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除掉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除掉


  随着蒙特利亲王的话,一起过来的王宫卫队,也一下子向着巨鲨族的人摆开了阵势。尽管这支王宫卫队的实力,根本入不了格里纳等巨鲨族人的眼睛,可是如果他们真动这些战士一根手指头,那就等于是要和金度王国撕破脸了。格里纳就算是再狂傲,也不能不考虑这个后果,毕竟他不像林立那样,对金度王国的关系毫不在乎。

  “好,蒙特利亲王,今天我就给你个面子,”格里纳心里当然不甘,海马族奴隶没要到,反而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不小的脸,这口气怎么可能轻易咽下去。可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就像蒙特利亲王说的,这里的金度王国的地盘,而不是巨鲨族的赤海,巨鲨族的少君也不是这里的主人,难道还真能和金度王国撕破脸吗?

  不过,这件事情,格里纳并不打算这么简单的算了,蒙特利亲王这里既然说不通,那自己可以去找布拉德洛当面说。巨鲨族需要金度王国这个盟友,反过来金度王国又何尝不想和巨鲨族结盟呢?格里纳就不相信,那布拉德洛真的会为了一个小小的黄昏之塔,甘愿放弃巨鲨族的友谊!

  格里纳的目光,越过金度王国的人,越黄昏之塔的人,投向后边那黄昏之塔的使馆。尽管这一次,他连林立的面都没见到,可是很明显至少在他自己心里,这个仇已经算是结下了。这已经不仅仅是海马族奴隶的问题了,更多的是涉及到巨鲨族的颜面。格里纳堂堂巨鲨族少君在黄昏之塔这里吃了闭门羹,手下两位神将也被当众打脸,这仇恨可不是轻易能够化解的。

  蒙特利亲王其实心里也挺无奈的,早就听说了黄昏之塔那位费雷会长难缠,这一次可真算是有了亲身的体会。不管怎么说,格里纳也是巨鲨族少君,就算因为什么原因不想让出那些海马族奴隶,可也不至于连面都不见吧。

  要知道,这闭门不见,本身就已经是极大的失礼了,更不用说还让手下出来把巨鲨族的人给硬堵在了门口,这不是**裸的打格里纳和巨鲨族的脸吗?那位费雷会长,先是打了金度王国的脸,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打了巨鲨族的脸上,真应该改名叫打脸会长啊。

  冷哼一声后,格里纳带着手下离开了黄昏之塔的使馆,首先就是要去金度王国的王宫,向布拉德洛确认这一切是否真的是他的意思。如果说,蒙特利亲王是自作主张,那么格里纳也不介意把蒙特利也划入敌人一方。

  等到巨鲨族的人都离开之后,蒙特利这才又转向了黄昏之塔那边,对康纳里斯等人说道:“原本想见一见你们会长,不过看这样子,你们会长应该也忙的很,那么我就不多打扰了。”

  蒙特利虽然替黄昏之塔把这件事情给化解了,但是从心里对林立也是很有怨气的。如果林立的态度不是那么强硬的话,金度王国也不用被逼着做出这样为难的选择。

  不就是一些海马族的奴隶嘛,无尽之海那么多的势力研究了多少年,也没研究出一个结果来,就算是给了巨鲨族又怎么样呢。付出一群没用的奴隶,换取到巨鲨族的好感,恐怕是个人都知道应该如何取舍。可那位费雷会长却偏偏不同常人,居然宁可得罪巨鲨族,也不肯把头稍稍的低一低。

  真不知道那位费雷会长到底是怎么想的!蒙特利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有了和林立见面的心情,直接带着王宫卫队离开了使馆区。

  而另一边,格里纳从黄昏之塔使馆那里离开后,就带着四位神将直接到了金度王国的王宫,要求面见布拉德洛国王。

  布拉德洛在派出蒙特利亲王之后,就一直在王宫中等待着事情的结果。听到下边人报告,说巨鲨族少君格里纳求见时,他知道事情应该是按照自己希望的结束了。不过紧接着,他又有些头疼,虽然不用应付那个不给面子的费雷会长了,可这格里纳难道会是好应付的吗?

  当然,布拉德洛不可能像林立那样,直接把格里纳拒之门外,毕竟他的态度可就代表着金度王国的态度。把巨鲨族的少君拒之门外,那简直就如同直接向巨鲨族宣战一样了。

  而且布拉德洛知道,这个时候的格里纳心里肯定有极大的不满,正需要自己想办法把那不满给疏解出来,免得真对金度王国与巨鲨族的关系产生不好的影响。

  很快,在王宫侍卫的带领下,格里纳独自来到了布拉德洛的面前。见到布拉德洛之后,格里纳按照外交的礼仪的,先是向布拉德洛行了个礼,接着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国王陛下,有件事情,我希望能够在这里得到您明确的回答,蒙特利亲王今天的所作所为,是否得到了您的授权,是不是代表着您的意思?”

  格里纳的口气有点冲,多少带了一些质问的意思,一上来就问蒙特利亲王是不是受布拉德洛指示的。实际上,他这一路走过来,心里的怒火稍稍平息后,关于这个问题就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这也让他心里更加不满了,老子是要替你金度王国出气的,结果你们自己却跑出来阻止,你金度王国难道还真是贱骨头吗?

