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出事了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出事了


  回到星辰号之后,林立也没有多作停留,立刻下达了返航的命令。庞大的星辰号,在水手们的操作下缓缓开动,将四周包围船体的冰层压得轰然崩裂,而后向着四季岛的方向乘风破浪而去。

  直到星辰号离开冰岛三天后,冰岛中心的那个巨大的地穴中,金度王国的队伍所乘坐的飞艇才缓缓的升出地面。阿迪曼早已经感觉到,林立的气息从冰岛消失了,于是也就没有去找林立,而是让人操纵着飞艇,向自己当初登陆的地方慢慢飘去。

  没错,就是慢慢的飘,林立留给他们的这个飞艇,只是出于兴趣建造起来一个样品而已,比起地精时代的飞艇差得老远,而且最重要的是还没有安装动力炉。所以,这飞艇几乎就等于是要靠人力的驱动了,需要那魔法师们不断的灌注魔力,才能够让飞艇在天空中移动。

  “阿迪曼圣者,”祖玛长老受的伤较轻,经过这几天的休息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却突然想起一个被忽视的问题,于是立刻来到阿迪曼的舱室门前叫了一声。

  阿迪曼虽然实力比祖玛长老要高得多,但是之前在收取圣物的时候,仪式被普尔大祭司的偷袭打断,导致精神力和灵魂都受到了反噬。而精神力和灵魂,一般不容易受到了伤害,可一旦受到伤害,那问题就相当严重了。因此,在乘坐飞艇离开地下世界的时候,他就选择了一间舱室恢复伤势。

  听到祖玛长老在外面叫门,阿迪曼从冥想中醒来,缓缓睁开双眼,说道:“进来吧。”

  舱门吱呀一声打开,祖玛长老面带忧色的走了进来,完全没有了之前任务完成后的那种兴奋。

  看到祖玛长老这样的表情,阿迪曼都不禁有些奇怪了。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任务完成的也不错,而且还得到了黄昏之塔那位费雷会长的承诺,答应日后来帮助加快阿奎罗圣主的复活速度。可是,现在都已经准备回去了,怎么祖玛却突然又变成这样的表情呢。

  “祖玛,难道你的伤势恢复,遇到了什么问题吗?”阿迪曼能够想到了,会让祖玛脸色这么差的原因,恐怕也就只有伤势的恢复问题了。毕竟,普尔大祭司当初借助光芒之眼的力量,一下子达到了圣域巅峰,实力远超过祖玛长老,说不定造成的伤势还有什么古怪。

  然而,听到阿迪曼的问话后,祖玛却摇了摇头,脸上忧色不减的说道:“阿迪曼圣者,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最初我们和黄昏之塔的费雷会长相遇后,普尔曾经传了一个消息回去。”

  “你说什么!该死,我怎么把这个事情忘记了!”一听祖玛长老的话,阿迪曼顿时站了起来,焦虑的在地上来回走了几步,口中更是恨声说道:“普尔那个混蛋,原以为他已经不会再给我们惹麻烦了,没想到却漏掉了这件事情。”

  实际上,在和黄昏之塔相遇的时候,阿迪曼自己心里也没存什么好心,一方面是看林立的实力不太好对付,另一方面也是想让黄昏之塔做炮灰。但不管怎么说,那个时候也没想到后面会有这么多变化,当时就想着把黄昏之塔的人都永远的留在这里。

  正是因为这样,当时只要普尔大祭司不和黄昏之塔直接发生冲突,阿迪曼也不会在意他做什么小动作。毕竟在阿迪曼看来,黄昏之塔那些人,已经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了,普尔传不传信息回去也无所谓。

  结果,后面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普尔大祭司由于心中的**,被光之古神诱惑成了神仆,还是靠林立才解决了这个大麻烦。接着,加快复活阿奎罗圣主的希望,又落到了林立的身上,双方的关系立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结果,在完成任务的兴奋之下,阿迪曼也就把普尔传消息回去事情给忽略掉了,直到现在被祖玛长老提醒。

