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百六十章 深入遗迹

第九百六十章 深入遗迹


  虽然现在这支探索队伍,集合了闪金商会与黄昏之塔的精锐力量,拥有着相当强大的实力,但正因为是自己手下的精英,林立就更舍不得他们出现一点的损失。现在,有秘银联盟和凯撒家族的探索队在前边探路,这对于林立来说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自然不会急着跟进去。

  其实,霍夫曼的心思,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向林立询问意见只不过是出于礼貌,就算林立真要这个时候进去,他也准备好如何劝说了。此刻,听到林立的回答,霍夫曼那胖脸上再次露出一缕奸笑,说道:“呵呵,我也正有此意。”

  林立扫了一眼偌大的冰雪墓场,扭头对自己这边的手下们说道:“虽然不进去,不过也别闲着,看看这些魔兽尸体,其中不少都是传奇级的,你们去砸开把魔晶取出来,反正丢在这里也是浪费。”

  “是,会长大人,”埃兰等人回应一声,立刻带着人去毁冰雕了。

  这些被冰封的魔兽尸体,年代已经不知多么久远了,不过传奇级别的魔晶却不会在岁月的消磨下泯灭,反而还会如同魔法师冥想一样,随着时间不断的吸取周围的魔法元素,逐渐的壮大起来。

  “呵呵,费雷会长还真是……”霍夫曼好笑的摇了摇头,眼前这位年轻的会长倒是和自己年轻时一样,一点好处都不会放过。

  “让您见笑了,黄昏之塔才刚刚建立不久,底子还很薄啊。”林立很是谦虚的对霍夫曼说道,而另一个意思则是这点小利,你们闪金商会就别跟着争了。

  听到林立的回答,霍夫曼顿时一阵郁闷:别人不知道你黄昏之塔多有钱,我还能不清楚吗!不说探索天空之城和奥斯瑞克陵墓的收获,光是药剂和锻造生意上的收入,这两年积累的财富就绝对不逊于轻风平原任何一家顶级势力,比起闪金商业恐怕也差不了多少吧,居然还敢说什么底子薄?

  黄昏之塔的魔法师,此时已经行动了起来,那些坚冰虽然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但对于这些大魔导士们来说,要破开却也费不了多大的力气。没用多长时间,一颗颗散发着强大魔法波动的传奇魔晶,就被他们从冰雕中挖了出来。

  整个冰雪墓场中魔兽尸体有数千具,有些还被深深的埋在地下,而黄昏之塔在这段时间挖出来的传奇级魔晶也达到了十几颗。要知道,一颗传奇魔晶在外界都是天价,这十几颗传奇魔晶对于任何一个势力来说,也是相当巨大的一笔财富了,就连财大气粗的霍夫曼,此时都不由得有些眼热。

  黄昏之塔这边刚把冰雪墓场扫了一遍,突然那座宫殿传来了一阵异动,紧接着一道道人影逃也似的从宫殿的大门中退了出来。这些人正是抢先一步进入陵墓的秘银联盟和凯撒家族的探索队,只不过此时一个个的形象都显得相当狼狈,不少人身上都带了伤。

  作为竞争对手,看到秘银联盟和凯撒家族的探索队如此狼狈,霍夫曼和林立按理说是应该幸灾乐祸的,可是此时他们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笑容。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之色,转回身各自向自己的人下令,改变了原来的计划,而是让手下在这里重新安置营地。

  很快,营地中心的帐篷最先建立起来,而闪金商会和黄昏之塔的高层也立刻都走了进去。不仅仅是霍夫曼和林立,两家势力的其他高层,一个个的脸上也无比的严肃,让帐篷中的气氛显得格外凝重。

  “真是想不到,他们才进入多久,居然就这么狼狈的退出来了。”霍夫曼的胖脸上此时也没有什么奸笑了,反而是眉头挤成了一个疙瘩,透着说不出的焦虑。

  林立的表情同样也不轻松,摇了摇头说道:“是啊,他们那支探索队的实力,虽然和我们有一些差距,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造这样的损失,的确是太出乎我们的意料了。”

  双方的实力是怎么样的,从见面的时候互相就都很清楚了,因此看到秘银联盟和凯撒家族的探索队狼狈退出,林立和霍夫曼立刻就有了准确的判断,对方在陵墓中这么短暂的时间里,至少折损了十几位十五级以上强者。

  谁都知道,这座陵墓绝对不简单,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不简单。秘银联盟和凯撒家族的探索队中,拥有三百多名十五级以上实力的强者,还有十几位传奇强者,这样的实力不可谓不强。然而,他们才进入陵墓多久,半天时间都不到,也许只有两三个小时而已,想必在陵墓中也没有走出多远,却已经出现了这么大的损失,那么更往陵墓的深处呢。

  虽然探索遗迹难免出现损失,但是这样的损失,不管是霍夫曼还是林立,都是不愿意看到的,尤其是这还仅仅是开始而已。对于任何一个势力来说,人才才是最为重要的,如果为了探索一座遗迹搞得元气大伤,就算得到再多的财富又能怎么样呢。

  针对秘银联盟和凯撒家族探索队的损失,霍夫曼和林立等人不得不重新商讨关于探索遗迹的问题。他们不愿意在探索的过程中,自己手下的精英队伍出现太多的损失,但是也不甘心就这样放弃这座陵墓,毕竟这是布雷希尔亲王的陵墓,一旦探索成功,收获绝对会是无比惊人的。

  “会长大人,秘银联盟和凯撒家族的探索队,在陵墓外面重新安置了营帐。对方的几位族长首领也都进入了中心营帐,整个营地的戒备非常严密。”负责监视对方动向的人,进入帐篷向霍夫曼等人报告。

  霍夫曼点了点头,摆手让手下人离开,接着对林立等人说道:“看来,他们还没有放弃对陵墓的探索。”

  虽然最初进入加尔加斯大峡谷,发现秘银联盟和凯撒家族的探索队后,霍夫曼心里面如同吃到苍蝇一样很是不爽,可是现在反而是很不希望对方就此退出。面对布雷希尔亲王陵墓中的未知危险,还有什么比秘银联盟和凯撒家族的探索队更适合做探路者的呢!

