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援助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援助

  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人上前拦住他询问,毕竟这高塔就连这里的魔法师都不是随便能进出的,何况他一个明显的外人。

  被惊醒的康托利,下意识的就要发怒,好在反应还算是够快,刚一瞪起眼睛就想起了这里什么地方,连忙又换上比较平和的表情,向询问自己的魔法师说道:“我是金度王国特使,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见你们会长。”

  金度王国的特使?一听康托利报出身份,黄昏之塔那位魔法师的脸色,倒一下子变得不怎么好看了。其实现在很多人,包括黄昏之塔的一些魔法师,都觉得金度王国进入轻风平原,对于黄昏之塔的影响是最大的。

  要知道,在金度王国来到这里之前,黄昏之塔在轻风平原上,已经达到了一个让所有势力都俯首称臣的程度。可是金度王国一来,这就成了一个双雄并立的局面。而且可以预见到,两者之间迟早会爆发冲突,分出一个上下来。

  因此,在绝大多数人看来,黄昏之塔和金度王国,虽然在谈判中达成了和平的协议,但是两者间的关系却仍然是处于敌对的。只不过是有了和平协议的掩盖,让这敌对关系在表面上缓和了一些而已。

  现在,敌人就在站自己的面前,黄昏之塔的魔法师自然不会给什么好脸色。也就是这魔法师的身份不高,要是换成正在天空之城特训的那群好战份子,恐怕把康托利直接赶出去都是轻的。

  “原来是金度王国的特使,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报告我们会长大人。”那位魔法师也没有把康托利让去会客厅,而是刚带到大厅后,就丢下他离开了。

  这种待遇,康托利可是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过,如果不是为了囚笼岛那边的事情,恐怕早就气得转身直接离开了。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无比憋屈的留在这里,甚至还是自己在大厅里找了个地方坐下。

  而且,最让康托利感到难受的,就是这大厅中来来往往的人。刚才那个魔法师的一句话,并没有特意的压低声音,大厅中的魔法师们几乎都听到了,因此一个个看向康托利的眼神,可真说不上什么友善。

  如果康托利是因为其他事情过来的,那么面对周围众人的目光,他一定是扬起高傲的下巴表示不屑一顾。可问题是,他这次来是想让黄昏之塔那位会长出手帮忙的,说得直白一些就是来求人的。尽管那些魔法师们应该不清楚这一点,可他自己心里却是有点做贼心虚,好像别人都知道了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总之康托利自己感觉是有点度日如年,总算才是等到了刚才那位魔法师出来,并且将他带到了一间会客厅中。没有了那些刺人的目光,康托利的心里才终于好过了一些,可是旋即想到将要面对一个更难缠的人,而且还要说动对方出手帮忙,顿时就感觉这场灾难对于自己来说才刚刚开始。

  “听说金度王国最近在囚笼岛有大行动,康托利特使怎么有闲到我们这小地方作客啊。刚才听到下边的人报告时,我还以为是有人冒充的呢,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林立并没有让康托利多等,以他现在的层次,还不至于去做那么小气的事情。

  康托利虽然说是来求人的,可是这辈子就没有做过求人的事,向来都是别人来求他,就算是现在想要摆出求人的样子,一时间又哪有那么容易。见林立走进会客厅,康托利稳稳坐在那里动都没动,语气中带着几分不满,说道:“要见费雷会长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啊,黄昏之塔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

  这么快就能够见到黄昏之塔的主人,这在别人那里可真不能说是不容易,可是康托利却并不这么认为。以他在金度王国的地位,以往说要见什么人,对方还不早早的迎到大门外面,几乎没有人敢对他稍有怠慢。

  可是今天来到黄昏之塔,先是被晾在大厅里承受来来往往人们的异样目光,到了这会客厅中也没有人来招待,康托利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了。这还是他没有忘记,自己来黄昏之塔是干什么的,否则一怒之下早就拂袖而去了。

  当然,康托利的抱怨,也并非是单纯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而是想要为之后的谈话做一个铺垫。简单的说,让自己站在主动的位置上,这样自己在后面要求对方提供帮助的时候,才不至于完全陷入被动。

  林立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在意康托利的抱怨,而是径直走到座位上坐下,这才又说道:“康托利特使,黄昏之塔和金度王国的关系怎样,你我都心知肚明,黄昏之塔自然有自己的待客之道,但那是对真正的客人而言的。好了,你有话不妨直说,我想你这次过来,应该不会是给我下战书的吧。”

  康托利原本还想等林立说几句抱歉的话,然后自己再顺势引出囚笼岛的事情,却没有想到林立的回答竟是这样**裸。而这话也让他想起,之前谈判的时候,对方在谈判的过程中袭击自己这边战舰的事情。

  金度王国和黄昏之塔是什么关系?敌对关系啊!想到这个现实而又残酷的问题,康托利的心不由得沉了下去,让敌人帮助自己,这恐怕是天下最可笑的笑话了吧。康托利觉得,如果是换成自己,恐怕也不会去帮助自己的敌人,甚至还会上去踩上几脚,让敌人真正的万劫不复。

  想着想着,康托利的身上不觉冒出了一阵冷汗,甚至有些犹豫究竟要不要说出自己来的目的。万一对方不但不帮忙,反而像自己想得一样,还要上去踩上几脚的话,那么金度王国的这支队伍,甚至在轻风平原经营的这一切,恐怕都要化为泡影了吧。

