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零六章 找麻烦

第一千零六章 找麻烦

  听到老师让自己去打听对方的住处,格罗索知道自己这个仇是有得报了,脸上也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甚至一时都忘记了身体僵立一天后的痛苦。他没像雷丁斯想那么多,但是也知道自己老师在最高议会,有着什么样的能量,立刻应了一声,不顾身体的酸麻胀痛,急匆匆的就去打听消息了。

  看着自己学生离开的背影,雷丁斯嘴角微微翘起,脸上浮现出一缕得意之色。其实,出这口气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轻风平原魔法工会这块大肥肉。

  当初谁也没有想到,有人能够在轻风平原站稳脚跟,因此都忽视了轻风平原魔法工会能够产生的价值。而当人们注意到时,想要再插一脚进去,几乎已经不可能了,除非能够找到理由,把那个年轻的会长弄下去。

  而现在,对于雷丁斯来说,就是一个机会,如果对方识相,那就乖乖的奉上一块足够让自己满意的利益。如果不识相,那就联合其他几位议员和高阶议员,直接把轻风平原魔法工会分掉。

  林立这边,和麦德林等人聊了一阵之后,在一位大魔导士的带领下,来到了最高议会给他安排的住处。毕竟他也是最高议会的议员了,虽然只是个临时休息的地方,但是环境还是相当不错。

  不过,对于环境,林立并不怎么在意,在那位大魔导士离开后,自己就坐在房间里拿出了永恒之书。

  虽然刚刚参加了一场,可以称为决定安瑞尔大陆命运的会议,但是林立却没怎么放在心上。对于他来说,更重要的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然后好去封印格雷斯科所说的时空裂缝,与这个相比起来,战争算什么。

  林立心无旁骛的阅读着永恒之书,不知什么时候,隐隐约约听到屋外有人叫喊,放下书仔细一听还是喊自己的。

  “费雷,你给我出来!”

  格罗索站在屋外,神色很是得意,全然忘记了自己今天被禁锢的时候,在那种恐惧之下是多么后悔招惹了不该惹的人。当然,也不是一点记性没长,至少现在他还知道,站在远离林立房门的地方喊。

  房门轻轻打开,无声无息。

  格罗索却是一下子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看到林立出现门口时,后背不知不觉的就湿了。但是,想到老师很快就要替自己出头了,他立刻壮起了胆子,恨恨的叫道:“你别得意,我告诉你,我老师很快就会来找你的,你有大麻烦了,到时有你哭的时候!”

  说完这话,格罗索根本没有等林立回应,也没有去看林立听到这消息的表情,直接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虽然有老师撑腰,他甚至可以肯定对方的下场会很惨,但毕竟对方实力比自己强,一伸手就能把自己禁锢起来,万一对方听到这个消息后,要拼个鱼死网破,那倒霉的不还是自己吗。

  见格罗索一溜烟跑没影了,林立还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也没多想,转身回房间继续阅读永恒之书。

  天空花园并没有脱离这个世界,虽然漂浮在高空,却依然会受到这个世界的昼夜变化的影响。很快,天色就渐渐暗了下来,一盏盏明亮的魔法灯,照亮了天空花园的一条条大街小巷。

  雷丁斯没有立刻动用自己掌握的人脉,而是在夜色下独自一人,按照格罗索回报的消息,来到了林立的住处外面。这里的环境他很熟悉,因为当初自己刚刚加入最高议会时,召开例会的间隙也是在这种地方休息的。

  因此,雷丁斯就更不用顾忌什么了,很显然对方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靠山,否则就算是新晋议员,也不可能被安排到这种地方的。

  走到门前,雷丁斯准备直接推门而入,然而手还没有落到门上,却听到了屋子里面传出一阵说话的声音,似乎并不只是林立一个人在,而且隐约感觉其中有个声音还有些熟悉。

  出于谨慎,雷丁斯又收回了手,并且避开了房门,来到了屋子的另一侧,既不会让经过这里的人起疑,又足以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而他刚刚竖起耳朵,就听到屋子里面又传出了声音,而且声音也更清晰了一些,只是这一听,却让他的心不由得微微沉了一下。

  难怪自己会觉得声音熟悉,那声音不正是奥德文的吗,还有麦德林?雷丁斯做了议员很多年了,而且平时在外面,与奥兰纳魔法工会也没少打交道,对于奥德文和麦德林的声音,还是能够听得出来的。

  这一刻,雷丁斯也不由得为自己的谨慎感到庆幸,如果刚才自己贸然闯进去兴师问罪,碰上这两位可就太尴尬了。只是,在这个时候,这两位怎么会在费雷这里呢,难道那小子这么快就搭上了这两位的关系?

  雷丁斯不能不多想,奥德文可是真正的高阶议员,而且地位仅次于两位议长,而且还是魔法工会总会的会长,无论从哪方面都不是自己能惹的。

  还有那麦德林,虽然加入议会不久,但是贡献够大,实力也踏入了传奇境界,议员只是个暂时的跳板罢了,搞不好什么时候就会成了高阶议员。更重要的是,麦德林那脾气,可是出了名的臭,真说起来比奥德文还要难缠。

  不过,雷丁斯也不想就这么放弃,自己气势汹汹的来了,然后灰溜溜的回去?这让自己的学生怎么看自己。更何况,轻风平原魔法工会的财富太馋人了,如果自己的新月城魔法工会,能够从那上边切一块下来,对工会的发展绝对有着极大的帮助。