  “就怕他们被吓住了,等着让我们去做探路者,所以我们还是要做好依靠自己的打算。”林立可不打算在这里耽搁太多时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做呢,不可能和对方一直在这里耗着。如果,对方真得被吓住了,那么林立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进入陵墓,要么直接撤回黄昏之塔,什么遗迹不遗迹的,能比得了不久后的大灾难重要吗。

  “是啊,有他们给探路自然最好,没有他们,我们也得想办法探索这座陵墓,现在各位再看看这些现在有的东西,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吧。”霍夫曼示意了一下,旁边有人将原来的那些资料和发掘出的物品,又重新都摆到了桌上。

  老实说,这些东西,能够研究到的,已经都印在众人的脑海中了,现在想要再从中找到一些新的线索,那简直就和无中生有凭空造物一样。众人一个个满脸的苦笑,紧锁着眉头一件件翻来覆去的看着桌上的物品,但是却许久也没有一个人开口。

  “光看这些东西,已经没有太大的用处了,我看我们还是换一个角度来思考吧。”坐在巴塞尔身边的达沃斯突然开口说道。

  顿时,帐篷中的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到了达沃斯的身上,目光中隐隐透着一些期待。毕竟,这位可是享誉整个法兰王国的考古权威,发表过无数的学术著作,在考古方面往往有着出人意表的独特见解。

  面对众多传奇强者的灼灼目光,达沃斯抓了抓自己那蓬松的大胡子,毫不在意的说道:“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也不是布雷希尔的什么人,对于这座陵墓知道的不比你们多什么。”

  “达沃斯大师说笑了,您有什么新的想法请尽管讲。”霍夫曼虽然身为闪金商会的会长,又是有名的传奇强者,但对于达沃斯却还是非常客气。

  魔法是力量,药剂是力量,魔纹是力量,深渊的知识同样也是一种力量。虽然达沃斯没有传奇级别的实力,但是却有着比那些活了几百年的传奇强者还要渊博的知识,在场的众人没有谁敢对他有丝毫的轻视。

  “这可就有些难为我了,我只提个思考的方向,希望各位能够想到些什么。”达沃斯虽然有些不拘小节,却并非不知好歹,指着桌上的那张残破的设计图,说道:“这张设计图,虽然残破不全,不过起码告诉了我们一个事实,那就是这处陵墓的设计建造,的确如传说中的一样,是由矮人的顶级工匠们完成的。那么,既然是由矮人建造的,陵墓中少不了会留下矮人的一些习惯,各位不妨从这个方面想一想。”

  听了达沃斯的话,众人都陷入了思考,这的确是一个方向,既然不能够确切的知道陵墓中的状况,那么根据矮人工匠固有的习惯,倒是应该可以推测出一些关于陵墓内部的线索出来。

  “根据史料记载,我们可以得到布雷希尔亲王大致的死亡年代,在这个时期矮人王国中最著名的工匠有这么几位,迪亚克,撒尔夫,摩拉特拉……”霍夫曼汇总着大家的资料,将一个个矮人工匠的名字罗列下来。

  “铁匠宗师迪亚克,传说为了替女儿寻找治疗绝症的草药,曾经深入海加山脉数年之久,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他恐怕是没有机会赶上建造这座陵墓了。”

  “摩拉特拉是矮人王国铜炉部落的族长,据说在布雷希尔亲王统治时期受惠颇多,还曾经在大饥荒时期得到过布雷希尔的赈济。因此建造布雷希尔的陵墓这种事情,应该是少不了他的,而且以他的技艺,恐怕还是建造的主持者之一。”

  “这张设计图原来的主人,据说就是撒尔夫大师的后人,所以……”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互相验证着一些关于矮人王国那些著名工匠的传说,而霍夫曼的笔下也随之重点圈起几个名字。最终,虽然不能说是十分肯定,但是圈起的几个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矮人工匠,也有八成的可能是参与了陵墓建造的。

  而接下来要讨论的问题就更多了,毕竟已经是历史久远了,就连那些正经的史料也未必都是真的,更不用说还是诸多的野史传说了。而他们要做的,却是根据这些史料也好,野史传说也罢,从中去芜存菁,找出这几位矮人工匠大师的习惯特点,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然而,众人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一件事情,对于这整座陵墓来说,矮人工匠负责的是总体的建造,而内部的魔法陷阱魔法机关等等的设置,却绝非矮人能够做到的。对于一支探索队伍来说,真正具有威胁的,还是那些令人防不胜防的陷阱机关,以及可能存在的强大守墓者,而不是什么陵墓的结构。

  问题就在于,他们除了讨论这个,除了从这方面找突破口,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途径了解这座陵墓了。没错,他们中间有考古领域的权威达沃斯,可是达沃斯也不是神灵,虽然擅长从细微的线索中看到事物的本相,可是如果连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同样也只能是一筹莫展。

  激烈的讨论过后,又是死一样的沉静,每一个人都知道,真正从这次讨论中得到的收获,实际上是相当有限的。而且随着讨论,一个个无法证实的传说,却给众人带来了更多的疑问,关于陵墓的问题不但没有渐渐明晰,反而被越来越多疑问笼罩了起来。

  “不行,这样讨论下去根本无济于事,以这样有限的了解,我是不可能拿手下们去冒险的。”林立揉了揉有些发涨的额角,言语间颇为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