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流星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流星

  尽管从下边那狼籍的战场上看得出,黄昏之塔在这场战斗中也受到了不小的损失,但是林立的语气和表情中,却找不到一丝的愤怒。并非是林立胸怀多么广大,只不过是那些敌人在他的眼中,其实已经如同死人一样了,和死人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呢。

  “那个魔法师,难道是格雷斯科魔法工会的卡努曼?”站在林立旁边的巴塞尔,突然从那影像中,认出了卡努曼的身份,不由得有些惊奇的说道:“卡努曼不是最高议会的议员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卡努曼?”林立还真是差点忘记了,那个在最高议会的会议上向自己叫嚣,然后被仲裁者阿波菲斯丢出会场的家伙。现在在巴塞尔的提醒下,能够想起这个人来,更多也是因为格雷斯科城这个名字特殊的城市而已。

  不过,虽然是想起了这么个人来,林立也并没有太在意,微微摇了摇头,说道:“管他是什么来历,既然敢侵犯黄昏之塔,那就把命留在这里吧。”

  虽然说这个卡努曼,在最高议会也有着相当高的地位,但是林立却全然没把那些东西放在眼里。别说林立的身上,还有一个三位仲裁者承诺的第四仲裁者身份,就算没有这个第四仲裁者的身份,他也不会轻易放过那个卡努曼的。

  很快,控制室中传来了埃兰声音,向林立报告手下魔法师们已经各就各位,做好了进入战斗的准备。在埃兰的声音中,还隐约透着那么一股兴奋,毕竟这可是第一次真正将天空之城运用到战斗中。

  “很好,开始攻击。”林立扫了一眼战场的影像,淡淡的向埃兰下达了攻击命令。

  这个时候,天空之城下方,整个战场都已经被那巨大的阴影笼罩了,卡努曼等人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空。尽管他们无法看到天空之城上边的模样,但是那如同倒悬的山峰一样的底部,却也让他们联想到了传说中的天空之城。

  “卡努曼,难道最高议会发现这次行动了吗?”桑多斯语气中难得的透出了几分恐慌。他怕的不是天空之城,毕竟天空之城的力量怎么样,已经是只存在于是传说中了。他所恐惧的,是天空之城上边的三位仲裁者,那可是三位圣域巅峰的强者,是从黑暗年代走过来的神一般的人物。

  “不,”卡努曼艰难的咽了下口气,脸色难看的对众人说道:“不是最高议会,不是最高议会的天空花园。”

  卡努曼做了多年的最高议会议员,对于最高议会的天空花园,不能说是非常熟悉,起码也对外观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因此,通过天空中显露出来的,那倒悬的山峰般的底部,他立刻判断出那绝对不是最高议会的天空花园。

  可如果不是最高议会的天空花园,又会是哪里来的天空之城呢,安瑞尔大陆除了最高议会的天空花园,似乎也没有听说过哪个势力还拥有天空之城这样的战争利器啊。

  难道……

  卡努曼突然有点不敢去想了。他还记得关于黄昏之塔那位会长的传言,那传言不就是说那个叫费雷的,带着人去探索不朽之王的天空之城了吗。只不过,那费雷带着人一走就是三年,没有任何音讯传回来,不少人都认为他们已经葬身在天空之城了。

  可是现在,这座突然出现在头顶的天空之城,如果不是最高议会的天空花园,那就似乎也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那个消失了三年的费雷回来了,而且还掌握了不朽之王的天空之城!

