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三不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三不

  听佐伯森终于说明了来意,林立坐在那里又上下打量了佐伯森一番,突然脸上露出一缕意味难明的笑容,说道:“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去见见你们的国王,早点把这事情解决了,省得你们再来打扰我。”

  见林立点头同意了,虽然佐伯森对林立的那缕笑容感到有些不安,可起码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于是立刻接着说道:“费雷会长能这么想就好,那么我们这就去王宫吧,不要让国王陛下久等了。”

  实际上,如果不是林立研究一夜的神匠级魔纹,搞得精力有些难以为继,根本就懒得浪费时间去见金度王国的国王。在林立心里,和那神匠级魔纹相比,其他什么都是次要的,金度王国要和要战都无所谓。

  现在,他之所以同意佐伯森的邀请,更多的也就是借这机会休息一下大脑,恢复一下精力而已。当然,如果金度王国那边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他也不介意再发泄一下,拆个禁卫团的驻地算什么,拆掉金度王国的王宫才给劲呢。

  林立跟着佐伯森出了使馆,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金度王国的王宫,然后在王宫侍卫的引领下,来到了王宫中的议事大厅。

  这个时候,王宫的议事大厅中,金度王国的国王布拉德洛,还有主和主战的两派大臣,都已经早早的等在这里了。主和派的那些大臣,正在向国王布拉德洛汇报,自己等人一夜研究出来的索赔清单。而主战派的大臣们,却是一个个嘴角带着冷笑,看着主和派的大臣们在那里表演,心里都对最后的结果充满了期待。

  佐伯森先进到议事厅中,向布拉德洛国王行礼后,说道:“陛下,臣已经将费雷会长请来了,他此时正在外面等候您的召见。”

  “嗯,”布拉德洛点了点头,面带威严的抬手说道:“传!”

  紧接着,议事厅外面的王宫侍卫们,一个传一个的开始喊:“传轻风平原黄昏之塔会长费雷觐见!”

  没一刻,林立迈步走入议事大厅,目光在大厅中扫了一圈,最后落到了坐在王位上的布拉德洛国王身上。他走上前去,行了个寻常的见面之礼,不等布拉德洛开口,便先说道:“国王陛下找我过来,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装什么傻呢,你指示手下强闯禁卫团驻地,抢走囚犯,打伤士兵,你以为就什么事情都没了吗!”禁卫团的军团长凯特,一见林立就气不打一处来。尽管这件事情,现在成为了金度王国向轻风平原开战的契机,对于主战派来说算是件好事,可事情出在禁卫团身上,让他还是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住口,凯特将军,注意你的言辞!”布拉德洛先是斥责了凯特一句,接着目光重新落在林立身上,微皱着眉头说道:“费雷会长,凯特将军虽然有些激动,但他所说的,也的确是我请你过来的原因。这件事情,事关我金度王国的尊严,我希望费雷会长能够给我一个交待。”

  布拉德洛之前采纳主和派的建议,在轻风平原的事情上采取温和手段,但并不意味着他是一个性格软弱的国王。作为一位国王,他考虑的事情要更加全面,采取温和的手段,只是因为这更符合金度王国的利益。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任由别人践踏金度王国的尊严,因此在对林立说话时,语气中也是带着几分恼怒和不满。

  听出了布拉德洛语气中的情绪,主战派的几位大臣自然是心中暗喜,这让他们心里仅的一点担忧都烟消云散了。而主和派那边却是一个个脸色变得有些忐忑,生怕国王陛下控制不住情绪,忘记了之前的计划。

  而面对布拉德洛的指责,林立却是淡然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交待?那么,国王陛下是想要什么交待呢?”

  林立脸上的表情,落在金度王国众人的眼中,那可真是要多该死有多该死。就连主和派的那些大臣,心里都有些看不过去了,要不是考虑到引发战争的后果,他们都想直接向黄昏之塔宣战。反倒是主战派,似乎显得要冷静得多了,毕竟他们心里十分笃定,事情发展到最后,国王陛下是绝对会向轻风平原发动战争的,到那个时候再算这笔帐也不迟。

  布拉德洛眼中闪过一缕怒意,但终究还是没有当场爆发出来。或许是为了压抑怒气,避免和林立再多说话,他将目光转向了站在巴杰斯身边的康托利身上。

  得到布拉德洛示意的康托利,轻咳了一声,从父亲巴杰斯的身后走了出来,来到了林立的面前,不急不缓的说道:“费雷会长,我们又见面,只是这一次,你可真是给我们出了个大难题。”

  林立笑了笑,却没有说话。他答应和佐伯森过来,只是由于研究魔纹一时走入了死胡同,来这里算是换一换脑子。至于说金度王国想怎么样,对他来说听或不听都没什么区别,反正他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见林立没有回应自己,康托利也不恼,微微一笑,接着说道:“第五舰队那件事情,本着友好和平的愿望,国王陛下宽宏大量不与追究。可是这一次的事情,费雷会长的作法,却超过了我们的底限。为了王国的尊严,我们有不惜一切代价与黄昏之塔一战的决心。不过,国王陛下不忍轻风平原在战火中生灵涂炭,所以决定给你一次挽回的机会。”

  康托利这话一说,国王布拉德洛的形象,一下子显得无比的光辉伟岸,好像林立如果不答应金度王国将要提出的条件,就是不顾轻风平原人民死活邪恶黑暗的大反派。当然,康托利心里其实很清楚,以林立那嚣张霸道的性格,是不会同意金度王国的条件的。不过做戏自然要做全套,起码这么一说,也顺便获得了国王布拉德洛的好感。

  果然,听到康托利把自己说得那样悲天悯人,布拉德洛看向康托利的目光中,也更多了几分赞赏。本来这件事情,让布拉德洛还感觉有些脸上无光,别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自己却因为各种顾虑而不敢轻启战端。可是没有办法,身为一国之主,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什么都由着自己的心情,这国家恐怕早就被毁掉了。不过,被康托利这么一说,布拉德洛的心里好受多了,自己不是忌惮那黄昏之塔,而是不忍心轻风平原生灵涂炭啊!

