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百二十四章 真正醒来

第九百二十四章 真正醒来


  所幸,当时林立虽然有些动心,但除了顾忌沉睡中的罗德哈特之外,更多是舍不得冰极与赤炎形成的那个天然魔法领域,这才没有贸然收取冰极与赤炎。这算什么呢,看来有的时候,贪心也有贪心的好处,要是当时林立不那么贪心,那后果可就没法想象了。

  当然,即便是现在,以林立如今的实力,比起当初已经不知强大了多少倍,可眼前的局面似乎也好不到哪去。罗德哈特手中的永冻之刃,每一次挥出,都让林立冷汗直冒,每一次都让林立有种在生死之间徘徊的感觉。

  林立的头发都被汗水沾湿了,虽然身上没有什么伤痕,可是形象却依然显得极为狼狈。罗德哈特的每一剑,都是以致命位置为目标,如果林立身上真得出现什么伤痕,那恐怕也就离死不远。

  虽然几次攻击都被对方躲了过去,但罗德哈特那苍白的面孔上,却依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双瞳中的灵魂之火也仿佛凝固一样,甚至没有一丝明显的波动。罗德哈特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停顿,一剑落空之后,紧接着又是闪电般的一剑向着林立刺去。

  闪电般的一剑,那可不是夸张的形容,而是真正如同在这漆黑的洞穴中划过的闪电。林立原本就提着的心,更是险些从肚子里跳出来,手中太阳王权杖连连点出,瞬间在面前施展出十几层防御魔法。同时,他更是将精神力注入身上的领域法袍,全力激发法袍上的空间力量,竭力扭曲周围的空间。

  “嗤!”一道剑光,从林立的脸颊旁掠过,斩断一缕被汗水沾湿的头发,直射向后方洞穴的岩壁。这地下宫殿所处的位置,也不知距离外面有多远,但是那一道剑光射入岩壁之后,却是直接在岩壁上开出一个天窗,竟然从外面透入了一缕阳光。冷汗再次不可抑制的冒了出来,林立都怀疑自己在被罗德哈特杀死之前,会不会因为不断的冒冷汗而变成人干。

  幸亏林立的身上,有这件不朽之王注入空间力量的领域法袍,否则早就不知道死了几次了。但是,林立心里更加清楚,只凭这领域法袍,也不可能一直保证自己的安全。对于空间的力量,林立掌握得并不多,如今只是强行激发领域法袍的力量,还无法做到随意操纵空间力量的地步。这就造成他每一次扭曲空间,都是有迹可遁的,一旦被罗德哈特察觉其中的规律,恐怕他也就离死不远了。

  罗德哈特在刺出那一剑之后,就如同之前的数剑一样,根本不看那一剑的结果,而是继续似乎非常随意的回手将永冻之刃一挥,身上那死亡气息凝聚的黑焰甚至都没有一丝的晃动,却是又一道十几米长的弧形剑光向着林立那边拦腰扫去。

  好在林立早有准备,没有因为躲过刚刚那一剑而沾沾自喜,就在头发被削落的那一刻,已经是再次发动领域法袍的力量。眼见着十几米长的剑光拦腰扫过,林立的身影则好像水中倒影一样,一阵扭曲后破碎消散,而在他身后的岩壁上,也再次多了一道十几米长的光槽。

  面对罗德哈特轻描淡写般的攻击,林立每一次都要用尽全力去应付,至于反击就根本不用考虑了。别说林立没有反击的余力,就算是真的找机会施放出几个传奇魔法,也根本无法对罗德哈特造成丝毫的威胁。

  不过,在这个躲避的过程中,林立也渐渐感觉到了一些不对。林立是见过圣域强者出手的,而罗德哈特虽然表现出了圣域级别的实力,可是在攻击手段上却似乎有些僵硬,似乎更接近于一种本能的表现。但这还不是重点,真正重要的是,作为被攻击一方的林立,已经清楚得感觉到,罗德哈特的这种状况正在渐渐消退。

  想到罗德哈特双瞳中那凝固一般的灵魂之火,林立脑海中突然闪出一个可怕的猜测,难道现在已经将自己逼得走投无路的罗德哈特,还没有真正的从沉睡中苏醒?而随着战斗的进行,罗德哈特身上的变化,实际上是逐渐在苏醒的表现?

