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百一十一章 往事

第九百一十一章 往事


  “我记得,格雷斯科首先说的,就是关于那一战的地点,有人说是毁灭之龙突然降临永恒之树,也有人说是不朽之王杀入了毁灭之龙的巢穴。不过,格雷斯科的说法是,双方的战场其实是在轻风平原最北端的洛克丹莫上空……”

  光听到战场的位置,罗格就知道,奈法从格雷斯科那里听来的信息,八成是不会有假了。当年自己所看到的,那场惊天动地的战斗,正是发生在洛克丹莫。不过,罗格还不太确定,格雷斯科所知道的,是不是自己无意透露出去的。

  “毁灭之龙与不朽之王按照约定的时间,在洛克丹莫上空碰面,先是进行了短暂的交谈,或者说是谈判,不过双方都不愿意做出丝毫让步……”

  为了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奈法这上千年岁月中,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琢磨着格雷斯科说的那些信息,此时转述起来,甚至连每一个停顿,每一次语气的变化都没有遗漏。

  “战斗开始后,毁灭之龙一度占据上风,他所驾驭的毁灭规则力量,几乎达到了泯灭一切的程度,甚至将不朽之王号称最强大的攻击直接泯灭于无形。直到,不朽之王拿出了他的武器……”

  罗格一边听着奈法的转述,一边对比着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回忆着与格雷斯科并肩战斗的日子。然而,随着奈法的转述逐渐深入,罗格脸上思索的表情却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法掩饰的惊讶。

  对比自己掌握的相信,罗格惊讶的发现,奈法所转述的内容,竟然比自己知道的还要详细。从毁灭之龙与不朽之王的对话,到战斗中情形的起伏变化,甚至于到双方各自使用力量特点等等,很多细节都是罗格这个当年的旁观者都无从知晓的。

  这,这怎么可能!罗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难道都是格雷斯科告诉奈法的吗。格雷斯科怎么会知道得比自己更详细更完整,要知道自己当年可是亲眼目睹了一切的啊!罗格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关于那一战的情景,格雷斯科所知道的信息,绝对不是自己透露出去的。

  罗格突然发现,自己对格雷斯科这位曾经并肩战斗过的伙伴,有了一种极大的陌生感。如果格雷斯科知道的信息,不是自己透露出去的,那么他又是从哪里得知的呢。要知道,不朽之王与毁灭之龙那战发生时,格雷斯科还没有出生呢,而当格雷斯科出生的时候,就连不朽之王都已经消失了。

  难道格雷斯科得到了不朽之王留下的什么笔记?可是笔记也不会把一场战斗记录得如此详细吧,恐怕就是用时空道标术来观看也不过如此了。格雷斯科与不朽之王,两个生命中完全没有交集的人,究竟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联系呢!

  不过,相比罗格的震惊,林立的表情就平静得多了,虽然听的是一场惊天动地的绝世之战,但是奈法的转述显然枯燥了一些。对于林立来说,毁灭之龙与不朽之王的这一场战斗,甚至还比不了从时空道标术中,看到的格雷斯科与邪眼暴君那一战来得精彩。

  尤其是,从奈法的转述中,林立并没有听到太多关于星辰之怒的有用信息,虽然是早有预料,但也不免感到有些失望。他现在手中,已经有了五支星辰碎片,另两支星辰碎片也已经明确了下落,唯独就是星辰之怒毫无头绪。虽然星辰之怒的力量,未必比七支星辰碎片强,可却是发挥星辰碎片威力的最佳武器,其对他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当初在奥斯瑞克陵墓时,林立还以为星辰之怒在奥斯瑞克手中,没想到那完美身体出现后,也只是手持化为长矛的虚无。事后林立搜索水晶巨棺,也根本没有一丝星辰之怒的影子,线索等于一下子全部断掉了。

