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证据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证据

  看到整个第五舰队都被废掉了,祖玛长老说不心疼也是不可能的。但是考虑到王国与光照会今后在轻风平原的发展计划,以及黄昏之塔那位年轻会长的实力,他又不得不仅仅将一切都归咎到对方的冲动上,这就有点大事化小的意思了。

  不过,林立却一点也不买帐,等祖玛长老话音刚落,便淡然一笑,说道:“祖玛长老,我的星辰号上有什么人,我心里一清二楚。什么自己偷偷跑上去,难道你们的炼金战舰,也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偷偷上去的吗?”

  “祖玛长老,你听到了,他也说了,不可能是通缉犯自己偷偷登上船的,那么肯定就是他们有意窝藏了!”普尔大祭司立刻接上林立的话说道。对于祖玛长老这种和稀泥的做法,他心里也非常不满意,本来就是自己占理的事情,凭什么还要替对方找理由。

  “看来普尔大祭司的理解力有点问题,那么我不妨再说和清楚一点,我的星辰号从来没有你们要的通缉犯,没有什么人窝藏,也绝不是一个人偷偷登上去的。”林立虽然不在乎和金度王国开不开战,但是也绝不愿意随便背这么一口黑锅。

  而且,别看祖玛长老好像是在给找台阶,实际上这里边却放了一个套。如果林立这边承认,通缉犯可能是偷偷登上船的,那窝藏通缉犯的事情是没有了,可后边毁掉第五舰队的事情又怎么算呢。毕竟,这样一说的话,金度王国那边登船抓捕通缉犯的行为就是合理的行为了,而林立这边不就成了反应过激了吗。

  “哼,人就是从你们船上抓到的,你就算否认也没有用。”德拉诺见自己这边,有自己的父亲和祖玛长老两位圣域强者,顿时也来了底气。

  “这个,费雷会长,不知道这个事情,你有什么解释吗?”祖玛长老做为一付为难的样子,那意思是我给你找了台阶了,可是你不肯就台阶下来,这下你可就真的让我为难了。

  “呵呵,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有一百种方法,在你们的船上随便塞个陌生人上去,这种事情祖玛长老难道真的想不到吗?”林立眼神中带着几分嘲讽,看着祖玛长老说道。

  这可真的让祖玛长老为难了,本来他的打算就是,让黄昏之塔那边承认通缉犯是偷偷跑上星辰号的,这样金度王国这边扣船扣人的行为就好解释了。然后,自己这边就可以和黄昏之塔,谈谈他们给第五舰队造成这么大损失的问题了,虽然不至于说让对方赔偿一支舰队出来,但是却可以为以后的谈判增加不小的筹码。

  可是祖玛长老没有想到,对方的态度居然这样强硬,不但不承认窝藏通缉犯,甚至不承认通缉犯是自己偷偷登上船的,那么这事情可就不好收场了。如果证明对方是在说谎,那么事情要如何处理,难道金度王国真的和黄昏之塔开战吗,还是说被打了脸却还要强忍下去?而如果证明,是自己这边的德拉诺在作假,那么这一切的损失又该如何弥补,而且以后谈判肯定要一上来就处于下风。

  “你胡说,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那通缉犯是从你们的船上搜到的,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我们这边很多人都可以证明。倒是你,你说那通缉犯不在你的船上,你有什么能够证明的吗!”见林立不肯承认,德拉诺立刻就急了,想起了之前与自己的副官商量的对策,那就是摆证据。

  其实,按照德拉诺之前的设想,自己扣押了星辰号和船上的水手之后,最坏的结果就应该是和对方去国王面前对质。针对这个问题,他早就已经都做好了安排,到时候要证据有证据,要证人有证人。

  只是让德拉诺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在得到消息之后,根本就没有讲理的意思,直接就派了个怪物来抢夺星辰号,甚至把第五舰队给生生打废了。直到这个时候,事情似乎才回到了预想的轨迹上,于是他立刻迫不及待的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

