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海上夕照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海上夕照

  不过,疑惑归疑惑,维迪大公还是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先是把那幅画好一通夸赞,直说得是天上有地下无。接着又按照蒙特利交待的,把这次拍卖跟金度王国与八爪族的友谊扯到了一起,免得八爪族那边多心。

  最后,这幅由海尔德诺斯创作的海上夕照,以一百万金币的底价,由维迪大公宣布正式开始竞拍。

  然而,和其他拍卖品,一宣布竞价开始,就争得热火朝天不同,这一次整个会场却是一片寂静,静得仿佛掉根针都能够听到,居然冷场了!

  一百万金币,对于参加拍卖的这些人来说,的确算不上多大的数目。就算是里边财力最弱的人,恐怕都不会把一百万金币当回事。可是,花一百万金币去买一幅画,却没有人愿意去做那种傻事。

  来这里参加拍卖会的,都是为了买到对自己真正有用的东西。只要真的对自己有用,哪怕价格再高,他们也会全力一争的,可是那一幅画对他们来说,却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用处。那幅画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意义,但那些意义都是别人赋予它的,而对于参加拍卖会的人们来说,那些意义就是没有意义。谁会花一百万金币,去买一个对自己毫无意义的东西呢?

  而坐在包厢中的林立,看到那幅拍卖的画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一缕了然之色。金度王国这样的做法,其实已经非常明显了,林立要是再看不出来,那也白做这么久的会长了。他没立刻举牌叫价,不是因为不想要那幅画,而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想要那幅画。

  虽然林立也不差钱,但是能够花最少的钱,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自然还是最好的。他很清楚,如果自己表现出势在必得的样子,那些参与竞拍的人中,肯定会有人跳出来给自己找别扭。至少,那位巨鲨族的格里纳,肯定是不介意把价格推高一些,以报之前暗金魔龙铠被抢的仇。

  维迪大公心里埋怨着布拉德洛,嘴里却又不得不一遍遍说着那幅画的优点。虽然流拍对于一场拍卖会来说,也是十分平常的事情,可是在现在这样的拍卖会上,如果出现了流拍,对拍卖会也肯定会有影响的。

  可是,一幅画就是一幅画,无法和蜃珠那样档次的东西相比。维迪大公绞尽脑汁,从艺术品的角度,把这幅画描述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珍品,也无法改变它只是一件艺术品的本质。

  看来这次真的是要流拍了!维迪大公满心无奈的想道。而这次流拍,无疑将会成为这次拍卖会的一个瑕疵,甚至成为人们口中的一个笑话。

  面对这样的情况,金度王国的包厢中,布拉德洛和蒙特利与是面面相觑。那个费雷不是看中这幅画了吗?怎么现在画摆上去拍卖了,他反而却不肯出手了。是自己这边会错了意,还是说对方嫌一百万金币的价格太高了呢。

  然而,就是维迪大公几次询问后,准备宣布流拍的时候,却从八爪族那边的包厢中传来一个声音。

  “两百万金币!”

  不管怎么说,那幅画是八爪族送给金度王国的,而且还是八爪族的传奇人物海尔德诺斯的作品,如果真在的这场拍卖会上流拍,八爪族也会觉得脸上无光的。因此,眼看着没有人出价竞拍,只得自己报了个两百万的价格。

  听到八爪族的报价,维迪大公心里多少松了口气,虽然没有那么热烈的竞拍,但能够不流拍也是好的。

  “三百万金币!”林立终于出手。三百万金币买一幅画,对于其他人来说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林立看中的却不是所谓的艺术,而是那画中所蕴含的铭文知识。如果那不是以画的形式,而是以笔记的形式出现,铭文宗师海尔德诺斯的笔记,恐怕三千万金币都打不住。

  巨鲨族的格里纳,本来正感到有些无趣,甚至还想看着那幅画流拍后,八爪族那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却没想到,先是八爪族想自己把自己的东西买回去,后面那个黄昏之塔的费雷居然也跟着出手了。

  这下,格里纳顿时来了兴趣,先不说别的仇,之前暗金魔龙铠被抢走,可也让他憋了一肚子气了。

  既然对方想要那幅画,那自己不给对方添点麻烦怎么行呢?自己虽然不需要那幅画,也不知道那幅画有什么用,但是把价格抬得高高的,也算是让对方吃个不小的苦头了吧。想到这里,格里纳抬手就要举牌。

  不过,旁边的康托利,却一把将格里纳拦住,说道:“等一下,格里纳少君,你不觉得这有些奇怪吗?”

  “奇怪?这有什么奇怪的!”格里纳扭过头向康托利看去,面带得意之色说道:“他想要那幅画,我就让他多花十倍百倍的钱,否则怎么能出心里这口恶气。”

  康托利却是微笑着摇了摇头,目光投向对面的包厢,口中淡淡说道:“格里纳少君难道不觉得吗,在这样的拍卖会上,出现那样一幅没有多少价值的画,实在是透着那么诡异。说里边要是没什么问题,恐怕谁都不会相信。”

  “什么,你的意思是,他就是想引我出手?”格里纳也不是傻子,得到康托利的提醒后,立刻就想到了这样的一个可能,而且还想到了更多。

  要是黄昏之塔那个费雷先出手,自己倒是不介意给他找点别扭,可是经过康托利这么一提醒,现在怎么看都感觉有股阴谋的味道在里边啊!格里纳手指在桌面上轻敲几下,心里不由得有了这样的想法。

  尤其是,现在这两个出手的人,和自己的关系都不怎么样。那么就不能不怀疑,对方是不是想到了自己会找他们麻烦,所以才布了这么个局给自己钻。

  也不怪格里纳会这样想,实在是这种事情在拍卖会上太多了。一件本来没用的东西,往往会因为一些意气之争,最后被抬到一个天价,让某个人一不小心掉到坑里。当然,这种事情,也涉及到心理战,如果计高一筹的话,说不定就能够反坑回去。

  但是,格里纳并不擅长这些,因此看了看康托利,问道:“那么,就这样放弃吗?”

