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各位受惊了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各位受惊了


  几个人听到林立这有些没头没脑的话,正还面露不解之色,却见林立已经站了起来,随手在面前凭空划出一道空间裂缝,接着就从容的一脚踏入了进去,身影顿时消失在了空间裂缝之中。

  “费雷这小子,现在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程度!”看到这一幕,森德罗斯不由得感叹了一句。别看林立做的好像非常轻松,但是以森德罗斯对圣域境界的力量的理解,却知道这看似轻松的举动,绝非一般的圣域强者能够做到的。

  旁边的恩洛斯则是颇为羡慕的吧咂了一下嘴,摇头笑道:“这小子把我们甩得越来越远了,我估计下一次见到他,都不好意思再和他攀交情了。”

  而乔纳森和杰里梅两位亲王,就更是看得目瞪口呆,这一幕对他们来说已经完全超过了理解的范畴。他们虽然都是传奇巅峰的强者,但是正是因为这样,才对这个世界的力量有更加深刻的认识。这种以一己之力破开空间的情景,对他们来说简直如同神迹一般,是他们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时在海伦娜港口的上空,轻风平原的传奇强者们已经陷入了一场危机当中,面对大祭司普尔那恐怖的力量,他们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可能。那空间中浮现出来的无数魔法符文,汇聚成一条条魔法锁链,向着轻风平原众人的身上缠去,一旦被那魔法锁链缠到身上,他们就会立刻失去全部的力量,不管是魔法还是斗气。

  妈的,一群乡巴佬,这才是真正的圣域强者的力量,我看你们再给我嚣张啊!德拉诺紧跟在父亲的身后,看着对面面带惊色的轻风平原众人,脸上露出现得意的狞笑。他心里已经开始盘算,拿下这些人之后,要如何狠狠的修理他们,找回自己的面子了。

  当然,轻风平原这些人,也只是一些小虾米而已,德拉诺心里最迫切希望的,就是看到父亲将那个黄昏之塔的叫费雷的家伙拿下的情景。

  圣域强者了不起啊,二十几岁的年纪,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踏入圣域境界,怎么能和自己父亲这样真正的圣域强者相提并论呢。在德拉诺想来,即使那个叫费雷的也是圣域境界,但是只要自己的父亲出手,肯定会很容易就拿下对方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空间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震得德拉诺险些从天空中掉下去。接着就看到,空间中那些正在向轻风平原众人束缚过去的魔法锁链,猛得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了开去,并且好像落在火焰中的冰雪一样,瞬间开始快速的消散了起来。

  而正在施法的普尔大祭司,也是低哼了一声,突然收手带着德拉诺向后一退老远。空间中正在不断闪现出来的魔法符文,也好像受到了多大的惊吓,刚一闪现就立刻又隐去了踪迹,转瞬间让这空间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直到这个时候,场上的众人才发现,一个年轻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轻风平原众人与普尔大祭司之间。

  “费雷会长,您来了!”当看清那凭空出现的身影之后,轻风平原的众人不由得又惊又喜的喊道。

  “不好意思,让各位受惊了。”林立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微笑着说道。

  看到林立及时出现,轻风平原的众人终于松了口气,他们其中不少人都参加过囚笼岛的那一战,自然知道这位年轻的圣域强者拥有着多么可怕的力量。尽管刚才,普尔大祭司给众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但是他们坚信只要这位费雷会长在,胜利的天秤就会再次倾向自己这边。

  通过轻风平原那些人的话,普尔大祭司也知道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但是心中的震惊却并没有丝毫的减退,反而更是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这一刻,普尔大祭司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此眼前这个人实在是太年轻了。二十出头的圣域强者,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疯狂了,就算是当年的格雷斯科,恐怕也没有如此变态的天赋吧!

  而且,更让普尔大祭司震惊的,就是对方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了。随意闯入一位圣域强者的领域世界,这可不是一般圣域强者能够做到的事情。一般的圣域强者,即便是等级实力稍胜一筹,可要是闯入到对手的领域世界中,那也根本就是自讨苦吃。

  可是现在,那个年轻的圣域强者,不但直接闯入了自己的领域世界,而且还一出手就逼得自己将领域世界收缩了回来。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普尔大祭司恐怕就是打死也不会相信有这种事情。

  看着对方那本应该让自己感到不屑的年轻模样,普尔大祭司的眼中却是流露出难掩的忌惮之色。尽管只是接触了一下,但是他心里却已经有了计较,真要是和对方大打出手的话,搞不好自己都有可能吃个大亏啊。

  “父亲,就是这个家伙,那艘窝藏了通缉犯的船就是他的,那个怪物也是他召唤出来的!”德拉诺连传奇强者都不是,自然看不出两位圣域强者,在这一瞬间的接触中已经分出了高下,只顾着指着林立向父亲诉苦,想让父亲替自己狠狠的教训对方。

  “你就是黄昏之塔的费雷会长?”普尔大祭司很快掩去眼中的忌惮,不动声色的出言问道。

  林立伸手将吞噬之主格尔收回了召唤神灯,这才抬眼向普尔大祭司看去,表情上看不出一丝喜怒,淡淡的说道:“不错,看来你的儿子,已经向你介绍过我了,那么我就不自我介绍了。”

  林立并没有去问普尔大祭司的身份,只看对方身上那件祭司法袍,以及对方与德拉诺眉眼间的相似程度,就已经可以确定对方的身份了。当然,如果是正常的交际,即使是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出于尊重也要问上一句。但是现在,双方可是对立的关系,林立只要自己的星辰号和船的水手们没事就行,至于对方是什么身份都无所谓。

  和普尔大祭司搭了一句之后,林立就没有再搭理对方,而是扭头对轻风平原的众人说道:“好了,你们去看看星辰号怎么样了,不是船上的人,都丢到海里去就行了。”

  “是,费雷会长,您放心吧。”轻风平原的那些传奇强者,立刻非常恭敬的回应了一句,接着纷纷向着被扣押在港口角落的星辰号飞去。

  看到对方居然这样无视自己的存在,普尔大祭司的脸色不由变得更加阴沉了,冷声说道:“费雷会长,对于这里发生的事情,你难道不觉得应该给我们金度王国一个交代吗!”

