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诺森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诺森

  有了这样的认识,林立对于改造自己手中天空之城的心思,也愈发的迫切了起来。而且他几乎可以肯定,只要自己手中的天空之城完成改造,绝对会在各方面都全面的超越这天空花园的。

  不过,还没等林立往天空花园中心的永恒高塔走去,就见一个身影带着一股强大的圣域级别的气息,从永恒高塔那边疾射了过来。

  “费雷,你还敢踏上这里!”来人正是最高议会的副议长诺森,而且显然也是在这次魔法潮汐中踏入了圣域境界,因此再见林立时也显得底气十足。

  上一次算计黄昏之塔的泰拉矿未果,让诺森着实是栽了一个大跟头,连带着在最高议会中的威望也下降了不少。原本,他还可以和议长安度因分庭抗礼,可是从那一次的失败之后,不少议员都转向了安度因那一方,使得他在议会中的话语权眼看着就被一点点的削弱了。而且,话语权削弱,威望更低,更多的议员转投安度因一方,使得他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要说诺森的心里不恨林立,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更清楚,林立有三位仲裁者的庇护,自己没有正当的理由,是根本无法动林立和黄昏之塔一丝一毫的。更何况,在上一次那件事情之后,林立在离开天空花园的时候,还展示出了圣域级别的实力,这就更让他不敢去轻易招惹林立了。

  但是,诺森自己都没有想到,在这一次的魔法潮汐当中,自己居然踏入了原本已经无望踏入的圣域境界,一下子成为了最高议会第四位圣域强者。踏入圣域,意味着自己将拥有凌驾众生的地位,甚至说不定还有可能成为最高议会的第四位仲裁者。

  而随着诺森踏入圣域境界,最高议会中的风向也一下子再次改变了。圣域强者啊,那可是有资格成为仲裁者的,一个最高议会的议长又算得了什么呢。尽管三位仲裁者,并没有对最高议会的人事进行调整,安度因仍然稳稳的坐在议长的位子上。但是在召开会议的时候,诺森反而更像是议长,提出来的提案往往都会得到绝大多数人的支持。

  诺森一直没有去动黄昏之塔,只是因为心里还顾忌着三位仲裁者的态度。他隐隐有一种感觉,三位仲裁者对那个费雷的态度,不像是单纯的长辈对晚辈的看重,似乎还有着一种什么别的东西在里边。

  正是这种顾虑,让诺森几乎已经算是将议会掌握在手的情况下,却仍然没有通过任何明显针对黄昏之塔的议案。他需要等待,需要观察,观察三位仲裁者的态度,等待真正抓住黄昏之塔的把柄。

  今天,就在诺森体会着,圣域境界带给自己的那种强大的感觉时,却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圣域的气息,毫无预兆的降临到了天空花园。诺森可以肯定,这股圣域的气息,绝不属于三位仲裁者中的任何一位,但是其中又有点让自己熟悉的感觉。

  但是,不管怎么说,一位圣域强者突然光临天空之城,身为最高议会副议长的诺森,也没有任何理由置之不理。于是,他立刻离开了自己的住所,由于不知来人是敌是友,所以一出来就毫无保留的展示出了自己的圣域气息。

  然而,当诺森看清来人的面貌时,心里顿时又恨又喜。恨的是,来人正是废掉了自己得意弟子,还让自己数次吃瘪的林立。喜的是,自己之前已经抓住了黄昏之塔的一个把柄,正想着如何把对方弄来天空花园,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看着诺森气势汹汹的飞来,落在自己的面前,林立却是被对方之前的话,问得愣了一愣,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原来是诺森副议长,这里不是最高议会的天空花园吗,我作为最高议会的议员,有什么不敢来的?”

  “很好,你来的很好,即使你不来,我也正要让人通知你过来,好让你为自己犯下的罪行接受最高议会的质询。”诺森看着林立,虽然心里已经是恨极了,但是表现上却还是一付公事公办的样子。

  听到诺森这话,林立不由得有些奇怪的多看了对方两眼。以林立的实力,自然看得出来,诺森现在所谓的圣域境界,其实和埃尔维斯等人一样,都只能算是伪圣域而已。所不同的是,诺森毕竟有最高议会的支持,因此在对圣域境界的力量的理解和掌握上,还是要比埃尔维斯等人强了一些。

  难道,成为一个伪圣域强者,就是他的底气吗?林立当然知道,诺森一直都和自己不对路,只不过有了之前的泰拉矿的事情,诺森就一度偃旗息鼓了。怎么这老实了三四年,成为了一个伪圣域强者,就以为可以再也无所顾忌了吗?

  林立猜得还真是没错,踏入圣域境界的确给了诺森极大的底气。在诺森看来,三位仲裁者之所以看重林立,也只是因为最高议会久久没有新的圣域强者诞生。现在诺森自己同样也是圣域强者了,那么在林立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的情况下,三位仲裁者难道还会继续庇护这个小子吗。

  “诺森副议长,话不要乱说,有没有罪,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我这次来,是有事来见三位仲裁者的,没有时间和你玩这猜谜游戏。”如果是正常的交谈,那么聊上几句也无所谓,但是见诺森开口罪行闭口罪行,林立也没有耐性和他在这里磨叽了。

  诺森好像是被林立的话气乐了,脸上挂着几分冷笑,嗓音阴沉的说道:“费雷议员,你还能不能继续担任最高议会的议员,现在还是未可知呢。所以想见三位仲裁者,还是请你老实的接受议会的质询吧,如果你连这个议员的身份都保不住,那么又有什么资格见三位仲裁者呢。”

