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重力魔纹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重力魔纹

  原本,维迪大公觉得,就算是鉴定出来那魔纹卷轴的级别,也不会再拿到拍卖会上来拍卖了,毕竟万恶之心已经是创造了一个拍卖会历史的奇迹。但是,看过了试验报告之后,尽管心里不是十分相信,他却还是鬼使神差的把东西拿了上来。

  相对于绝大多数人的哄闹,在八爪族的包厢中却完全是另一付情景。参加拍卖会的,正是八爪族少君海奎斯,听到接下来的拍卖品,是黄昏之塔那位费雷会长的作品时,脑海中顿时想起了之前父君和大长老的评价。

  那个人类魔法师的铭文造诣,难道真的达到了大长老所说的那种境界吗?海奎斯虽然从心里不愿意相信,但是也不敢怀疑大长老他们的判断。因此,对于现在这件拍卖品,他产生了不小的兴趣。毕竟上一次只是对方在自己的作品基础上,弄出来的那样一个魔纹,现在却是对方亲手绘制的作品,应该更能够体现出对方的水平。

  “费雷,到你的魔纹卷轴了,这拍卖会看来还有点眼光啊。”对于林立的魔纹卷轴,居然还在万恶之心后边上场,康纳里斯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别人不知道林立的本事如何,他跟着林立这么长时间了,又怎么可能没有了解呢。

  林立则是无所谓的一笑,之所以把这魔纹卷轴拿来给拍卖会,也只是应金度王国方面的要求,算是给布拉德洛一点面子而已。至于这魔纹卷轴能够拍卖多少钱,他其实根本没放在心上,谁拍下来算谁的运气,流拍也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不过,布拉德洛那边,可不知道林立是这样的态度,而且就算是知道,也势必不会让那魔纹卷轴的拍卖出现冷场的情况。这魔纹卷轴如果到最后都没被拿上台,那么也就算了,反正通过之前那幅海尔德诺斯的画,金度王国这边已经表达出了一定的友好之意。

  可既然现在魔纹卷轴被拿上台了,布拉德洛为了之前做的工作不至于白费,就只能是按照最先计划的那样,想办法给魔纹卷轴一个体面的成交价格了。当然,这对他这位一国之主来说,花些金币而已,也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真正让他担心的还是大厅中那些人的反应,会不会让那位费雷会长感到尴尬。

  “各,各位,请静一静,请静一静!”听着下边各种各样的议论声,维迪大公都有些无法保持平静了,只一个劲儿的让众人安静一下。

  好在维迪大公还是有点面子的,而且参加拍卖会的众人在议论一阵之后,也想看看维迪大公到底要如何解释,那个魔纹卷轴究竟为什么会放在这个时候拍卖。因此,大厅中的议论声,这才渐渐平息了下来,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台上的维迪大公。

  对于那些目光中所蕴含的种种意味,维迪大公心里完全能够感受得到,可看了看放在那里的魔纹卷轴,还是硬着头皮拿魔纹卷轴拿了起来。

  拿着那魔纹卷轴,维迪大公在心里稍稍整理了一下措辞,这才对台下众人说道:“关于这份魔纹卷轴的级别,我先不告诉大家……”

  本来按照习惯,要介绍魔纹卷轴,首先得把这魔纹卷轴的级别说一下,比如高级魔纹卷轴,大师级魔纹卷轴,甚至说宗师级魔纹卷轴。可是维迪大公刚想按习惯介绍,却突然想起这份魔纹卷轴的级别,还根本没有鉴别出来呢,只得又临时改口,假装想要玩一个悬念。

  只是对于维迪大公的这个做法,台下的众人却并不买帐。如果拍卖品是其他什么神秘的物品,他们倒是并不介意维迪大公玩玩悬念。可魔纹卷轴这种东西,要么就是低中高级,要么就是大师宗师级,这有什么值得当悬念的呢。