  是的,割一块就够了,整个吞掉会招人嫉恨的。带着这样的想法,雷丁斯决定留下,听听他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而这个时候的屋子里,林立正与奥德文和麦德林,谈着探索奥斯瑞克陵墓后各自的事情,以及两家魔法工会的一些合作的事情。由于谈得东西,没有什么值得避人的,完全就是聊天和谈一点意向而已,所以也没有刻意的去压低声音,更没有去关心是不是有人偷听。

  提起探索奥斯瑞克陵墓的经历,奥德文和麦德林两人,少不了带着几分感叹再次向林立表达谢意。不只是林立最后解决掉了奥斯瑞克的完美身体,一路上如果没有林立,恐怕奥兰纳魔法工会的法师团早就团灭了,根本连最后一层都未必走得到。

  不过,林立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对于两人的谢意也只是一笑带过。毕竟那次探索中,自己也是大赚了一笔,不但得到了永恒熔炉的核心,还拐骗了一个炼金宗师。

  而后,三个人又谈起了合作的事情,从魔晶到药剂再到魔法装备等等。由于只是先谈一个意向,所以倒没多详细,真要是把各项都拿到桌面上谈,那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谈完的了。

  三个人在屋子里,谈笑风生,语气轻松,又透着一股亲近。在外面偷听的雷丁斯,心里却渐渐得开始结冰了,先不说三个人的关系怎么样,光是两家魔法工会合作这个事情,就让他感到了事情的棘手。

  不管怎么说,奥德文和麦德林在里面,雷丁斯已经是没有再进去讨公道的想法了。看来也只能先回去找其他人商量一下,联合几位高阶议员的话,这事情或许还会有一些希望。

  然而,就在雷丁斯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又听到了一阵脚步声传来,扭头看去不由得吓了一跳,来的人竟然是议长安度因。

  “咦,雷丁斯,怎么在这里站着,是来找费雷的吗?”安度因知道雷丁斯的住处不在这里,所以奇怪的问了一句,但是也没有多想。

  可是安度因这么一问,却把雷丁斯惊得险些跳起来,身上的冷汗根本控制不住,直接把衣服都打透了。要不是他穿着黑色的法袍,又有夜色的遮挡,恐怕立刻就能让人看到,前胸后背那湿漉漉的样子。

  “不,不是,我那个……”雷丁斯虽然不知道安度因来干什么了,也不知道安度因和那费雷是什么关系,但自己兴师问罪的事情却也一个字都不敢提,慌乱中连忙编了个理由,说道:“我在等人,是的,在等人,您不用管我。”

  “在这儿等人?”安度因嘟囔了一句,却并没有怀疑什么,径直来到了林立房门前,直接推门进去,说道:“费雷,你个臭小子,来这里居然不想着去看老子,还要老子过来找你!”

  “我不是知道您老人家忙嘛,没想到您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见我,真是让我不好意思啊。”林立笑着回应道,说着不好意思,却怎么听也似乎没什么诚意的样子。

  “我迫不及待的见你?你小子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对于林立的态度,安度因一点也没计较,回应了奥德文和麦德林问候之后,又说道:“我来就是通知你小子一声。”

  听着安度因和林立的对话,雷丁斯已经完全陷入石化状态了,尽管不知道两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可是从这几句话当中,是个人也能听出两人的关系不一般了吧。

  那是安度因议长啊,整个最高议会中,地位仅次于三大仲裁者的人!那个费雷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会和安度因议长扯上关系呢!妈的,格罗索那个混蛋,差点害死老子,刚才要是真闯进去兴师问罪,那后果……想到那可怕的后果,雷丁斯猛得打了个哆嗦,到时就算认识那几个高阶议员,恐怕都保不住自己了。

  但是房间里面的人,却并不知道,自己只是说说话而已,外面就已经有一个人快要崩溃了。林立把安度因让到了椅子上,然后笑着问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还用劳动您老人家亲自跑一趟,随便找个人传个话,我还不得乖乖的跑去见您啊。”

  “找人传话?算了吧,我就是个传话的,还找别人传话,”安度因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虽然身为最高议会议长,但他就不是那种喜欢摆谱的人,如果换成诺森搞不好会那么做。

  一听这话,林立和奥德文、麦德林都不由得微微一惊,林立更是好奇的问道:“您不让别人传话,就够降身份了,谁还能让您给他传话?”

  “能劳动我跑一趟的人还能有谁,还不是上面那三位,”安度因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了指上边。

  当然,一说上边那三位,林立他们也明白了,最高议会当中,除了三大仲裁者之外,也的确没有人能指派动安度因了。

  “呃,要不,我们先回去了?”知道安度因是替三大仲裁者传话,奥德文和麦德林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事,却也不好继续留在这里了。

  “不用,”安度因摆了摆手,接着对林立说道:“就是明天三位仲裁者要见你,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和商量。”

  商量?

  安度因和林立的关系,奥德文和麦德林都是知道的,因此对于他们两人的这些表现,也并没有一点感到惊讶的地方。三位仲裁者要见林立,这其实也不值得奥德文他们奇怪,反正之前阿波菲斯、梅格尔德和克里斯,三位仲裁者都是见过林立的,只是这一次是一起见而已。

  但是,有事情要商量,又是怎么回事呢?商量这个词怎么能够用在这里!一时之间奥德文和麦德林也有些石化了。整个安瑞尔世界,够资格让三大仲裁者用到商量这个词的,恐怕就只有光明教宗罗萨里奥那个级别的人物了吧。

  见两人这样反应,安度因撇了撇嘴,倒是没有取笑他们,因为他自己之前听到仲裁者让传这话的时候,其实也是这样的反应。

  “行了,话我带到了,我还得回去准备一下明天会议的事情,就不跟你们多聊了。”安度因虽然还想和林立多聊一聊,特别是再挖点药剂学的东西,可惜每到这个时候,身为议长总是会有忙不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