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古神的低语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古神的低语

  祖玛长老当然也可以说,凭借光照会的实力,就算高等精灵当年统治了金度王国,也可能会让光照会继续存在下去。可是,他毕竟还没有疯,还不至于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种傻话。

  而普尔大祭司,见祖玛长老无话可说了,脸上的表情也更加的得意了,继续说道:“光照会本来就是在王国的支持下才建立发展起来的,可是你们光照会却从来没有想着为金度王国造福,反而一心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利益,让王国与轻风平原那些小势力谈什么和平协议,现在居然还想要复活一个死去几千年的人!”

  “住口,王国为什么在轻风平原采取和平发展的策略,难道你不知道原因吗?复活阿奎罗圣主,是光照会内部的事务,而且也是得到了国王陛下支持的,你也是听到国王陛下亲口颁下旨意的,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吧。”祖玛长老一边和普尔大祭司争辨着,一边悄悄的注意着圣者阿迪曼那边的情况。他之所以和普尔大祭司说这么多,一方面是有劝说的意思,但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拖延时间,让阿迪曼能够有时间恢复实力。

  “我当然知道,不就是因为他吗?”说着到这里,普尔大祭司突然把手指向了站在远处的林立,而且一下子情绪变得更加激动了几分,语气中满是憎恨的说道:“不就是因为他吗!你们顾忌他和那个灰烬术士,害怕自己的实力受损,就让王国丧失国格的与他们这群不入流的势力签什么和平协议。甚至,他在王国搞出那样大的事情,毁掉了王国的第五舰队,你们也一个个都装作看不见。”

  林立一直站在远处,即使金度王国那边发生那样的惊变,他也依然是处于看戏状态。对他来说,金度王国那边不管发生什么,那都是人家的内部矛盾,只要别没事来招惹自己,自己这个外人就没有必要去涉入其中。

  可是,看着看着,见普尔大祭司突然把手指向了自己这边,林立心里就知道,这事情看来自己是不太可能置身事外了。只不过,对于这一点,他也并不怎么在意。这一路过来,他早就注意到,普尔大祭司看向自己时的眼神不善了。因此从普尔大祭司拿到那件圣物,他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心里一点也不惊讶,仍然是一边看事情的发展,一边则是在琢磨着那七座丰碑上的魔纹。

  这七座丰碑上的魔纹,比起之前的虚灵魔纹还要复杂,绝对又是神匠级别的大手笔。金度王国那边闹的那么热闹,林立这边却是在想着,怎么把这七座丰碑上的魔纹拓下来弄回去。对他来说,这七座丰碑上的魔纹,才是这里最大的宝藏,如果自己能够从中领悟出一丝一毫来,那才绝对是不虚此行。

  而在金度王国那边,普尔大祭司仍然遥指着林立,一边对祖玛长老说道:“在外面的时候,你们有这样那样的借口,不肯替王国除掉这个障碍。到了这里,本来是最好的机会,你们却还是对他百般维护,王国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人,才只能困守海上,无法向大陆发展。但是现在,我拥有了这件圣物,只有我才能成为带领王国走向不朽辉煌的人。”

  “你不要胡来,国王陛下也不会认同你的做法的,你只会将王国带向毁灭!”眼见着阿迪曼迟迟无法恢复,祖玛长老愈发的焦急了,一边说着,一边挥动法杖,就想要从普尔手中抢回圣物。

  可是,对于拥有了圣物,实力已经达到圣域巅峰,甚至拥有一丝神威的普尔来说,祖玛长老的做法简直就像是飞蛾扑火一样。还没等祖玛长老冲到近前,普尔就将手中的圣物一挥,一道光柱好像巨大的光鞭一样,横着抽向了祖玛长老,直接将祖玛抽得吐血着倒飞了出去。

  不过,在将祖玛长老再次轰飞之后,普尔大祭司并没有趁胜追击,反而是身后那巨大的光翼幻影猛然一振,身形直向着林立这边飞了过来。即使是有着将金度王国带向不朽辉煌那样的狂想,但普尔大祭司心里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显然还是了结与林立之间的仇怨。

  原本,由于实力的原因,普尔大祭司只能寄希望于圣者阿迪曼,一直想要说服阿迪曼对林立动手,可结果却让他非常的失望。尤其是在击败了光翼巨蟒之后,他明显感觉到阿迪曼的态度有了变化,那希望就变得更加的渺茫了。

  不过现在,普尔得到了光照会的圣物,实力一下子达到了圣域巅峰的境界,这让他立刻有了极大信心,要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去了结这段仇怨。的确,圣域巅峰的境界,虽然仍然还是没有脱出圣域这个层次,但是由于那一丝的神威,他的实力又要比一般的圣域巅峰强大不知多少倍,对付林立这样的一个高阶圣域强者,任谁都能够看出谁强谁弱。

  然而,看着普尔大祭司向自己这边飞来,林立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仍然如同之前一样淡然。甚至,就连他的目光,也只是轻轻一瞥,接着就又转回到了那七座丰碑上,仿佛飞过来的不是什么圣域巅峰的强者似的。

  看到林立这样的反应,普尔大祭司顿时被气得火往上撞。在他想来,自己现在拥有这样强大的实力,对方就算不被吓得立刻下跪求饶,起码也应该是面露震惊畏惧之色才对。可是现在呢,对方的表现,甚至让他有种错觉,好像自己这一身强大的力量,都只是自己的幻觉,自己还是原来那个自己一样。