  “金度王国那边的人,应该不会做什么吧,我记得普尔的那个儿子,已经被免去了第五舰队指挥官的职位,现在正在家里闭门反省。普尔就算是把消息传回去,他那个废物儿子也不可能做出什么事情来。”阿迪曼想了一下,对祖玛长老说道,不过似乎也有点想要说服自己的意思。

  “不管怎么说,我想我们还是赶紧回去比较好,否则的话,恐怕那边的人真会惹出什么大麻烦来。”对于阿迪曼圣者说的话,祖玛长老心里也是比较认同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建议尽快赶回四季岛去。

  “嗯,反正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等回到船上,立刻返回四季岛。”阿迪曼点了点头,同意了祖玛长老的建议。

  然而,当飞艇来到金度王国停船的地方时,阿迪曼和祖玛却看到了令他们无比郁闷的一幕。他们停在这里的几艘战船,居然已经完全变成了冰雕,而且从那上边散发的气息,他们感觉到,这一切正是之前那只冰霜凤凰的杰作。

  没有了船,想要回去可就比较麻烦了,尤其是阿迪曼和祖玛两位圣域强者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想要直接飞回四季岛都不可能。好在还有林立留下的这艘飞艇,否则他们就只能先留在这里了,等着两位圣域强者实力恢复,才能想回去的办法了。

  只不过,这飞艇的速度,也绝对让人郁闷的吐血,简直就好像天上飘的一朵云彩,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飘回四季岛。估计,等到阿迪曼和祖玛的伤势都恢复了,这飞艇也未必能够看到四季岛。

  而就在阿迪曼和祖玛,为普尔大祭司曾经传回四季岛的一条信息忧虑的时候,四季岛金度王国的国都,宰相府中的两个年轻人,却正在一边品着美酒,一边欣赏着一群艳丽舞女的表演。

  “康托利大哥,黄昏之塔那小子,肯定是回不来了,抓到的那些人怎么还不能处决啊。”说话的,正是普尔大祭司的爱子德拉诺。自从父亲离开之后,他这个闭门反省也就没什么人约束了,只要不到处去招摇,不让国王陛下知道,基本还是和从前一样自由。

  听到德拉诺急不可耐的询问,康托利却是淡淡一笑,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你着什么急呢,既然费雷那小子回不来了,那他留下的那些人,还不是随便我们处置?只不过,轻风平原的那些人,现在还不太相信这个消息,只有等你父亲回来,让他们彻底的死了心,咱们才好处决那些喽啰啊。”

  “我看,把轻风平原那些人也一起收拾掉算了,不就是几个传奇巅峰的吗,还能翻起多大的浪花来。就算大哥你不愿意调动光照会的力量,只凭我在王国的人脉,要收拾他们也是易如反掌。”德拉诺已经微微有些醉意,原本就不怎么擅长思考的他,此时得意之下更是什么都懒得去想,只想着把自己所有的仇人都直接灭掉,好出这一口憋了许多的怨气。

  但是,康托利显然要比德拉诺考虑的多,摆手让那群舞女退下之后,才对德拉诺说道:“德拉诺,你能不能偶尔动一下脑子,黄昏之塔那小子,可以说是死在了诅咒之岛上,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而他留在这里的人,因为冒犯王国尊贵的亲王,也肯定不会有什么活路。但是轻风平原那些人,每一个人身后都代表着一支势力,如果能够收服他们,那才是真正对我们有利的事情。”

  被康托利训斥了几句,德拉诺的酒也稍稍醒了一些,虽然心里面很是不以为然,但是表现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虽然他的老子是王国大祭司,让他在王国中也拥有着非常高的地位,可是和康托利这位光照会下一任圣主的候选人比起来,他这点身份显然还是不够看的。

