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还提吗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还提吗


  雷丁斯心里,其实更是一片冰凉的,原本从林立的住所离开后,就可以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可惜,他偏偏又听信了自己学生格罗索的话,为了搭上副议长诺森的关系,上蹿下跳的联系几位好友,参与到针对林立的这个提案中来。

  这下好了,副议长诺森的权势再大,还能大得过仲裁者吗?雷丁斯心里真是后悔不迭,只想着会议能够尽快结束,回后狠狠的收拾自己那个惹事生非的学生。

  当然,雷丁斯还不知道,自己那位天才学生,现在还在图书馆门前的大道上做雕像,供来往的人们观赏呢。

  林立走到自己角落中的位置,正要坐下的时候,却又停了一下,抬头对众人说道:“对了,阿波菲斯仲裁者说,还有谁对泰拉矿感兴趣的话,可以直接去找他谈。”说完,看了诺森等人一眼,这才又坐了下去,表情平静的等待着会议继续进行。

  林立这句话一出,包括诺森在内,刚才全力推动提案的议员们,顿时感觉身上一阵发软,冷汗不受控制的狂涌而出,如果不是都坐在椅子上,恐怕真得要倒下一大片了。

  阿波菲斯的这句话,庇护的意味可就太明显了,这不光是泰拉矿的问题,只要不是傻子就都听得出来,那意思就是谁敢再针对林立,再针对黄昏之塔,那就得先问问阿波菲斯同不同意。

  诺森坐在那里,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这个提案不但好处没有捞到,反而是让自己一方倍受打击。可以想见,在这件事情之后,原本靠向自己这一派的议员们,肯定是要流失一大半了,这还是往好处想呢。

  “诺森副议长,费雷议员现在回来了,您是否要继续就提案进入投票表决。”安度因虽然也搞不清楚,林立和三位仲裁者商量了什么事情,但是并不妨碍他在诺森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

  听到提案这两个字,诺森以及他一派的议员,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战。现在,在他们的心里,这份提案已经不是能够带来庞大利益的东西了,而是一个给他们带来无限恐惧的催命符。

  开什么玩笑,还提泰拉矿?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诺森心中虽然无比怨恨,可是脸上却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说道:“安度因议长说话了,很显然,费雷议员与阿波菲斯仲裁者,已经就泰拉矿的问题有了处理方案,我们就不再在这里多此一举了。”

  大张旗鼓搞出来的提案,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这种感受绝对不好,但是诺森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而且,很明显,就算他不怕死,硬要让提案进入投票表决的程序,其他议员难道会愿意跟着他一起死吗?

  “那么好吧,我们接下来讨论下面的提案,”安度因毕竟不是诺森那样的人,虽然不能说心慈手软吧,但是也懒得再挤兑失魂落魄的诺森。

  说是要讨论新的提案,但是会场中的气氛却并不怎么热烈,甚至隐隐有种压抑的感觉。不光是诺森一派的议员们,包括安度因一派的议员和一些中立派议员,也都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彻底清醒过来。

  现在会场中的议员们,每个人的脑海中都在想着林立和仲裁者的事情,谁还有心思去讨论那些无关紧要的提案。尽管那些提案,在普通人看来,起码都是关系到一国兴衰的大事。

  尤其是刚才,支持诺森提案的议员们,心情最是忐忑不安。每个人都想着怎么能够挽回一些,自己在林立心中的恶劣印象,不能说是**裸的巴结吧,起码也不能让林立心里惦记上。

  但是,林立只是一个新晋的议员,又没有拿出什么提案,这真是让人们想要讨好都无从讨好。

  不过很快,这些议员们想到了另一个办法,虽然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林立和安度因是什么关系,但是从刚才诺森那个提案的事件来看,安度因显然是站在林立一边的。

  于是,会场中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个现象,凡是安度因这边支持的提案,立刻就会得到大数人的支持,就连诺森一派的议员也一样。反之如果是安度因这边反对的提案,也是会立刻得到大数人的反对。这使得会议的进程,也得到了极大的加快,基本上都没有太多的讨论,一个个提案被快速的通过或是否决。

