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接近神匠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接近神匠

  康托利开始还不太明白,不过很快就自己想出了一个解释,海奎斯八成是想要把这魔纹记下,当成日后找那费雷麻烦时的证据吧!

  可谁也没有想到,那记忆水晶在魔纹上方,急转了一阵之后,却突然间传出一声破裂的声音,紧接着就啪的一声彻底的炸开了。这让海奎斯顿时有些傻眼,显然那魔纹中所蕴含的信息,已经超出了记忆水晶的存储极限。而这也更说明了那魔纹的级别,恐怕比起自己预想的,还要高级了不知多少。

  康托利也没有想到,记忆水晶居然没有把那魔纹影像存下来,反而是不可思议的炸开了。当然,他可不认为,原本是在那魔纹上边,而是觉得这可能是海奎斯在气愤之下操作失误造成的。

  不过,康托利也不好明说,只是劝说道:“海奎斯大哥,其实这东西不用存下来,我们只要找几个人看在这里,也完全可以作为证据的。”

  听到康托利的话,海奎斯眼中一亮,不过却并没有像康托利说的那样,把这魔纹就留在这里让人看守,而是直接施展了八条魔法手臂。这八条魔法手臂,在所有人不解与震惊的目光中,围着那魔纹的四周就轰了下去,很快就在魔纹的地面周围轰出了一圈深槽。接着,八条魔法手臂落在边缘上,猛然发力,随着一声巨响,竟然是将那带有魔纹的地面整个都掀了起来。

  “康托利兄弟,不好意思,我有急事要回去一趟,就先失陪了!”说完,海奎斯也不等康托利回话,就那么用八条魔法手臂举着那块地面,身形纵上半空,向着一个方向疾飞而去。

  看着海奎斯离开,康托利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在他眼中,从海奎斯这一番表现来看,恐怕八爪族和黄昏之塔的仇是结定了!

  而另一边,海奎斯举着那块巨大的石板一路疾飞,来到了位于霍普拉城外不远的一座大湖上空。这座大湖的中央,矗立着一座极尽奢华的宫殿,宫殿下边没入水中,只显现出一团巨大的阴影,显然水面下的建筑还要更加的雄伟。这座宫殿,正是八爪族的望潮宫,或者也可以说是八爪族在金度王国的使馆。

  海族人虽然可以在陆地上行动,但是水中的环境显然更能让他们感到舒服。所以其他势力或者国家的使者都住在金度王国提供的使馆,而海族人却还是喜欢在湖泊这样的地方建造自己的宫殿。

  因此,不仅仅是八爪族拥有望潮宫这样的宫殿,其他几个强大的海族也同样有类似的宫殿,反正即使没有自然的湖泊,以他们的实力也能生生挖出一座巨大的湖泊来。于是,在金度王国国都霍普拉城外面,环绕着大大小小数十座湖泊,也算是一道奇特的风景线了。

  海奎斯好像流星一样落在望潮宫的平台上,两个八爪族的守卫立刻迎了上去。看到海奎斯居然举着一块石板,两个守卫眼中也不禁闪过惊讶之色,不过很快就压了下去,上前无比恭敬的行礼道:“见过君上!”

  “嗯,”海奎斯点了点头,疾飞这一段,心情多少也冷静一些了,接着又问道:“大君和几位长老有没有回来,现在在做什么?”

  “回君上,大君和几位长老刚刚从赤海宫回来,现在应该还都没有休息。”八爪族守卫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赤海宫和望潮宫一样,是海族中另一支大族巨鲨族在金度王国的行宫。八爪族以铭文学在海族中称雄,而巨鲨族则是以强横的战力称霸海洋,尤其是巨鲨族的精锐巨鲨骑士,单纯战力在无尽之海说是所向无敌也不为过。

  海奎斯去找康托利的时候,他父亲八爪族大君海格尔以及几位长老,正在巨鲨族的赤海宫中作客。海奎斯一回来,就先问父亲和几位长老有没有回来,实在是心里急切的一刻也不想多等了。

