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净化

第九百二十六章 净化

  林立完全不像身处绝境之中,两根手指轻轻的捏着那枚绿色指环,冲着罗德哈特微微一笑,淡然说道:“看出来了吧,维纶当年可以净化你一次,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净化你第二次。对了,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有位住在大裂缝里面的熟人托我告诉你,你哥哥当年带走的那只指环,其实是一对的。”

  “不,不可能!”听到林立的话,罗德哈特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即手中剑势不再停顿,更加了几分速度直向林立刺去。

  林立一改之前的狼狈之态,嘴角的微笑丝毫不减,目光注视着罗德哈特的同时,精神力疯狂的涌入手中的那枚指环当中。顿时,如同大坝决口一样,无比纯粹的神圣气息,无穷无尽的喷涌出来,神圣的光华瞬间便充斥了整个宫殿,将罗德哈特的身影淹没其中。

  罗德哈特的身影,顿时僵立在当场,周身缭绕的死亡气息形成的熊熊黑焰,在神圣气息的压迫下颓势越来越明显,晃动着如同暴风骤雨中的烛火。而他手中的永冻之刃,上边所凝聚的强大的杀戮规则力量,也在那神圣气息的冲刷下渐渐瓦解消散。

  看着罗德哈特身上的变化,林立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其实按照原来的计划,自己是根本不用经历这些危险的,只是没想到罗德哈特的实力居然这么强悍,险些将自己置于死地,幸好自己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了。

  林立手中的指环,正是之前大裂缝之行的收获之一,而他对罗德哈特说的熟人,自然是大裂缝中那个想做毁灭之龙的奈法。最初奈法和林立做那个交易时,曾经就说过,除了领域法袍之外,在他手中还有其他的不朽之王的遗物,而这枚指环就是其中之一。

  这指环可不是什么由谁打造的魔法饰品,而是由永恒之树的果实变化而成的,其中蕴含着无与伦比的神圣力量,足以净化世间一切邪恶污秽的存在。说到神圣力量,林立手中的星辰碎片圣光,所蕴含的力量比起这枚指环强得不只一点。但是,想要发挥出圣光蕴含的无穷力量,还需要林立对圣光中的规则领悟到一定水平才行,而这枚指环却只需要他注入精神力激发就可以。

  这永恒果实变化的指环,奈法手中曾经有两枚,其中一枚就是在维伦和罗德哈特两兄弟探查大裂缝时,作为一个交易的报酬送给了维伦。而这第二枚指环,则是在林立离开大裂缝的时候,奈法号称这东西留着碍眼,随手丢给他的。实际上,也算是对之前欺骗林立的一个补偿,只是奈法没好意思说出来而已。

  但是,这指环的力量虽然强大,却仍然不足以制服罗德哈特,更不用说将他彻底的净化掉了。要知道,当初先知维伦是什么实力,那可是曾经击败过阿波菲斯的圣域强者,也没有用这指环真正将罗德哈特净化掉,也许其中有感情的因素,但指环的力量不足肯定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而这也是林立为什么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立刻将这指环拿出来的原因。

  而现在拿出来,则是因为时候到了,虽然由于林立的估计不足,事情的发展有些偏离了原来的计划,但是林立艰难的支撑到现在,却又让一切终于又回到了计划中。

  在这座罗德哈特觉醒的宫殿中,林立之前不计成本的进行了大量的布置,但是从镇魂歌法阵到各种的高级魔法陷阱,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困住罗德哈特一定的时间。因为在这些布置当中,林立隐藏了一个更加庞大的圣光普照魔纹阵列,而圣光普照魔纹阵列最关键的部分,却并不在这宫殿中,而是在宫殿的外面,在地下洞穴的外面。

  此时在巨龙山脉中,地下洞穴外面,正对那座宫殿的地面上,光明神殿大主教恩洛斯,正带着三百多名实力都达到十五级以上的光明信徒,排列出一个庞大得却又非常古怪的阵型,而这才是圣光普照魔纹阵列最关键的部分。

