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泰山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泰山


  见布拉德洛脸色那么难看,蒙特利亲王尽管心里也很不舒服,却也不得不劝说道:“陛下,也许事情并不会真的那么糟糕,我们应该相信维迪大公,相信……费雷会长。”

  说到相信林立的时候,蒙特利亲王还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结巴,实际上他自己心里也是相当没底。毕竟对于铭文学,他和布拉德洛国王一样,都是百分百的门外汉,只是因为平常能够接触到一些魔纹才算是小有了解。因此,那个重力魔纹卷轴,究竟是不是很了不得的东西,维迪大公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思把它拿上台来拍卖,这是他们怎么也猜不出来的。

  就在众人的情绪,被格里纳稍稍有点煽动起来的时候,海妖族的克里夫亲王却站了出来,沉声说道:“格里纳少君,话可不能乱说,维迪大公的信誉如何,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数。至于现在,维迪大公这么做,肯定是有这么做的理由,各位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不妨坐下来看看又能怎么样。”

  在无尽之海,克里夫亲王的声望,那可是和几位大君相比也毫不逊色的,远远不是格里纳这个海族少君可比的。因此听到克里夫亲王的话,大厅中原本已经被格里纳煽动起情绪的众人,却是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

  要说这场拍卖会最大的赢家,无疑就是成功拍下万恶之心的海妖族了,现在格里纳居然要质疑拍卖会的公正性,海妖族的克里夫亲王自然是要站出来反驳。

  其实,克里夫亲王也搞不明白,林立为什么拿那样一件东西去拍卖。只不过,虽然只和林立打过一次交道,但是他却能够感觉到,林立不是那种随意胡闹的人。因此,对于那份魔纹卷轴,他本能的觉得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当然,之前正是得到了林立的帮助,海妖族才成功的拍下了万恶之心。别说那魔纹卷轴还没有完全展示出来,就算最后证明真的只是一份重力魔纹卷轴,克里夫也不可能去说林立的不是。

  不管怎么说,克里夫亲王的话,比起格里纳还是要管用不少的。尽管那些人对台上的重力魔纹卷轴,依然不抱任何的好感,但起码也没有人嚷嚷着退场,或者公开质疑拍卖会的公正性了。

  “哼,”格里纳冷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气呼呼的坐回到椅子上。面对克里夫亲王,他虽然心里十分的不满,表面上却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毕竟这克里夫亲王,在无尽之海是和几族大君一辈的人物,他这个巨鲨族少君就算是再狂傲,也不敢不把克里夫亲王放在眼里。

  站在台上展示魔纹卷轴的维迪大公,见场面被克里夫亲王一句话稳了下来,尽管知道对方不是为了自己,可心里对克里夫亲王却仍然是颇为感激。当然,他现在也没办法说什么感谢的话,最重要的还是赶紧把眼前的事情做完吧。

  于是,维迪大公一边祈祷着那鉴定报告上说的都是真实的,一边将手中的魔纹卷轴再次缓缓的展开了一些。或许是对这魔纹卷轴也没有多少信心,这一次维迪大公一下子就展开了四分之一,已经可以让人看到卷轴上绘制的部分魔纹真容了。

  如果真的只是重力魔纹,别说是展开四分之一了,就是一下子全部都展开,那力量也不会和刚才有任何的变化。因此当维迪大公展开卷轴的时候,下边的众人根本就没有几个在意的。虽然他们被克里夫亲王劝说的留了下来,可坐在那里一个个还是互相谈论着其他的事情,根本就把台上的维迪大公完全无视了。

  然而,就在众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那股笼罩着他们的沉重力量,突然之间暴涨了仿佛有百倍之多。紧接着,就听到大厅中,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东西破裂的声音,在那股无形的力量压迫下,众人感觉到一股巨力猛然施加到了自己的身上,迫使他们将坐下的椅子都给压碎了。

  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骨头,似乎都在那重压下发出了吱吱咯咯的声音,好像随时都会被生生压断似的。而实力稍些一些人,更被压得坐在了地上,怎么都站不起来,连忙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好在这个时候,拍卖会会场所布置的防御魔法阵,在感受到那股强大的足以摧毁会场的力量后,终于被激发了出来。就见拍卖会会场的四周,那些原本看上去非常平凡的柱子,迅速的退去了伪装的外衣,如同黄金锻造的一样闪烁起耀眼的光芒。那金色的光芒,从一根根柱子上散发出来,很快就连成了一片,将会场和会场中的人们都保护了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会场中的众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那些被压得坐在地上的人们也都狼狈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原本还都有些尴尬,但是看到其他人和自己一样,心里顿时也就平衡了许多,接着就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拍卖台上。

  要知道在这群人当中,实力最差的也要接近传奇级别了,寻常的重力魔纹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而能够给他们带来这样感受的魔纹,在他们看来就算不到大师级别,应该也差不多了。

  不过,这股力量,虽然让众人有些狼狈有些尴尬,但是却还不足以让他们真正的重视起来。毕竟,这样的力量,还算不上多么令人震惊,和之前的万恶之心比起来更是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而且,在回过神来之后,这些人可就有些愤怒了。他们都认为,刚才让自己等人出丑,肯定是维迪大公有意而为的,否则为什么不提前提醒一声。当然,他们这个时候可不会去想,就算维迪大公提醒了自己,自己就会真的把那重力魔纹卷轴放在心上吗?

