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对质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对质

  “不,是我的舰队,就要被打没了!”此时的德拉诺,完全没有了在外人面前的那种桀骜,简直就好像被抢了糖的小孩子一样在父亲面前哭诉了起来。

  要知道,以德拉诺的身份,从小到大在金度王国还真没有受过什么委屈。就算是金度王国的国王,也要给普尔大祭司几分面子,否则也不会把第五舰队交给德拉诺指挥。因此,看到德拉诺如此表现,普尔大祭司也不免有些惊讶,想不出有什么事情能让儿子委屈成这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说,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普尔大祭司皱起了眉头,虽然语气有些严厉,但是目光中却透着几分关切。

  “父亲,是轻风平原来的那些人,几天前我带着舰队在外面巡逻的时候,遇到他们的船被海盗攻击,我带着舰队帮他们把海盗团赶走了。可是在对他们例行检查的时候,却被他们的拒绝了,而且那艘船的船长是一个黄昏之塔的叫费雷的会长,甚至还动手要赶我们走。”

  德拉诺驾轻就熟的说着自己稍稍改动了一些的事情,最主要的就是把自己说得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如果是其他认识德拉诺的人,此时肯定是百分之百不会相信,毕竟他们太清楚德拉诺往日的为人了。

  不过,别看普尔是德拉诺的父亲,按理说应该更加了解自己的儿子。可是事实上他所了解的,也只是德拉诺一直在他这个父亲面前表现的另一面而已。不是有句话吗,老婆都是别人的好,孩子都是自己的亲,普尔大祭司也是晚年得子,对这个儿子自然是什么都往好的方面想。

  见自己的父亲,似乎并没有对自己说的表示怀疑,德拉诺心里的胆怯也渐渐消退,接着说道:“后来福克斯到了,说轻风平原的人是受国王陛下邀请的客人,所以看在他的面子上,我也就没有和那些人计较。不过,那时候我就有点怀疑,如果他们的船上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为什么要那么强硬的拒绝检查呢。”

  “于是,在他们的船入港之后,我就派人盯上了他们的船。两天前,我收到手下的报告,说在他们的船上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很可能就是我们王国悬赏通缉的要犯。我就带着人过去了,原本想要和他们通过交涉,让他们把犯人交出来,或者是让我们进去亲自抓捕。”

  “但是,他们却坚决不肯让我们去抓捕犯人,而且还要以武力与我们对抗。无奈之下,我只好让人将他们控制了起来,这才得以对那艘船进行了搜查,并且果然抓住了那个犯人。为了调查那个犯人与他们的关系,我暂时接管了他们的船。可是,在我准备向船主,也就是黄昏之塔那个费雷会长说这个事情的时候,对方却根本不听我的解释,直接放出了一个怪物,去港口要强行抢回他们的船。”

  “后来,那些轻风平原其他势力的人听说了,也都跑去了港口,口口声声说要让我们金度王国的人,知道他们的厉害。现在,我手下的舰队,在和他们的战斗中损失惨重,眼看就要被他们给打光了。所以,我只要来找父亲,请您为我做主啊!”

  说谎的最高境界,就是真中有假,九分真一分假,德拉诺显然是深得其中三味,虽然只是在细节上进行了一点改动隐瞒,但是却让自己这一方站在了事情的正面。再加上普尔大祭司,也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自然对儿子说的这些都是深信不疑。

  因此在听完了儿子的讲述后,普尔大祭司顿时勃然大怒,厉声喝道:“真是岂有此理,我们以礼待人,他们还真以为我们是怕了他们!”

  “父亲,请您救救我的那些手下吧!”德拉诺见状心中暗喜,连忙作出悲切的样子再次向父亲哀求道。

  “哼,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样的依仗,敢在我金度王国闹事!”普尔大祭司冷哼一声,伸手抓起儿子德拉诺,出门直向海伦娜港的方向疾飞而去。

  这个时候,海伦娜港的海面上,金度王国第五舰队已经只剩下旗舰与四五艘炼金巨舰了,那些铁甲护卫舰早就都被沉入了海中,或者是被轰成了碎片。而且就是残存下来的这几艘炼金巨舰,舰身上也都已经是残破不堪,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散架一样。

  这完全就是一面倒的战斗,第五舰队中虽然也有几位传奇强者坐镇,但是相比轻风平原的众人来说,无论人数还是实力都还是差太远了。何况天空中,还有一个吞噬之主,就算没有轻风平原这些人的加入,只凭吞噬之主格尔的实力,也足以毁灭掉整个第五舰队了。

  第五舰队的人们,此时都已经绝望了,只能看着自己一方的战舰不断被摧毁,看着同伴中血肉横飞或者是在海面上哀嚎。而且,他们就连逃跑都做不到,战舰想要驶离港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离开战舰也仍然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徒劳的用战舰上的武器,向着轻风平原的众人射击,但是轻风平原那些传奇强者,可不是目标庞大的海洋巨兽。在海上无往不利的舰炮,根本无法击中那些好像蚊子一样的传奇强者。天空中倒是有个很好的目标,可是他们从最开始不断的轰击,到出现已经完全放弃了,因为不管他们发射的是什么,不管那武器的威力有多么强大,却只是在给那个怪物喂食罢了。

  不过,就在第五舰队的人们,已经绝望的想要投降的时候,突然天空中传来一阵无比庞大的威压,好像天空整个沉了下来一样,让这片空间的空气都一下子凝固了起来。接着,两个让众人非常熟悉的身影,闪现在了天空之中,一个是他们第五舰队的指挥官德拉诺,另一个则是拥有着崇高地位的王国大祭司普尔。