  “不是天空花园?我听说,黄昏之塔的那个会长,就是因为去探索天空之城才失踪的,难道这天空之城是他在操纵的?”血精灵说的话,竟然和卡努曼所想的一样,只不过在他的语气中,却并没有太多的担忧和恐惧,反而是透出了难以抑制的兴奋。

  “卡努曼,瞧瞧你那点胆子,居然吓得脸都青了。你也不想一想,不朽之王的天空之城,那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掌控的吗。那个叫费雷的小子,就算是把天空之城开动起来了,可又能够发挥出多少的力量呢。”独眼矮人但丁注意到了卡努曼的表情,顿时很是不屑的嘲讽了起来。

  “你!”卡努曼顿时被激得有些急了,可是转念一想,却压下了心中的火气。对啊,最高议会的天空花园,从得到手中到正式使用,中间经过了大规模的改造,这才让天空花园真正成为了人类的天空之城。而费雷那小子,就算是能够把天空之城开动起来,可短短三年时间能做什么,怎么可能真正发挥出天空之城的力量呢。

  想到这些,卡努曼不但心里的惊恐立刻消退,眼中也闪烁起了贪婪的光芒。如果,自己能够得到这座天空之城,然后再接收了黄昏之塔的产业,那么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手中的魔法工会就会成为整个大陆的第一魔法工会了吧。

  卡努曼当然不会自大到,以为自己拥有一座天空之城,就可以和最高议会分庭抗礼。但是在最高议会以下,恐怕也没有哪个势力,能够与拥有天空之城的自己相比了吧。还没怎么样呢,卡努曼的心里已经将那座天空之城,打上了属于自己的标签。

  至于其他几个人,不用看也知道,一个个也都是两眼放光的看着天空之城。作为安瑞尔世界历史上,最为强大的战争利器,高等精灵一族的文明结晶,恐怕没有一个人不渴望能够拥有它。

  然而,就在下面众人在想入非非,甚至忘记了继续攻击黄昏之塔的时候,头顶上的那座天空之城,却突然间放射出了一颗颗拖着绚丽光尾的流星。那足足有近百颗数量的流星,每一个都散发着惊人的魔力波动,划破天空向着下边的卡努曼等人砸了过来。

  “该死,他在攻击我们!”独眼矮人但丁说了一句废话,气急败坏的抢起巨斧,竟然是打算要正面硬抗来自天空之城的攻击。

  可是,其他人就不像但丁那样鲁莽了,包括卡努曼在内的众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闪”。尽管他们不知道,天空之城的攻击,究竟拥有着什么样的威力,但也能够猜以那绝对不是魔晶炮能够相比的。

  的确,先不说威力怎么样,魔晶炮的魔力炮光就是直来直去,躲过去就躲过去了。可是那来自天空之城的攻击,那一颗颗看似绚丽的流星,却好像拥有生命一样,在下边众人躲避的时候,竟然自动的改变了方向,向着众人继续追击了过去。

  “轰!”

  最先倒霉的,不是逃跑的众人,也不是脑袋发热要硬碰硬的独眼矮人但丁,而是卡努曼手下的那支法师团。

  虽然卡努曼的魔法工会,以法师之神格雷斯科命名,但是他们的法师团却并没有继承格雷斯科创造的魔网魔法阵列。因此,上百名魔法师,其中还有不少的传奇法师,根本无法将力量全部集合起来进行防御。也只有法师团的那位团长,及时施展出了魔法领域,将手下的魔法师们都保护了起来。

  可是,真正当那流星,轰击在魔法领域上的时候,法师团的那位团长立刻就后悔了,早知道就应该自己逃跑的。可是,现实没有卖后悔药的,那颗流星瞬间轰碎了魔法领域,落在了法师团的中间。

  在轰鸣声中,一个小太阳在法师团中间升起,耀眼的光芒瞬间吞噬了周围的一切。在那光芒笼罩下的魔法师们,不管是大魔导士还是传奇法师,一个个都毫无抵抗之力,就好像太阳下的冰雪一样,从毛发皮肉开始快速的在光芒中消融。

  而卡努曼等传奇巅峰的强者们,这个时候也都是自顾不暇,不管是怎么加快速度怎么变换方向,那身后的流星就好像跗骨之蛆一样紧追不舍。

  很快,一个卡努曼手下的副会长,二十三级的传奇法师,被一颗紧追的流星砸到了背上。还没等那位传奇法师做出挣扎,后边紧接着又是两颗三颗甚至更多的流星砸了过来,转眼间连续爆发的光芒就将彻底他吞没了。

