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八百八十九章 交谈

第八百八十九章 交谈

  看着对面,比图坦卡蒙更像毁灭之龙后裔的那个身影,林立此时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别看他一头闯入这大裂缝中,好像是不把里面的危险当回事,实际上却早在踏足这里的一刻,已经将精神力高度凝聚,仿佛在自己的周围布下一张大网,任何一点异动都逃不过他的感应。而他此时全身的魔力波动,也全部都收敛了起来,看起来似乎极为平静,实则却已经调整到了最佳的施法状态,随时都可以爆发出自己最强的战力。

  林立胆大,却并不狂妄,否则来到安瑞尔世界这几年,经历那么多的九死一生的冒险,恐怕早就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当年在无尽世界,林立可是与真正的毁灭之龙交过手的,虽然当时手中掌握着星辰之怒与全部七支星辰碎片,而且还抓住了毁灭之龙虚弱的机会,但那对他来说,仍然是一场迄今为止最艰难最惊心动魄的一场恶战。虽说现在面对的并不是真正的毁灭之龙,而是不朽之王孵化的一个毁灭之龙的后裔,可林立也不是当年无尽世界中那个绝顶高手,手中也没有星辰之怒与全部七支星辰碎片。面对毁灭之龙的后裔,面对那无数实力在传奇级别以上的洪荒魔兽,即便是圣域级别的强者也不敢掉以轻心,何况他一个二十三级的传奇法师。

  林立并不想充英雄,虽然和森德罗斯有些交情,但这点交情还不足以让他为了黑暗神殿的生死存亡,而将自身置于险境之中。事实上,如果还有别的选择的话,林立绝不至于这样以身试险,只要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算把他们都放出去,就算他们把黑暗神殿再灭一次又怎么样。

  可问题就在于,林立很清楚这些被封印无数岁月的家伙们,往往都是说一套做一套。别看刚才对自己说的好听,真要是把这群家伙放出去,到时候主动权就在对方的手中了,难道对方还真能心平气和得与自己对话吗,还可能自己问什么就说什么吗。所以,林立除非是干脆什么都不想知道了,否则这一趟大裂缝还是非进来不可。况且,就算自己此时不放他们出去,按照森德罗斯的预感,他们自己要闯出封印恐怕也用不了太久,真到了那个时候,就更是什么都不用说了。

  当然,林立也不认为,自己冒险闯进来,对方就会立刻被自己的胆量所吓到,然后老老实实的把知道的一切都倒出来。他心里很清楚,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想要获得足够的主动权,就要表现出足够强大的实力,否则就只能被对方所压制,对方想必也是知道这一点的。自己想要从对方口中得到答案,而对方也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些什么,所以在自己闯入这里之后,一场较量恐怕是不可少的了。

  然而,让林立稍感意外的是,这位毁灭之龙的后裔,图坦卡蒙的兄弟,虽然对他的到来表现出了一丝意外之色,却并没有流露出要动手的意图,反而是在脸上挂起一缕淡淡的微笑,语气平和的说道:“对于我的身份,我想你可能也已经猜到一些了。没错,我就是毁灭之龙阿扎达斯的另一个儿子,图坦卡蒙的哥哥,你可以称呼我奈法。”

  从对方那平和的语气中,林立并没有听出多少敌意,甚至还隐隐感觉到一丝友善,可是恰恰就是这一点,反而让他的精神更加不敢丝毫放松。这个世界上,一边满脸真诚的夸耀着彼此间的友谊,一边将匕首插入对方胸膛的人可不少,林立不是小孩子了,早过了轻易相信别人的年纪。更何况,以现在的情势来看,一方是想要离开这里,而另一方却既想知道一些秘密,又不想放对方离开,这之间的矛盾可不是那么容易调和的。

  “你知道我见过图坦卡蒙?”既然对方还没有立刻动手的意思,林立也不介意和对方多说几句,只不过手中的太阳王权杖却并没有放下,上边积蓄的魔力也没有丝毫的减退,似乎随时都能够施放出强大的传奇级魔法。

  对于林立的态度,奈法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脸上依然带着一缕不知真假的微笑,目光向林立的手上扫了一眼,说道:“你手上的那枚戒指,不就是格雷斯科让我那弟弟保管的三件物品中,那个邪眼暴君的魔晶吗,既然它已经在你的手上了,你自然是和他见过面了。”