  “维迪大公,你不觉得你的做法有些过分了吗?”当下就有人怒气冲冲的责问道。来这里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刚才出丑的事情,简直就好像抽他们的脸一样,就算面对的是金度王国的大公爵,他们也不可能忍得下去。

  “维迪大公,你要清楚,我们敬重你,是敬重你的商誉,而不是惧怕你什么!”有脾气暴躁的,更是好像要上台去和维迪大公算帐一样。

  只是维迪大公这个时候脑袋也有些发懵,两眼呆呆得看着台下一片狼籍的景象,拿着魔纹卷轴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倒不是说他被这力量吓到了,而是到现在为止,似乎发生的事情都非常符合鉴定报告的内容,让他想到了报告最后的那个可怕的结论。

  当然,对于报告中的那个可怕的结论,维迪大公心里仍然是抱有怀疑的,尽管他十分希望那上面说的都是真的,可理智上又不断的告诉自己那不可能。

  这一场拍卖会搞得可是太热闹了,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场拍卖会搞成这个样子。虽然在拍卖会上,如果遇到什么热门的东西,竞拍者们不断竞价发生争执也会很热闹,可那是竞拍者与竞拍者之间的事情。

  而现在发生争执,却是竞拍者和主持拍卖的维迪大公,这两者居然成了对立的存在,这可绝对是拍卖会历史上绝无仅有事情。成为所有竞拍者公敌的维迪大公,回过神之后,听到下边众人的责问之声,可真是欲哭无泪了。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在责问维迪大公,在那众多的竞拍者当中,还有相当稀少的几位人类铭文师,此时却是看着维迪大公手里的魔纹卷轴目露迷茫之色。

  虽然铭文师这个职业,除了以铭文为天赋的八爪族之外,在整个安瑞尔世界都非常稀少,但是这场拍卖会聚集了无尽之海最顶级的人物,又怎么可能没有几个人类铭文师呢。只不过由于天赋所限,这几位铭文师的级别并不是很高,最高的也连大师级别的门槛都没摸到呢。

  但就算是铭文学徒,也知道铭文学中的一个常识,一个魔纹的力量在绘制出来的时候是什么强度,那么就会一直是那样的强度。即使是给魔纹更换了魔力源泉,可魔纹能够承载的魔力还是那么多魔力,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自然也不会改变。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有些颠覆这几个铭文师的常识了。他们注意到,那魔纹卷轴的力量,居然随着维迪大公的展开而不断的增强。这完全不符合常识啊,难道那魔纹卷轴里还设置了什么机关,专门来调整魔力的输入吗?那么等到魔纹卷轴完全展开,那力量又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层次呢?

  就连这几个人类铭文师都能看出来的东西,身为八爪族少君的海奎斯自然不会看不出来。实际上,在维迪大公刚刚展开魔纹卷轴,被人以为那是重力魔纹卷轴的时候,海奎斯就已经感觉到了那魔纹卷轴的怪异。

  尤其是那股被人们当成是加倍重力的力量,刚一笼罩到身上的时候,海奎斯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只不过那个时候,他也仅仅是觉得那力量有点古怪而已,却并没再往深的地方去想。毕竟铭文领域的知识博大精深,即使他已经是铭文大师了,也不敢说大师级以下的魔纹就全部都掌握了。

  但是,等到随着维迪大公展开魔纹卷轴,而那股力量也随着卷轴的展开变得更加庞大,这种违背常识的情况出现时,海奎斯终于不得不正视这位,被大长老给予了极高评价的人类铭文师了。

  正好随着魔纹卷轴的展开,卷轴中的魔纹也显露出了一部分,海奎斯的注意力立刻就投往了卷轴之上。尽管距离台上比较远,可是海奎斯还是能够清楚的看到,那魔纹卷轴中所露出来的魔纹部分。

  只可惜,凭借海奎斯绞尽脑汁,也无法从那部分魔纹上,看出这魔纹卷轴究竟使用的是什么魔纹。

  “费雷,你这魔纹卷轴叫什么名字?”别看康纳里斯对林立很有信心的样子,实际上靠得也是以往的经验和对林立的了解。

  当初林立绘制出这魔纹卷轴,根本就没有给任何人看过,就直接拿给金度王国参加拍卖了。因此康纳里斯这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那魔纹卷轴中的力量,对于那卷轴中究竟有什么,那就更是一无所知了。

  真要算起来,外面大厅里发生的那些事情,还都是林立那魔纹卷轴引起来的。不过,林立坐在包厢里悠闲的品着美酒,好像完全没有在意外面的情况。反正这是最后一件拍卖品,他又不可能竞拍自己的东西,自然是不用去关心拍卖会的任何事情了。

  听到康纳里斯的询问,林立轻轻晃了晃了酒杯,看着酒液挂在水晶杯壁上的瑰丽颜色,淡淡说道:“泰山!”

  得到回答的康纳里斯,却是愣了一下,接着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个泰山是什么东西,他身为安瑞尔世界的上古魔神,还真的是听都没听说过,不过倒是能够听得出,林立说的似乎是一座什么山。但是,什么山和魔纹有什么关系,这就更让他想不明白了。

  而林立也没有多作解释,总不能说这名字来源于另一个世界吧。虽然,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把自己穿越的事情说出来,也不会引来什么了不得的麻烦,但毕竟还是会有麻烦的。他可不希望,把自己原本已经非常有限的时间,浪费在应付那种无聊的问题上边。

  因此,泰山就是泰山,说是某个地方不出名的小土包也好,说是神话传说中某座被毁灭的山峰也罢,随便别人怎么去想吧。

  康纳里斯见林立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也就没有再多问什么,而是扭头向拍卖台那边看去,继续看着这场与己无关的大戏。

  “维迪大公,你还嫌丢脸不够吗,还是赶紧把那垃圾随便几个金币处理掉好了,别在这里继续丢人了。”格里纳刚才也被那股力量吓了一跳,不过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对铭文知识也是一无所知,自然也不认为刚才的事情有什么奇异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