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黑袍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黑袍

  谁都知道,在金度王国,圣者阿迪曼就是站在最顶峰的几人之一,就算是国王布拉德洛在他面前也要恭敬行礼。

  圣者阿迪曼的话,可真有些出乎普尔大祭司的意料,原本不是已经默许了自己的行为吗,怎么现在又要阻止了呢?

  “尊敬的圣者,黄昏之塔的这些人一向极为无礼,之前甚至毁掉了王国的第五舰队,可见他们根本没有与我们和平相处的想法。”普尔大祭司有些着急的说道。本来,他还指望着,圣者阿迪曼能出现帮自己报仇的,毕竟他很清楚自己还不是林立对手。可是他却没有想到,眼看着双方就要开战了,阿迪曼却突然开口阻止了。

  阿迪曼微微皱了下眉头,显然是对普尔大祭司的态度有些不满,沉声说道:“普尔,我希望你还记得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的,不要为了一己之私,忘记了主要的任务。”

  阿迪曼当然不是因为不忍心,才阻止普尔大祭司的。事实上如果对面都是一群废物,他也并不介意普尔大祭司假公济私,将黄昏之塔那群人都干掉。

  但是,阿迪曼的眼力,可不是普尔大祭司可比的。单单从刚才林立出手,他就已经看出了,对方的实力恐怕是很不简单。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双方还要大打出手的话,那结果很可能就是两败俱伤,那时还如何继续这次的任务。

  而黄昏之塔的队伍这边,原本也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不过在阿迪曼叫停普尔大祭司之后,林立也抬手让法师团的魔法师们暂时停止了战斗的准备。

  其实,林立的心思,和圣者阿迪曼多少有点不谋而合。如果对面的队伍中,只是普尔大祭司和那些杂鱼的话,他根本都不会等普尔大祭司做出任何动作,直接就会下达攻击的命令。即使是再多一个祖玛长老,他也不会有太多的顾忌,毕竟自己手中还有星辰碎片这样强大武器,还真不怕祖玛和普尔联手。

  但是现在,对面除了祖玛和普尔,又多了一个穿黑袍的神秘人,这就让林立不能不考虑开战的后果了。尽管他还不知道,那黑袍神秘人就是光照会混乱圣殿的圣者,但是也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实力不比自己差。

  林立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单挑三位圣域强者的地步,尤其是还不能让任何一个人逃出去,那难度可绝对不小。

  于是,双方非常默契的,暂时放下了敌意,并且表现出了谈一谈的意图。金度王国这边,圣者阿迪曼,带着祖玛长老和普尔大祭司,离开队伍向黄昏之塔的队伍那边走去。而林立也带着康纳里斯和两个亡灵仆从,离开队伍迎了过去。

  不管怎么说,双方终于还是没有爆发冲突,祖玛长老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并向林立介绍道:“费雷会长,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光照会混乱圣殿的阿迪曼圣者。”

  “哦,你好,阿迪曼圣者。”林立倒是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遇到了一位光照会的大人物。光照会的四位圣者,那可是仅次于圣主的存在,在光照会的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

  “嗯,”阿迪曼点了点头,却没有对林立说什么,态度显得有些倨傲。也难怪,他踏入圣域境界多少岁月了,比起最高议会的三位仲裁者资格还要老,又怎么会对林立这样一个年轻人表现出丝毫的热情呢。

  倚老卖老的人,林立也见多了,因此对于阿迪曼的态度,也并没有在意,转向祖玛长老问道:“祖玛长老,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不知道你们这是准备要做什么去呢。”

  祖玛长老虽然不希望双方发生冲突,但也并不代表对林立有什么好感,自然也不会把自己这边的真实情况告诉林立了。听到林立的询问,他看了一眼林立身后黄昏之塔的队伍,微笑着说道:“我们是受国王陛下的委托,来调查关于这座岛屿的诅咒,相信关于这里的传说,费雷会长也应该知道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那么费雷会长,不在四季岛游览一番,千里迢迢到来这偏僻的地方,而且如此兴师动众,又是为了什么呢?”

  林立才不相信,祖玛长老说的所谓调查诅咒的话,这诅咒的传说都流传了多少年了,金度王国要调查的话,怎么早就来这里调查。不过,对方既然不愿意说,林立也不能强迫,于是也说道:“呵呵,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本来只是想在海上随便逛逛,领略一下海上的风光,却没想到偏离了航向,结果就跑到这里来了。”

  林立这话,更是明显的瞎话,祖玛长老听得简直都要被气笑了,这就好像有人闯入了女浴室却说自己迷路了一样可笑。对方可是圣域强者啊,就算没有什么航海经验,也不可能会在海上迷路,何况对方手里还有从自己这里敲诈去的航海资料。

  “费雷会长可真是好运气,这座岛多少年来,想找到它的人都找不到,您却因为迷路而登上了这里。”祖玛长老的意思,是笑林立编借口编得太没有水平了,居然会拿迷路来做借口。

  可是,林立却好像完全没有听懂一样,看着周围的景色,说道:“的确,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没想到随便登上一座岛,都能够看到如此令人沉醉的美景。祖玛长老,如果没有什么事情要忙的话,不如到我那里坐坐。我带了轻风平原特产的美酒,咱们可以边品美酒,边欣赏这美景。”

  见林立越说越不像话,祖玛长老终于还是先忍不住了,连忙止住林立的话,说道:“好了,费雷会长,我们还是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吧,再说这些只能是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

  “好啊,那么就请祖玛长老,先来做个示范吧。”林立立刻顺着祖玛长老的话说道。

  祖玛长老心里暗骂林立狡猾,扭头看了一下圣者阿迪曼,见阿迪曼并没有反对,这才又对林立说道:“好吧,那么我就直说了,我们这次探索的目标,就是这座岛屿的中央,不知费雷会长又是打算去哪里呢。”