  圣光普照魔纹阵列的力量,无所不在却又无迹可寻,平常情况谁也无法察觉它的存在,但是一旦有神圣力量在其中爆发的时候,却可以让这种神圣力量得到数倍乃至十倍的提升。只不过,这圣光普照魔纹阵列,并非是放几个魔力源泉就能发动的,还需要通过光明信徒不断的祈祷来积蓄力量。

  在林立原来的计划中,就是用宫殿中的种种布置,将苏醒的罗德哈特困在这里,只等圣光普照魔纹阵列力量积蓄完成,自己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掉这位天谴骑士了。只是让林立没有想到的是,苏醒后的罗德哈特太强悍了,宫殿中那些布置连一分钟都没撑住,就被他冲破了出去,结果自然就是少不了一场计划外的恶战了。

  林立松开手指,那枚永恒果实变化的指环,静静的飘浮在半空,不断的向周围喷涌着神圣的光华。原本昏暗的宫殿,此时变得格外明亮,但是却并不刺眼,无比浓重却又不失柔和,直让林立感觉一阵清爽,仿佛身体与灵魂中的一切杂质,都在神圣的光华中被涤荡去了。

  然而,对于天谴骑士罗德哈特来说,这却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在那神圣力量的笼罩下,罗德哈特身上的死亡气息,被一丝丝的强行抽离焚烧,就好像硬生生从身体中抽筋剔骨一样,那痛苦远不是常人能够想象。

  曾经,罗德哈特体验过一次被净化的苦痛,并且咒骂着自己的哥哥陷入沉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数百年后自己从沉睡中苏醒,迎接自己的竟然又是这样的苦痛。罗德哈特的心中,有着无穷的愤怒与不甘,然而那充斥空间中的神圣力量,却让他几乎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就连动一根手指都非常困难。

  林立稍稍向后退了两步,眼中的警惕没有丝毫减弱,毕竟对方是真正的圣域强者,谁知道会不会最后来个垂死挣扎。看着罗德哈特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林立心里也是颇有些感慨,这位也是黑暗年代后安瑞尔世界的一个传奇了,可惜偏偏来找自己的麻烦。

  罗德哈特当然不甘心就这样被净化掉,虽然已经无力挥动手中的永冻之刃,甚至无力迈出自己的脚步,但是却并不代表就真的要放弃一切挣扎。罗德哈特腥红的双眼,恨恨的盯着远处的林立,嘴里缓缓吐出一串晦涩的音符。而随着每一个音符的出现,他身上那已经在神圣力量的净化下,逐渐衰弱的死亡气息,竟然转眼间开始逆势而涨。

  看到这变化,林立顿时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又明白过来,罗德哈特刚才所吟唱的咒语,恐怕是天谴骑士聚集手下力量的咒语。也就是说,罗德哈特现在增长的每一分力量,都是从外面的死亡骑士们身上抽取来的。只可惜,现在外面只有一百多名死亡骑士,如果是当初传说中那样的千名死亡骑士,恐怕这一下还真有可能翻盘。

  不过想到这里,林立也不是很放心,立刻又将星辰碎片圣光取了出来,尽管自己能够操纵的力量不如那枚神圣指环,但在圣光普照魔纹阵列的加成下,这份力量也是相当可观的。唯一比较可惜的,就是外面那些死亡骑士了,林立原来打的主意,还是净化掉罗德哈特后接收那些死亡骑士,现在看来是有些不太可能了。

  随着星辰碎片圣光的力量加入,罗德哈特承受的压力陡然间大幅上升,身上原本有些起色的死亡气息,再次被一下子毫不留情的压制了回去。而罗德哈特看向林立的眼中,简直就要喷火了,心里更是后悔当初为什么不直接用全力干掉这个小法师。