  何况,这份魔纹卷轴,还是出自一个人类魔法师之手,而且还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人类魔法师。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那个年轻的人类魔法师,能够绘制出多少了不得的魔纹卷轴,维迪大公这个悬念玩的简直是莫名其妙。

  “维迪大公,难道你手里的魔纹卷轴,是学徒级别的魔纹卷轴吗?”当下就有人大笑着喊道。

  “是啊,能够在这样的拍卖会上,见到一份学徒级别的魔纹卷轴,也的确是非常不轻易的事情呢,哈哈!”紧接着,不少人就跟着哄闹了起来。

  听到下边的哄闹声,维迪大公顿时也是脸色尴尬,却也只能是装作听不到,继续大声说道:“接下来,我会在这里,为大家展示一下这魔纹卷轴的力量,相信到时候各位心里都会有一个判断。”

  “还用展示什么,直接开始拍卖好了,我出一个金币!”

  如此不给维迪大公面子的,正是已经被气得有些歇斯底里的格里纳。在这次拍卖会上,格里纳可是被林立坑得不轻,先是暗金魔龙铠被抢,后面势在必得的万恶之心又因为林立的缘故竞拍失败,这仇可绝对是结大了。

  暗金魔龙铠被抢,就是因为格里纳考虑到,后面的万恶之心才是这次拍卖会上最重要的目标,所以没办法肆无忌惮的砸钱。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万恶之心最后竟然也没有拍到,只留下手中的一大把金币,简直就是失败到了极点。

  堂堂巨鲨族少君,格里纳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没有立刻带着四神将去找林立算帐,就已经是很给金度王国面子了。现在,看到拍卖台上,居然又冒出了林立的魔纹卷轴,他心里那怒火顿时就压不住了。

  而有了格里纳开头,大厅中那些人自然也没了顾虑,一个个有样学样的大喊起了价格,一个金币一个金币的往上加价,好像还竞拍得很激烈的样子。

  看到这样的情景,维迪大公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得自顾自的将魔纹卷轴上的绑绳抽开,按照下边人交上来的鉴定报告,缓缓将魔纹卷轴展开了一点。

  实际上,要按维迪大公自己的想法,直接一下子把这魔纹卷轴展开就行了,反正这台上有强大的防御魔法阵保护。别说是这样一个可能不怎么高级的魔纹卷轴了,就算是大师级的魔纹卷轴,也不可能对这拍卖会场造成任何损伤。

  不过,想到鉴定报告中的内容,维迪大公尽管心里十分怀疑那真实性,可手还是不由得缓了一缓,只将魔纹卷轴展开了两指宽就顿住了。而随着魔纹卷轴的展开,一股沉重的力量也顿时从卷轴中散发出了出来,瞬间笼罩了会场中所有的人。

  会场中的众人,原本还在不断的起哄,一个金币一个金币的报着竞拍的价格,谁都没有去在意台上的情况。但是,却突然间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力量凭空施加在了自己的身上。这让原本有些闹哄哄的会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就好像呱呱叫的鸭子被突然卡住了脖子一样。

  只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紧接着会场中就爆发出了更大的声浪。相对比较小的势力的人,倒还没表现得太过分,只是发泄一下心里的不满而已。而那些对维迪大公的身份并不怎么在意的人们,却是一个个开始声讨起维迪大公了,有质疑这拍卖会公正性的,也有质疑维迪大公人品的,甚至还有人都牵扯到了金度王国的信誉上边。

  “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呢,原来只是一个重力魔纹而已,这种铭文学徒都不屑去做的魔纹卷轴,居然也敢放到这样的拍卖会上!”感受到魔纹卷轴上的力量,格里纳更是毫不掩饰的大声嘲笑了起来。

  重力魔纹!实际上,几乎所有人在感觉到身上那股沉重力量后,脑海都不约而同的冒出了这样的一个名字。而只从这里就看得出来,这重力魔纹实在不是多么高深的东西,别说是正经的铭文师了,就是对铭文学没有多少了解的人都知道这重力魔纹是什么东西。