  而康托利也知道,自己和德拉诺这个真正的纨绔谈什么计划谋算,根本就是对牛弹琴,只是警告他别坏了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懒得再去做太多的解释。于是,他叫人来收拾残席,站起身来对德拉诺说道:“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多管了,总之最后会让你出这口气的。好了,你也该回去了,否则要是被国王陛下知道,我也免不了被训斥。”

  “哈哈,康托利大哥这话说的,就凭你光照会下任圣主的身份,就算是国王陛下对你也要客气几分的,怎么可能会训斥你呢。好吧,我回去了,可惜啊,费雷那个该死的家伙,已经看不到他的手下的下场了。”德拉诺一边恭维道,一边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康托利虽然很看不起德拉诺,不过听到对方称自己下任圣主,心里还是相当得意的。作为光照会圣主的得意弟子,又是预言中将要担负伟大使命的救世主,下一任圣主的宝座,还有谁比自己更有资格去坐呢?

  实际上,在听德拉诺带来的消息,说黄昏之塔那个费雷回不来了,对于黄昏之塔留在那里的那几个小喽啰,康托利原本是不屑去动的。对他来说,那只不过是几个才十五级的蝼蚁而已,实在犯不上去浪费心思。

  只不过,为了拉拢普尔大祭司,康托利才随便想了办法,找了个没什么本事却有着亲王头衔的王室废物,把那几个小喽啰弄了个冒犯王室的罪名,算是替德拉诺出口气。这样的话,将来他要继任光照会圣主的位子,有普尔大祭司的支持,也可以更多一层保险。

  真正让康托利在意的,还是轻风平原那些势力的代表。如果能够把那些人收服,自己手里也多了一股属于自己的力量,而且对于光照会和金度王国也算是大功一件。因此,他需要的,不是怎么处置黄昏之塔那些人,而是如何让轻风平原那些势力代表,相信黄昏之塔已经完蛋的事实。

  而这个时候,四季岛海域的北方,一艘体积庞大的巨无霸,正以与体型不相符的速度,向着四季岛这边乘风破浪而来。沿途的船只,都会在那巨无霸的船身上,看到几个同样巨大的字,星辰号。

  星辰号离开那片神秘的海域,只经过了三四天时间的全速航行,就已经远远的看到了四季岛的轮廓。去的时候,由于要寻找冰岛的位置,结果星辰号光是在那片海域中就绕了十几天,回来的时候就不用那么麻烦了,向着一个方向全速航行自然要快得多了。

  很快,星辰号就在无数人惊骇的注视下,驶入了又变得有些拥挤的海伦娜港。林立并没有带着人下船,而是在船长室直接打开一道空间裂缝,带着众多手下穿过空间裂缝,回到了黄昏之塔在金度王国国都的使馆。

  不过,就在林立穿过空间裂缝,踏入使馆大厅的时候,却突然从旁边冲过一个人来,竟然是莱丁王国的杰里梅亲王。

  “费雷会长,您怎么才回来啊,出事了!”杰里梅说这话的时候,手里还拿着林立放在房间里的几份航海资料,显然不是特意在这里等林立他们回来的。

  杰里梅手里拿着的东西,林立一眼就认了出来,不过却并没有放在心上。能够他被丢在房间里的,想也知道不会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只不过是对于莱丁王国这个航海界的菜鸟,可能还有一些价值而已。

  因此,林立也就当作没有看见,反而是微笑着向杰里梅问道:“原来是杰里梅亲王啊,没想到这一回来就遇到了你,不过你说出事,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呢?”

  杰里梅本来是有些尴尬,毕竟这趁人不在,跑来拿人家的东西,就和偷窃没什么两样了。只是见林立并没有在意这一点,杰里梅心里的尴尬才稍退了一些,而后有些急切的说道:“费雷会长,你这些天去了哪里,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你还不知道吧,你留在这里的那些手下,都被金度王国的人给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