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一定是幻觉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一定是幻觉

  一个是格雷斯科指定的魔法工会,一个是格雷斯科出生地的魔法工会,两大魔法工会从建立之初,到现在一千多年的历史,不能说势不两立,但是明里暗里的竞争却是非常激烈。

  正是因为这样,当奥兰纳魔法工会的奥德文,靠向了议长安度因之后,格雷斯科城魔法工会的卡努曼自然也就受到了副议长诺森的大力拉拢。

  虽然现在,随着岁月的流逝,法师之神格雷斯科已经成为了神话,但是卡努曼在最高议会中的威望,却并不比奥德文差多少。随着卡努曼的发言,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出来,诺森这边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提案的通过将再没有任何意外。

  “安度因议长,这个提案大家讨论到现在,我看是不是可以进入投票流程了?”诺森抬手止住众议员的讨论后,眼中隐隐带着几分得意之色,向坐在旁边不远处的安度因询问意见。

  投票?不用投票都看得出来,支持诺森提案的议员,恐怕已经占了三分之二,投票结果根本不会有任何悬念。安度因此时表面虽然平静,但是心里早就开始骂娘了,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准备,也许化解这个阴谋并不难,可现在问题就是没有时间。

  不过,就在安度因有些为难的时候,已经恢复安静的会场中,突然从角落中响起一个极为平淡的声音。

  “不用投票了,不就是要泰拉矿吗,没有问题,我可以把它交给最高议会。”

  一瞬间,会场中的所有议员,目光都齐齐的投向了发出声音的那个角落,而在那里坐着的正是林立。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黄昏之塔失去泰拉矿,几乎已经成为了必然,可是听到林立如此平淡的说出这样的话,一个个还是不免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装模作样!诺森冷笑着暗骂了一句,接着说道:“很好,费雷议员能够如此顾全大局,的确是值得称赞。那么,安度因议长,请宣布提案通过吧。”

  在诺森看来,林立一定是看到事情不可挽回,为了避免在投票的过程,对安度因的议长权威造成影响,才主动站出来说这话的。

  “费雷?”对于林立的作法,安度因都有些无法理解了,可是一想到是自己没有为林立提供足够的帮助,脸上不由得也隐隐透出几分愧色。

  林立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安慰似的向安度因笑了笑,但是接着笑容一敛,目光扫过会场中的诸位议员,眼中带着丝丝冷意,语气却显得有些若无其事一般,淡淡说道:“泰拉矿交给最高议会,也是促进魔法文明发展,我没有什么意见。”

  “不过,我也希望诸位能够理解,轻风平原魔法工会,能够在混乱之地发展到现在,泰拉矿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为了魔法工会的发展,我想回去之后,会派遣一些人,前往高加索地区,新月山脉,以及曼斯库尔地区,勘探寻找新的泰拉矿。到时,希望这些地区的魔法工会,也能够顾全大局,免得出现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林立的这话一出,平静的会场中好像丢入了一个炸弹,顿时议员们一片哗然。

  如果,林立说的这些地区,是那些人迹罕至的自然禁区,也许人们还真会怀疑,他是不是暗中还掌握了一些泰拉矿的来源。

  可是,在场的每一个议员都清楚,林立说的这几个地区,根本就是刚才那几个带头表示强烈赞同提案的人,其魔法工会所在的地区。

  高加索地区,就是格雷斯科城魔法工会的地盘,其大量魔法资源都是来自这个地区。新月山脉,则是新月城魔法工会的地盘,特产的新月魔法宝石是其最重要的资源。

  曼斯库尔地区,更是一直由吉诺魔法工会和塔罗魔法工会共同把持,而这两家魔法工会的会长,也是诺森的坚定支持者。

  这么一来,林立为什么选这几个地区,也就显而易见了。

  啪!卡努曼拍桌站起,一股传奇级的魔力波动骤然释放出来,两眼紧盯着林立,语气阴沉的说道:“费雷会长,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

  格雷斯科城魔法工会,能够和奥兰纳魔法工会,并称法兰王国南北魔法之都,卡努曼身为魔法工会的会长,一身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觎的。此时他一下子放开庞大的魔力波动,就连旁边的议员们都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

  “威胁?不,这只是我善意的提醒罢了。”

  面对卡努曼用庞大魔力波动制造出的气势,林立脸上却依然是一付云淡风轻的模样,丝毫不为所动。

  “好,好啊,我们随时恭候,只是意外总是难免的,希望费雷会长要做好流血的准备。”卡努曼怒极反笑,阴森的语调,让周围众人也不由得一阵颤栗。

  谁都知道,格雷斯科城魔法工会的实力,比起奥兰纳魔法总会也毫不逊色。一个刚刚建立几年的魔法工会,也敢说出这种威胁的话,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结果怎么样,不但没有威胁到对方,反而是被对方一句话逼上了绝路,八成刚才说的狠话又要自己吃回去了。诺森一派的议员们,此时看向林立的目光中,颇有些幸灾乐祸。

  只不过,林立根本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目光,而是毫不客气的说道:“请放心,我可以肯定,那只会流你们的血!”

  包括雷丁斯在内的几位魔法工会的会长,全部都站了起来,愤怒而又有些难以置信。这是什么意思?同时挑战几大魔法工会吗!难道他以为自己是最高议会?

  “费雷,你这是在向我们宣战吗!”雷丁斯气得都微微有些发抖,对方简直太嚣张,太无法无天了!

