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震惊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震惊

  不过,面对父亲的责问,还有其他大臣们的怒视,康托利却自信的微微一笑,说道:“父亲大人不用着急,我出使轻风平原那么久,对那费雷了解可别人多太多了。让他向我们道歉,那就像让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一样,更不用说还要让他交出他的手下了。他能够为了几个水手,不顾后果的大闹禁卫团驻地,又怎么可能自己把自己的手下交出来呢!”

  “你的意思是,那费雷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我们的条件?”巴杰斯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带出了几分若有所思的表情。

  “既然是这样,那干嘛还要多此一举呢,直接开战不就行了!”德拉诺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听到康托利的话后,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不由得开口追问了一句。

  如果只是德拉诺询问,康托利还真是懒得多作解释,不过看到其他几位军方将领也都面露不解之色,只得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那费雷如果还是不领情,你们觉得主和派的那几位,还能拿得出什么借口呢?”

  听到康托利的这个解释,周围众人顿时恍然大悟,一个个看向康托利的表情都是充满了赞赏,就差有人站出来说句“高,实在是高”。而当他们看向对面主和派那边时,眼中更是充满了嘲讽和不屑,好像主和派已经完全落入了自己这边的圈套中一样。

  实际上,主和派那边的众人,还的确是显得比较乐观。在他们看来,这么大的一件事,只是让黄昏之塔那边道歉赔偿,再把人给交出来,却可以避免一场战争,黄昏之塔那位费雷会长肯定是不会拒绝的。因此,他们现在所讨论的,主要就集中在赔偿上边,怎么样开出一份既让金度王国有面子,又让黄昏之塔那边不会拒绝的赔偿单。

  金度王国的外交大臣佐伯森,接了国王布拉德洛的命令后,第二天一大早就带着几位下属直奔黄昏之塔的使馆。不过,一路上他也暗自盘算,如果一上来就说要对方道歉什么的,估计自己未必能把人请得去。于是,他又叮嘱几位下属,让他们见了黄昏之塔的人后不要随便开口,一切都要听自己的安排。几位下属自然不敢反对,反正什么事都有佐伯森兜着,不过是跟着跑一趟而已,当下是连连应是。

  金度王国的王宫,距离使馆区本就不远,很快佐伯森就带着人来到了黄昏之塔的使馆。使馆的大门前站了两个人,身上穿着黄昏之塔的法师袍,正是黄昏之塔法师团的魔法师。金度王国本来给各个使馆,都安排了士兵,负责门前的守卫工作,只是林立之前带人突然离开,回来后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那几个士兵早就被赶走了。

  佐伯森来到使馆大门前,脸上挂着礼仪式的笑容,对门前的两位魔法师说道:“两位魔法师,我是金度王国外交大臣佐伯森,与费雷会长也不陌生,现在有急事要见费雷会长,麻烦两位通报一声。”

  本来,对两个看大门的人,佐伯森也不至于这么客气。只是等他走到近前,才发现这两位看大门的魔法师,居然都是传奇法师。虽然说,传奇级别的上边还有圣域级别,可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传奇级别已经就是如同神一样的存在了。

  佐伯森虽然不至于被两个传奇法师吓趴下,可也不敢显得太过无礼,毕竟即使是在金度王国,传奇强者那也是拥有着相当高的地位的。传奇强者就是传奇强者,即使是看大门,那也不是随便谁都能轻视的。

  黄昏之塔的两位魔法师,看了看佐伯森一行人,却也没有为难他们,其中一个点了点头,说道:“嗯,等着,我去看看会长大人有没有空见你们。”说完话,便转身走入了使馆中。

  见黄昏之塔的人是这样的态度,佐伯森还没有说话呢,身后的一位年轻外交官员就已经忍不住了,走前一步说道:“我们是带着诚意来解决问题的,你们就这样让我们在门外等着,这是你们解决问题的态度吗?”

  听到那年轻的外交官员的话,黄昏之塔剩下的那位魔法师还没有开口呢,佐伯森的火一下子先冒了出来,一把将那官员拉了回来,顺手就是一巴掌抽过去,口中骂道:“来的时候,我是怎么交待你们的,谁允许你出来说话的!”

  别看这整件事情,好像金度王国这边多么的理直气壮,可真要说起来,包括佐伯森在内的主和派大臣们,现在可以说是有求于黄昏之塔。黄昏之塔这边,林立如果答应金度王国提出的那些要求,那么主和派就可以继续维持自己的政治主张,否则就要被主战派给压下去了。

  因此,佐伯森现在把姿态摆得很低,就是担心一个不好,把黄昏之塔那边给惹急了。

  反倒是黄昏之塔那位魔法师,好像看不过去似的,站出来劝阻道:“这位佐伯森大人,不要动手嘛,年轻人不懂事,教训几句就行了。”

  而听到这话,佐伯森身后那些下属,都是不由得翻起了白眼。他们可都看得清楚,黄昏之塔这位说话的魔法师,年纪比自己这边挨打那位还要年轻。

  正这时,进去通报的那位魔法师走了出来,对佐伯森说道:“你运气不错,会长大人刚刚有点空闲,你跟我进来吧。”

  我运气不错?佐伯森心里暗自苦笑,这算是什么事啊,自己这边为这个吵吵了一天了,可黄昏之塔那位却好像没事人一样。

  佐伯森迈步往使馆里走,后边几位下属连忙也要跟上,却被大门前的魔法师给伸手拦了下来。那几人正要争辩些什么,佐伯森察觉之后,却是转回身吩咐几个下属在大门这里等着。实际上,之前有那个年轻官员跳出来的事情,他也不敢再把这些人带去见林立,谁知道这里边是不是有主战派安排的人故意给搅事呢。