  而诺森看着这样的情况,心情自然就更差了,脸色阴沉的坐在副议长的位子上,所有提案都只以弃权回应。没办法,他也知道自己的威望,现在已经降到了极点,根本无力和安度因去争什么。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并不意味着诺森就真的完了,只是因为议员们还沉浸在阿波菲斯带来的震撼中,暂时的失去了士气。

  就在这种诡异而又和谐的气氛中,一天的会议终于结束了。

  诺森带着休伯特等人率先离开了会场,怎么说也经营了这么多年,他手下还是有几个死忠的。而其他议员一个个也都显得心事重重,甚至根本回忆不起,刚才表决的那些提案都是什么内容。

  林立没有提前离开,而是等到安度因和奥德文等人过来,这才一边聊着天,一边离开了会场。对于林立的事情,安度因等人虽然好奇,却也默契的没有追问,而是聊着林立一去一回,诺森那边众人的反应。

  看着诺森走了,林立和安度因也走了,雷丁斯这才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脚步无比沉重的向会场外面走去。他的那几个朋友,因为这次被他拖入火坑,没找他来算帐就算不错了,早就已经丢下他离开了。

  雷丁斯随着人流,失魂落魄的来到会场外面,辨认了一下方向,正准备返回自己的住所,却见一位大魔导士急匆匆的迎了过来。

  “雷丁斯议员?”那大魔导士询问道。

  雷丁斯木然的点了点头。

  虽然对雷丁斯的状态有些奇怪,不过这位大魔导士在确认了他的身份后,还是说道:“您的学生格罗索,被人禁锢在图书馆外面,已经站了一天了,您看……”

  这句话,真好像是晴天霹雳一般,让雷丁斯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连着踉跄了几步才没有摔倒。

  这一刻,雷丁斯真是恨不得亲手掐死格罗索,根据昨天的经验,自己这位弟子,无疑又是惹到了那位被仲裁者青睐的费雷议员。该死,真是该死啊!自己这里还在考虑,要如何挽回这个局面,却没想到格罗索那混蛋居然又去惹事了!

  “雷丁斯议员,您没事吧,您的学生只是被人禁锢了行动而已,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您不用太过着急。”这位报信的大魔导士,还以为雷丁斯是担心自己的学生呢,连忙出言劝解。

  妈的,我倒是宁愿那个混蛋直接死掉啊!雷丁斯勉强稳了稳心神,对那位大魔导士说道:“麻烦你跑一趟了,那个不争气的东西,就先让他在那里站着吧。”

  “啊?”报信的大魔导士反应过来时,眼中已经是只有雷丁斯渐渐远去的背影了,不知怎么,只感觉那背影中充满了颓败落寞。

  不只是格罗索,格罗索那几个小弟的老师们,在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后,也是做出了和雷丁斯一样的选择。结果,格罗索和他的小弟们,就只能继续矗立在图书馆大门前的道路上,继续接受着来往人们的指指点点。

  直到三天之后,格罗索等人身上的禁锢力量才终于消失,展览了三天的雕像,顿时一个个好像烂泥一样瘫在了地上。就算是大魔导士,三天不吃不喝,保持一个姿势,身体也绝对吃不消。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老师没有来救自己!格罗索先是一阵疑惑,不过很快疑惑就被无穷的怨恨取代了,虽然还说不出话来,可是心里却在咆哮着咒骂着:费雷,我发誓,我不会放过你的!很快,我就会让你知道,惹怒我的后果!

  格罗索等人在地上趴了很长时间,来来往往很多人,却没有人去理会他们。现在谁都知道,他们一定是惹到了了不得的大人物,否则他们的老师也不会这样惩罚他们。因此,所有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会去帮他们。

  格罗索是在地上趴了半天,自己缓过劲来,才爬起来晃晃悠悠的返回老师雷丁斯的住处的。原本,他以为老师一定是在忙什么,或许是在忙着分割黄昏之塔的财富,才没顾上管自己的。虽然这个解释有些牵强,可是他也不相信,十拿九稳的事情会出现什么变故。

  可是,让格罗索没有想到的是,老师雷丁斯就在住处,根本哪里都没有去。这个情况可就有些让人想不通了,不过他也顾不上去想那么多,一见面就满脸悲愤对老师叫道:“老师,您要给我做主啊!费雷那个混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