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零五章 这么嚣张?

第一千零五章 这么嚣张?

  马森和欧灵原本还很奇怪,怎么一向嚣张的格罗索,突然之间就变得安静了呢。这时听到林立说话,他们两人才明白过来,肯定是自己这位室友对格罗索做了什么,传说他已经踏入了传奇境界,恐怕这就是传奇法师的手段吧。

  三个人一边继续聊着天,一边离开了那间偏厅,只留下了格罗索僵硬的站在原地,眼看着三人离去,却什么事情都做不了,那种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感觉,简直就要让他崩溃了。

  林立和马森、欧灵也没有特别找地方,就在大厅里随便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继续聊着这几年各自的事情。不过没多久,奥德文等人找了过来,通知林立例会要开始了,而马森和欧灵则被各自的老师打发去最高议会的图书馆学习。

  在奥德文的带领下,林立随着众人向召开例会的会场走去,这个时候原本在大厅中的人们,也都是如此,一部分人往会场的方向走,另外一些年轻的弟子学生则是往大厅外走,想必大多也都是要去图书馆学习。

  几乎也就是一两分钟的时间,大厅中的人走得一干二净,原本充斥了各种低语之声的大厅,也变得寂静了下来。没有人注意到,在大厅的某一间偏厅中,还有一个年轻人,正满眼惊恐的僵立在那里。

  最高议会召开例会的场地,是一个椭圆型的会场,会场里的座位安排,也是由内而外围成一层层的椭圆。每位议员的位置,空间都很宽敞,相互之间都有一定的距离,每个桌上都摆放着议员的名牌。

  林立来到会场时,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了,与出口正对的那个方向,议长安度因和副议长诺森都已经就坐了,而在他们的两边则是高阶议员的位置。

  奥德文身为奥兰纳魔法总会的会长,再加上上一次探索奥斯瑞克陵墓的贡献,坐位正在安度因的旁边,可见其地位仅次于两位议长。

  在将林立等人带入会场后,奥德文和几人说了一声,便先走一步,往自己的位置那边过去。剩下林立、麦德林、乔伊和哈恩纳,现在还都只是普通议员,不过四人的位置也都不在一起,尤其是林立是新议员,位置是在最外围。

  当所有议员都到场就坐后,会议终于开始了,而会议要讨论的第一个议题,就让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的林立,大大的吃了一惊。

  “法兰王国与莱丁王国,最近边境局势愈发紧张,边境冲突时有发生。对于两国之间日后可能出现的战争,最高议会将要采取何种态度应对,下面请各位议员针对此事进行发言讨论。”安度因说完例会议题后,坐回位子等待着众人的发言。

  安度因刚坐下,就有人示意发言,在得到允许后,那位议员站了起来,环视会场后,沉声说道:“有一件事情,相信在坐的各位,应该都有所体会,曾经被自己看好的,认为拥有远大前途的魔法天才,往往因为陷入某一个阶段的瓶颈,仿佛所有的天赋一夜之间都不见了,变得平凡得不能再平凡,让我们大失所望。”

  看到众议员们听得微微点头,这位讲话的议员也显得更加自信了,渐渐提高音量,说道:“究其原因,就是安瑞尔大陆,实在是和平的太久了,让年轻的魔法师们无法得到足够的历炼,让他们甚至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困难。只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经历过真正的生与死的考验,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面对的困难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因此,我认为,我们不但不能阻止这场战争,而且还要去推动它,让它更加激烈的爆发出来,以此让年轻的魔法师们得到足够的锻炼。”

  这位议员慷慨激昂的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而后看了一下周围众议员们的反应,这才向议长安度因行礼落坐。

  这位议员的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人在生死间就会爆发出更大的潜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且,这世界上,也不乏为了突破瓶颈以身犯险,并最终获得成功的例子,因此战争也的确可以做为一种催化剂。

  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同意这个观点,在前一位议员坐下后不久,就有人站起身毫不客气的反驳道:“简直是一派胡言,你只看到战争对人的磨炼,却无视了战争对人的摧残。历史上的那些战争中,的确涌现出了不少的人才,可是有多少杰出的人才在战争中陨落呢,又有多少人才在有所成就前就被扼杀呢,你没有计算过。我可以告诉你,失去的绝对要比得到的多得多。”

  “既然被战争所淘汰,那就不能称之为人才!魔法的力量,就要通过战争来领悟,没有战争……”立刻又有支持战争论的议员站了出来。

  林立坐在后面的位置上,听着上百名议员分成两派不断争吵,心里不禁有些感慨。难怪,都说最高议会可以决定安瑞尔世界的命运,的确是一点都不夸张。不管双方谁对谁错,操纵这样一场事关两大强国的战争,对他们来说似乎并不是什么问题,他们可以让它发生,也可以让它不发生。

  挺战派和反战派轮番发言,会场上争论的非常激烈,而林立则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对于这种会议,开始他还有点新鲜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都感到有些昏昏欲睡了。光是这样的一个议题,就讨论了一天的时间,直到会议结束,林立甚至都不清楚他们究竟讨论出结果没有。

  会议结束后,坐在最后的林立,最先走出了会场,站在门口稍等了一会儿,麦德林等人也都出来了。而奥德文,由于身为高阶议员,还要和其他高阶议员留下,继续讨论刚才的议题,为最后的决议做准备。

  而在林立与麦德林等人不远的另一道出口处,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魔法师刚刚走出门口,就有负责会场秩序的大魔导士迎了上来,并凑到近前低声说了几句话。

  “什么!有人敢在这里动手?”中年魔法师闻言大惊,只是想起这里不宜喧哗,才又压低了声音,急匆匆的对来人说道:“快带我过去!”