  “巧了,正好我们要去的,也是岛屿的中央。”林立只说了一句自己的目标,至于探索的目的却并没有立刻说出来,而是等着祖玛长老后面的话,摆明了大家一人一句,也免得谁吃亏。

  就在祖玛长老要再次开口的时候,阿迪曼却轻咳了一声,说道:“这样的文字游戏就不要再玩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我不妨告诉你,我们这次探索的目的吧。相信关于这座岛屿的传说,你应该已经了解到了一些。这座岛被称为受到诅咒的岛屿,数千年前曾经爆发过一场灾难,无数冒险者,包括金度王国的一支舰队,在灾难中没有一人幸存。但是在这背后,还有一些事情,恐怕是外人所不知道。”

  “哦?愿闻其详。”阿迪曼所说的那个传说,林立从杰里梅那里已经听过了,不过阿迪曼后面说的传说背后不为外人所知的事情,倒是真的引起了他的兴趣。

  “如今,即使是在金度王国,恐怕也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座所谓的受到诅咒的岛屿,曾经还是光照会的发源地。一手创建光照会的第一任圣主,正是在这座岛屿上诞生的。”阿迪曼淡淡的说出了,一个令绝大多数人都会感到震惊的消息。恐怕谁都想象不到,这座被金度王国称为不祥之地的岛屿,居然曾经是光照会第一任圣主的诞生地!

  按理说,作为光照会第一任圣主的诞生地,那么这个岛屿在光照会甚至金度王国眼中,那就应该是圣地一样的存在了。可是,这现实的反差也太大了,这座岛屿不但如今成了所谓的不祥之岛,曾经是金度王国的放逐之地,无数罪大恶极的犯人都被放逐到了这里,几乎让这里成为了一个污秽肮脏的所在。

  “你的意思是说,这座曾经的放逐之地,如今的不祥之地,是你们光照会的圣地?”林立虽然知道,对方作为光照会圣者,不至于在圣地的问题上说谎,但心里还是感到有些无法相信。

  阿迪曼并没有因为林立的质疑而生气,如果换成是别的人敢质疑他,可能他早就出手教训对方了。可是刚才,就从林立小小的露那一手,阿迪曼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一个有资格与自己平等对话的强者。

  因此,面对林立质疑似的发问,阿迪曼只是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当然也没有解释,而是继续说道:“在我光照会第一任圣主阿奎罗诞生时,这座岛屿还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岛屿,阿奎罗圣主最初也只是岛屿上的一位普通的渔民。不过,据圣典记载,在阿奎罗圣主十六岁的时候,忽然一夜岛上出现了异变,明明是深夜,却被无尽光芒笼罩,并如同极昼一般持续了数十日。正是在这场异变中,阿奎罗圣主受到了光之神王的眷顾,获得了神灵一般的力量。”

  林立自从与金度王国和光照会接触后,就从各个方向对金度王国和光照会进行过了解。尤其是对于这个,几乎可以与最高议会分庭抗礼的光照会,更是下了不小的工夫。虽然他对阿迪曼所说的,关于光照会第一任圣主阿奎罗的这件事情不甚了解,但是对光照会的教义信仰还是知道一些的。

  光照会所信仰的是古神萨格,并且号称是古神萨格创造了世界,还创造了远古巨龙与泰坦神族这两个曾经称霸安瑞尔大陆无数岁月的强大种族。在他们的教义中描述古神萨格创造世界的那段文字中说到,“真神在混沌中醒来,说要有光,于是便创造了世界的第一缕光”。他们认为光是世界的初始,因此阿迪曼口中所说的光之神王,也正是光照会对古神萨格的尊称。

  听起来,光照会的信仰,似乎与光明神殿有些类似,但实际上两者完全不同的。光明神殿所信仰的是圣光,是可以净化一切邪恶污秽的极致之光,或者也可以说信仰的是一种纯粹神圣的规则。而光照会所信仰的,则是创世之光,是可以包容世间一切的光,并且认为世间一切光都承载了古神萨格的意志。

  “阿奎罗圣主在极昼中,获得了光之神王的传承,成为了光之子,于是创建了光照会,并向世人传播光明的教义。在随后的数十年里,光明的信仰传播到了每一座有人类居住的岛屿,就连金度王国王室也成为了虔诚的信徒。那时,这座岛屿,就成为了光照会的圣地,每天都会有无数的信徒,不远万里乘船前来朝圣。”阿迪曼简单的将光照会的由来介绍了一下,虽然脸上的表情非常平静,但语气中还是隐隐透着一种对那个时代的向往以及骄傲。

  不过,林立却不为所动,身为一名魔法师,基本上就等于和宗教狂热无缘了,自然不会因此而产生什么多余的感触。当然,从阿迪曼的讲述中,他也能够想象得到,当年这座成为圣地的岛屿是怎样一幅兴盛的景象。只是,这一前一后的差距,也实在是太大了,让林立对于这岛上发生的事情,也更产生了许多兴趣,于是说道:“那么这座岛,又怎么成了放逐之地,最后还成了现在这付样子呢?”

  阿迪曼也知道现在不是怀念的时候,稍稍回了回神,语气微微变得有些低沉,说道:“一切的转变,就从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突然降临这座岛屿开始了。那个男人来到岛上不久,就爆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并且在大战之后,镇压了我们所供奉的光之神王的意志。”

  黑袍男人?林立心里顿时一惊,一下子想到了不朽之王身上,自己不正是追寻着不朽之王的踪迹,才找到这座偏僻荒凉的岛屿上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