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狂风暴雨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狂风暴雨

  以奥诺对人族的认识,别看人族的人口数量庞大得惊人,可在人族中别说是出个圣域级别的强者了,就算是传奇级别都已经非常了不得了。可是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人族圣域强者出现了,尽管奥诺看不出林立究竟达到了什么级别,但这已经足以颠覆人族在他心中的形象了。

  林立微微笑了笑,语气平淡的说道:“我是谁不重要,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够了,我想以你的聪明,应该看得出现在谁才应该是提问者吧。”

  林立的笑容很亲切,声音很柔和,但是奥诺听得却是心里有些发寒。奥诺虽然心里怎么都看不起人族,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人族有一个优点,就是非常富有想象力创造力。至于为什么他有这个看法,而且还被这看法吓得心里发冷,则是因为他曾经看过手下几个人族拷问犯人时,所施展出来的那千奇百怪的极富想象力的酷刑。

  奥诺怎么也想象不出来,人族怎么会想出那么多种酷刑,从**上的摧残到精神上的摧残,最后就连灵魂都不放过。这么多年了,在自己那几个人族手下的手中,不管是凶悍的海盗还是狂暴的兽人,几乎没有人最后不乖乖的张口,连几岁尿床的事情都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而且,尤其让奥诺印象深刻的,就是自己那几个人族手下在拷问犯人的时候,也是一个个都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那反而让人更感到阴森可怕。特别是,当他们在一个人面前,将另一个人折磨得不成人形之后,只要带着这样的笑容向那人看上一眼,那人恐怕连问都不用问,就直接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老实说在那个时候,看着自己的对手或者自己的俘虏,在自己人族手下的种种酷刑下鬼哭神嚎,奥诺心里也总是有着一种异样的快感。可是现在,自己却落到了一个人族的手中,想到自己也可能会被那无数残酷的手段折磨,奥诺真是哭的心都有了。

  “你,你想知道什么,我只是例行公事,对来往船只进行检查而已。如果说这样对你有什么冒犯的话,也只是职责所在。你现在放我离开,我可以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不然你的行为就等于在和海族为敌。”奥诺强忍着身体的颤抖,结结巴巴的说道。现在,他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反正这甲板也没有他的手下在,什么都不如自己的小命要紧,而且死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想死都死不了。

  奥诺的表现,倒是让林立吃了一惊,据说和高等精灵一样高傲的海族,怎么此刻竟然表现得这样没有骨气?他当然不知道,在奥诺的心里,人族虽然没有实力没有天赋,可是那用在刑讯上的想象力创造力,却简直让恶魔都自愧不如。

  不过,林立也没有工夫去考虑,海族人奥诺为什么会这样表现,而是将那支生命礼赞拿了出来,说道:“例行公事?奥诺大人,我看你是为了这个东西吧。”

  奥诺原本还有点畏畏缩缩的样子,可是一看到林立拿出生命礼赞,视线顿时被吸引了过去,两眼好像饥饿的野兽看到猎物一样。就这么盯了好一会儿,他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艰难的咽了下口水,说道:“怎,怎么会呢,我们真的只是例行检查而已。”

  而林立好像没有听到奥诺的话一样,拿着那支生命礼赞晃了晃,让那翠绿色的药水在阳光下映射出诱人的光彩,说道:“这支生命礼赞,应该是对你有很重要的用处吧。如果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只要能够让我满意,这支药剂送给你也没什么不可以。”

  什么!送给自己?奥诺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这生命礼赞可是对方花了十颗传奇魔晶买到的,竟然是说送人就送人?但是,很快他就想到了,对方话里边真正的重点,十颗传奇魔晶买到的生命礼赞做报酬,那问题恐怕不会简单啊。

  而且,奥诺能够坐到现在的位置,负责海族在这座海市的所有贸易,自然也不是什么蠢货,立刻就想到对方竞拍下这支生命礼赞,恐怕十有**就是为了引自己上钩的。那么,对方所看重的,要么就是自己主管海市贸易的身份,要么就是自己海族的身份。如果对方只是问关于海市贸易的事情,自己就算把什么都告诉他也无所谓,可如果是要打探海族的情报……

  不过,这支生命礼赞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奥诺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此刻的处境,语气中带着几分迫不及待,说道:“你说得是真的吗?你会把那支生命礼赞给我?”

  “当然,一支生命礼赞而已,对我来说还算不上什么。”林立一边说着,一边非常随意的将药剂瓶上上下下的抛着,一点也不像拿着价值十颗什么魔晶的宝贝,好像那根本就是块毫无价值的石块一样。

  可是奥诺的心却一下子被吊了起来说,随着那生命礼赞一上一下的,心里说不出的紧张。尽管他知道,别说对方一个圣域强者了,就是一个普通人也未必就会出错,可还是担心对方失手把那生命礼赞药剂给毁了。

  奥诺强忍着冲上去夺下生命礼赞的冲动,连声说道:“好吧好吧,你想知道什么,只要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的。”

  “你知道格雷斯科吗?”林立没有和对方兜圈子,一上来就问起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他觉得,格雷斯科既然搞出这样一个世界,那么这个世界中总会有什么东西和格雷斯科有联系,而目前看起来最有可能的,似乎就是这个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海族了。

  然而,听到林立说出格雷斯科这个名字,奥诺却显得一脸的茫然,小心翼翼的说道:“抱歉,我对人类的名字,记得并不是十分清楚。你能不能再说得详细一点,比如他是做什么的,多大年纪,长什么模样……”