  普尔大祭司一出现在战场上,就立刻释放出了圣域强者的庞大威压,一瞬间让战场上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停了下来,就连海面上都没有了一丝的波澜,好像这片空间的时间被静止了一样。

  而受到影响最大的,自然是轻风平原的传奇强者们,别看他们的实力虐第五舰队跟玩一样,可是在圣域强者面前却也只是蝼蚁一样的存在。就连已经是伪圣的卡尔德森,在普尔大祭司这位真正的圣域强者的威压下,也生不起丝毫的抗衡之心,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吞噬之主格尔,如果换成是还在太阳之井的时候,也许还能够与普尔大祭司这位圣域强者抗衡一下。但是,它那具培养了数千年,吞噬了无数恶魔以及大量大阳之井中的宝物的身躯,早已经被林立给毁掉了。现在的这具身躯虽然也不弱,可毕竟培养的时间还短,还不足以与普尔大祭司这样的真正的圣域强者抗衡。

  看到海上的情景,德拉诺简直都要当众哭出来了,自己的这支舰队虽然还没有被完全毁掉,但是想要恢复元气恐怕也是相当困难了。海军战士的伤亡倒还好说,可炼金巨舰的损失就不是说补就能补上的了。那每一艘炼金巨舰,对于金度王国来说都是一笔庞大的财富,这一战的损失,没有个几十年恐怕都恢复不过来。

  而大祭司普尔的脸色,此时就更加难看了,尽管他从儿子那里已经听到了一些情况,可是眼前这景象仍然是超出了他的预料。金度王国号称最强大的舰队,在港口中几乎被轻风平原来的人给灭掉,这简直就是在打金度王国的脸啊。

  身为圣域强者的普尔大祭司,可以不在意那些蝼蚁一样的战士们的死活,也可以不在意舰队遭受到的巨大损失,但是却不能不在意思自己和金度王国的面子。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的话,他这个大祭司和金度王国,恐怕都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因此,在用庞大的威压震慑住所有人之后,普尔大祭司紧接着举起了手中的法杖,领域世界瞬间将这片空间笼罩了起来。接着,空间中浮现出无数的魔法符文,如同闪亮的银沙一样,向着轻风平原的众人席卷而去,竟然是要直接封印所有人的力量。

  而这个时候,在金度王国国都的使馆区,林立正在与闻讯前来的几位客人谈话。这几位客人,有法兰王国的乔纳森亲王,莱丁王国的杰里梅亲王,还有光明神殿的恩洛斯大主教和黑暗神殿的森德罗斯大祭司。

  这几位安瑞尔大陆顶级势力的代表,也是被之前轻风平原那些传奇强者搞出的动静惊动了,这才过来找林立询问情况。毕竟一群传奇强者,气势汹汹的直奔海伦娜港口方向飞去,随便谁都知道这八成是出了什么大事情。

  面对众人的询问,林立也没有隐瞒,很平淡的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样。事实上,对他这样的高阶圣域强者来说,这也的确算不上多么了不得的事情。

  “费雷大师,要不要我们也通过外交途径向金度王国施压,督促他们尽快释放星辰号和船上的水手?”乔纳森亲王主动表示了一下帮林立处理这件事情的意愿。他也想象不到,海娜伦港那边的事情,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因此也想要借这个机会向林立示好。

  “是啊,费雷大师,我们莱丁王国也可以代您向金度王国交涉,相信有我们两国出面,金度王国就算态度再强硬,也得向我们妥协。”抱着和乔纳森一样的心思,杰里梅亲王也紧跟着说道。天空之城的那场经历,让他对林立可谓是心服口服了,因此这时想到的也不是看笑话,而是想要修补一下双方的关系。

  不过,从内心里,不管是乔纳森亲王,还是杰里梅亲王,对于这件事情在愤慨之余,实际上也有着一些窃喜。从莱丁法兰两国的利益来考虑,他们也不愿意,金度王国真正把手伸到轻风平原上,不愿意黄昏之塔和轻风平原上的势力与金度王国走得太近。

  法兰王国这边,尽管轻风平原几乎一直就是一种自治的状态,但名义上还是法兰王国的领土。金度王国与轻风平原做生意还可以接受,但是金度王国如果真把势力发展到轻风平原,那几乎就等于是对法兰王国的入侵了。

  可是,法兰王国对轻风平原的控制力几乎为零,根本无法阻止金度王国在轻风平原上的一切动作。想要把金度王国赶回海里去,法兰王国就只能把这个希望,寄托于黄昏之塔和轻风平原的那些势力身上了。

  而另一边的莱丁王国,也同样不希望金度王国在轻风平原上站稳脚跟。轻风平原,就等于是莱丁与法兰两国之间的缓冲带,两国这么多年能够和平相处,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轻风平原的这种自治状态。没有轻风平原上那些势力的允许,不管是莱丁还是法兰王国的军队,都无法轻易踏入轻风平原的范围。

  因此对于这两国来说,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轻风平原上的各个势力和金度王国走得太近。而在这里,黄昏之塔的态度又是最为重要的,所以乔纳森和杰里梅更是不遗余力的向林立示好,希望将林立拉到自己一方的阵营中。

  而在乔纳森和杰里梅向林立示好的时候,恩洛斯和森德罗斯两人,却是坐在一边笑而不语。他们和林立接触很多,很清楚这个年轻人不是个肯吃亏的人,而以他圣域强者的身份,金度王国这一次恐怕是要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林立的脸上却突然露出一缕玩味的笑意,接着对几人说道:“还真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各位抱歉,看来我要失陪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