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亲王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亲王

  四千三百万金币,可不是四千三百金币,一个金币就够一个普通人家好吃好喝过生活一个月了,四千三百万金币买金度王国的炼金巨舰都能买个四五艘了。而那位大贵族,却是眉头都不皱一下,财大气粗的说道:“行,就这个价格,把东西给我拿来吧。”

  “等等!我先要买的,凭什么卖给他!”见海神柱这就要被卖掉了,安吉拉诺可急了,那东西可是自己将来在海上的生命保证啊。何况,本来是自己要买的,凭什么那鲶鱼怪就要卖给别人。至于说四千三百万金币这个价格,他就直接忽略掉了,反正最后是林立付帐。

  “你捣什么乱呢,钱不是给你了吗,你怎么还赖着不走!”鲶鱼头老板虽然在骂着安吉拉诺,但是眼睛却不住的往林立和康纳里斯那边瞟。

  而那位要买海神柱的大贵族,却是咧着嘴乐了,看着安吉拉诺,说道:“喂,那个小丑,你还想买海神柱啊。你听清楚了,是四千三百万金币,不是四千三百金币,你买的起吗。再说了,你要是现在能拿出四千三百个金币,我都把那海神柱让给你,你拿得出来吗!”一边说着一边把晶卡给那鲶鱼头老板递了过去。

  “瞧不起人?小心我拿钱砸死你!”安吉拉诺本来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听到又有人叫自己小丑,自然是半点也不想和这人客气。

  “哟,拿钱砸死我?我倒要看看,这金度王国还有谁能拿钱砸死我温森特!”那大贵族一听安吉拉诺的话,顿时咧着嘴大笑起来,脸上更是满脸的傲然之色。

  温森特?林立突然感觉,这名字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可是他想了一下,自己认识的人里边,似乎也没有叫温森特的。

  鲶鱼头老板不再去理安吉拉诺,接过那大贵族手中的晶卡后,就紧接着开始转帐。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操作了两下之后,鲶鱼头老板却停了下来,苦着脸对那大贵族温森特说道:“这位大人,您的晶卡中,钱不够。”

  “什么!怎么可能?”温森特一把抢过来晶卡,看了又看,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该死,我刚刚想起来,上午刚付了珊瑚商会的货款。这样吧,那个海神柱,你给我留三天,听到没有,三天之后我过来拿。四千三百万金币,一个子也不会少给你。”

  “这个,大人,我就是个做生意的,哪有生意来了不做的。况且来这里的人都是什么身份,我一个小商人怎么惹的起。”鲶鱼头老板满脸苦相的说道,好像下一刻就会有个惹不起的人来买海神柱一样。

  “那我不管,我告诉你,四千三百万金币,你要是能卖得高这个价格,我认栽。”温森特抖着脸上的肥肉,萝卜一样粗的手指指着鲶鱼头老板,恶狠狠的说道:“你要是比这价格低出手,别怪我让你这商铺开不下去!”

  林立在旁边听到这里,已经不仅仅是觉得温森特的名字耳熟了,对他们两人这一唱一和的表演也感觉有些熟悉。虽然想不起温森特是什么人,不过眼前这一幕,不正是为了抬高价格做的戏吗。不过有一点,林立想不明白,他们怎么就能确定,自己掏得起那四千三百多万金币呢,那对于任何一个势力可都是一笔巨款啊。

  正在林立暗自琢磨的时候,却从商铺外面又走进两个人来,一边从人群后边走进来,一边说道:“哈吉,今天你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啊,这海市还没有到日子呢,你这生意就这么红火啊。”

  那鲶鱼头老板一见进来的两人,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也顾不得去和安吉拉诺计较了,几步迎上前去,说道:“唐纳德大师,托利亲王,您两位今天想看点什么啊。”

  原来,走进商铺的两人,正是洛丹伦王国这次派来的使者,一位是洛丹伦王国的宫廷法师唐纳德,另一位则是洛丹伦王国的托利亲王。他们来这里,一方面是应邀参与金度王国的立国庆曲,另一方面自然就是为了这汇聚天下珍宝的海市了。

  而且真要说起来,唐纳德和托利亲王,可要比林立来这海市的次数更多。毕竟,林立先是去诅咒之岛,回来后又闭门钻研那神匠级魔纹,这才刚刚开始认真的逛海市。而唐纳德和托利亲王,却没有那么多事情要忙,除了和金度王国的贵族们应酬之外,那就是逛海市了。

  这家商铺的鲶鱼头老板,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唐纳德和托利亲王,一上来就叫出了两人的名字,而且态度显得极为热情。

  “原来是托利亲王啊。一直想去拜访,可惜没有机会,这回既然遇到了,看上什么中意的东西尽管开口,都算在我的帐上。”那大贵族温森特还真是不差钱,自己刚要花两千多万金币给城堡买个装饰品,这就又要请客给托利亲王和唐纳德买东西。

  然而,唐纳德和托利,却只是稍稍向温森特点了点头,就径直走到了林立和康纳里斯那里。在温森特和鲶鱼头哈吉诧异的目光中,唐纳德和托利显得格外客气的对林立说道:“费雷大师,刚刚去使馆拜访,听说您不在,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您。”

  听到唐纳德和托利叫出费雷这个名字,这位财大气粗的大贵族温森特,却是突然间浑身一抖,扭头向了林立和康纳里斯那边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这位大贵族顿时脸色变得苍白,脸上的肥肉不由得好像海浪一**的抖动了起来。