  那位来报信的大魔导士,一边在前边带路,一边劝解道:“雷丁斯议员,您不用太担心,格罗索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被魔力禁锢困住了。”

  会议开始前,雷丁斯见自己的学生格罗索没来找自己,还以为他已经去图书馆学习去了。没想到,一天的会议结束,才被人告之,刚刚发现格罗索居然被人用魔力禁锢,困在一间偏厅中整整一天。

  虽然雷丁斯知道,魔力禁锢并不会给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可是自己的学生被莫名其妙的禁锢了一天,这不就等于**裸的在打自己的脸吗!

  能够用魔力禁锢,困住一位十九级大魔导士一整天,动手的人至少也是传奇级别。雷丁斯气愤之处就在这里,拥有传奇级别实力的人,肯定也是议会中的一员,有什么事情不能和自己说,却要去为难小辈呢。

  很快,雷丁斯来到了那间偏厅中,看到了已经被困了一整天的学生格罗索。

  一见老师出现了,格罗索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意识清醒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这一整天简直就像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一样。

  好在,林立并没有用多大力量去禁锢格罗索,雷丁斯这才很快的解除了格罗索身上的魔力禁锢,然后压着怒气问道:“格罗索,是谁把你搞成这样的。”

  在旁边人的搀扶下,身体僵直的格罗索坐到了椅子上,忍了又忍,才终于没在人面丢脸,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是……是和马森欧灵在一起的一个人,我之前从没有见过他。”

  一听格罗索说到马森和欧灵,身为老师的雷丁斯立刻知道了,这个事情可能的起因,毕竟格罗索针对马森和欧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这并不等于,雷丁斯就原谅了那个人对自己学生做的事情。

  不过,听格罗索说没见过那个人,雷丁斯不由得也愣了一下。自己带着学生来参加例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基本这些议员们,就算不怎么熟悉的,也不应该说是没见过。难道是新晋的议员?这个自己还真没注意,之前的会议上光讨论战争的问题了,根本没去注意有没有生面孔出现。

  雷丁斯看到了领自己过来的大魔导士,他们是负责会场秩序的,应该有些消息,于是问道:“贝杰纳,今天参加例会的有新议员吗?”

  “嗯,好像是的,”贝杰纳想了一下,说道:“今天有两位新议员,一位是千帆城魔法工会的乔伊会长,一位是轻风平原魔法工会的费雷会长。”

  “轻风平原魔法工会,黄昏之塔?”雷丁斯顿时眼前一亮,乔伊那个废物只是十九级大魔导士,根本没有能力禁锢自己的弟子,而黄昏之塔那位费雷会长,据说已经是传奇法师了,倒是很有这个可能。

  “什么,费雷!他就是费雷?老师,我敢肯定,对我动手的……”格罗索这个时候才知道,那个自己原本没放在眼里的人,竟然就是当初废掉了自己弟弟的罪魁祸首。

  但是没等格罗索说完,雷丁斯却厉声喝斥道:“住口,费雷会长是一会之长,又是新晋的最高议会议员,怎么会对你这样后辈动手。跟我走,别给我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一边说着一边扫了一眼旁边的贝杰纳大魔导士。

  格罗索先还有点委屈,可一看老师的暗示,顿时心里明白了一些,强撑着站起身,乖乖跟着老师向外面走去。

  看着那师生两人离开,贝杰纳好笑的摇了摇头,转身返回会场,只当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格罗索跟着老师来到外面,见周围没有人,这才忍不住说道:“老师,肯定就是那个费雷,他和马森欧灵当初是室友,关系很好,我弟弟格兰芬多就是被他废掉的,他一定是也想把我废掉。尤其是,他们把我困住之后,还说什么废物学生废物老师之类的话,别提说得多难听了。”

  不用格罗索那句挑拨,雷丁斯都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一个新晋的议员还不至于让他心生忌惮。不管是什么原因,自己的学生被收拾了,做老师要是不出面,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一个新晋的议员而已,就敢这么嚣张,你去打听一下他住在什么地方,我看他这个议员是不想干了!”雷丁斯敢说这话,绝不是为了在学生面前撑面子,而是有着足够的把握。

  最高议会的议员,可能在别人看来是很了不起的,但是同为议员的雷丁斯却知道,议员这个身份,在这里根本算不上什么。整个议会上百名议员,大家身份都一样,真正比得的人脉关系。

  一个今天刚刚才加入的新晋议员,能有什么了不得的人脉关系,别看千帆城魔法工会的乔伊也是新晋议员,但他好歹还做了那么多年的会长,起码也有三五个关系不错的朋友。

  而林立呢,在雷丁斯看来,不过是一个才建立没几年的新工会的会长,而且还是在轻风平原那种地方,根本没什么机会和其他魔法工会交流,又哪来的人脉关系呢。

  但是雷丁斯就不一样子,做议员这么多年,众多议员谁不给几分面子。更何况,最高议会中,真正掌握着最高权力的,还是两位议长以及八位高阶议员。而他正和几位高阶议员有着不错的交情,甚至可以通过他们,也副议长诺森说上话。

  因此,在雷丁斯看来,凭着自己这样的关系,要收拾一个新晋议员简直太容易了,说不定几句话就让对方收拾包袱滚回轻风平原。到了那时,对方连议员的身份都没了,自己更可以随意揉捏,让他知道这就是得罪自己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