  林立听得心里却是不禁冷笑,什么轻风平原生灵涂炭,那也得要金度王国有那个本事才行。金度王国的海军舰队,那的确是在安瑞尔世界排第一位的,可那在林立这样的圣域强者眼中,却根本不算什么。金度王国如果拿不出可以和林立抗衡的圣域强者,那不管派多少海军舰队过去,也根本都是送菜。

  林立不知道金度王国还有没有别的圣域强者,反正那位普尔大祭司已经被永远留在了诅咒之岛的地下世界。普尔那样的水平,都能成为金度王国的大祭司,可见这金度王国就算还有圣域强者,也绝对强得有限。

  当然,金度王国的背后,还有个不逊于最高议会的光照会,光是知道的四大圣殿的圣者,那就绝对都是接近圣域巅峰的强者。可是,就算是光照会全力支持金度王国,什么圣主啊圣者长老全部出动,林立也根本不惧。

  甚至林立都不用去求最高议会那三个老家伙,别忘了在轻风平原上,还有一位不逊于最高议会三大仲裁者的灰烬术士。别看灰烬术士对别人都十分冷淡,可是谁都不知道,他还欠着林立一个天大的人情呢,他的那具新的完美身躯,还是林立用永恒熔炉给炼制出来的。

  那灰烬术士,可是不朽之王创造的生命,身上的本事也大部分都是学自不朽之王。真要说起来,这灰烬术士比起大领主奥斯瑞克,似乎更符合不朽之王的传承者这个身份。

  况且,林立自己的手中,还有着强大的底牌,比如那强大的天空之城,比如那可以召唤冰霜巨龙辛德拉一次的龙之号角。真要是金度王国联合光照会,向轻风平原发动战争,恐怕最先要生灵涂炭的,只会是他金度王国。

  康托利见林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设想八成是要现实了。而想到这里,他心里更是一阵暗喜,只要对方拒绝了金度王国的条件,自己就可以拿这个做为理由,请求老师支持向黄昏之塔开战。到了那个时候,就凭光照会的几位圣者,要拿下黄昏之塔这个年轻的会长,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当然,康托利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喜色来,而是带着几分沉重,接着说道:“国王陛下决定,再给费雷会长一次机会,不过费雷会长你必须要就这件事情,公开向我国致歉,并且赔偿禁卫团驻地的一切损失。另外,最重要的一点,请费雷会长交出抢走的几个犯人,和昨天在禁卫团驻地闹事的人。”

  一听金度王国提的这三个条件,林立不禁乐了。别说砸了禁卫团驻地的法师团那些魔法师了,就是那几个对黄昏之塔无足轻重的水手,他也不可能交出来,否则当初又何必大动干戈的去救人呢。

  林立淡淡的看了康托利一眼,嘴角突然一翘,露出一缕笑容,说道:“金度王国的诚意,真是让我感动,不过我做事有我的原则,做了的事就不会后悔,会后悔的事情就不会去做。所以,对于你们所提的这些条件,我是不会接受的。”

  “费雷会长,你要想清楚,这事关你黄昏之塔和轻风平原的生死存亡,你可不要因为逞一时之快,却给你的黄昏之塔和轻风平原带去灾难。”听到林立直接就拒绝了康托利说的那些条件,主和派的左相卡隆顿时就有些急了。

  虽然从内心里,卡隆对林立这样不合作的态度,也是相当的痛恨。尽管是主和派,可毕竟他也是金度王国的左相,林立打金度王国这一巴掌,他自己也一样是感同身受。可是即便是心里再恨,他也不希望战争爆发,除了考虑到对民生等问题的影响之外,更重要的是不希望自己一派再被右相巴杰斯那边压制下去。

  而与卡隆相反,巴杰斯等主战派的大臣们,虽然在林立拒绝那些条件后,表现得有点群情激奋的意思,可实际上一个个的眼中却透着得意与喜色。他们心里边,对于康托利那可真是佩服到了极点,这看起来是主战派退了一步,可是却把主和派的后路给堵上了,这下看主和派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看局势正在向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康托利决定再加一把火,让布拉德洛和主和派的大臣们彻底的无话可说,于是故作真诚的问道:“费雷会长,难道你是对哪个条件有什么不满吗?我们现在在这里对话,为的就是找到一个符合双方利益的解决办法,你有什么意见可以说出来嘛。”

  “我的意思,很简单,第一不会交人,第二不会赔偿,第三不会道歉。我这一次过来,可不是为了道歉而来的。我手下的水手,在我离开的时候,被金度王国以那么荒诞的罪名抓捕,我倒是想要你们给我一个解释。”林立目光看向王座上的布拉德洛,语气显得格外理直气壮。

  妈的,搞了半天,还是自己这边的不是了!布拉德洛听到林立的话,一下子险些被气得吐了血。

  布拉德洛当然知道,这件事情最初肯定是有什么隐情的。他也怀疑过,温森特就算再怎么废物,那也是金度王国的亲王,怎么会和身份卑微几个水手发生冲突?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和最初那件事情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重要的是金度王国的尊严不能就这么被人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