  “费雷,你别再装模作样了,现在你心里估计已经吓坏了吧。你没有想到吧,最后的赢家是我!现在,我就先解决掉你,你的那些手下,也会很快去地狱陪你的。”普尔大祭司高高的停在半空中,身后的光翼幻影仿佛还在微微的扇动着,在空间中激起一层层的涟漪。

  而随着普尔大祭司的到来,那股不可抗衡的神威,也一下了笼罩在了黄昏之塔的队伍上空。别说是黄昏之塔法师团的那些魔法师了,就连康纳里斯这样的强者,甚至都有些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威力了。诺菲勒虽然已经成功的踏入了圣域境界,而且一上来就达到了中阶圣域强者的实力,但是也一样无法摆脱那股神威的压制。

  可以说,黄昏之塔这些人的表现,还是很符合普尔大祭司心里的预料的。虽然林立的淡然,让他心里的怒火如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喷薄欲出,可黄昏之塔其他人的表现,还是给了他不小的信心。

  不过,就在普尔大祭司正欣赏黄昏之塔众人那惊骇的表情时,林立却终于从七座丰碑上收回了目光,看着他淡淡说道:“怎么,你就这么有信心,觉得自己会是最后的赢家?”

  “哈哈,怎么,你不继续装着无视我的实力了吗?不要以为你有两件奇怪的魔法武器,就以为没人能够收拾得了你。和我手中的圣物比起来,你那两件魔法武器根本和垃圾没什么两样。现在的我,已经感应到了神位的召唤,只差一步就可以成为你们只能仰视的神灵,你的那两件魔法武器能够做到吗。你的实力不如我,你的魔法武器更是垃圾,你拿什么和我比!这最后的赢家不是我,难道还会是你这个将死之人吗!”普尔大祭司无比狂傲的咆哮道,一边说着,一边还紧盯着林立的表情,想要看到自己的仇人被吓得惊慌失措的模样。

  然而,让普尔大祭司失望的是,不管是真的还是在装模作样,林立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生出一丝一毫的变化。林立很随意的站在那里,伸手摸了摸鼻子,突然笑着说道:“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一下。”

  普尔大祭司听到这话,以为林立是想要体面一点的求饶。虽然说,就算对方跪下来求饶,自己也绝对不会放过对方,可能够在亲手将仇人干掉之前,看到仇人百般丑态,似乎也是一大乐趣。因此,他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冷笑着说道:“怎么,你是想问我怎么才能饶过你吗?这个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你现在跪下来,发下灵魂之誓,成为我的奴仆,或许我可以让你再多活一些时间。”

  让一个圣域强者,发下灵魂之誓,成为别人的奴仆,这就简直和让人从跨下钻过去没什么两样。普尔大祭司这么说,纯粹也就是为了在报仇之前,先从林立身上讨点利息,实际上摆明了就是不管林立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

  听到这种侮辱的话,林立还没有什么表示,身后黄昏之塔的众人可不干了。不光是法师团的魔法师们,就连康纳里斯这样向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恶魔,甚至与林立没有契约关系的安吉拉诺,都一下子被普尔大祭司的话给激怒了。

  尽管有着神威的压迫,可康纳里斯等人,还有法师团的魔法师们,还是立刻都做出了攻击的架势,只等林立一声令下,就算是死也要咬普尔大祭司一口的样子。

  可是,林立却是抬了一下手,止住了身后众人的动作,抬起头对普尔说道:“不,我很清楚,我们之间应该是不死不休。只不过我很奇怪,你耳朵边一直有那么个苍蝇嗡嗡叫,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厌烦吗?”

  林立这话说得其他人都有些奇怪,可是普尔大祭司听到这话之后,却是立刻变得大惊失色,语气带着几分震惊的问道:“什么,你在说什么!”

  林立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一边伸手掏了掏耳朵,一边说道:“没什么,一个被囚禁了几千年的囚犯,在耳朵边嘟嘟哝哝个没完没了,实在是让我有些烦躁。所以,我只想向你讨个法子,你怎么就受得到那苍蝇一样的噪音。或者,是因为你其实和他一样令人讨厌,所以你们两个比较合拍吗?”

  “什么!你听得到神的低语,你怎么可能听得到神的低语!”普尔大祭司这一下可真得淡定不起来了,满脸的难以置信,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而与普尔大祭司一样反应的,还有金度王国那边的圣者阿迪曼。只不过,阿迪曼在震惊之余,却是脸上露出了几分喜色,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的嘟囔道:“怎么可能,他怎么也能够听到神之低语,却又不会被神之低语诱惑!”

  祖玛长老也是身受伤重,被手下的人一并抬去了阿迪曼的身边,本来对现在的情况已经是非常绝望了。但是听到阿迪曼在旁边的嘟囔,他不由得奇怪问道:“阿迪曼圣者,这神之低语是怎么回事?”

  “光之古神虽然被镇压陷入沉睡,但是他的本能却在不断召唤着所有能够进入这里的人,诱惑所有能够听到他低语的人成为他的神仆。普尔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就怀疑有神之低语的原因,当然更大的原因还是心中的**。”阿迪曼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林立和普尔那边,在讲述的同时,似乎也在对自己的识人不明而自责。

  听到阿迪曼的话,祖玛长老却还是有些不解,皱着眉头问道:“这么说的话,费雷既然也听到了那神之低语,情况岂不是更加不妙了吗。一个普尔就已经让事情很糟糕了,再多一个费雷,那么光之古神恐怕真的会被放出来啊。”

  然而,阿迪曼却摇了摇头,眼中带着几分冀希的看着那边,说道:“不,费雷能够说出那样的话来,说明他没有被神之低语诱惑,而能够抵抗神之低语的诱惑,那他的意志力该有多强大啊,说不定这一次的危机,就要靠他来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