  在黄昏之塔那位魔法师的带领下,佐伯森很快就见到了林立,只是这一见面,还真是被林立的样子给吓了一跳。此时的林立,脸上还带着几分倦容,就好像一个人几天几夜没合眼一样,给人一种相当憔悴的感觉。

  看到林立这付样子,佐伯森心里却突然间感到踏实了一些。在他看来,林立之所以这付模样,八成是想到了大闹禁卫团驻地的后果有多严重,担心与金度王国因此而开战,内心受到煎熬,才变得这么憔悴。

  “费雷会长,我看你脸色不太好,难道是身体有什么不适吗?”佐伯森故作关心的上前询道。

  林立抬手请佐伯森坐下,无精打采的摇了摇头,说道:“多谢关心,没什么大事。”

  听到林立的回答,佐伯森心里暗笑,堂堂一位圣域强者,能愁成这付模样,还说没什么大事呢!当然,他也不好直接说破,而是委婉的说道:“费雷会长,我这次过来,其实就是为了替你解决心中的难题的。”

  一听佐伯森这话,林立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惊讶,两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佐伯森一番,极为怀疑的说道:“佐伯森大人说什么?替我解决心中的难题!”

  林立昨天救回那几个水手后,就在房间里研究那个神匠级的魔纹。如果换成是别的东西,林立别说是一夜不合眼了,就算是一个月都不合眼,也未必会感到精神疲惫。可是这神匠级的魔纹,哪是那么容易研究的,别看只是研究了一夜,林立消耗的精力却是相当恐怖的。

  虽然林立是圣域强者,可那神匠级的魔纹却已经涉及到了神灵的领域,这就好像一只蚂蚁要举起一头大象一样。那神匠级魔纹中包含的知识,就如同一头身躯庞大的大象,而林立脑海中的知识就如同蚂蚁那点力量似的,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林立心里的难题,就是这个神匠级的魔纹,因此听到佐伯森的话,不免显得有些诧异,心说:难道这位金度王国的外交大臣,还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铭文神匠?

  但是很快,林立就反应了过来,佐伯森显然不可能是什么神匠。要知道,不管是铭文还是药剂,还是锻造或者其他职业,只要能够达到神匠级别,那就是真真正正的神灵了。尽管这些人,可能在成为神匠之前,都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实力,可一旦成为了神匠,那拥有的实力绝对不会比一般的神灵弱。

  可是从佐伯森的身上,林立是一丝神灵的气息也没有感觉到,只感觉到一股十九级的魔力波动而已。

  反应过来之后,林立不禁摇了摇头,看来自己也是被那神匠级魔纹给逼疯了。他稍稍调整了一下心情,说道:“佐伯森大人还是说你的事情吧,我心里的难题,可不是你能够解决的。”

  佐伯森自然是想不到,把林立难住的是一个神匠级魔纹,因此还是按照自己的猜想,意味深长的一笑,说道:“费雷会长这话就不对了,要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个人的实力能够决定的,对你而言的难题,也许在我这里就有解决的办法呢。”

  妈的,这还越说越像那么回事了,你他妈是来玩我的,还是真的能破解神匠级魔纹吧!林立干脆站起身来,两步走到佐伯森的近前,说道:“好,既然佐伯森大人这么有自信,那就跟我上去一同参详参详那神匠级魔纹。”

  本来见林立好像一下表现的有些激动,佐伯森还以为林立要开口请自己帮忙,解决与金度王国这次闹出来的矛盾。可是紧接着,他就听到林立说到神匠级魔纹,脸上刚刚浮现出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

  “什,什么,神匠级魔纹?”佐伯森都有些傻眼了,别说是神匠级别的魔纹了,就算是最初级的魔纹,自己也根本是一窍不通啊。要是自己有那个本事,哪怕只是有大师级的造诣,也不用做这吃力不讨好的外交大臣了。

  “对啊,神匠级魔纹,我这研究了一夜,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没想到佐伯森大人还真是深藏不露,居然有信心替我解决这个难题,快请吧。”林立当然知道,佐伯森没有那样的本事,只不过自己研究了一夜,心里那股郁结之气,也的确是需要发泄一下,这才故意要为难佐伯森。

  佐伯森这才搞明白,敢情自己所谓的大事,根本就没有被对方放在心上,人家心里的大事是说那神匠级的魔纹。他的脸上也只得露出几分苦笑,说道:“费雷会长,怪我没有说清楚,我这次过来,是受国王陛下的命令,请你去王宫商讨事情的,可不是来研究什么魔纹的。”

  “哦,这样啊,”林立这才放过佐伯森,转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对方淡淡说道:“你们国王让你来请我,是准备就我手下那几个水手的事情,向我道歉吗?道歉的话就不必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也懒得和你们计较那些,你们只要以后别没事给我找麻烦就行了。”

  幸亏是我来啊!佐伯森被林立说得,险些一口血喷出来,心说:这要是让国王陛下或者主战派那几位听到,恐怕根本什么都不用说了,金度王国直接就要和黄昏之塔开战了。

  “费雷会长,你们昨天做的那件事情,让我们金度王国在感情上很难接受。如果是换在别的地方,为了我们双方的友好和平,也许大家还可以各自让让步。可是,这里毕竟是我国的国都,关系到我国的国之尊严,所以陛下让我来请你过去,就是想把这件事情搞清楚,商讨一个可以让我们双方都满意的解决办法。”佐伯森看林立这样子,就知道自己如果直接说要黄昏之塔道歉赔偿,这位会长大人肯定不会买自己的帐,所以不管怎么样,还是尽量先把人请去王宫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