  准备硬碰硬的独眼矮人但丁,终于也发现了不妥,拖着巨斧扭头就跑。可是他本来就不是以速度见长,再加上反应又慢了一拍,想要跑的时候已经晚了。转眼间,一颗颗的流星,接连砸在了但丁的身上,让他根本连躲都没有机会躲。

  独眼矮人那吞噬魔力炮光的能力,在这个时候完全失去了作用,等到那流星爆发的光芒消散后,现场已经完全失去了他的身影,就连那柄坚固的巨斧也不见了踪迹。一位传奇巅峰的强者,觉醒了血脉的矮人战士,就这样被从安瑞尔世界抹去了。

  蛇女维莎,摇摆着蛇尾快速的向远处逃窜着,周围围绕着她的二十四根图腾柱不断的绽放着光芒。图腾柱上的兽影,从图腾柱上飞跃而出,迎向了后边紧追不舍的流星,接连三个兽影的消散,才换来了一个流星的泯灭。而那失去了兽影的图腾柱,也随之变得黯淡无光,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可是,追在蛇女维莎身后的,却并不只有一颗流星,直到她身边的图腾柱只剩下一个还闪烁着光彩的时候,才算是终于将那些追来的流星都挡住了。不过即使是这样,维莎也没有停下逃跑的脚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得越远越好。

  要说所有人里边,血精灵的处境倒还算是不错的,借助黑暗的力量,以及精灵一族的速度天赋,虽然被流星追得也是非常狼狈,但却还算是有惊无险。而且,在逃跑的过程中,他还不断的召唤出深渊中的低级恶魔沉沦魔,让那些没脑子的家伙去替自己阻挡流星的追击。

  至于亡灵法师桑多斯,原本还想试着让自己的亡灵生物,去替自己阻挡那些要命的流星。可是随着流星的落下,很快他所召唤的亡灵生物,就被扫荡一空了,连死亡之潮的漩涡之门都被轰散了,又哪里去找什么亡灵生物出来呢。

  而且,桑多斯还能够感觉到,随着那一颗颗爆发的流星,这片空间中的光元素已经越来越浓重了,几乎就快要赶上所谓的光明礼堂了。在这种情况下,桑多斯别说中召唤亡灵生物了,自己就算不被那流星轰到,恐怕处境也绝对要比其他人危险。

  想到这里,桑多斯把牙一咬,一边狼狈逃跑,一边拿出一个魔法卷轴来。随着魔法卷轴的激发,一道造型古朴的大门在桑多斯前边凭空出现,这正是一张非常难得的传送卷轴。而且,从这道大门那无比凝实的外观来看,还必然是一张高阶的传奇卷轴,恐怕可以一下子将人传送到千里之外。

  “对不起了,以后我会替你们报仇的!”桑多斯阴声念叨了两句,再也不敢耽搁时间,一头就冲入了那道古朴的大门中。

  看到桑多斯居然独自使用了高阶传送卷轴,剩下的众人心里可是恨极了,如果桑多斯能够在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使用的话,那高阶传送卷轴的力量足以让众人全部离开这里。可是现在,大家被流星追得四面奔逃,根本来及不跑向传送门那里了。

  “在我面前,还想逃跑?”

  就在众人一边逃一边心里暗骂桑多斯的时候,天空中却突然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接着,半空中突然打开一道豁口,一个看上去非常年青的魔法师,一手拎着法杖,一手拎着刚刚追走的桑多斯,表情平静的从那道空间豁口中迈步走了出来。

  “费雷!快让这些流星停下,你知道你在向谁动手吗,难道你想背叛最高议会吗!”狼狈不堪的卡努曼,看到林立突然现身在半空中,立刻气急败坏的咆哮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自己和黄昏之塔的仇恨已经不可化解了。但是只要能够逃过眼前这一劫,他相信凭借自己在最高议会中的地位,还不至于受到太严重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