  林立当然也知道,想从这么一场战斗中,听到星辰之怒如今的下落,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没有星辰之怒的线索,林立似乎也没有关注这场战斗的理由了,就算想学到一些经验,从这种口述的方式中能够获得的,还不如回忆罗格和奈法与炎龙洛萨那场战斗收获得多呢。

  见奈法终于说完了,林立摸了摸下巴,向奈法问道:“现在,你也不用再镇压火元素世界的力量了,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都已经离开了安瑞尔世界。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出去走走,我觉得图坦卡蒙应该不会一点兄弟之情都不念吧。”

  虽然明知道奈法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林立还是起了拉拢的心思,要是能把这么一位圣域强者拉拢到黄昏之塔,那黄昏之塔的实力可就太恐怖了。当然,林立既然敢拉拢,就不怕奈法搞出什么事情,有的是办法让这黑龙乖乖替黄昏之塔出力。

  “不,虽然算是获得了自由,不用再每日受火元素世界力量的折磨,不过我还不打算离开这里。”奈法倒是没想到林立是在拉拢自己,毕竟一个传奇法师拉拢圣域强者替自己效力,这么荒诞的事情不是谁都能想得出来的。

  “你怕图坦卡蒙,还是怕出去我和你算账?”林立有些不解,这种破地方有什么好的,当初在大裂缝前对话时,奈法不是还说要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吗?

  “你和我算帐?恐怕还差了点吧,等你踏入圣域再说吧。至于我那个弟弟,我也未必真就怕了他。”林立的话让奈法感到有些好笑,然而笑过之后,显然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又变得有些凝重,说道:“我当然想要离开这里,但是我得承认,我的确是不敢离开这里。”

  “你这话可有些矛盾了,”林立听得有些糊涂,这黑龙不会是被炎龙洛萨打傻了吧,不怕这不怕那,怎么还不敢离开。

  奈法沉默了片刻,决定不对林立隐瞒,说道:“当初我被格雷斯科骗到这里,格雷斯科在离开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过,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回到安瑞尔世界,也一定会步上父亲的后尘,陨落在不朽之王的手上。”

  “他,开玩笑的吧!”林立被吓了一跳,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却很清楚,格雷斯科那个层次的人物,可不是随便乱说话的,每说一句话都是有其深意的。奈法虽然说格雷斯科把他骗来这里,可是真把事情都摆出来,格雷斯科说的每一句话还真不是谎言,比如要奈法镇压火山,比如告诉他那一战的事情。

  “我也想不相信,但是格雷斯科那个时候,已经达到了圣域巅峰的层次,只差一步就可以踏上神位了。你们应该知道,他们那个境界的强者,已经不能用凡人的眼光来看待了。尽管那句警告有些荒诞,可越是在我们看来荒诞的话,却往往越是意味着可怕的现实。”奈法有些沮丧的说道,什么封印,什么图坦卡蒙的誓言,其实都比不上这么一句话的威力。只凭着这样一句话,根本不需要其他什么约束,奈法也不得不乖乖的守在这里。

  虽然连圣域境界都没有踏入,距离那成神的境界更是差着十万八千里,但林立毫不怀疑奈法所说的事实。之前与炎龙洛萨战斗时,那头炎龙不是还嘲笑毁灭之龙的预言吗,然而事实上谁都知道,巨龙的确被永恒之树孕育的高等精灵,赶出了安瑞尔世界。高等精灵则成为了安瑞尔世界的统治者,开创了前所未有的鼎盛皇朝。

  真到了近神的境界,也就真正掌握了世界变化,洞悉了时光流转,整个世界在他们眼中再没有奥秘。他们随意的一句话,都充满着无穷的智慧,预言千年以后的事情都不是多么夸张的事情。所以,格雷斯科说,奈法离开这里,就会被不朽之王杀掉,那就肯定会死在不朽之王手中。

  可惜在场的三个人,没有人达到格雷斯科那样的境界,自然对于格雷斯科的话,有着太多的不理解。首先就是不朽之王,早在黑暗年代结束前,就已经不知所踪了,否则高等精灵恐怕现在还是安瑞尔世界的统治者呢。几千年了,谁也不知道不朽之王去了哪里,甚至不知道是生是死,怎么还能杀死奈法呢?

