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无法无天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无法无天

  德拉诺旁边的那位中年将领,原本也是被吓得不行,不过听到德拉诺的提醒,顿时也反应了过来,脸色一整,颇有底气的说道:“费雷会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王国禁卫团军团长凯特*布洛克。你手下的几名水手,因为侮辱殴打温森特亲王,严重触犯了金度王国的律法,人证物证,受害人的指证具在,必须要受到王国的审判。请你现在立刻带着这些人离开这里,我可以不追究你们冲撞禁卫团驻地的责任,否则我将视你们为入侵者进行镇压。”

  而随着禁卫团军团长凯特的话,之前冲出来的那些禁卫团的士兵,也呼啦一下子挡在了大门前。这些士兵虽然身上都在微微发抖,可还是一个个双手紧握长矛,矛尖斜指前方,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当然,他们心里,可能也是比较相信军团长凯特的话,认为轻风平原这些人,还不至于真的动手。

  “费雷,你死心吧,你那几个水手,居然敢殴打温森特亲王,这是重罪,知道吗?你别指望他们能活着离开这里了。”德拉诺的表情说不出的得意。上一次,因为没有想到,星辰号上居然还有时光回溯的水晶球,结果吃了个哑巴亏。可是这一次,他可不相信对方还能拿出什么东西来翻盘,被那几个水手殴打的可是如假包换的亲王。

  听到德拉诺的话,林立微微摇了摇头,也懒得和这种人多说,直接说道:“把人给我带出来。”

  “带什么带,你从诅咒之地回来,难道连耳朵也不好使了吗!我告诉你,你那几个手下死定了!”德拉诺以林立是在对他说的,立刻嚣张的大喊了起来。

  然而,德拉诺和凯特,甚至连轻风平原的众人都没有想到,林立的话其实是对自己的手下们说的。在听到林立的命令之后,法师团的魔法师们,根本没有一丝的犹豫,直接就向着禁卫团驻地里边冲去。这可都是传奇法师们,金度王国禁卫团的那些士兵虽然也都是精锐,可在传奇法师们的眼中和蝼蚁也没什么两样。

  好在黄昏之塔的魔法师们,不像吞噬之主格尔那样视人命如草芥,因此尽管施展魔法驱赶金度王国的士兵,却并没有过分的下死手。当然,他们的实力摆在那里,就算不下死手,那些士兵也绝好受不了。一个小小的气爆术轰过去,直接就将十几个士兵轰飞出去,简直就像在打保龄球一样。

  转眼之间,拦在前方的那群士兵,就被清扫一空,再没有一个是站在那里的,空间中充斥着士兵们痛苦的呻吟声。当然,能叫出来,说明他们还活着,起码比起第五舰队的遭遇,他们还是要幸运的多了。

  而面对步步逼近的魔法师们,凯特和德拉诺不自觉得一步步后退,凯特军团长又惊又气的叫道:“你们,你们怎么敢这么做,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你们难道想向王国宣战吗!”

  德拉诺则是有些歇斯底里,也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怎样,状若癫狂的大叫道:“费雷,为了几个水手,你居然敢动手!你完了,你在给轻风平原带去灾难!你知道吗,你在挑起战争!”

  然而,林立却脸色没有一丝变化,说道:“别耽误时间,进去把人找出来。”

  “是,会长大人!”法师团的魔法师们,本来还真有点犹豫,可是听到林立的话后,却是立刻将一切都抛到了脑后,直接向禁卫团大门冲了进去。

  别看那位凯特军团长,也是传奇巅峰的实力,可面对着一群传奇法师,也只是敢在嘴上叫嚣而已。看到黄昏之塔的法师们直冲过来,他连忙拉着德拉诺闪到了一边,不过嘴上还是不服软的叫道:“好,你们够胆,有本事今天你们就把这里拆了,我倒要看看最后哭的人是谁!”

  本来,黄昏之塔的这些魔法师们,想的就是把几个水手找到,然后带出来也就完事了。可是,听到那位凯特军团长的叫嚣,这些魔法师们的火也一下子窜起来了。身为黄昏之塔的人,什么时候怕过事,既然你有这样的要求,那我们就满足你好了!

  这一下,黄昏之塔魔法师们的动作,可就不再像刚才那样克制了。就见禁卫团的驻地内,耀眼的魔法光芒不断闪现,轰鸣声更是此起彼伏,伴随的则是建筑物倒塌的轰响。这可真是来拆房了,从大门这边就能看到,里边一栋栋的建筑被夷为平地,视野也随之越来越显得宽广。

  看到这样的情景,军团长凯特气得几乎都要吐血了,手指颤抖的指着林立,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方面是气愤,另一方面也是怕再说出什么,给禁卫团引来更大的灾难。他现在算是明白了,黄昏之塔这群人,根本就不是能讲道理的人,做事完全不考虑后果。

  而德拉诺却完全是另一个反应,他才不在乎禁卫团的士兵们是死是活,更不在乎禁卫团会受到多大的损失。他巴不得这件事情越闹越大,最好闹得轻风平原和金度王国直接撕破脸才好呢。在他看来,反正这一次自己是绝对占理的,国王那边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很快,黄昏之塔的魔法师们,就从禁卫团的牢房里,找出了被关押的那几名水手。好在这几个水手,实际上也都是无足轻重的角色,所以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并没有人专门去给他们上什么酷刑。就算德拉诺那么恨林立,也不至于把这几名水手当成林立去收拾,反正按照律法,这几个殴打亲王的水手最后也逃不过一死。

  几名水手和德拉诺的想法一样,都觉得自己已经是难逃一死了,却没有想到,传言已经死在诅咒之地的林立居然回来了,而且为了救自己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因此一见林立,几名水手顿时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哽咽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而林立见几名水手身体没什么大碍,也就懒得再找禁卫团的麻烦了,于是下令收队,准备带着人回使馆去。

  “站,站住!”凯特将军鼓起勇气追了出来,脸红脖子粗的指着林立等人,怒声喝道:“费雷会长,你可想清楚,为了这么几个水手,你承担得起和我金度王国开战的后果吗!”