  奈法说的似乎是合情合理,然而林立心里却并不怎么相信。当时隔着大裂缝,眼力再好也未必能够看到手上的一枚戒指,更何况邪眼暴君魔晶被制作成戒指,也根本不是那么容易认出来的。恐怕这奈法与图坦卡蒙之间是有什么特殊的联系,毕竟是同一块龙晶孵化出来的,就是人类的双胞胎之间还互相有感应,更何况是毁灭之龙的后裔。

  第一个问题就这样敷衍回答,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他心里更加确定,这次谈话恐怕不会多么轻松。别说是对方动不动手,自己要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说不得也要用实力来说话了。倒不是林立自傲,毕竟自己手中还有五支星辰碎片,甚至可以用召唤卷轴将手下全部召唤过来,到时候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呢。

  不过现在对话才刚刚开始,对方既然不肯说,林立对于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也无意追问,只是脸上露出些许嘲讽,淡淡说道:“哦,是吗!”

  林立的态度虽然算不上恶劣,但有眼睛都看得出来绝对不能说是多好,不过奈法却似乎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脸上笑容不减,依然是用完全和那一身毁灭与邪恶气息不符的语气,仿佛真的是与人闲聊一般,淡淡的问道:“你手上既然已经有了邪眼暴君的魔晶,想必就是格雷斯科选中的那个人吧,我那个弟弟把东西交给了你,也算是完成了与格雷斯科的约定,你能不能告诉我,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连我见过他都知道,会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虽然对对方的问题腹诽不已,但林立却没有明显的表露出来,毕竟自己还要从对方嘴里问一些事情,太早把谈话引入僵局并不好。他双眼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口中冷冷说道:“当然是在黑石山脉,比起你来要自由许多。”

  “自由吗?”奈法轻笑两声,微微摇了摇头,有些不屑的说道:“这么多年,他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啊,身为毁灭之龙的儿子,却甘愿屈身在黑石山脉那种地方,真是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对于图坦卡蒙守在黑石山脉的事情,林立其实心里也很奇怪,毕竟也是堂堂毁灭之龙的儿子,又是不朽之王的养子,难道真的就因为与格雷斯科打赌,才上千年都不离开黑石山脉半步吗?这显然有些不太正常。

  不过,林立虽然心里好奇,却并没有向奈法直接询问其中原因,而是有些不客气的说道:“那么,同样是毁灭之龙后裔的你,认为怎么做才是符合你身份的呢。”结合奈法现在的处境,林立的话意思就很明显了,起码图坦卡蒙没有被人驱入时空裂缝封印起来,人家可以呼吸安瑞尔世界的空气,享受安瑞尔世界的阳光,哪像张口闭口说别人不争气的你,只能在这种荒芜的世界里坐牢。

  但就是这样有些揭疮疤的话,奈法听得却依然没有动怒,仿佛根本没有听出其中的意味,反而就着林立的问题,说道:“身为守护巨龙的后裔,就应该凌驾于整个安瑞尔世界之上,站在最高处俯瞰世间的一切,而不是成为那平凡众生中的一个。”

  “难道你没听过这样一句话吗?站的越高,摔得越惨,留神别摔死。”林立颇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守护巨龙,在绝大多数人眼中,的确是整个世界中至高的存在,但是毁灭之龙阿扎达斯怎么样,两个世界被屠了两次。如果不是毁灭之龙的死亡,又哪里会有图坦卡蒙和眼前这位奈法的存在,谁又能够肯定,就算他真的成为了新的毁灭之龙,就不会重复他父亲的命运。

  “那么,因为担心摔下来,就停止向上的攀登吗?相对于那些平凡的人来说,你又何尝不是站在了需要他们仰视的高度,而你停止继续向上了吗。圣域是你现在的目标吧,但你可以问一下自己,这是你最终的目标吗?身为守护巨龙的后裔,却甘心于平凡,选择屈守在黑石山脉那种地方,选择了背弃烙印于灵魂深处属于守护巨龙的荣耀,这就是一种堕落。”奈法一脸云淡风清的表情,丝毫没有因为林立言语中的冒犯而动怒,感觉就好像朋友之间在辩论一样。

  但是,奈法如此的表现,却让林立心里暗暗更加了几分谨慎。对方身为毁灭之龙的后裔,掌握着毁灭与邪恶的规则,却表现出如此一付好脾气的样子,如果不是真有极高的涵养,那恐怕就是觉得已经吃定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