  “哦?德拉诺,事情既然是由你引起的,那么也就由你先来做出证明吧。”祖玛长老看了一眼德拉诺。以他对德拉诺的了解,其实也能够想象到这整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没有第五舰队被废这回事,他还可能会训斥德拉诺几句,然后说个什么不懂事胡闹之类的理由,把这件事情带过去。但是现在,第五舰队被生生打废了,就算是知道这事情有蹊跷,他也只能是咬着牙走到黑了。

  德拉诺不知道祖玛长老心里有多恨自己,只是听到说让自己先做证明,就立刻高兴了起来,认为这一次可以拿出早准备好的证据,把黄昏之塔那个小子砸倒砸晕了。于是,他答应了一声,立刻带着众人落到了码头上,然后挥手招过来一个脸色苍白手下,说道:“不用怕,大祭司与祖玛长老会替我们做主的,你现在立刻去,把参与抓捕通缉犯的人都找来,现在需要他们做证。”

  “是,大人,我立刻就去。”这个手下,颤抖着声音回答了一句,接着转身去按德拉诺吩咐的去找那参与了抓捕行动的人们了。

  也幸好德拉诺安排的这些人,刚才没有全部在舰队的战舰上,否则这一下恐怕还真难再找个囫囵的证人出来。很快,十几个第五舰队的战士,哆哆嗦嗦的跑了过来,明显还没有刚才那惨烈的战斗中恢复过来,其实领头的正是德拉诺的副官哈吉斯。

  “好了,都打起精神啊,祖玛长老问什么,你们就答什么,都给我实话实话,听到了没有。”德拉诺还使了点小心眼,生怕这些人惊吓之下说露了,特意又叮嘱了一遍。

  “是,大人,”十几个人参差不齐的回答道。

  祖玛长老看了看那些人,不由得微微皱了下眉头,沉吟了片刻之后,才问道:“我问你们,你们是不是跟着德拉诺,去星辰号上抓捕通缉犯了。”

  “是的,长老,除了我们几个之外,还有不少弟兄,不过有一些弟兄在刚才的战斗中牺牲了,还有一些身受重伤不方便过来。”哈吉斯看了一眼德拉诺,然后代众人回答起祖玛长老的问题,而在他回答之后,后面那几个人也都是跟着连连点头。

  “那么,你们是如何得到消息,知道那通缉犯就在星辰号上的呢。”祖玛长老没有任何表示,而是紧接着又问道。

  “是这样,因为之前在海上的时候,那个星辰号上的人就非常蛮横的阻止我们对船只进行检查,所以德拉诺大人就感觉到了有可疑之处。于是,在星辰号进港之后,德拉诺大人特意让我们几个,仔细的盯好星辰号,如果有什么异常就立刻向他报告。后来,我们一个兄弟,看到船甲板上有个人影非常眼熟,很像是通缉令上的一个要犯,于是后向德拉诺大人报告了。”哈吉斯一边说着,一边作出思考回忆的样子,给人一种非常可信的感觉。

  “德拉诺大人考虑到,那个通缉犯对于王国太重要了,所以想到了向星辰号上的人交涉,希望他们能够把人交出来。可是,星辰号上的人却根本不管我们说什么,一口咬定船上没有我们要找的人。后来,不得已之下,德拉诺大人下令暂时将船上的人都控制起来,而且还叮嘱我们不要把人弄伤了,然后才开始带着我们搜查起来。”

