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争议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争议


  听到凯特的话,布拉德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先没有去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反而是追问道:“你是说费雷会长从诅咒之地回来了?”

  其实,今天布拉德洛和几位大臣商议的事情,就是针对普尔大祭司传回来的那个消息。如果,林立和黄昏之塔的主要力量,真的无法从诅咒之地回来了。那么金度王国是不是还要保持原有的策略,继续采用和平的手段向轻风平原发展。

  金度王国对轻风平原最大的顾虑,就是在黄昏之塔这支势力上,尤其是林立这位圣域级别的会长。圣域强者,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就算金度王国这边有足够的实力压制那样一位圣域强者,也必然会为之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何况,林立还不只是黄昏之塔的会长,更是最高议会的第四仲裁者,要是再把最高议会给牵扯进来,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如果林立不在了呢,别看轻风平原还有位灰烬术士,可灰烬术士未必会为了轻风平原真的和金度王国死磕。毕竟,灰烬术士要的是轻风平原的平静,而金度王国就算不搞出太大的动静,也有的是办法把轻风平原收入囊中。

  所以,在这个时候,布拉德洛其实是已经有了改变策略的想法。当然,前提条件是,确定林立百分百再也回不来了,否则到时候可就真的难以收拾了。

  听到国王的问话,凯特稍稍愣了一下,但是旋即又情绪非常激动的说道:“是的陛下,就是黄昏之塔的那个费雷,一回来就到我禁卫团驻地去闹事,不但抢走了关押的犯人,还打伤了无数士兵,将禁卫团驻地几乎夷为了平地啊!”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凯特的话,让布拉德洛国王和其他几位大臣,都不由得大吃一惊,甚至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而就在布拉德洛和几位大臣,对凯特所说的事情,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从议事厅外面又走进了几个人。为首的一位,正是金度王国双相之一,主战派的代表人物,右相巴杰斯。而巴杰斯的儿子,正是曾经出使轻风平原,光照会圣主的得意弟子,金度王国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康托利。

  “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巴杰斯在走入议事厅的同时,嘴里还怒气冲冲的说着,直到来到了布拉德洛国王的近前,这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接着说道:“陛下,请原谅臣未经通传擅自前来,实在是那费雷做的太不像话了,这简直就是不把我金度王国的威仪放在眼中啊。”

  “哦?右相,难道你也是为了凯特他们说的事情而来,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由你来说说吧。”布拉德洛心里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倒不是不相信凯特将军,只是看到德拉诺也掺合在里边,难免觉得他们所说可能会有些夸张。

  巴杰斯扫了一下德拉诺和凯特,目光转回到国王布拉德洛身上,语气中带着几分沉痛,说道:“陛下,这件事情,别说是我,现在恐怕整个王都的人,没有不知道的。这简直就是,我金度王国数千年来最大的耻辱啊!”

  “巴杰斯大人,请先不要妄下结论危言耸听,陛下要知道事情的详情。究竟怎么样,陛下自然会有判断。”左相卡隆面色不愉的说道,显然对巴杰斯的话颇为不满。

  卡隆身为左相,与巴杰斯同为王国宰相,按理说拥有的权力地位也不差分毫。可是,巴杰斯却有一个好儿子,被光照会圣主选为弟子,甚至作为继任者来培养。可以说是父以子贵吧,连带着巴杰斯的地位,也显得有些不同寻常了。这一点,卡隆就没法比了,因此在话语权上,一直都被巴杰斯压着一头。

  而这一次,布拉德洛国王选择了主和派的意见,让身为主和派代表的卡隆,在话语权的较量中难得占了一次上风。为了这一点,卡隆虽然不至于不顾国家利益,但是也不会愿意这样的局面被轻易搅乱颠覆。

  而且,巴杰斯所说的,也的确让人感觉有些危言耸听。什么叫数千年来最大的耻辱?金度王国立国数千年,好的坏的事情经历过无数,再糟糕的事情也经历过。当年,上古恶龙降临,几乎将金度王国从无尽之海抹去,还有什么能比那次灾难更糟糕呢!

  然而,巴杰斯却是冷哼一声,转头看向右相卡隆,愤然说道:“卡隆,是你大力主张对轻风平原采取温和手段,还邀请他们参加立国庆典。从他们到来之后,我王国从上到下,可以说没有一点怠慢。可是他们呢,却以为我们是怕了他们,行事愈发嚣张。第五舰队出事后,国王陛下宽宏大量,不与他们计较。可他们不但心里没有一丝愧疚,这一回更是在我王国国都大闹禁卫团驻地,几乎将禁卫团驻地夷为平地,我王国尊严被如此践踏,不是耻辱又是什么。”

  从巴杰斯的话里,布拉德洛再次听到禁卫团驻地如何,见巴杰斯和卡隆又要争论起来,猛得一拍宝座扶手,沉声说道:“你们两个先不要争了!巴杰斯,你说禁卫团驻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陛下,既然凯特将军在这里,那么关于这件事情,我想还是凯特将军来说比较合适。”巴杰斯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又把众人的注意力,转到了禁卫团军团长凯特的身上。

  “回陛下,前几天,从海伦娜港押来了几个袭击温森特亲王的罪犯。经过审讯,这几个罪犯原本是黄昏之塔星辰号上的水手,星辰号离港的时候将他们留在了港口。由于袭击王室成员是重罪,所以我将他们关押在了禁卫团的牢房里,等待审判。”说到这里,凯特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偷眼看了看国王布拉德洛的表情。

  虽然这件事情,不是像之前德拉诺那样的栽赃,而且人证物证,受害人温森特亲王的指证俱全。但是真要深究起来,那也不是真的无懈可击的,就看人愿意不愿意去深究。毕竟,一方是高贵的亲王,一方是低贱的水手,这两者能够碰到一起,本身就容易让人产生怀疑。

  不过,国王布拉德洛所关心的,显然不是这个案子究竟如何,而是禁卫团驻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他只是皱了下眉头,并没有追问案子的事情,沉声说道:“接着讲!”

