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求援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求援

  看到这样的情况,祖玛长老知道,这件事情想要只凭借自己这边的力量,已经没有希望来完成了。于是,他一边支撑着领域世界,压制囚笼岛下边那神秘存在的力量,一边将随队而来的康托利叫了过来。

  “祖玛长老!”康托利在祖玛长老面前,简直就是一个乖小孩,那种骨子里的桀骜一丝一毫都没有表露出来。

  “康托利,轻风平原这边的事情一直是你在负责,和轻风平原的各个势力有过接触,我现在把你送出去,你立刻去联络轻风平原的那些势力,想办法让他们参与到这件事中来。”祖玛长老快速把话说完,接着也不等康托利回应,直接把手一挥,将康托利送出了领域世界。

  听了祖玛长老的话,康托利心里就明白,这就是让自己去向轻风平原那些势力求援啊。可是,以康托利那高傲的性格,让他去向别人求援,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何况还是要向自己本来就看不起的轻风平原那些势力求援。

  可是,还不等康托利说话,就感觉到一股不可抗衡的力量涌来,想说的话也直接被堵了回去。等到他看清周围的情况时,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正是来囚笼岛时经过的一个地方。这下,就算他再不愿意,也不得不按照祖玛长老吩咐的去做了。

  “你是哪个势力的,带我去见你们首领!”康托利倒也会省事,直接从附近抓了一个探子过来,然后在那个探子的指引下,见到了探子所属势力的首领,正是卡亚迪家族的族长桑德夫。

  桑德夫之前被金度王国的队伍吓得不轻,以为对方是想要报复自己的家族,虽然后来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但是心里却已经发生了变化。从秘银联盟那里回来之后,他就一直考虑着要如何和金度王国搭上线,如何抱上金度王国的大腿。

  康托利的到来,对于桑德夫来说,还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这不就是一个抱金度王国大腿的绝好机会吗。

  为了抱上金度王国的大腿,卡迪亚家族的桑德夫,在康托利的事情上自然是一点也不敢怠慢,简直比办自己的事情还要卖力气。他一边将康托利当成最尊贵的客人招待,一边派出大量的人手,四处联络轻风平原的各个势力。

  实际上,从康托利被祖玛长老送出来的消息,通过探子们传递回各个势力,各势力的首领就已经猜到一些,很可能金度王国方面是有些顶不住了。毕竟囚笼岛的战状,他们都看在眼里,这个是一点也隐瞒不了的,只要稍有点常识的人就知道,金度王国已经处于骑虎难下的地步了。

  看到金度王国的人要倒霉,轻风平原这些势力的首领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轻易搅和到,这种一看就没有好处的破事里面呢。他们可不是傻子,金度王国的队伍是什么样的实力,更有真正的圣域强者出手,尚且被搞得这样狼狈,就算那囚笼岛上真有什么宝藏,只怕也没命享用。

  只不过,他们也不想和金度王国搞得太僵,那样不符合他们的利益,所以在得到消息之后,也派了一些代表到卡迪亚家族那里。当然,各个势力的代表,出发的时候就都得到了叮嘱,只是过去走一走形式而已。或许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看看目空一切的金度王国的人,是如何低下他们那高傲的头颅的。

  面色铁青的康托利,看着坐在下边的各势力代表,真是恨不得将眼前这些人全部都撕成碎片。这群该死的家伙,一个个嘴上说不完的恭维奉承,可说到正事的时候却立刻顾左右而言他,结果谈了一整天根本是在浪费时间。

  按照康托利以往的脾气,要是以前面对这种情况恐怕早就爆发了,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强忍下心中的怒火。他虽然一向目中无人,但事情的轻重缓急还是分得清的,祖玛长老还在囚笼岛那里等着援兵,现在可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

  刚开始谈的时候,康托利还按照以前的行事方式,想要凭着一些大道理说动轻风平原那些势力的人。可是,很快他就醒悟过来了,这里是轻风平原,而不是金度王国,轻风平原这些人可不吃他那一套。

  于是,认清现实的康托利,立刻又开始对那些人诱之以利。轻风平原这些势力,都是无利不起早,给他们足够的利益,他们可以为之付出一切能够付出的。但是,这一次,轻风平原各势力的代表,尽管眼中都透着无法掩饰的贪婪,脑袋却仍然摇个不停,不管康托利怎么加价,也没有一个点头的。

  轻风平原这些人可不是傻子,金度王国就算许下天大的利益,也得有命去拿才行。囚笼岛的情况,他们虽然不知道详细的内情,但只从表面看也知道绝不简单。金度王国那样的实力,都被搞得那样凄惨狼狈,他们上去也只能是做炮灰的命,而炮灰最后往往是什么都得不到的。

  “别忘记了,囚笼岛是轻风平原的囚笼岛,不是我们金度王国的,如果里面的东西跑了出来,最先倒霉的是你们轻风平原。”见利诱不成,康托利又加上了威胁的手段,而这一下果然让下边各个势力的代表们顿时脸色大变。

  轻风平原这些势力在这段时间里,也都四处寻找过关于囚笼岛的传说等资料,可是除了那个泰坦囚禁上古恶龙的传说,就再没有什么让人看来比较靠谱的信息了。因此,囚笼岛下边究竟是什么东西,恐怕除了金度王国的人再没有人知道。

  听到康托利拿这个来威胁,轻风平原的这些人虽然怀疑,但是也不敢真的不当回事。当年,天谴骑士罗德哈特肆虐轻风平原,给轻风平原造成毁灭性的灾难,无数势力在那场灾难中消失,幸存下来的这些势力也同样损失巨大。