  而在听到守卫说父亲等人已经回来了,海奎斯立刻是一点时间也不想耽搁,直接举着那块巨大的石板,一下子射入了望潮宫中。这望潮宫虽然极大,但海奎斯也是心里急切,一路几乎是脚不沾地,举着那石板就径直到了父亲居住的宫殿。要不是宫殿中的那些守卫都认识海奎斯,恐怕还以为是有人要来打砸宫殿呢,否则怎么举着那么大一块石板呢。

  来到父亲的宫殿门前,海奎斯又对门前的守卫说道:“进去通报一声,我有急事要见大君。”

  虽然,以父亲对他的宠爱,海奎斯就算不通报直接进去,也顶多就被呵斥几句而已。但是这一次来金度王国的,不只是他父亲八爪族大君海格尔,还有一位让他都十分惧怕的存在。而且不只是他,就算是他父亲海格尔,在那一位面前也一向都要毕恭毕敬的。

  守卫进去通报,很快就走了出来,对海奎斯说道:“大君请君上进去……”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感觉到面前呼的刮起一阵狂风,再看海奎斯已经没有了踪影。

  等到海奎斯来到宫殿中的时候,八爪族大君海格尔,正坐一张桌前,翻看着先祖铭文笔记。听到海奎斯进来的声音,海格尔都没有头,淡淡说道:“你不是和康托利游玩去了吗,什么事情这么急着见我?”

  “父亲,是有一件急事,我带来一件东西,您先看看吧!”海奎斯一边说着,一边把那石板重重的放在宫殿当中的地上。那石板虽然并不是很重,可他这一路用八条魔法手臂举过来,对他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而且,之前的时候,他为了破解石板上的魔纹,精神力就已经消耗极大了,能够一路坚持到这里可是相当不容易了。

  听到石板落地的声音,海格尔大君这才把注意力从笔记上收了回来,转向了自己的儿子那边。看到地上的石板,他不由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这是什么东西,看上去还是新的,你不会是又被人族奸商给骗了吧。”

  海格尔没有看到石板上的魔纹,不是他眼神不好,而是海奎斯力竭没有稳住,把石板给放反了。而海格尔自然也想不到,自己儿子这是把铺街的石板抠下来了,看出那石板也就是几十年的货色,便以为是哪个人族的奸商把假的遗迹石板卖给了自己儿子。

  “不是的父亲,这个是……”海奎斯好容易把气喘匀了,这才注意到自己把石板给放反了,只得苦笑着说道:“父亲,我请您看的在另一面,只是我现在也没有力气把它翻过来,所以……”

  “嗯?”海格尔这才注意到,自己儿子的满脸的疲惫,而且精神力的波动也极为衰弱,简直就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恶战一样,连忙问道:“你和谁动手了,难道是雷鳗族的小子!”

  雷鳗族又是无尽之海中的另一支霸主级海族了,与巨鲨族不同的是,雷鳗族应该算是海族中的魔法师,拥有着操纵雷霆的魔法天赋。雷鳗族和八爪族之间,由于两族的海域相接,所以互相之间的联系也是最多。

  八爪族出了海奎斯这个天才,雷鳗族自然也不差,有一位和海奎斯差不多,却已经是踏入了圣域境界的天才名叫曼森。这天才与天才之间,可并不一定是惺惺相惜,反而是成为对方的更多。尽管八爪族和雷鳗族的关系不错,可两族各自的天才,海奎斯和曼森两个人,几乎是一见面就要开打。

  听到父亲的话,海奎斯苦笑了一下,说道:“父亲,不是曼森,您还是看看那块石板的另一面吧。”

  海格尔见儿子坚持让自己去看那块石板,于是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面带疑色的将手一挥,那块石板就被翻了过来。本来,海格尔还认为,这样一块普通之极的石板能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可是当他真正看到石板上的魔纹后,却是立刻变成了儿子海奎斯当初的状态,整个人都一下子沉浸了进去。

  看到父亲开始研究那个魔纹了,海奎斯心里也冒出了几分期待。海格尔作为八爪族的大君,在铭文领域的造诣自然不是海奎斯可比的,而且精神力也更加的浩瀚。因此在海奎斯看来,这个魔纹虽然能够难住自己,但是在父亲的这里肯定很快就能被破解。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海格尔却迟迟没有从那状态中出来,这让海奎斯心里的期待也一分分的越减越少。同时,一股恐慌,也在海奎斯心中渐渐升起,如果连父亲都无法破解这个魔纹,那么那个叫费雷的人族,在铭文方面的造诣又该是多么可怕呢!