  林立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如果此时的罗德哈特还没有苏醒就已经这么强悍了,那么当他真正苏醒之后,那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情景。现在,为了躲避罗德哈特的攻击,林立已经可以说是倾尽全力了,如果这还不是罗德哈特的全部实力,那么……随着战斗的进行,林立心中这个可怕的猜测,也逐渐得到了事实的验证。罗德哈特的战斗方式,正在发生着明显的变化,从最初那种本能的挥洒力量,渐渐增加了更多的让林立难以应对的技巧。最明显的就是,曾经多次帮助林立脱险的,领域法袍那扭曲空间的方法,正在罗德哈特的攻击中逐渐失去作用。

  而与此同时,其他的几处战场上,也在随着罗德哈特的苏醒发生着变化。那些死亡骑士们,在对林立的众多手下的围攻中,已经不仅仅是依靠天衣无缝的配合了,而是开始运用到了更多精妙的战术,这让原本就处于劣势的林立一方众人,陷入了更加艰难的处境。

  然而,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林立心里清楚,一旦罗德哈特真正苏醒,那才是真正让人绝望的时刻。而且,看罗德哈特和死亡骑士们的变化,恐怕罗德哈特距离真正苏醒已经不远了。可即便知道情况正在不断恶化,林立此时也无力去做些什么,只能希望自己和自己的手下能够多支撑一段时间。

  终于,罗德哈特突然停下了对林立的攻击,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不清面目,只是静静的站在半空当中,手中永冻之刃斜指地下。他身后原本随风飞扬的腥红披风缓缓落下,那一身死亡气息凝聚的黑色火焰,也随之停止了翻滚,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凝固了一般。

  而战场上的各个战团中,那些围攻林立手下的死亡骑士们,也突然间停下了所有的攻击,一个个将手中的骑枪直刺天空,仰起头看向半空中的罗德哈特,仿佛在以最崇高的骑士礼向他们的王致敬。

  战场上瞬间一片安静,即使是林立这一方的众人,也没有利用死亡骑士们停下来的空当反击。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对罗德哈特也有什么尊敬之心,也不是出于什么道德道义,而是这凝重的气氛让他们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

  “呵呵,”一声轻笑,不知是在嘲讽,还是自嘲,低着头的罗德哈特,声音低沉的说道:“终于醒过来了,我应该如何感谢你呢,无名的小子?”

  罗德哈特的声音很轻,但是在这死寂的战场上,却又格外的清晰。尽管已经知道了眼前发生的一切,但是听到罗德哈特亲口说出,林立还是瞬间有些汗毛乍起的感觉,一股不可抑制的寒意从脚底直窜到头顶。

  林立没有接罗德哈特的话,因为他知道对方根本不是在询问自己,只是全神戒备的注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哈哈哈哈!”罗德哈特突然仰起头来,发泄似的放声狂笑,周身缭绕的那沉寂的黑色火焰,也在瞬间重新恢复了活力,并且十倍百倍的爆发出更加猛烈气势。

  距离罗德哈特最近的林立,在那狂暴的气息席卷而至的一刻,甚至险些从半空中跌落下去。稳住身形的林立,紧握着太阳王权杖,看着状若癫狂的罗德哈特,却仍然不敢放松一丝警惕。

  罗德哈特狂笑了许久,终于笑声渐渐平息,却又大声嘲笑似的咒骂道:“可笑,我最亲爱的哥哥,你真的愚蠢得以为,我会为那些蝼蚁的生命而忏悔吗!从我踏上这条路,那些蝼蚁就只能成为我站上顶峰的踏脚石,这才是他们生命的唯一价值!”