  布拉德洛自然听得出,格里纳心里的怨气有多大,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他也只能淡淡一笑,示意格里纳坐下之后,这才说道:“格里纳少君,你是巨鲨族的少君,是未来巨鲨族的领导者,这样的身份势必让你不能随心所欲的做事。相信在刚才,你也稍稍了解一些黄昏之塔的实力,但那只是黄昏之塔表面上的一小部分的实力而已。”

  “那又怎么样,小小一个黄昏之塔,就算全部的实力拿出来又能如何。我听说黄昏之塔与您金度王国的关系,似乎也并不融洽,您能够容忍他们的种种无礼,或许是您有什么别的计较,那我一个外人也管不着。但是,他对我对巨鲨族的藐视,我却无法容忍。所以,我希望您能够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让蒙特利亲王那么做?”格里纳心情不爽,话里自然也是带了不少刺,把金度王国被黄昏之塔打脸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有句话叫“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而格里纳所说的话,明显就是在揭布拉德洛的短了。布拉德洛本来还打算好言相劝,免得格里纳再去招惹那黄昏之塔,却没想到对方这样不知好歹,顿时脸色也微微一沉,淡淡说道:“格里纳少君,你只要知道,我这么做不是为了黄昏之塔,而是为了帮你!好了,不管你是否理解,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些了!”

  布拉德洛一句,把格里纳后边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这已经就等于是直接说送客了。格里纳说完那话之后,心里就已经有点后悔了,一听布拉德洛不想再谈下去了,也只得满脸不爽的站起身告辞。

  格里纳才不相信,布拉德洛所谓的帮自己的话。可他毕竟也是有顾虑的,不想在这里和金度王国撕破脸。尽管那些海马族奴隶,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可毕竟原因不可能说出来,因此现在也只能是暂时作罢。不过,他心里已经是有了计算,只要下一次有机会和黄昏之塔碰上,这笔帐一定要好好的和他们算一算。

  格里纳气呼呼的离开王宫,就准备带着手下回城外巨鲨族的赤海宫,不过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他扭头循声看去,原来喊自己的,正是号称金度王国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的康托利。

  康托利和八爪族少君海奎斯的关系很好,而海奎斯和格里纳却不怎么对付,不过康托利和格里纳又有一些交情。总之他们是各交各的,反正交朋友又不是娶老婆,就算娶老婆也不可能让老婆连个男性朋友都不交,何况只是交朋友呢。

  所以,虽然心情相当不爽,但格里纳还是停了下来,看向康托利那边,说道:“原来是你啊,怎么今天没有和那个软体爬虫去到处撒墨水。”

  软体爬虫这个蔑称,是格里纳骂海奎斯的,同时也是巨鲨族的人骂八爪族的话。就像八爪族的人,也叫巨鲨族人是“没长眼的”,因为巨鲨族的人不管身躯多么高大强壮,可那对眼睛却都好像芝麻绿豆一样。

  八爪族擅长绘制魔纹,就好像是海族中的学者一样。而巨鲨族称霸海洋凭借的是天生的神力,所以也可以称为是海族中的武者。而这学者和武者,那向来都是天生的对头,在人族那边是,在海族也同样如此。

  康托利笑了笑,没有在意格里纳的话,而走到近前后,说道:“格里纳,今天的事情,我也听说了。”

  一听康托利这话,格里纳的脸色顿时就阴了下来。骂人不揭短,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于格里纳来说可是相当丢脸的,康托利突然提起这个事情,那简直就是在揭他的疮疤。本来格里纳从王宫出来,心情已经很不爽了,现在就更加恶劣了,立刻语气不善的说道:“康托利,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康托利连忙摆了摆手,收起笑容说道:“不要误会,我哪有资格看你的笑话啊。你不知道吧,对于那个费雷会长的嚣张跋扈,我可是比你的体会要更加深刻呢。”

  格里纳本来都准备翻脸了,可是听到康托利这话却是不由得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下康托利,说道:“你是说金度王国那两件事情吗?你们的国王陛下都不在乎,那和你又能有什么关系。”

  格里纳所说的,自然就是金度王国第五舰队和禁卫团驻地的事情了,这两个事情绝对可以称上是金度王国的耻辱了。可真正被打脸的是布拉德洛,康托利地位虽然不低,却还没达到那个层次呢。

  “你是不知道,我和那个费雷打交道,可不仅仅是他来金度王国这段时间,”康托利摇了摇头,接着就把自己出使轻风平原,林立在谈判桌上怎么无礼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他倒是没有把囚笼岛的事情说出来,毕竟那是关系到他自己的一笔巨大财富。

  听完了康托利的讲述,格里纳顿时对他有种同命相联的感觉,脸上的冰霜也很快褪去,说道:“原来是这样,真不知道布拉德洛究竟怎么想的,居然还对这样一个人一忍再忍。”

  “唉,陛下毕竟要考虑整个王国的利益,所以有些事情就算想做,也不可能由着性子去做。”康托利好像十分理解似的感叹了一句。所谓的金度王国的利益,他之前已经对格里纳讲了,无非就是金度王国想要往轻风平原发展却又不想引发战争。

  这让格里纳有些不解了,按照康托利的说法,自己把那个费雷干掉的话,金度王国岂不是能够从中收益了吗,为什么布拉德洛却又要阻止呢。想到这里,格里纳一边带着康托利往城外的赤海宫去,一边问出了自己的疑惑:“既然这样,我替你们除掉那费雷,你们不是正好可以再无顾虑的往轻风平原发展了吗?”

  “可这里是金度王国啊,他们是被陛下请来的客人,如果他们在这里出了事,那么金度王国的信誉肯定会受到不小的影响。到时候不但轻风平原的势力不会再相信金度王国,其他别有用心的势力,也肯定会拿这个大做文章的。”康托利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但是却暗示了格里纳,只要选了正确的地方,要对付黄昏之塔那些人,金度王国也是不会阻止的。

  康托利原本是想让海奎斯帮自己对付林立,因此才有了之前海的恩赐市场和秘商市场的事情。可是,尽管想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可他还是隐隐感觉到,海奎斯似乎有意无意的在回避与林立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