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污痕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污痕


  见海奎斯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林立好笑的摇了摇头,随手拿出一瓶很普通的海星墨水。这海星墨水,和八爪族的墨水可没得比,应该是的绘制魔纹最普通的一种材料。想要用海星墨水绘制魔纹,往往还要加入其他的魔法材料,按照一些配方进行调配后,才能够使用。

  而林立拿出这瓶海星墨水后,也完全没有要绘制魔纹的意思,竟然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将那海星墨水整瓶向地上的魔纹丢了出去。就听得“叭”的一声脆响,墨水瓶被摔了个粉碎,里边的墨水也跟着是四下飞溅,一下子就把那大师级的魔纹染得一塌糊涂。

  林立的这个举动,可是一下子把所有人都给惊呆了,这在他们看来简直太无耻了。自己绘制不出更好的魔纹,就把对方绘制的作品给弄坏掉,这不是无耻是什么!

  “你,你也是堂堂一会之长,怎么能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情!”康托利顿时就忍不住了,本来心里对林立就极为不满,见林立居然这样不顾脸面,哪里还能再顾得上什么风度。

  而周围那些人,也是纷纷指责起了林立,只是看林立的实力深不可测,才没有人敢上前动手。尤其是这大多数人都是海族人,而海奎斯也算是海族人的骄傲,因此他们就算不敢和林立动手,但动动嘴的勇气还是有的。

  只不过,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林立却根本没有去搭理那些人,也没有向海奎斯多说什么。他径直回到卡里柯里的商铺,拿上了自己要买的那些东西,包括那盒海神之血,丢下几颗魔晶便转身离开了。

  林立如此做派,落在在场的众人眼中,那可就真是相当的目中无人了。污染了海奎斯的大师级魔纹,自己又拿不出现什么让人心服的作品,居然还有脸拿着东西堂而皇之的离开,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无耻的人啊。就算是那些卑鄙无耻的小人,起码也要做一做样子吧,难道这个家伙居然是真的没有一点廉耻之心吗!

  这一下,在场的众人顿时变得更加群情激奋,口中纷纷无比激烈的声讨咒骂着已经离开的林立。反正林立已经走了,就算他们感觉到林立实力远高于他们自己,却也不会想到那二十出头的年轻魔法师居然是一位圣域强者,自然咒骂起来更是口无遮拦。

  而康托利这个时候,当然也不会错过这样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满脸懊恼的对海奎斯说道:“海奎斯大哥,真是不好意思,我应该想到的,这费雷来自轻风平原那偏僻之地,行事一向蛮横无耻,做事从来不给别人留面子。说真的,要不是我国陛下心胸宽广,恐怕早就向他们黄昏之塔宣战了!”

  康托利接着就开始口沫四溅的讲了起来,从林立如何蛮横的因为一点小事毁掉了金度王国的第五舰队,讲到最近林立又是如何不顾金度王国颜面的大闹禁卫团驻地。当然在讲这些的时候,他也一再强调了自己这边如何顾全大局,如何不忍轻风平原生灵涂炭等等。毕竟这两件事情,真说开了对金度王国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自然也要解释一下王国这边为什么一忍再忍。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在康托利讲述这些,极力渲染林立蛮横霸道卑鄙无耻的时候,海奎斯却是一声回应也没有,只是两眼紧盯着地上那被污染了的魔纹。

  在自己的作品被污染的时候,海奎斯心里自然也是怒火万丈,那可是自己刚刚亲手完成的作品啊!不管是在族中,还是在其他什么地方,自己的作品一旦展示出来,无不立刻被称赞恭维之声所包围。可是这一次,自己的作品,居然被人这样当面污染,这让他恨不得立刻出手狠狠的教训那个不知死活的人类魔法师。

  然而,愤怒的海奎斯,目光在自己那被污染的作品上扫过之后,却突然间愣在那里一点也无法移开了。按理说那片污迹应该是显得极为突兀,可是在他的目光落到那污迹上,却突然感觉到那片污迹与自己的魔纹居然是隐约存在着某种契合。

  从内心里,从常识上,海奎斯都不认为,对方随手抛出的墨水,会蕴含有什么样的深意。可是,即使有着这样的想法,他却仍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双眼,目光在那片污迹上怎么也无法移开。

  而且谁都没有注意到,随着注意力被那片污迹吸引过去,海奎斯眼中的怒火竟然也渐渐被一种凝重之色所取代。渐渐的,海奎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其他任何的东西,仿佛周围的一切喧闹都消失了。而唯一存在的,就是那已经被污染了魔纹,以及魔纹中的那片污迹。

  海奎斯毕竟是一位杰出的铭文大师,即使没有八爪族的天赋加成,其铭文学的造诣也是名副其实的大师级的。尽管他心中仍然是不敢相信,却又实实在在的感觉到,在那片污迹出现之后,自己的魔纹似乎也发生了一种难以解析的变化。

  难道,那片污迹还真有什么玄奥之处吗!随着进一步的观察,海奎斯心里原本的想法,也开始出现了动摇。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个被自己忽略了的常识,对方这样破坏自己的魔纹,为什么没有激起魔纹的反击!