  刚刚苏醒时的罗德哈特,根本就是把林立这个传奇小法师当成了一个消遣,一位真正的圣域强者,要杀一个传奇小法师还用得着用全力?如果不是真走到这一步,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这个传奇小法师真得会威胁到自己,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罗德哈特心中发狠,嘴里的咒语吟唱得更加急促了许多。虽然那些死亡骑士,追随自己数百年了,为自己踏入圣域立下了极大的功劳,可是如今面对被净化的威胁,自己也顾不得那许多了,反正自己如果被净化了,那些死亡骑士也会都便宜了眼前这小法师。

  罗德哈特不顾一切的快速吟唱着咒语,而在宫殿外的战场上,则出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

  那些凶悍无比的死亡骑士,突然在战斗中纷纷停下了动作,眼眶中的灵魂之火发出一阵剧烈的闪动。林立一方的众人顿时更加紧张了起来,以为这些死亡骑士的实力又要出现暴涨。要知道就死亡骑士们现在的实力,已经是让众人疲于应付了,如果再有提高的话,那可真就要人命了。

  然而,众人的紧张没有持续多久,却惊讶的看到,那些死亡骑士们眼眶中的灵魂之火,在剧烈的闪动后,竟然莫名其妙的熄灭了。随着灵魂之火的熄灭,死亡骑士们的身体也眼见着快速的腐朽,直至变成一堆残灰。

  “哈,我就知道,那小子还有办法的,”康纳里斯手拄着已经断掉的十字长矛,虽然身上伤痕累累,却眉开眼笑的看着周围的几堆灰烬,至于刚才绝望时对林立的那些咒骂,自然是当作从来没有过了。

  战场上的形势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宫殿内林立这边的情况,却也变得有些不太顺利了。

  虽然这些死亡骑士的等级被限制在十九级顶峰,但是他们的灵魂之火却极为强大,罗德哈特一下子吞噬了上百名死亡骑士的灵魂之火,力量顿时又出现了一个暴涨。他那浑身缭绕的黑焰重新燃烧了起来,竟然是再次挥动永冻之刃,凶狠无比的冲向了林立。

  真是想多省一点力气都不行啊!林立一阵无奈,一边操纵着星辰碎片圣光,一边将太阳王权杖取到手中。到了这个地步,林立也不怕罗德哈特了,在这无穷的神圣力量压制下,罗德哈特的境界虽然还在那里,但实力恐怕连之前的百分之一都没有了。

  这一场战斗,还真有点势均力敌的意思,只不过在神圣力量的压制下,罗德哈特一时的爆发并不能维持多久。而林立,也没有因对方的状况而有丝毫大意,全力以赴的应对着对方的每一次攻击。

  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罗德哈特再次被神圣的力量压制住了,只能用手拄着永冻之刃站在那里,可能是因为与神圣力量的对抗,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只是这个时候,罗德哈特看向林立的目光中,却没有了之前那种凶狠与憎恨,眼瞳的腥红似乎也隐隐褪去了一些。

  “真是有意思,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一个没有踏入圣域的人逼到这种境地。”罗德哈特的声音有些低沉,其中却并没有太多的不甘,反倒是略带着几分自嘲的意味。

  林立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罗德哈特,尽管对方样子看上去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却仍然不敢放松一丝的警惕。同时,林立心里也在不断的提醒自己,眼前的这位可是在轻风平原杀戮数十万生命的煞星,不到看着他彻底被净化,一切就不能算结束。

  “你见过了那头黑龙,一定也知道我和维伦的关系了吧,是不是有些奇怪,我为什么选择了和哥哥截然相反的道路。一个是光明神殿的圣光之子,一个却是杀戮无数堕落邪恶的天谴骑士,谁会相信我们是兄弟呢。”虽然是面对林立说的,但罗德哈特的话却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罗德哈特微微闭上了眼睛,仿佛以他现在的情况,睁着眼睛都会有些吃力。而他的身上,那身造型狰狞的铠甲,也由原本的黑色渐渐变得有些灰白,好象随便用手指戳一下就会破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