  “康托利特使,我这黄昏之塔虽然不大,但是每天要处理的事情也不少,你如果真的单纯是来作客的话,那么我让人带着你到处走走,我就恕不奉陪了。”见康托利面露犹豫之色,林立毫不客气的说道,并作势起身要走。

  “这个……费雷会长,请等一下,”康托利连忙站起身来,心里虽然愤恨不已,但脸上却是摆出了一付诚恳的表情,说道:“费雷会长,我这次过来,的确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受光照会祖玛长老委派,希望能够与费雷会长,在囚笼岛的处理上进行合作。”

  康托利也想明白了,金度王国在囚笼岛的遭遇,整个轻风平原没有不知道的,黄昏之塔如果真的要落井下石,恐怕早就动手了。不过,他也没有直接说请求帮助,而是说要和黄昏之塔合作。

  请求帮助,金度王国肯定就处于一种弱势的地位,几乎就等于案板的肉,随便黄昏之塔开什么条件了。而合作呢,双方的地位就是平等的,这样有什么条件也可以谈,黄昏之塔漫天要价,金度王国也可以就地还钱。

  康托利的主意打得不错,但是林立那是轻易能吃亏的人吗?听到康托利说合作,林立直接站了起来,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意思,我对囚笼岛没有兴趣,所以合作的话就不用说了。”

  “等等,费雷会长,你有什么条件的话,我们可以慢慢谈啊。”康托利一下急了,如果黄昏之塔只是黄昏之塔,他也不至于表现这么紧张,问题是轻风平原的其他势力,都在看着黄昏之塔的决定。要是自己无法说动黄昏之塔,那么金度王国在轻风平原上,可就真的连一个帮手都找不到了。

  “康托利特使,这并不是什么条件的问题,囚笼岛不在黄昏之塔的发展计划当中,所以不管你们在囚笼岛发现了什么,黄昏之塔也无意插手,这一点你尽可以放心。”林立义正词严的说道,那感觉就好像面对一座金山也毫不动心似的。

  听到林立这么说,康托利真是哭的心都有了。金度王国在这之前,一直没有向外界表明这次行动的目的,就是担心别的势力觊觎囚笼岛上的秘密。可是现在,他真是巴不得别的势力也对囚笼岛有兴趣,那样就不用他这么放下脸面奔走求助了。

  “费雷会长,关于囚笼岛上的事情,我想你应该也知道的很清楚了。我承认,事态的发展,的确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现在我们只能让祖玛长老暂时压制囚笼岛下的存在,但是却无法将其彻底镇压。”无奈之下,康托利只得承认,金度王国的队伍在囚笼岛上,的确是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

  “哦?那么康托利特使,你现在应该立刻起程返回金度王国求援,怎么还有空闲到我这黄昏之塔来作客呢。”林立这么说,并非是有意要给康托利难堪,他还不至于要去占那点口头上的便宜。只不过,康托利如果不说明白的话,难道还要让林立去主动问要不要帮助吗?

  林立的话,让康托利不由得面露尴尬之色,内心深处涌出的羞怒好不容易才压制下去,片刻后才又说道:“费雷会长,你应该能够想到,如果囚笼岛下的那个恐怖存在真的跑了出来,对于整个轻风平原将会造成多么大的灾难。虽然我们金度王国远在海外,但祖玛长老不忍心看到轻风平原上生灵涂炭,因此派我出来联络各个势力,希望能够趁那东西没有完全脱困的时候,合力将其再次镇压。”

  康托利换了一种说法,但实际上还是类似于合作,只不过合作的目的不是什么利益,而是变成了事关轻风平原安危的大义。而且还特别点出,自己金度王国这边根基在海外,真要是事情发展的不可收拾,大不了一走了之。但是包括黄昏之塔在内的,根基在轻风平原上的众多势力,又能够跑到什么地方去呢。

  然而听到这话,林立却意味深长的看了康托利一眼,云淡风轻般的说道:“事情是你们惹出来的,自然是要你们来负责。如果你们不想负责,尽可以就此退出轻风平原,至于以后轻风平原怎么样,也与你们无关。”

  有句话叫无利不起早,林立可不相信金度王国的队伍到囚笼岛上,就是为了替轻风平原解决一个隐患。早在之前那次谈判的时候,林立就知道轻风平原对于金度王国,绝对有着至关重要的用处,囚笼岛应该也只是他们的目的之一。虽然无法得知详细的内情,但是林立能够判断得出,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金度王国既然踏入了轻风平原,就绝不会像康托利说得那样轻易撤离。

  利益不行,大义不行,难道真的要自己抛下所有尊严去哀求吗!看着怎么说也无动于衷的林立,康托利的肺简直都要被气炸了,却只能不断在心里安慰自己,以后再和黄昏之塔算帐。

  “费雷会长,我们并非是想推卸负责,只是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目前的能力范围,王国远在海外,一时又无法从那边获得帮助。所以这次我来黄昏之塔,就是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帮助。”万般无奈之下,康托利把心一横,终于不再玩弄什么花样了,抛开所谓的面子尊严,说起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

  但是,说完这些之后,康托利的心却并没有放下,反而是悬得更高,好像等待着最后的判决一样,两眼紧盯着林立的表情。他前边说了那么多,又是利诱,又是以大义之名,都没有得到林立的点头,现在就更没有什么信心了。

  “原来是这样啊,你开始直说需要帮助不就行了。”林立露出一付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在康托利无比错愕的目光中,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既然你们真的需要帮助,那我就陪你走一趟囚笼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