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疑点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疑点


  林立虽然从格雷斯科那里学到很多东西,实力比起同等级的圣域强者还要高,但也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拥有和真正的神对抗的实力。越级挑战,林立倒是不怕,可越超境界的挑战,那纯粹就是自己找死了。

  林立这里过来,对阿迪曼他们说是寻找魔法武器,实际上却只是为了追寻不朽之王的线索而已。为了一条还不知道有没有用的线索,冒着和一个可能拥有神位的强大存在死磕的风险,这买卖怎么看都是一场亏本买卖。

  “阿迪曼圣者,你心里其实也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可并不怎么融洽。恐怕你们唤醒你们的神之后,首先要对付的就是我吧。换成是你是我,你会继续走下去吗?”林立一点也没有掩饰,将自己所担心的说了出来。这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情,他可不愿意去做。

  “费雷会长,”阿迪曼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可能你误会了,我们这一次的行动,只是为将来打个前站而已。至于唤醒神的任务,那是我们光照会将来要做的,现在我们只需要去将跌落在里边的圣物拿回去。”

  “抱歉,说实话,你的这个解释,似乎并没有多少可信度啊。”林立自然不会因为阿迪曼的一句话,就真的什么都相信了,谁知道他们到时候会不会突然把那古神唤醒。要是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难道他还要去指责他们不守信用吗,失败者又有什么权力去指责胜利者呢。

  林立的话,让阿迪曼显得有些纠结,似乎在发愁要如何才能说服他。就这么犹豫了片刻之后,见林立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阿迪曼只得无奈的说道:“费雷会长,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光天使做为神的仆人,对我们的到来并不怎么欢迎。所以,在确认神真正的态度之前,我们也不会冒险去唤醒他的。”

  听到这话,林立心里就有些奇怪了,阿迪曼他们之前不是对光天使说过,来这里就是为了要唤醒他们的神吗?阿迪曼现在的说法,怎么听都有种荒诞的感觉,身为神的信徒,居然还要担心自己信仰的神醒来后六亲不认?

  老实说,从林立感觉,光照会这些人的信仰可真成问题,瞧瞧人家光明神殿的狂信者,为信仰献身根本眉头都不皱一下。可是光照会的人呢,有机会唤醒沉睡的神,居然还瞻前顾后的,这哪里像什么信徒啊。

  当然,信徒不像信徒,那神似乎也真有些问题。就像阿迪曼所说的那样,之前那四个光天使好像确实并不承认他们信徒的身份,否则就算是不让他们这些信徒进入宫殿,也没有必要大打出手吧。

  光照会和他们信仰的古神,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现在让林立真是有些搞不清楚。

  光照会的信仰问题,不是林立这个外人一时半刻能想通的,而真正让他感到可疑的,其实还是阿迪曼的态度。不管阿迪曼这一次,是要唤醒信仰的古神,还是仅仅为了取回圣物,似乎黄昏之塔的离开,对他们都是有益而无害的。毕竟,两个势力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并不怎么友好,没有了黄昏之塔的参与,阿迪曼这边不是能够更好的完成任务了吗。

  可是,面对林立的退意,阿迪曼却是在想方设法的挽留,好像没有黄昏之塔的参与,他们就无法完成这个任务一样。这在林立看来,要么是金度王国有什么陷阱等着自己,要么就是接下来会有巨大的风险,让阿迪曼也没有足够的信心单独应付。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林立来说,自然提前退出才是最好的选择。反正关于不朽之王的线索,也不是只有这一条,大不了等金度王国的队伍把事情搞完了,自己再偷偷过来探索一下也是一样。

  而这个时候,阿迪曼心里也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说些可信的东西,林立肯定会非常干脆的转身离开。这其实一点也不奇怪,换成是他面临同样的问题,心里肯定也会有诸多的疑虑。怪也只能怪普尔大祭司之前太得意忘形,透露了古神在这里沉睡的事情,甚至还说要唤醒古神。

  “唉,”阿迪曼轻叹了一口气,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似乎有些话不愿意让别人听到,当然事实上也没有人敢偷听他谈话。作为光照会四位圣者之一,他在光照会信徒们的心目中的地位,其实与那信仰的神灵也差不多了。

  同时,在阿迪曼扫视周围的时候,看到阿迪曼这样举动的祖玛长老,也立刻向旁边走出几步,就好像是在给阿迪曼望风一样。普尔大祭司原本还打算留在那里,听听阿迪曼圣者要说些什么,可是紧接着就看到了对方射来的严厉的目光,只好把疑惑压在心里,乖乖的去和祖玛长老走到了一起。

  看到阿迪曼等人的动作,林立也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了,有什么事情居然是要背着自己人的。事实上,林立也真的是想不出,阿迪曼还能够拿出什么东西,打消自己此刻的疑虑,除非是签订灵魂契约。

  但是,签订灵魂契约,那是不可能的!对于圣域强者来说,一缕灵魂的种子,足以让对方把自己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到了圣域境界,是很少有圣域强者,愿意去与别人签订灵魂契约的,哪怕契约是对自己有利也不行。

  而就在林立心里正在奇怪的时候,阿迪曼再次将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语气微微有些低沉的说道:“费雷会长,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事实上你有那样的顾虑也是正常的。不过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是很有诚意的,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在光照会也极少有人知道的真相,希望能够让你打消顾虑。”

  阿迪曼也是不得不下点血本了,别人不知道宫殿里面是什么情况,但是作为光照会圣者的他,对宫殿里边的情况却有着相当的了解。而且,即便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看外面这四个光天使,也能够猜到宫殿里边绝不会简单。