  “那么,那个通缉犯,是你们从船上哪里找到的?”祖玛长老看了林立等人一眼,回过头又接着问道。

  “是在,是在一间很隐秘的房间里,如果不是我们搜索的仔细,还真是差点漏过去。”哈吉斯的回答又引起了后边众人的连连点头。

  在隐秘的房间里,而且还差点让搜查的人漏过去,这显然是在暗指星辰号上的人是在有意窝藏了,否则的话一个陌生人如何能够找到船上那么隐秘的房间呢。

  “怎么样,我的儿子我清楚,他是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说谎的。”普尔大祭司的神情说不出的得意,接着转过身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林立,说道:“费雷会长,有如此多的人可以证明,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这就是所谓的证据吗?那我们也可以作证,那个叫德拉诺的,其实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克劳斯等人听着那几个所谓的证人的话,早就已经憋不住了,这时听到普尔大祭司居然想要依这几个人的证词就下结论,顿时不满的叫嚷了起来。

  “你们,找死!”普尔大祭司那可是圣域强者,在金度王国声望可以和国王布拉德洛相提并论,什么时候被人这样侮辱过,当下脸色一冷,就想要动手捻死这几只蝼蚁。

  然而,林立可是还在这里呢,怎么会允许普尔大祭司打杀轻风平原的人。何况,克劳斯等人的话,还真是说到林立的心坎里去了。随便找几个人,空口白牙的一说,就说什么铁证如山,这世上哪有这种道理。

  见普尔大祭司想要动手,林立也是冷哼一声,太阳王权杖上的宝石立刻也燃起了光芒。别看对方有两位圣域强者,而且一位祖玛长老还是高阶圣域强者,但是林立对他们还真没什么忌惮的。

  “冷静,两位请冷静一下,”祖玛长老知道林立的可怕,自然不敢让两人在这里打起来。而且这个时候,正赶上立国庆典要召开了,四面八方都有很多人过来,到时毁掉海伦娜港倒是小事,王国大祭司被人击败,那丢脸可就丢大了。

  “祖玛长老,你也听到了,是他们侮辱我在先,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普尔大祭司虽然说得挺狠,但是却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他心里也知道,只凭自己的实力,未必是那个费雷的对手,因此想要把祖玛长老也拖下来。

  “侮辱吗?如果按照你们刚才的逻辑,他们说的话,似乎并不能说是侮辱,应该是实话实说才对。”林立根本没有在意普尔大祭司那杀人一样的目光,手里的太阳王权杖看似随意的轻轻晃动着,但是每一次晃动都有一种特殊的韵律传播出来。显然在那太阳王权杖上,已经积蓄起了一个非常可怕的魔法,恐怕要毁灭掉海伦娜港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时,祖玛长老好容易劝住了普尔大祭司,转回身为难的看着林立,说道:“费雷会长,不管什么说,这一边已经是拿出了证人证言。如果你没有什么证据的话,那么恐怕就只能采信他们的证言了。”

  “是啊,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你不是说我们的人做的证不可信吗,那你拿出点可信的证据啊。”德拉诺刚才也有点被克劳斯等人的话气疯了,任谁听到别人说自己不是自己父亲的亲儿子,恐怕都无法保持平静吧。因此这个时候,听到祖玛长老向林立他们要证据,立刻得意的叫嚣了起来。

  当然,德拉诺这么说,也有一个目的,就是挤兑林立他们,有本事别把船上的水手们喊来做证人。否则的话,自己这边是自己的手下做证人,对方也找他自己的手下做证人,那简直就是一笔糊涂帐。

  不过,听到德拉诺的挤兑,林立却是一付毫不在意的样子,扭头对刚刚过来的一个水手说道:“你去船上,让大副把船长室里的东西拿来。”

  不管是普尔大祭司,还是祖玛长老,又或者是策划这一切的德拉诺,都不相信林立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拿出什么真正有力的证据。别管德拉诺这边的人证是不是真的可信,起码那个通缉犯是在星辰号上被抓住的,这个是没有任何可以置疑的事实。

  而林立想要证明通缉犯与星辰号无关,推翻通缉犯是在星辰号上被抓捕的事实,又不能用船上的水手们来证明,那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除非他可以让通缉犯出来,自己坦白一切,或者让德拉诺那边的人反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