  “怎么,你的儿子,难道没有把事情都告诉你吗?”林立转回头,毫不在意的说道。刚才的接触,让他对这位普尔大祭司的实力,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尽管对方也是一位真正的圣域强者,但是那样的实力,还不足以让他心生忌惮。

  其实真要说起来,以林立现在高阶圣域级别的实力,在整个安瑞尔世界,可以真正成为对手的都是屈指可数。而且,林立手中还掌握着七支星辰碎片,还可以随时将天空之城召唤过来,这样的力量已经足以让他不惧任何威胁了。

  至于说与金度王国的关系,林立虽然也不喜欢战争,但是并不意味着为了所谓的和平,就一定要让自己吃亏受委屈。因此,就算是因为这件事情,和金度王国真的彻底翻脸,林立也不会有一丝可惜。

  但是林立的话落在普尔大祭司的耳中,却是显得嚣张至极,简直就是视自己与金度王国如无物。普尔大祭司踏入圣域境界多年,在金度王国的声望甚至不逊于国王布拉德洛,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

  普尔大祭司顿时怒极反笑,目光阴冷的看着林立,说道:“费雷会长,你们作为我金度王国的客人,相信我们在对你们的接待上,已经表达了足够的诚意。但是,这并不代表,你们可以无视我国的律法。你窝藏我国的通缉重犯在船上,现在又给我国舰队造成这么大的伤亡,难道你想与我国正式开战吗!”

  普尔大祭司很清楚,如果真要动手的话,自己未必是那个年轻人的对手,因此拿出了战争这件利器,想要让对方在战争的威胁下低头。而且,他这话也不仅仅是说给对方一个人,更是说给轻风平原那些各势力的代表的,目的是想用战争的威压,将对方从轻风平原中孤立出来。

  毕竟,轻风平原的其他势力,在与金度王国的合作中,都获得了不小的利益。如果金度王国与轻风平原爆发战争,那么轻风平原那些势力,肯定会失去这些既得的利益。而且,在失去这部分利益的同时,轻风平原那些势力在战争中,还可能会失去更多。相信任何一个人,在这个时候,都会做出明智的选择了。

  “开战就开战,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金度王国既然没有诚意,那我们也用不着看你们的脸色。”在夺回星辰号之后,克劳斯等几个为首的人,又都来到了林立的身边,一方面是说一下星辰号上的情况,另一方面也是表明了与黄昏之塔站在一起的决心。因此,在听到普尔大祭司的话后,克劳斯等人不等林立开口,就抢先表达了自己的选择。

  小小的传奇级别,居然也敢和自己搭言,普尔大祭司立感到受了多大的侮辱一样,冷哼一声,就准备要出手教训一下那几个不自量力的蝼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人影从远处疾飞了过来,口中大声急呼道:“不要动手,普尔,费雷会长,请冷静一些!”

  来的人正是福克斯的老师,与林立在囚笼岛合力封印龙尸的祖玛长老。显然,祖玛长老是已经得到了弟子福克斯的报告,这才不顾形象的急急忙忙赶了过来。不过,刚一进入港口上空,看到港口中的景象,祖玛长老心里不由得一阵抽搐,一方面是因为舰队的巨大损失,另一方面则是担忧与黄昏之塔的关系。

  原本看到普尔大祭司在这里,祖玛长老并不打算露面,毕竟普尔大祭司并不是光照会的人,而是代表着金度王国王室方面。在他想来,反正德拉诺也没有什么事,普尔大祭司就算出于对王国利益的考虑,应该也会尽力安抚住黄昏之塔那位年轻会长的。

  可是,出乎祖玛长老意料的是,双方还没谈几句话呢,居然就叫嚷着要开战了。这一下,他可不敢再袖手旁观了,于是立刻露面出来,并且大声疾呼让双方克制冷静。

  祖玛长老的出现,倒是让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些,毕竟就算抛开光照会长老的身份,这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高阶圣域强者,就算是普尔大祭司也要对他表示相当的尊重。

  “祖玛长老,你来的正好,这些外来者实在是太过分了,不但无视我国的法律窝藏通缉要犯,而且在我们的人将通缉犯抓捕之后,更是恼羞成怒几乎毁掉了我们的舰队!”普尔大祭司知道自己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把那个年轻的圣域强者怎么样,真要动起手来也是自讨苦吃。因此一见祖玛长老出现了,他立刻找了个台阶下来,义愤填膺的向祖玛长老抱怨了起来。

  “你说我们窝藏通缉犯就窝藏通缉犯了吗,我们一路乘船过来,根本就没有陌生人上船,谁知道那通缉犯是什么时候被人塞进去的!”克劳斯等人也立刻不满的说道。其实他们心里,也不想和金度王国真的开战,能和平,谁不愿意和平。

  祖玛长老其实早已经从弟子福克斯那里,把事情听了个大概,不过究竟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样的,目前还真不好下定论。于是,他连忙向两边摆手,示意各人都暂时安静下来,然后说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相信我们只要调查一下,一定会真相大白的。这里边肯定有误会,那个通缉犯,说不定是自己偷偷跑上星辰号的。费雷会长,你这,也太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