  “随便了,”林立头都没有回,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带着众人直接返回了使馆区。

  看着黄昏之塔和轻风平原那些人离开的背影,凯特将军气得浑身发抖,真是恨不得立刻召集大军,去把那些人全部拿下。不过,他虽然气愤,却还没有被气糊涂,黄昏之塔那位圣域强者,可是连第五舰队都给废掉了,自己这点人根本都不够对方塞牙缝的。

  德拉诺这时也满脸恨意的走到了凯特将军身边,咬牙切齿的说道:“凯特将军这回知道了吧,这群乡巴佬根本就没有把我们金度王国放在眼里。这件事情我们一定要禀明国王陛下,让陛下也知道他们的真面目。”

  “好,也该让这群该死的乡巴佬知道,金度王国并不只有强大的舰队!”凯特紧握着拳头,看着一片狼籍的驻地,和满地呻吟的士兵,心中的恨意一点也不比德拉诺少,恨声说道:“看看这一次,还有谁敢替他们说话!”

  实际上,在对轻风平原的采取何种策略上,金度王国内部一直都没有统一的意见。一方以文臣为主,希望采取和平的手段向轻风平原发展,建议与轻风平原的势力进行合作,循序渐进的将轻风平原的那些势力同化吞并。而另一方,则是以军方将领为主,认为根本不必绕那么多弯,应该直接出兵轻风平原,凭借强大的军力扫清一切阻碍,将轻风平原纳入王国的统治。

  金度王国的国王布拉德洛,是比较偏向于采取和平手段,所以才有了邀请轻风平原各势力来参加立国盛典,甚至以最高规格迎接林立等人这些做法。

  但是,金度王国的主战派,却一直没有放弃对轻风平原动武的主张。尤其是那些军方将领,想要晋升想要荣耀,就只有获取军功一途,而获取军功就只有战争,自然是对开战更为热衷。实际上,在第五舰队被林立废掉之后,主战派就一度抓住这个机会,希望国王布拉德洛改变主意。

  不过,布拉德洛在权衡利弊之后,还是压下了主战派的声音。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布拉德洛性格软弱,他只是选择了自己认为最适合金度王国的方式而已。如果这些不能达到目的,那么他也并不会放弃用武力解决问题。

  战争虽然是暴力手段,比得是谁的拳头更大,可也是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的。尤其金度王国要的是统治轻风平原,而不是掠夺一次就完事,就更需要一个能够让轻风平原的民众认可的理由了。毕竟第五舰队的事情,虽然黄昏之塔做得过分了,可真正理亏的还在金度王国这边。

  但是这一次,别管设计不设计,黄昏之塔的水手打了温森特亲王,这是不容抹杀的事实。而黄昏之塔又为了这几个水手,在金度王国的王都中大闹禁卫团驻地,虽然禁卫团没有像第五舰队那么惨,可这脸却丢大了。这简直就是**裸的在打金度王国的脸,践踏金度王国的尊严,还有什么比这更恶劣的行为吗!

  德拉诺和凯特很快就达成了一致,让禁卫团的士兵暂时停止收拾一片狼籍的驻地,要把这一切当作黄昏之塔的罪证保留下来。接着,两个人马不停蹄的直奔王宫的方向而去,同时又安排了一些人,去各处通知主战派的那些人。

  片刻之后,德拉诺和凯特已经来到了金度王国的王宫大门前,为了避免显得太过刻意,他们并没有等那些主战派的人过来,而是先一步求见国王布拉德洛。两个人在王宫门前等了一会儿,有王宫侍卫进去通报,不一刻侍卫回来说国王召见,带着两个人就进了王宫。

  两人在去见国王的途中,向侍卫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此时布拉德洛国王正在与大臣议事。而且参与议事的几位大臣,正是以左相卡隆为首的主和派的几位重要人物。听到这个消息,两个人不但没有一点担忧,反而是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脚步。

  自从布拉德洛国王决定采取和平的手段,主和派的大臣们可以说是大出风头,几乎处处都压着主战派一头。而这一次,德拉诺和凯特,有些足够的信心,当面给那些主和派的大臣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等到进入议事厅大门前的一刻,两个人脸上的表情立刻换了一付模样,满脸悲愤的就跑进了议事厅,趴在国王布拉德洛面前哭诉道:“陛下,请为我们做主啊,轻风平原的那些人太过分了!”

  一听这话,高坐王座上的布拉德洛国王,还有下边的左相卡隆等人,顿时满脸的莫名其妙。见两人居然这样失态,布拉德洛脸色一沉,怒声说道:“站起来说话,看看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样子,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德拉诺,我不是让你在家闭门反省吗,你怎么会和凯特将军一起过来?”

  德拉诺光顾着告状了,却把自己还在反省期间这事情给忽略了。虽然他父亲是王国大祭司,可还不至于让他无视国王的命令,被国王布拉德洛这么一问,顿时愣在那里,一时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了。

  “陛下,黄昏之塔的那个费雷会长,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根本没有把我们金度王国放在眼里啊!”见德拉诺不出声,禁卫团的军团长凯特立刻开口诉起苦来,倒是替德拉诺解了个围。而且,这一次倒霉的是他的禁卫团,因此那悲愤的语气一点也不似作伪,真可以说是情真意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