  听到这话,凯特心里终于稍稍安心了,连忙打起精神,脸上仍然带着悲愤之色,说道:“可是今天,黄昏之塔的那位费雷会长突然回来,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把人领走。为了维护王室尊严,我和他据理力争,可是他却直接下令抢人,不但抢走了那几个罪犯,而且还打伤无数禁卫团士兵,更是将禁卫团驻地几乎夷为平地。”

  凯特的话刚一说完,议事厅中顿时一片哗然。主战派的那几位大臣,早就得到了消息,因此倒是带着几分做戏的意思。而主和派的几位大臣,由于今天一直在与国王商议事情,猛得听到这样的消息,一个个都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实际上,真正重要的,不是禁卫团驻地怎么了,而是这里是金度王国的国都,是金度王国的脸面。往严重了说,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不管是好的坏的,都关系到金度王国的尊严。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尊严被践踏,那可绝对是最严重的事情了,简直就是不可原谅的。

  因此,听凯特讲完之后,布拉德洛国王的脸色也显得有些阴沉了,紧锁眉头对凯特问道:“你所说的,可都是实情!”

  “陛下,我愿向神灵起誓,我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而且,这件事情,有禁卫团那么多受伤的士兵作证,禁卫团的驻地如今已成废墟,现在就摆在那里,陛下可以随时去看。”凯特没有一丝犹豫的说道。

  “陛下,那费雷实在欺人太甚,我们以礼相待,他却当我们软弱可欺!再这样下去,我金度王国颜面何存,只会成为各国的笑柄!”见布拉德洛脸色阴沉,巴杰斯连忙又加了一把火。

  而跟在巴杰斯身后的,主战派的将军们,也一同站了出来,义愤填膺的说道:“陛下,下令吧,只要将那费雷和轻风平原一众人等一网打尽,轻风平原唾手可得。”

  见主战派的将军们都开始请战了,左相卡隆也有些急了,连忙站出来说道:“陛下,虽然这件事情,那费雷会长的确做得有些过分,但要因此开启战端也太草率了。”

  “草率?现在是我金度王国的尊严受到了践踏,维护王国的尊严,居然被你说是草率的行为,难道一定要等到对方杀进王宫来,我们才可以反抗吗?”巴杰斯转身怒视卡隆,大义凛然的说道。

  由于最近这段时间,国王布拉德洛采用主和派的意见,所以主和派的众人可谓是相当出风头。看到一直被自己压制的政敌,借着这个机会,渐渐获得越来越多的话语权,巴杰斯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所谓王国的尊严如何,那只不过是幌子,只要金度王国与轻风平原开战,巴杰斯就等于是把卡隆再次压制下去,并且从中获得包括权力地位在内的种种利益。

  卡隆能够和巴杰斯平起平坐,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吓住的。不过,他也没有直接说巴杰斯的话是错的,那样恐怕立刻会被以轻视王国尊严为由攻击。因此,他的脸上,也带着几分气愤和沉痛,向着宝座上的布拉德洛国王说道:“陛下,对于这件事情的发生,我也深感痛心。可是,我们不能因为这样,就真的什么都不考虑,冲动的把国家的一切都赌上去啊。”

  “赌?你居然把为了维护王国尊严而战,说成是赌!”巴杰斯立刻就抓住了卡隆的语病,准备要以此来大做文章了。

  然而,卡隆却是不慌不忙,说道:“巴杰斯,我理解你的愤怒。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与轻风平原开战的话,为了获得胜利,将要付出多大的代价?那费雷可是真真正正的圣域强者,黄昏之塔更是有天空之城那样的战争利器。就算我们真的能够战胜他们,我们又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你有没有想过!”

  布拉德洛国王选择温和手段,正是因为忌惮黄昏之塔的实力。所以,传说林立他们去诅咒之地回不来了,布拉德洛立刻就召集大臣,商议要不要改变策略。而现在,传说显然是假的,林立不但回来了,而且还一如既往的强势,卡隆自然也就再次提起了这些。

  果然,听到卡隆提起黄昏之塔的实力,布拉德洛的脸上也明显露出了犹豫之色。圣域强者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如果金度王国拿不出足够的制衡力量,那么战争只会把自己带入深渊。而金度王国引以为傲的强大舰队,在圣域强者面前根本不算什么,否则第五舰队也不会落得那样个下场。

  不过,巴杰斯似乎是有备而来,听到卡隆的话后,脸上不禁露出一缕不屑,说道:“卡隆大人忘了,我们金度王国可也不是一直在孤军战斗,光照会自然会帮助我们收拾那个费雷和黄昏之塔。卡隆大人不会认为,光照会的至高无上的圣主,加上四大圣殿的圣者,也拿那费雷没有办法吧!”

  “你怎么能肯定,光照会就一定会帮我们对付那费雷呢。你别忘记了,那费雷还有一个身份,是最高议会的第四仲裁者。光照会会不会冒着与最高议会开战的风险,帮我们对付费雷和黄昏之塔,恐怕那不是你说了算的吧。”卡隆一下子把皮球踢到了光照会那边,能够给光照会做决定的,只有光照会的那位圣主,难道现在大家把这事拿去问光照会圣主吗?

  “左相大人,难道照你这么说,我们就被人骑到头上也要忍着吗!你忍得了,我们可忍不了!”卡隆的话虽然有些道理,可还是引起了主战派那些将军们的不满。这些人别看官位不比卡隆,但一个个也都是手握军权的大佬,自然不会怕了卡隆,说起话来也是毫无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