  十几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终于海格尔突然闷哼了声,脸色苍白的向后踉跄了两步。海奎斯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将父亲扶住,说道:“父亲,这个魔纹……”

  海格尔稍稍缓了一下,站稳后对海奎斯说道:“海奎斯,这个魔纹你是从哪里得到的,为什么我看这明明有你绘制的痕迹,却又远远超过了你的境界。”

  海格尔自然一早就看出来了,那石板上的魔纹,有自己儿子绘制的痕迹。因此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儿子有什么突破,把这魔纹拿来让自己评价的。可是这一深入进去,他却发现,这魔纹的级别,可远远不是自己儿子能够绘制出来的。

  海奎斯也不敢隐瞒,就把自己和康托利在市场上遇到林立,然后和林立要求比试铭文知识的事情都说了再来。当然,他也没有说是自己主动去挑衅对方,而是说看到对方铭文水平不错,所以想要切磋一下而已。

  讲完之后,海奎斯忍不住又向父亲问道:“父亲,那么您看这个魔纹,究竟是什么级别的,为什么对方只是撒了片墨水,就让我的魔纹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可是听到儿子的询问,海格尔也只能苦笑摇头,说道:“这个魔纹,我看还是要请基多和卡扎里两位长老过来,或许才能够看出其中的玄奥吧。”

  海奎斯顿时呆住了,关键还不是要请两位长老过来,而是父亲居然说两位长老过来也只是或许能够看出什么!那么,这个魔纹究竟是什么级别,为什么自己只是绘制了一个大师级的魔纹,对方随便泼出一片墨迹就让这魔纹变得这么可怕了!

  海奎斯在发呆,海格尔却没有耽误时间,立刻让人去请基多和卡扎尔两位长老过来。等到海奎斯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位长老已经是来到了那块石板的近前。可是,就像海格尔一样,两位长老沉浸到对魔纹的研究中,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却不约而同的从那状态中脱了出来,而且也都是满脸的疲惫。

  “大君,我看还是请海希斯大长老过来吧,这个魔纹根本不是我们能够破解的。”基多长老满脸苦涩的说道。他已经听了这块石板的来历,一想到以铭文学见长的八爪族,竟然被一个人类铭文师给难住了,那心里的感觉可着实不怎么美妙。

  旁边的卡扎尔长老,也是跟着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我估计,即使是海希斯大长老,也未必能够破解这个魔纹,以我的经验来看,这个魔纹的等级恐怕要到宗师级巅峰了。”

  “什么,宗师级巅峰!”海奎斯觉得这简直是不可思议,那个人类铭文师的年纪才多大,怎么可能是一位铭文宗师呢!

  八爪族也算是长生种,一般也都有千年的寿命,海奎斯算是年轻人也有三百多岁了,用在铭文学研究上也有两百多年。以海奎斯的天赋,两百多年才达到铭文大师的水平,在八爪族中就已经是万年难见的天才了。而那个人类铭文师,才二十岁出头而已,就算是在娘胎里就开始学习铭文学,也才二十几年而已,这得是多么恐怖的天赋才能达到宗师级别啊!

  吃过那魔纹苦头的四个人,谁也不敢再去看那魔纹了,因为目光只要一落上去就会被吸引住。而以他们现在的精神力,已经再承受不出那样恐怖的消耗了。如果只是普通人,可能看不懂就看不懂了,可是八爪族骨子里流着铭文学的血液,如此深奥的魔纹对他们的吸引力是直透灵魂深处的,反而让他们会受到更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