  “哦?难道,阿迪曼圣者就不怕,我听了之后,给你们宣扬出去吗?”林立半开玩笑的看着阿迪曼,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显然也对阿迪曼所谓的真相有些兴趣。

  而阿迪曼听到林立的话后,也淡淡的笑了一下,毫不在意的说道:“我相信费雷会长不会做那种事情。何况,费雷会长应该也清楚,在信仰面前,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出来,他们就会相信的。”

  信仰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虽然可以让人拥有坚定的信念,但也会让人变得盲目。即使有人能够拿出事实来,证明他们所信仰的都是虚妄,但他们绝大多数恐怕都会无视事实,将对方视为异端,甚至绑上火刑柱烧死。

  “好吧,那么我就听听,是否有足够的理由,让我值得冒这个险。”林立说着作出了付洗耳恭听的样子,不过心里却仍然盘算着,听完之后带手下离开这里。不管从哪方面来看,他也不认为,阿迪曼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值得自己冒那么大的风险继续去探索。

  阿迪曼仿佛也已看透了林立的心思,不过却并没有丝毫的不悦,而是缓缓说道:“关于数千年前的那场大战,之前费雷会长也听过了,相信还没有忘记。在那场大战中,不但神陷入了沉睡,而且我光照会的创会圣主阿奎罗不幸陨落。但是事实上,圣主并没有真正陨落。”

  尽管林立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甚至准备听完阿迪曼的话就告辞离开,可真听到阿迪曼讲出的这个不为人知的秘闻,还真是被吓了一跳。按照阿迪曼的说法,岂不是说光照会的第一任圣主阿奎罗,和那个陷入沉睡的神一样,也在这宫殿的深处?

  虽然一般来说,圣域强者就已经达到了灵魂不灭的地步,但是这个灵魂不灭只是相对来说的。要知道,交战的双方,那可都是神一样级别的强者,甚至只看之前的四个光天使的实力,就能够推测到光照会所信仰的古神,很可能就是已经拥有了神位的存在。而能够让那古神陷入沉睡的不朽之王,实力自然也是不用多说的,那可是连毁灭之龙都能干掉的变态。

  在这种神级的存在面前,即使是号称最接近神的圣域巅峰强者,也根本就是一根手指就能捻死的蝼蚁。至于那所谓的不灭灵魂,在神级的战斗碰撞中,就更是一个笑话了,光是泄露出来的余波就足以让任何圣域巅峰强者的灵魂灰飞烟灭了。

  “你的意思是,他和你们的神一样,也沉睡在宫殿里边?那么,我似乎更没有理由留下来了吧?”林立本来担心的,就是金度王国的队伍再找个强力帮手出来。原本是担心他们唤醒那个沉睡的神,现在居然又跑出一个创会圣主,那自己还不立刻有多远走多远!

  能够在那种层次的战斗中活下来,不管是沉睡还是怎么,都足以说明光照会那位圣主的实力绝不简单。因此,别管金度王国这些人,是准备唤醒那个神,还是唤醒这个创会圣主,对于林立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费雷会长,请听我说完好吗。阿奎罗圣主曾经从他的朋友那里,学到过一种秘法,那是一种可以令人死而复生的秘法,而复生的关键就在我们要拿回的那件圣物上。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拿回圣物,然后将阿奎罗圣主复活。至于要不要将神唤醒,我们还需要在阿奎罗圣主复活后,向他请示才行。”阿迪曼为了留下林立,说出了更多的内情,希望能够打消林立的疑虑。

  光照会所信仰的神,居然被排在了那位阿奎罗圣主后边,而且看样子就算那位阿奎罗圣主复活后,要不要唤醒他们信仰的神还不一定。林立越听越觉得,这光照会作为一个教宗,简直就是教宗界中的奇葩了,他们信仰的到底是那个神,还是那个圣主呢?

  特别是,阿迪曼还说,是否将神唤醒,还要等阿奎罗复活之后请示一下。那意思似乎是,如果阿奎罗不同意的话,他们就不会去将信仰的神唤醒了。这算怎么回事呢!他们的圣主什么时候可以决定这种事情了,难道对他们来说,神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吗?

  不过,更让林立感兴趣的,还是阿迪曼所说的,那个教会阿奎罗死而复生的秘法的所谓朋友。光照会究竟信仰谁,林立做为一个外人也没有办法去评价,但是这个死而复生的秘法却绝对是不得了。

  虽然安瑞尔世界是个魔法的世界,但是死亡也一样是不可逆转的,这个死亡不是指**的死亡,而是**与灵魂的真正泯灭。**死亡的话,可是以转变成亡灵生物,以另一种生命形态延续下去。或者像奥斯瑞克那样,为自己准备一具完美身体,给自己的灵魂换一个新家。但是,如果**与灵魂都没有了呢,那就是真正的彻底的死亡了。即便是神灵,恐怕也无法让一个彻底死去的人得到重生。

  那么,光照会的那位创会圣主阿奎罗,又是哪一种死亡呢。在那样一场神级的大战中,即使是圣域巅峰的强者也一样像蝼蚁一样弱小,一点点余波都足以让他彻底的泯灭。因此,这种秘法哪怕只是让阿奎罗保留下一丝的灵魂烙印,都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奇迹之术了。

  这个秘法,林立知道自己不可能问出来,而且也不觉得这秘法会对自己有什么用处。毕竟,如果只剩下一缕灵魂烙印,然后被困在一处数千年,等着别人去复活自己,那还不如直接死了干净呢。但是,他对能够创出这种秘法的人,倒是十分感兴趣,所就是那个所谓的阿奎罗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