  “放弃?不用,我们可以先少加一点试探一下对方,看看对方的反应再做决定,说不定还可以让他们自食其果。”康托利和林立的仇也不小,自然也不愿意错过这样的机会,因此给格里纳了这么个主意。

  “三百五十万金币!”格里纳犹豫了片刻,决定小小的试探一下。

  格里纳这边话音刚落,林立那边又再次加价道:“四百五十万金币!”

  又是直接加了一百万金币,似乎是想要把格里纳拉到这个节奏里来。人家一加价就一百万,这里却是五十万的往上加,以格里纳的狂傲又怎么可能做这么丢脸的事情呢。这样一百万一百万的往上加价,要不了几个回合,价格就会突破千万大关。千万金币不算多,尤其是对他们这样身家的人来说,可有的时候这千万金币,却能够发挥出非常关键的作用。

  格里纳正想直接再加价百万金币,但是就在手中的牌子将要举起的时候,却又一下子落了下去。他虽然冲动,但不是傻子,既然早就想到对方是在给自己设套,又怎么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呢。因此,他不由得又看向了康托利,想问一下康托利的意见。

  康托利没有说话,而是举走手,伸出了两根手指示意了一下。

  格里纳一看就明白了,于是举牌叫道:“六百五十万金币!”

  康托利让格里纳一下加价两百万金币,就是想给林立一个假象,让对方误认为这边已经落到了套子里。不过,只是一幅画而已,没有太大的操作空间,所以在格里纳报价之后,他又说道:“可以了,对方再加价,我们就不用再拍了。”

  对于康托利这个主意,格里纳也没有反对,反正自己没有被对方坑到,反而坑了对方七八百万金币,也算是稍稍的出一口恶气了。

  果然,就像康托利和格里纳想的一样,自己这边报出六百五十万金币的价格后,对面包厢中的那个费雷也再次举起了号牌。不过这一次,对方没有跟自己加两百万金币,而是和之前一样,只加了一百万金币,报出了七百五十万金币的价格。

  “果然是这样!放手吧格里纳。”康托利拍手说道。一百万金币的节奏,和两百万金币的节奏完全不同,这里边涉及到很微妙的心理反应。而现在,他可以确定,对方就是想要拿这幅画来坑格里纳,那么接下来也没必要再做什么了。

  在玩这种阴谋诡计方面,格里纳对康托利还是比较信服的,或者可以说在海族人的眼中,人族都是非常狡猾奸诈的。所以,对康托利的判断,格里纳没有任何反对的,直接坐回到位子上,手中的号牌也丢到了桌上,笑着说道:“哈哈,痛快,痛快啊,这回看那个费雷,还怎么在我面前装,现在他恐怕是哭都哭不出来了吧。”

  康托利算计林立不少次了,但是就没占过一次上风。而这一次,对于康托利来说,无疑是相当有纪念意义的,如果不是还要继续参加拍卖会,他都想出去找地方痛饮一场。

  下边的维迪大公,在连续叫价三次之后,终于手中的木锤落下,确定了这笔交易的成功有效,宣布道:“三次无人竞价,这幅海尔德诺斯的海上夕照,最终的拥有者是,来自黄昏之塔的费雷会长!”

  一下子,会场的人们,目光都投入了林立所在的包厢。他们无论如何也搞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愿意花七百多万金币去买一幅画。或许在这一刻,林立在所有人的心里,都已经和疯子傻子画上等号了。

  但是,拿到画的林立,却根本顾不上去注意那些。开玩笑,这幅画可是一位不逊于自己的铭文宗师留下的笔记,别说七百多万金币了,就算是七千万金币花得也是值得的。对于林立来说,这绝对可以说是捡到宝了,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正这时,包厢门再次被敲响,蒙特利亲王亲自把那幅画给送了过来。在完成交易之后,蒙特利亲王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试探的问道:“费雷会长,现在这幅画属于你了。但是我很好奇,如果你介意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告诉我,这幅画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以至于如此吸引你。”

  外面已经都传开了,说林立买这幅画的原因,就是因为算计格里纳没有算计好,反而被对方给坑了一把。但是,蒙特利亲王是知道的,林立早就对这幅画有兴趣了,自然不会相信那传言的说法。

  林立倒也没有隐瞒,将那幅画收起来之后,对蒙特利亲王说道:“说起来,还要多谢蒙特利亲王了。其实这幅画,对于一般人来说,真是没有什么用处。不过,之前在展厅中,我从这幅画中,看到了一些铭文领域的知识。这幅画,就像是那位海尔德诺斯的铭文笔记,上边记录了他在铭文领域中的所有领域和经验。只是这些东西,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林立说得是实话,可蒙特利亲王却并不怎么相信。一幅画而已,怎么可能还成了什么铭文笔记了,那要是真那么神的话,八爪族中可有的是铭文领域的大能,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反而把画当成外交礼物送了出来呢。

  但是,林立就说这么多,蒙特利亲王也不好追问什么,只得摇头作罢,干巴巴的说道:“那恭喜费雷会长了,拍卖会还没有结束,我就不打扰了。”

  蒙特利亲王虽然没刻意的去传播,可林立的这番解释,还是很快在会场中传开了。不过,在所有人看来,林立的这番解释,根本就是死鸭子嘴硬,为了那点脸面胡编乱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