就是个笑话,如果那真的是给法兰王国的,恐怕损害的是法兰王国的利益才对!”对于克拉克的指责,安德烈伯爵显然是不屑一顾,魔晶炮这种东西,真正是买得起用不起,如果法兰王国真的开始大量购置魔晶炮,恐怕不但不会提升国家的实力,反而还是白白的损失一大笔军费。

  克拉克脸上一阵青白变幻,虽然知道对方说是事实,可问题自己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这已经不是关系到自己的面子了,而是关系到自己所代表的整个新兴权贵集团的面子。如果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最后服软认输了,那么光是自己这一方的人就不会轻易饶了自己。他只能是硬着头皮,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做的一切,都是有王国法规做为依据的,您对我的污蔑,我可以原谅,但是我不能允许您玷污神圣的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