  “我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知道那一战的真相了,有这么一口利剑悬在头顶,随时都可能落下……”林立自己的话音都有些发颤了,不得不再次对奈法的命运表示同情。不朽之王可太狠了,真不知道毁灭之龙究竟怎么惹到他了,杀掉毁灭之龙还不算,还要禁止毁灭之龙的后裔踏入安瑞尔世界。

  “老罗格,该说说你的了吧,你所知道的,不会和格雷斯科的一样吧?”奈法看向罗格,目光中隐隐闪烁着一丝期望。

  “我不知道格雷斯科是从哪里知道那些信息的,但是我得告诉你,他所知道的信息,恐怕要比我知道的更详细更完整。不过,既然答应了你,那我就说一说我所看到的吧,至于对你有没有用处,我也不知道。”罗格微微摇了摇头,不再去考虑格雷斯科的事情,目光中带着些许回忆之色,缓缓讲起自己记忆中的那一场绝世之战。

  黑暗年代末的战争中,罗格在反抗军方面的名气,仅次于被称为法师之神的格雷斯科,是公认的法师之神以外最强大的魔法师。但是,恐怕谁也想象不到,年青时的罗格,曾经并不是一位魔法师,而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类士兵。

  黑暗年代,高等精灵统治安瑞尔大陆时,从来不为被统治种族划分什么等级,不是因为什么众生平等,而是因为在他们眼中,除了身为星空下最完美生物的自己,其他智慧种族都一样是最低等的生物,是可以在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生杀予夺的卑微存在。

  尤其是生命短暂,身体脆弱,繁衍速度快的人类,在高等精灵眼中更是一种有缺陷的生物,是真正的蝼蚁。甚至据黑暗年代的史料记载,还有高等精灵贵族,直接将饲养的魔兽投入人类聚居的城市,只为了看那逃杀的场面。所幸那种场面,被证明并不符合高等精灵的审美,没有真正成为高等精灵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

  即使是做为高等精灵的奴隶的精灵一族,还可以凭借着一些功劳,而获取一定的地位,比如赫赫有名的太阳王家族。而人类中的所谓强者,不管是魔法师还是战士,却并不因为拥有了一定的实力就拥有了地位。他们的下场,更多是被高等精灵捕捉到死神之塔,与无数魔兽进行无尽的厮杀,供高等精灵观赏,直至死亡,从来没有人能从死神之塔中出来。

  虽然高等精灵统治整个大陆,但并不意味着安瑞尔大陆真正进入和平年代,只不过战争爆发的原因,不是什么国与国的利益之争,只是因为高等精灵在玩一种棋类游戏。所以在那个时代,人类士兵的一个重要用处,就是做高等精灵下棋的棋子。年青时的罗格,就是这样一个人如蝼蚁的时代中的,一个极其普通的人类士兵。所谓普通的人类士兵,其实就是拿着武器的普通人,不会武技更不会魔法,这也是最合适做棋子的,因为不会影响到高等精灵表现棋艺。

  不过,罗格没有做棋子的工作,而是做了一个比棋子更卑微的工作,那就是哨兵。哨兵只要放哨,不需要像棋子那样去拼杀,似乎是个不错的工作,但是也要看是在什么地方做哨兵了。罗格所在的岗哨,就位于轻风平原最北端,穿过这座岗哨,前面就是终年飘雪的洛克丹莫,当年被称为冰封之地的地方,如今则是矮人的王国。

  别看现在的矮人一族,在洛克丹莫生活得还算不错,但是当年的洛克丹莫,可绝对不是人类能够轻易踏足的地方。尤其是罗格在那处岗哨做哨兵的年代,洛克丹莫是安瑞尔世界有名的险地,即使是传奇强者也不敢独自进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