  罗德哈特成为天谴骑士之后,率领死亡骑士团横扫轻风平原,让轻风平原人口锐减三分之一。尽管当时轻风平原人口不多,但那也有足足十几万人,真要说起来,恐怕号称屠夫的大领主奥斯瑞克也不过如此吧。正是凭借这十几万人的灵魂,罗德哈特顺利踏入圣域,成为了安瑞尔世界有史以来第一位圣域级别的天谴骑士。

  从罗德哈特的自言自语中,林立听得出来,当初维伦没有彻底净化罗德哈特,想必是被他假意的忏悔蒙蔽了。其实这也不能怪维伦,毕竟是亲兄弟,但凡有一丝希望,恐怕也不会愿意亲手干掉自己的兄弟吧。

  可问题是,你维伦顾念兄弟之情一时手软,却要老子来吞这个苦果,这他妈的也太不公平了吧!理解归理解,但林立心里对那位先知维伦,也是颇有些怨念的。

  发泄了一通之后,罗德哈特的精神似乎也正常了一些,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念叨了一句不知什么,终于将目光转到了林立的身上,说道:“我要如何来感谢你呢,不如让你的灵魂,与我的灵魂之火一同永生吧。”

  早就知道和罗德哈特之间不可能善了,对于罗德哈特这句话,林立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倒是罗德哈特之前小声念叨的那句话,虽然声音几乎微不可闻,而且是高等精灵的语言,却让林立吃惊不小,这位没有经历过黑暗年代的天谴骑士,竟然是在诅咒不朽之王!

  还没等林立想明白怎么回事,罗德哈特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永冻之刃,身影猛然一闪,一剑刺向林立的心脏。而在罗德哈特刺出这一剑的同时,战场中的那些死亡骑士,也纷纷放下高举的骑枪,重新向林立一方的众人发起了凶猛的攻击。

  这一次,可就和之前大不一样了,在罗德哈特真正苏醒后,这些死亡骑士的实力好像一下子被提升了数倍。他们的战阵更加灵活,战术更加巧妙,就连单独个体的武力也有了极大的提升。而在死亡骑士们的围攻下,原本就支撑得格外艰难的众人,此时则陷入了真正的绝境当中,仿佛每一秒都是在生死之间徘徊。

  骸骨红龙那庞大的身躯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多明显的伤口,即使是巨龙那强大的防御力,似乎也无法阻挡死亡骑士那锐利的骑枪。骸骨红龙喷出一口炽热的龙息,首当其冲的两名死亡骑士却是立刻身上爆发出一团浓重的黑色烟雾,紧接着两名死亡骑士平举骑枪从黑雾中冲出,直刺向骸骨红龙那燃烧着灵魂之火的眼眶。

  骸骨红龙的龙息,其威力比起传奇魔法也毫不逊色,然而却被两个死亡骑士不闪不避的硬抗了过去。其实不只是龙息,拥有**的骸骨红龙,在力量方面同样不比真正的巨龙差,不管是那足以撕裂大地的龙爪,还是可以抽断山峰的龙尾,此时在死亡骑士们的身上威力都是大打折扣。

  不得不说,在罗德哈特这位圣域天谴骑士的各种魔法加成之下,这些死亡骑士在魔防物防上简直变态得令人发指。原本众人还可以用一些强力的攻击,将这些死亡骑士们逼退,以换取些许的喘息之机。而在罗德哈特真正苏醒之后,这些攻击却几乎全部失去了作用,连敌人的防御都很难破开,众人的处境也就可想而知了。

  乌伊法鲁西的死亡之潮,只要他的魔力没有耗尽,就能够无穷无尽的召唤亡灵大军。而以他如今的实力,那庞大的魔力足以支撑死亡之潮几天几夜,都不会有丝毫的衰减。然而,那恐怖的亡灵大军,在死亡骑士的面前,简直弱小的可怜。三名死亡骑士,结成简单的三角战阵,就那么一路蛮不讲理的碾压过去,竟然是转眼间就杀到了那漩涡大门近前,将这死亡之潮硬生生搅得烟消云散。

  眼见着死亡之潮消散,乌伊法鲁西纵然心中焦急万分,却也是根本无计可施。他驾驭着骸骨巨龙,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应对死亡骑士的攻击上,骸骨巨龙的身上也已经布满了枪刺与黑暗侵蚀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