  “流血的会是我们吗?今天当着这么多议员的面,我倒要见识见识,你有什么样的本事敢这么嚣张!”说着话,卡努曼拿出了法杖,扭头看向安度因和诺森那边,说道:“两位议长,我希望会议暂停片刻,既然他的老师没有教过他怎么做人,那么我不介意给他好好的上一课。”

  这话可就连安度因都骂上了,当然卡努曼并不知道,林立是安度因的学生,只知道林立是从加洛斯那个乡下小地方走出来的。

  而对于战胜林立,卡努曼更是有着极大的信心,虽然他也听说过林立踏入传奇境界的消息。可是在他看来,一个凭运气踏入传奇境界没两年的传奇法师,如何能和自己这个踏入传奇境界几十年的资深传奇强者相比呢。

  只有踏入传奇境界的人才会知道,传奇境界中实力的提升是何等的艰难,每一个等级都如同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就算是魔法天赋极高的人,想要提升一个等级,往往也要几年十几年的时间努力。

  真正打破这个规律的人,整个安瑞尔世界的历史上,恐怕也就只有法师之神格雷斯科,还有三大仲裁者这样的天纵奇才。

  卡努曼踏入传奇境界几十年,如今已经是二十三级顶峰的传奇强者,这个提升速度已经算是相当惊人了。在他看来,就算林立拥有格雷斯科那样的魔法天赋,两三年的时间,顶多也就达到二十一级而已,这样实力悬殊的决斗,自己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不光是卡努曼,实际上在场的议员们,绝大多数也都有着同样的想法。而刚才被林立点名的雷丁斯等人,此时心里更是说不出的快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年轻小辈**裸的威胁,就算卡努曼不出手,他们都准备出手了。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聚向了林立那边,等着看这个嚣张的年轻人,究竟是硬着头皮接受决斗呢,还是没骨气的把说出的话吞回去。

  然而,还没等林立开口,就在会场的中央,突然凭空出现一只魔法巨手。这只魔法巨手,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时候,直接落下将叫嚣着要决斗的卡努曼握在了掌中,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将卡努曼这位二十三级的传奇法师,直接丢出了会场。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卡努曼可是格雷斯科城魔法工会的会长,地位比起奥德文来也不逊色多少。更重要的是,他可是二十三级的传奇法师啊,居然在那只魔法巨手落下时,如同一只可怜的虫子一般,没有一丝的反抗之力。

  整个天空花园中,拥有这样能力的,只有三个人,那就是最高议会的三位仲裁者。整个会场瞬间一片安静,所有人就连呼吸都不由得放缓了,唯独目光仍然注视着会场的角落中,那个年轻的魔法师。

  怎么可能!他的靠山,不就是安度因议长吗?为什么仲裁者会在这个时候出手,难道真的是为了保护他吗!仲裁者,那可是真正的圣域强者,神灵一般的存在!对于仲裁者们来说,什么议员会长,什么传奇法师,全部都是微不足道的蝼蚁,怎么可能为了一只蝼蚁出手呢!

  雷丁斯只感觉身上一阵发冷,自己靠上诺森副议长,的确是不用害怕安度因了,而今天的计划也都很顺利,眼看着就要出这口恶气了,仲裁者却突然插手。这简直太可怕了,仲裁者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要庇护那个费雷吗!

  不仅仅是雷丁斯,所有刚才强烈支持诺森那个提案的人,此时也是都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如果仲裁者只是对会议中的争吵不满,就不会只是将卡努曼丢出去了,毕竟这是两个人的事情,只处罚其中的一个人,足以看出仲裁者的偏袒之意。

  果然,在众人的注视下,仲裁者阿波菲斯出现在了会场的大门处,那并不高大的身影却让众人感受到了无限的压力。那缓缓而行的脚步声,在寂静的会场中显得格外清晰,一声声好像直接落在众人的心上。

  走入会场之后,阿波菲斯没有对刚才的事情,做出任何评价,目光环顾会场,所有被目光扫过的人都不由得低下了头。没有一个人,敢和阿波菲斯对视,没有一个人敢在这时,发出一丝一毫的响动。

  直到看见角落里的林立,阿波菲斯的表情才稍稍缓和了一些,淡淡的说道:“费雷,跟我来一下,我们有些事情和你商量。”

  可能在其他人看来,仲裁者阿波菲斯的出现,以及将卡努曼丢出会场,等于是救了林立一次。可实际上,恐怕谁都不知道,如果阿波菲斯不来,倒霉的依然是那位卡努曼议员,而且后果绝对要比现在严重的多。

  因此,对于阿波菲斯的突然出现,林立既没有表现出惊讶之色,也没有众人所想的那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想当初,林立刚刚就任会长的时候,还只是个大魔导士,就敢放火烧掉阿波菲斯的胡子,现在已经踏入圣域境界,自然是更没有那种面对神话人物的诚惶诚恐了。

  林立也没有多问,应了一声,从自己的位置走了出来,来到了阿波菲斯的身边。接着,两个人谁也没有再多看会场中一眼,转身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离开了会场。

  这不是真的!幻觉,一定是幻觉!

  看着两个人的身影,从会场的大门那里完全消失,所有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转瞬间又都紧张了起来。尤其是刚才针对林立的那些议员们,更是几乎都要发狂了,即使是亲眼看到,他们也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刚才的会场那么安静,尽管阿波菲斯说话的声音不大,可是每个议员都听得非常清楚。他们清楚得听到,如同神灵一般的仲裁者阿波菲斯,提到了“我们”,显然他的到来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意思,很可能是代表着三位仲裁者。

  当然,林立是受一位仲裁者的庇护,还是受三位仲裁者的庇护,其实对于这些人来说并没有多少区别。可是,同时受到三位仲裁者的接见,这可就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