  重力魔纹的力量很简单,就是给人施加更大的重力,就好像给人身上绑一大堆铁块一样,因此不少战士都会用这种方法来锻炼自己的力量。

  另外在战斗的时候,要是打开一个重力魔纹卷轴,也可以对敌人的行动造成一点影响。只是这个影响势必不会太大,毕竟对于战士来说,那点增加的重力可能早就习以为常了。而对于魔法师来说,施放魔法也不会因为重力增加受到影响。所以重力魔纹的用处,不管是在哪一方面来说,都是十分有限的。

  重力魔纹严格来说没有具体的等级,就连铭文学徒都能够绘制得出来。只不过,随着绘制者的能力提高,绘制出来的重力魔纹的力量,也会得到一定幅度的提升。

  但是这个提升的幅度并不会很大,比如大师级的铭文师如果绘制一个重力魔纹,那重力魔纹的力量,可能就和高级魔纹的力量差不多。因此一般来说,铭文师们也不太喜欢把精力用在重力魔纹上边,通过那股沉重的力量,众人猜到维迪大公手中的魔纹卷轴,仅仅是一个低级的重力魔纹,心里自然是更感到不屑。哪怕是个大师级的什么魔纹也好啊,拿一个重力魔纹出来糊弄鬼呢!众人对把这垃圾魔纹卷轴拿上拍卖台的维迪大公也是十分不满。

  “维迪大公,你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这个玩笑开得可有些过了,我们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做这个游戏。”认定那魔纹卷轴是重力魔纹后,会场中的众人纷纷站起来就准备离开了。能来参加这场拍卖会的,都是无尽之海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被人这样戏弄可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小开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大家嘻嘻哈哈也就算过去了,可是维迪大公把重力魔纹卷轴这种垃圾拿上台来,那可就有点羞辱人的意思了。尽管他们也不认为,维迪大公真的有胆量得罪这么多人,可也不愿意再陪着他继续玩下去了。

  尤其是格里纳,在憎恨林立破坏自己竞拍计划的同时,也连带着把维迪大公给恨上了。他可还没有忘记,之前自己和黄昏之塔发生矛盾之后,金度王国方面是如何给自己答复的了。这一次的拍卖失败,再加上上一次金度王国的表态,他很自然的就想到,金度王国和黄昏之塔八成是有什么奸情。

  不过,格里纳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叫嚷着要离开拍卖场。在他看来,这场表演显然是金度王国和黄昏之塔拉关系,如果自己就这样一走了之的话,那也太便宜金度王国和黄昏之塔了。

  因此,在众人闹哄哄的要离场的时候,格里纳却站到了包厢的窗前,几乎把上半身都探到了外面,大声说道:“各位请静一静,我相信对于这件事情,维迪大公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待的,否则我们有理由怀疑这场拍卖会的公正性!”

  显然,作为巨鲨族的少君,格里纳也不是一点脑子都没有的。借着这个机会,他还想着把事情再搞大一点,如果拍卖会的公正性受到了大家的质疑,那么之前拍卖出去的那些东西就得要重新拍卖了。而有了这个时间缓冲的话,他也可以做更充分的准备,到时候来一次绝地反攻。

  听到格里纳的话,王室包厢中的布拉德洛和蒙特利,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这场拍卖会不仅仅是在金度王国举行的,而且还是由金度王国负责主办的,格里纳**裸的质疑拍卖会的公正性,那就和质疑金度王国的信誉没什么两样。

  但是面对这一切,布拉德洛却是有苦说不出,这一切还不都是自己造成的吗。如果不是自己要通过拍卖的方式,和黄昏之塔的那位费雷会长拉关系,也不会让对方拿这么个卷轴出来拍卖。如果不是自己让蒙特利去劝说维迪大公,那卷轴也不会被放在这个时候拿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