  鲶鱼头哈吉虽然对唐纳德和托利亲王的表现有些惊讶,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生意,因此见他们去聊天了,自己便又转回头对温森特说道:“您看,这海神柱,我可最多能给您留三天,而且要是有人比您的价格高,我也不好不卖。”

  “留什么留,不要了,不要了,”温森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见林立那边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连忙挪动着肥胖的身躯,逃也似的向着商铺外面而去。

  “哈哈,正好,他不要我要!”安吉拉诺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见那死胖子不和自己争,立刻高兴的叫道。

  眼见着温森特要离开了,可另外几个人却没有问价的意思,这让哈吉心里有些挫败,一扭头看到小丑一样的安吉拉诺,顿时就忍不住了,怒声咒骂道:“你这小丑,一定要把我生意搅和了才满意是吧!走,我们找金度王国的人评理去,我到要看看金度王国是怎么维持市场秩序的!”说着伸手就要去拉安吉拉诺。

  实际上,安吉拉诺要说买什么便宜东西,也许还真就被当顾客来对待了。可是这家伙,一上来就要那海神柱,一身七彩斑斓的滑稽铠甲,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买海神柱的人。现在更是把四千多万金币的大生意给搅和了,哈吉心里都恨不得把这小丑的皮扒了,哪里还管什么和气生财。

  哈吉要拉着安吉拉诺去算帐,而那位大贵族温森特肥胖的身躯也已经挪到了商铺门口,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林立那边传来。

  “温森特亲王,你这是着急要去哪里啊。”林立终于想起来了,之前自己手下那几个水手被金度王国的人抓起来,理由就是殴打金度王国的亲王,而那个金度王国的亲王不就是叫温森特吗!

  只不过,事情到了后来,实际上和温森特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主要还是禁卫团的事情搞得金度王国下不来台。因此,对于温森特这个人,林立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这才只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却没有立刻想起来。

  但是,林立没把温森特放在心上,不代表别人也是这边,怎么这也是金度王国的一位亲王呢。结果唐纳德随口一提,倒是给林立提了个醒,一下子想起了这个害自己手下水手被抓起来的亲王殿下。

  已经走到门口的温森特亲王,本来已经就要走出去了,却在听到林立叫破自己身份后,顿时身体僵在那里。而后,他那肥胖的身躯,好像机械一样僵硬的一点点转了回来,满脸带着尴尬的表情,说道:“原,原来是费雷会长,真是巧啊!”

  “呵呵,的确是巧,我还正想着,什么时候去拜访一下你,好替我手下那几个水手,向你道歉呢。”林立其实没想把温森特怎么样,毕竟事情已经算是结束了。而温森特也是被康托利和德拉诺他们利用了,捞到没捞到好处不知道,反正是挨了一顿打,爵位还被布拉德洛给免去了。

  但是温森特可不敢那么想,林立搞出那么大的事情,金度王国都不敢追究,要是对方真想把自己杀掉,或者卸条胳膊卸条腿的,恐怕自己那位国王侄子是不可能替自己出头的。不,不是恐怕,而是肯定不会替自己出头!禁卫团那件事情可是**裸的打脸,布拉德洛都能够忍下来,自己这个废物叔叔又怎么可能让他替自己出头呢。

  一想到这里,温森特两腿就不禁打晃,好像承受不住那肥硕的身躯一样。同时,他的脸上,也是很快就密布汗珠,好像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声音颤抖的说道:“费雷大师,说笑了,那件事情明明是我不对,挨揍也是我活该,害几位水手大哥受了几天委屈,应该是我去向您道歉的。”

  听到温森特亲王居然这样低声下气的和林立说话,旁边的鲶鱼头老板哈吉顿时有些目瞪口呆,而听这意思好像温森特亲王还让那人手下的水手给揍了!开什么玩笑,这可是金度王国的亲王啊,怎么会被几个下贱的水手给揍了呢,金度王国就能忍下去?

  “是吗,你是真的要道歉吗?”林立虽然原本没打算找这温森特亲王的麻烦,但是对方既然撞到了自己手上,那不收点利息怎么行呢。

  “啊,”温森特愣了一下,本以为那件事情已经结束了,自己也就是说几句软话就行了,没想到听对方这意思,好像还真要让自己出点血啊。

  看着发愣的温森特,林立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丝的冷意,语气不愉的说道:“怎么,温森特亲王原来只是说说而已吗?”

  温森特打了冷战,立刻回过神来,慌忙说道:“哪里话,费雷会长说笑了,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向您道歉,就是不知道您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

  “嗯,这才看出一点你的诚意,”林立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没有一点客气的一指那边的海神柱,说道:“刚才听你说,你要买那海神柱?正好我的人对那海神柱也有些意思,你说该怎么办呢?”

  “啊,那,那我不买了,让给您好吧。”温森特听到林立的话,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让自己大出血,只是要自己让出那根海神柱啊。本身自己就是个托而已,又没打算真的买那破柱子,对方要买就买去好了,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

  可是,林立既然说了要看温森特的诚意,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松让他混过去,当下冷笑说道:“温森特亲王,我买,又怎么看出你的诚意呢?”

  这下,温森特亲王明白了,对方这是要狠宰自己一刀啊!那海神柱可是要四千三百万金币,自己这个废物亲王哪里去搞那么多钱来。别说是四千三百万金币,就是四百三十万金币也不是自己能拿得出来的,否则自己何苦来给人家当托呢!

  一想到自己如果拒绝,会落下什么样悲惨的下场,温森特亲王的脸顿时就绿了,鼻涕眼泪也下来了,说道:“费雷会长,我现在连爵位都没有了,王室也断了我每月的生活费,只能靠着租出去的几间商铺的租金过活,哪里有那么多钱买那海神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