  奥诺的话,顿时让林立感觉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难道自己真的搞错了吗?格雷斯科,那可是被称为法师之神,在安瑞尔世界历史上与不朽之王并列的人物。以格雷斯科的实力,如果和海族人真有什么联系的话,海族人怎么可能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格雷斯科?”林立有些不太死心的又问了一遍,并且将格雷斯科的名字,用海族人使用的古老通用语强调了一遍。

  我倒是想知道!奥诺眼巴巴看着林立手中的生命礼赞,却只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他倒是想胡乱编点什么,可鬼知道对方说的格雷斯科究竟是什么玩意,万一要是一句话没有说好,不但得不到生命礼赞,恐怕还要触怒对方。

  林立正在为奥诺的回答而感到失望的时候,突然间又想起一个被自己忽略了的问题,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时代的世界?从这里的人们的语言上,林立判断这个世界应该还是黑暗年代的中期,而在真正的安瑞尔世界的历史上,格雷斯科这个时候似乎还没有出生吧。

  难道说自己来到的这个世界,并不是格雷斯科创造的,而是真的被送到了安瑞尔世界的那个年代?毕竟,就算是这个世界的时代,格雷斯科还没有出生,可如果这个世界是格雷斯科创造的,并且留给自己这个传承者来探索的话,不可能不留下点线索吧。

  或许格雷斯科留下的并不是自己的名字?林立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对奥诺问道:“那么,你们是不是有信奉的神灵,把你们所信奉的神灵的信息都告诉我。”

  的确,圣域强者创造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他就是唯一的神灵。那么,格雷斯科创造了这个世界,或者也不会以自己的本名在这个世界中行走,搞不好也会被这个世界中的人们当成什么创世神之类的。

  “神灵?”奥诺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林立,谁不知道海族人信奉的海洋之神尼普顿。要说对方如果只是个普通的内陆人,可能还真不了解这些,可对方是个圣域强者,不可能消息闭塞到这种程度吧。

  不过,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奥诺为了那支生命礼赞,也只能乖乖的回答:“我们海族信奉的,是伟大的海洋之神尼普顿,是他创造了这无尽之海和我们海族。”

  海神尼普顿?林立一听就知道,这海神和格雷斯科肯定是没什么关系,因为在真实的安瑞尔大陆的神话中,也有这样的一位神灵。而且,直到现在,凡是在海上讨生活的人,几乎都要信奉海神尼普顿,祈求自己在海上航行能够一帆风顺。

  这可真让林立没招了,很显然从这奥诺的口中,是不可能问到关于格雷斯科的信息了。他将手中的生命礼赞抛了抛,颇有些无奈的说道:“好吧,按照之前的约定,这支药剂……”

  就在林立要将那支生命礼赞交给奥诺的时候,突然一场巨大的异变降临到了这片海域,原本碧蓝如洗的天空眨眼间变得乌云密布,那浓厚的乌云不断的翻滚着好像要压到海面上来说了。乌云当中,无数的雷光电蛇跳跃狂舞,滚滚的雷声让空间都不停的颤抖着,好像天空整个都要塌下来一样。

  同时,这片空间中的魔法元素也都变得无比狂躁,在这海面上凭空掀起一股庞大的令人窒息的元素风暴。甚至能够让人用肉眼看到,那魔法元素之间碰撞爆发出来的闪光与火花,让已经变得非常昏暗的空间中充满了星星点点的光芒。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可能有风暴呢!”奥诺惊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囚笼岛所在的位置正处于一个月牙形海湾当中,海上的风暴极少能够到达这里,因此这里才成了一个相当有名的海市。可是现在,一场风暴竟然毫无预兆的,凭空降临到了这片海域,这让在这里居住了几十年的奥诺,如何能不惊讶呢。

  不过,很快奥诺就知道,这可不是一场简单的风暴,因为一股让他感到无比恐怖的气息,突然间从那滚滚乌云中渗透了出来。这股恐怖的气息,让被束缚的体内魔力的奥诺,一下子毫无形象的趴到了地上,甚至连根手指头却动弹不得。也就是他的精神力,比起普通人要强大得多,否则这一下恐怕就要让他直接疯掉了。

  而林立的注意力,也早就被天空中的异状吸引了过去,虽然他已经是高阶圣域强者了,可是却仍然从那天空中的气息里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巨大的压力。但是真正引起林立注意的,还不是那末日降临一般的巨大压力,而是在那股气息让他生出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但是,林立可以肯定,那股让自己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绝对不是来自于格雷斯科,那是一种死亡与毁灭混杂的气息。

  这个时候,天空中的乌云已经黑得好像墨汁一样了,没有一丝阳光透过来,让这片海域提升进入了夜晚。而乌云中,那无数道跳跃的雷光闪电,在互相的碰撞融合中也愈发显得粗壮,最终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落了下来。

  那每一道闪电,都蕴含着不逊于传奇魔法的恐怖威力,落在海面上眨眼间就能轰出一个巨大的深坑,甚至让人感觉都深达海底了,而且久久都不能弥合。而海面下,那些深藏的暗礁,更是瞬间就被轰成了粉碎,恐怕这一场灾难过后,这片海域的海下地貌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当然,在这样的狂雷如雨点般落下的情况下,囚笼岛以及上边的繁华海市也同样难逃万雷轰击的下场。只不过,这个时候就看出各个势力,尤其是海族,在囚笼岛上经营几百上千年的成果了。

  在第一波雷光闪电落下的时候,囚笼岛上就立刻升起了一道道色彩缤纷的魔法护罩。每一个店铺,有每一个店铺的魔法护罩,每一条街道也有每条街道的魔法防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