  而现在,看金度王国在囚笼岛搞出来的那个动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就算不如当年的罗德哈特,可放到轻风平原恐怕也一样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金度王国在夸大其词,为了拖轻风平原这些势力下水,故意将事情说得这么严重。毕竟,就算他们这些势力最后搞清楚事情,也不可能真的向金度王国追究什么。

  这样的一个消息,立刻让下面各势力的代表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康托利看到这情景,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气。虽然自己给出的利益,不足以吸引他们,但是当事关他们自身的利益时,他们恐怕就是想拒绝也不可能了吧。

  不过,就在康托利等着众人表态的时候,代表秘银联盟的约瑟夫却突然开口说道:“康托利特使,关于这件事情,我想我们是没有办法立刻给你答复的。你应该知道,在关于整个轻风平原的问题上,我们一直是一切听凭灰烬术士罗兰德大人的安排。而现在,黄昏之塔的费雷会长,可以说是罗兰德大人的代言人,所以我们需要听一听费雷会长意见,只要你能说动费雷会长,那我们也就不会有意见。”

  约瑟夫既不想和金度王国搞得太僵,又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出力,就想到了把责任推到了黄昏之塔那边。当然,他也不好意思对康托利说,自己这些势力当初都曾经臣服黄昏之塔,于是给黄昏之塔加了个灰烬术士的代言人的身份。

  按照约瑟夫的想法,金度王国进入轻风平原,无疑是对黄昏之塔的利益造成了不小的损害。虽然双方在谈判上达成了协议,但是谁都知道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这两个顶级势力之间迟早会有一番争斗的。因此,对于金度王国现在的处境,黄昏之塔恐怕早就在偷着乐了,又怎么可能会站起来了帮助金度王国呢。

  既可以把金度王国的事情推掉,又不至于和金度王国翻脸,这种两全其美的事情向来就是轻风平原这些势力的最爱。因此,听到约瑟夫的话之后,其他那些势力的代表们,也都立刻随声附和了起来。

  康托利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毕竟当初他们来轻风平原的时候,就曾经去找过灰烬术士,被灰烬术士告之一切关于轻风平原的问题,去找黄昏之塔的那位费雷会长谈。因此,在他们看来,说黄昏之塔的费雷会长,是灰烬术士的代言人也并没有错。

  但是让康托利头痛的是,之前的谈判就已经让他领略到了,黄昏之塔的那位费雷会长有多么的难缠。谈判虽然最后是谈下来了,可不管是过程还是结果,都绝对谈不到愉快两个字,直到现在还让康托利耿耿于怀。

  原本康托利觉得,可能以后都不会再和黄昏之塔打交道了,或许下一次见面就是金度王国真正要统治轻风平原的时候。然而现在,轻风平原那些势力的人却说,这件事情又要先去和黄昏之塔那个该死的费雷谈,康托利立刻就感觉到脑袋一阵发胀。

  这个时候,康托利甚至都有些后悔,自己好好的不在金度王国享受生活,干嘛非要跑到轻风平原这种地方来受气。只不过,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他知道如果自己连这件事情都办不好,恐怕自己的老师都不会原谅自己了,自己也将会失去拥有的地位、荣耀、财富等等一切。

  恨恨的扫了一眼下面坐着的众人,康托利知道这些人拿出了黄昏之塔做挡箭牌,自己再怎么威逼利诱也没有用了,只能是在黄昏之塔那位年轻会长身上想办法了。可是,想到之前谈判的经历,他就忍不住感到头痛,上一次仅仅是为了进入轻风平原,就被敲诈走了所有的航海资料,那么这一次需要对方出手,又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老实说,对于黄昏之塔的那位年轻会长,康托利现在都已经感觉到有些害怕了。这说出去恐怕真的会惊死一大片人,可事实就是这样,康托利甚至宁愿是自己留在囚笼岛,也不愿意放下脸面,去求黄昏之塔那位年轻会长出手帮助。

  可是现在,康托利已经没得选择了,不但要再去面对那该死的费雷,而且务必要把这件事情办好了。也就是说,不管对方对他怎么刁难,提多么过分的要求,哪怕是要当面抽他的耳光,他也只能伸过脸去挨着。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康托利知道和这些各个势力的人也没什么好说得了。只要能够说动黄昏之塔的那位,相信这些人也就再没有了推托的借口,如果说不动黄昏之塔那位,就算拿刀架在这些人的脖子上,恐怕他们也不会点头。

  虽然心里极其为难,但考虑到囚笼岛那边的紧迫形势,康托利一点时间也没敢耽误,直接将众人丢在了会议厅里,出来后施展飞行术直奔黄昏之塔的方向飞去。

  一开始的时候,康托利飞行的速度还非常快,可是当看到天空中那巨大的天空之城时,却是不自觉的将速度放慢了下来。可能是一路上飞得太快吧,他到现在还没有考虑好,究竟要如何面对黄昏之塔那位费雷会长,如何劝说那个该死的家伙出手。

  可是,不管康托利把速度放得多慢,这段路程却是怎么样也无法被延长的。他只是眼看着黄昏高塔渐渐的视线中放大,看着高塔周围的魔法城越来越清晰,可是脑海中却是无比的混乱,根本一点头绪都想不出来。

  犹犹豫豫中,康托利就来到了黄昏之塔的近前,在魔法城大门处降下了身形。要是放在以前,他哪里会做这种事情,早就直接飞到黄昏之塔那里去了。当然,他现在这么做,也不是出于什么礼节,而是单纯因为恨路短。

  黄昏之塔的魔法城,并没有太严格的盘查制度,因此身穿魔法袍的康托利,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高塔的大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