  要知道,魔纹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破坏的,如果什么魔纹只要泼一瓶墨水就废掉的话,那铭文师这个职业恐怕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大家要是遇到什么魔纹构成的陷阱或者防御,也根本不用去费什么心思了,直接泼一瓶墨水上去就好了。

  而实际上,别说是泼一瓶墨水了,就算是用强大的魔法去轰击,只要这魔法的力量不超过魔纹的力量,也不可能将魔纹给破坏掉。想要让魔纹失去作用,那也是需要对魔纹的结构有着深刻的认识,掌握这个魔纹的规则和运行方式。就像去破解什么魔法机关一样,按照正确的步骤去停止魔纹的力量运转才行,否则的话就必然引起魔纹的强力反击,海奎斯所绘制的这个魔纹,那可是真正的大师级魔纹,一旦力量爆发出来,恐怕这座海的恩赐市场都要从城市里被抹去了。如果对方真的是随意的砸了一瓶墨水,想要把这魔纹给污染掉的话,这魔纹早就应该发出强大的反击了。

  这个常识,不仅仅铭文师知道,就是绝大多数对铭文没有了解的人也知道,可以说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但就是因为太普通了,才让愤怒之下的海奎斯一时都没有想起来。而且不仅仅是他,就是周围那些人,恐怕也没有想到这个普通到不能普通的问题。

  而现在,有了那种奇异的感觉,又想起这个常识性的问题之后,海奎斯的心里可就没办法平静了。先别管那片污迹,究竟对魔纹产生了什么影响,单单就是这个能够不引起魔纹的反击的事情,就足以见得那个叫费雷的人类不简单啊!

  在这种想法之下,海奎斯也顾不上去愤怒了,全部的精神力一下子都沉浸到了自己的作品之中,真正身心投入的研究起了那片污迹给魔纹带来的影响。

  在海奎斯看来,虽然自己最开始没看出什么来,但那只是因为自己没有往那方面想,简单说就是轻敌了。而凭着自己在铭文领域的造诣,真要是投入精力去仔细的研究,想要破解这个问题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当海奎斯真正投入精力,想要破解那片污迹带来的影响时,却发现事情似乎远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他惊讶的发现,在那片污迹的影响下,自己的魔纹从最基础的结构上都发生了改变,而这种改变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知识领域。

  海奎斯原本以为,不管再怎么改变,这个魔纹的变化,也无法脱离出自己原有的框架,顶多就是对魔纹原本的力量产生一些影响。而这个影响,也许是增强,也许还是减弱,毕竟一个成型的魔纹,不是随便能够增减东西的。

  可是现在,海奎斯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有些不认得,自己亲自绘制出来的这个魔纹了。也就是说,这个魔纹从本质上,从结构到规则,再到最后的力量性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全新的魔纹。如果原本的魔纹是攻击性的,那么现在这个魔纹可能就是防御性的,如果原本的魔纹是水属性,现在这个魔纹可能就是火属性或者其他属性的。

  而且更让海奎斯受挫的是,他现在根本无法分析出,这个以自己的魔纹为基础,被一片污迹改变出来的全新的魔纹,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性质和力量。现在的这个魔纹,已经变成了他从未见过的一种魔纹,而且是以他的铭文知识,都无法解析出来的。

  到了这个时候,海奎斯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尽管对方没有真正完整的绘制一个新的魔纹出来。可是就凭着那随手抛出一瓶墨水,让自己的魔纹发生这样天翻地覆的改变,这就足以说明对方在铭文领域的造诣不是自己可比的。

  不过,海奎斯并不想就这样放弃,越是分析不出这魔纹的奥秘,越是将自己的精神大量的投入进去。作为八爪族年轻一代最杰出的铭文大师,海奎斯心里的那份骄傲,让他无法轻易放弃这样的一个挑战。

  而在旁边众人,尤其是康托利看来,海奎斯身上的情绪变化,先是无比的愤怒,而后又是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一样压抑,最后更是面色苍白浑身微微颤抖,显然这是怒极攻心的表现。

  费雷啊费雷,你这目中无人的性格,终于结出了恶果,这一回你可惹到了一位惹不起的人啊!康托利心里暗喜不已,但是表面上却没显露出来,反而也是满脸的愤慨,对海奎斯说道:“海奎斯大哥请放心,不管到哪里,我都可以替你作证。这件事情完全就是那费雷无理取闹,他自己没本事不说,还无耻的污染了你的作品,我们必须要他当面给你道歉。”

  按照康托利的想法,接下来自己和海奎斯应该是一拍即合,然后海奎斯就应该想办法去找那个费雷的麻烦了。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海奎斯居然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应自己一声,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而这个时候的海奎斯,也的确是根本没有听到康托利的话,整个世界好像就只剩下了眼中的那个魔纹。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没能从那魔纹中,解析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甚至就连这个魔纹作用都没能搞清楚,就更不用说深层次的东西了。

  同时,海奎斯的精神力,却在以极其惊人的速度在消耗着,仿佛那魔纹就是一个吞噬精神力的黑洞,大量的精神力投入进去,却激不起一丝一毫的涟漪。

  尽管海奎斯的精神力,比起常人要庞大无数倍,可却也承受不出如此恐怖的消耗。仅仅就这么看了几分钟的时间,海奎斯终于承受不住精神力的巨量消耗了。他一下子从那沉迷的意境中被生生的推了出来,身不由己的向后踉跄了几步,脸上更是露出一股疲惫之态。

  “海奎斯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康托利正站在旁边,连忙伸手将海奎斯扶住,心里却是一阵暗喜。没有想到这海奎斯心胸也是这样狭窄,居然被那费雷给气成这样,这要是八爪族那几位长老看到,还不立刻去找那费雷算帐啊!

  然而,海奎斯却依然没有回应康托利,反而是又上前两步走了回去,并且从怀中取出一颗十六面的水晶体。这水晶体被称为记忆水晶,可以将一些需要的影像记录下来,并且能够保存很长时间。

  海奎斯现在已经认清现实了,这个魔纹显然不是自己能够破解的,于是就想用记忆水晶把魔纹整个都记下来,好回去请教族中的长老。随着他口中默念的一句咒语,那记忆水晶脱手飞出,直飞到了魔纹的正上方,淡淡的光芒撒播开来,开始将魔纹的影像刻入水晶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