  老实说,以林立现在的实力,想要进入永恒高塔,恐怕除了三位仲裁者,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不过,这里毕竟是最高议会,林立就算不把诺森放在眼里,但是也得给三位仲裁者一些面子。毕竟,最高议会是格雷斯科和三位仲裁者建立的,而不是诺森的。

  反正都是要去永恒高塔的,就当是顺路吧!林立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好吧,那么就请诺森副议长前边带路吧,希望你们不在耽误我太多时间。”

  见林立点头了,诺森不由得心中暗喜,不得不说对方来得太是时候了,正碰上三位仲裁者都在忙于时空裂缝的事情。至于以后,只要坐实了对方所犯下的罪行,那么就算是三位仲裁者,恐怕也不好继续包庇这小子了吧。

  林立随着诺森,来到了天空花园中央的永恒高塔,一路上似乎完全没有被诺森的话影响到心情,不断的东张西望的观察着天空花园的布局。尤其是这座用永恒之树的树身,建造起来的永恒高塔,更是让林立心里有些羡慕。

  别看这永恒之树的树身已经死亡了,但是树身中蕴含的力量,却仍然可以称得上是无穷无尽的。而用这树身建造的永恒高塔,不仅仅是一座魔法高塔,更是作为天空花园的核心中枢存在的。在这永恒之树树身的力量增幅下,整个天空花园的力量,绝对要提升几倍甚至十几倍。

  更重要的是,在永恒之树的力量笼罩之下,天空花园中不但充斥着浓郁的魔力,而且各种设施的魔力源泉也会获得极大的恢复速度。打比方的话,一个传奇级别的魔晶,如果用在魔晶炮上,恐怕连射个几十上百次,这传奇魔晶就会因为魔力恢复不及而彻底报废掉。可是,在这永恒之树的力量笼罩下,传奇魔晶的恢复速度被极大的提升,恐怕就算魔晶炮本身因为射而废掉,这传奇魔晶也不会被伤及根本。

  在这永恒高塔的启发之下,林立想起自己的手中,虽然没有永恒之树残留的树身,但是却有两棵正在成长的永恒树苗。如果,将两棵永恒树苗,移植到天空之城上边,那么自己那座天空之城获得的好处,恐怕比这天空花园还要多得多。

  林立脑海中,完全想的是改造天空之城的事情,直到听到有人喊自己,才从那满脑子的改造设计中回过神来。只见远处,安度因和奥德文两个老头,正带着几位议员向永恒高塔这边走过来。

  “安度因老师,奥德文大师,”林立笑着向两个老头问候道。

  然而安度因却没有立刻回应林立的问候,而是皱着眉头看了看一旁的诺森,才对林立说道:“费雷,你怎么过来了,三位仲裁者这段时间都在忙魔法潮汐和空间裂缝的事情,恐怕是顾不上你,有什么事情你还是过几天再来吧。”

  安度因的话,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尽人情,自己学生远道而来,怎么能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往走赶呢。但是林立却听出来了,安度因的意思很明显,是说这一次诺森等人恐怕是要对自己不利,而三位仲裁者也都没有时间来管这件事情。

  不过,安度因显然并不知道,当初三位仲裁者和林立之间的交易。林立有恃无恐的原因,可不是因为三位仲裁者的庇护,现在守着最高议会的规矩,也只是给三位仲裁者面子而已。真要说起来,这整个最高议会中,除了三位仲裁者,林立不管是要闯永恒高塔,还是离开天空花园,还真没有谁能够拦得住他。

  “安度因议长,你这是什么话,费雷议员来这里,是要接受议会质询的,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他怎么可以擅自离开呢。你是费雷议员的老师,按理说在这件事情上,应该要求你回避。不过,我想你做为最高议会的议长,应该知道什么是公正无私,那么不如在一旁旁听一下如何。”诺森一点也不担心,安度因的出现,会对自己的计划有什么影响。第一,整个事情并不是无中生有的,而是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证明的。第二,整个议会中,大半的议员都已经倒向了自己,安度因差不多都可以说是孤家寡人了,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

  “诺森,你别忘记了上一次的教训,费雷的事情,自然有三位仲裁者亲自过问,你这样自作主张,难道不怕三位仲裁者事后追究吗!”安度因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只得将三位仲裁都搬了出来。他自己现在也很清楚,如果真要把林立的事情拿到议会上去表决,自己这边可是真的有些势单力薄。

  “安度因老师,不用担心,听他们说什么罪行,其实我也很奇怪,正想听听他们究竟要说什么呢。既然三位仲裁者暂时没空,我也总不能就这么闲着,就当是打发一下时间好了。”安度因和诺森争执的那么严重,林立本人却没有一点觉悟,反而劝说起了安度因。

  听到林立的话,诺森那边的议员们,一个个的鼻子都差点气歪了。什么叫打发一下时间,这种事情是用来打发时间的吗!简直就是狂妄自大到没边了,难道还真以为最高议会就治不了他了吗!

  而诺森倒是还比较冷静,皮笑肉不笑的撇了下嘴,看着安度因说道:“安度因议长,既然费雷议员本人都愿意接受议会的质询,那么你还有什么可反对的呢。如果你还有事情的话,请尽管去忙,事后我会将质询的结果通报给你的。”

  安度因颇为无奈的看了看林立,真是搞不明白自己这个学生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这个时候却犯起糊涂来了,难道看不出来诺森他们那么明显的意图吗!但是,他也不放心就这么离开,只能是暗暗把牙一咬,说道:“好啊,我到要看看,你们越过我这个议长搞出来的质询,究竟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安度因也是豁出去了,连这样的话都能直接讲出来,显然是摆明了站在林立这边了,不管最后诺森他们能搞出什么花样,也要替自己的学生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