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旁观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旁观

  虽然雷鳗族被称为海族中的雷电法师,可实际上他们的实力还是来自于血脉天赋,就好像那些雷系魔兽一样,施展起来哪里在还用得着吟唱什么咒语。

  雷鳗族大长老加布里埃,是一位老牌的圣域强者了,在无尽之海也是相当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据说在黑暗年代末,他还曾经化身人类,参加过安瑞尔大陆那场推翻高等精灵的大战。而且,更有传说他去安瑞尔大陆,就是为了挑战人类口中的法师之神格雷斯科。至于传说是不是真的,他和格雷斯科交手的结果又是怎样,虽然没有人能够说出真实的情况,但他还活着就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问题了。

  加布里埃放出的紫色电蟒,蕴含着雷霆规则的本源之力,一出现就连空气都点燃了,那暴虐毁灭的气息让周围的众人都感到有些不适。甚至可以看到紫色电蟒的周围,那跳跃的雷霆光芒撕出一道道微小的空间裂缝。

  紧接着,就见那紫色电蟒好像轰穿了空间一样,这边刚刚离开加布里埃的双手,那边瞬间就已经轰到了狂鲸拉布的身上。

  狂鲸拉布那庞大的黑色身躯上,先是出现一个光点,接着就看到那光点周围窜出无数雷蛇电蟒,几乎笼罩了它小半个身躯,直映得那片空间都格外明亮。那雷霆的轰鸣声爆裂声,更是如同暴风骤雨一样响成一片,好像那片空间都开始崩溃塌陷了似的。

  换成是一般的海洋巨兽,此时恐怕早已经被轰成焦碳了,可是狂鲸拉布却显然不是一般的海洋巨兽。那声势骇人的雷霆攻击,在狂鲸拉布庞大的身躯上持续了片刻,接着就看到那些雷蛇电蟒向着它头顶的独角涌了过去。转眼之间,加布里埃那圣域级别的雷霆攻击,竟然就被狂鲸拉布的独角给吸收的一丝不剩了。

  而这个时候,再看狂鲸拉布的身上,根本没有一点受伤的样子,反而是那根桅杆般的独角上好像聚集了恐怖的力量,比刚才显得更加耀眼夺目。

  “吼!”狂鲸拉布发出一声低吼,虽然没有任何的言语,可是却能让众人都从中听出一丝不屑的味道。那意思似乎是在说,不论是巨鲨族四神将,还是雷鳗族的加布里埃,都远远没有资格成为它的对手。

  感觉到了狂鲸拉布的轻蔑,巨鲨族的四位神将可受不了了。尽管他们都知道对方是从洪荒年代活到现在的怪物,是实力已经达到了半步成神地步的强者,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能够容忍对方的蔑视。

  四位神将不约而同的仰天咆哮,身躯顿时变得高大了数十倍,一个个好像成了黄金巨像一样。接着,四位神将不顾头顶上不断落下的水箭,挥动着同样变大数十倍的海蓝战矛,向着狂鲸拉布就狠狠的撞了过去。

  然而狂鲸拉布,好像根本没把四位神将的攻击放在眼里,背后那对遮天盖地的肉翼微微拍打了两下,顿时海面上涌出无数巨大的龙卷。这些龙卷一出现,就迎着四位神将撞了过去,这下可让四位神将吃到苦头了。

  一道两道的龙卷,四位神将就算抗不住还可以躲一躲,可是几十上百道龙卷撞上来,却是让他们躲无可躲,只能是硬着头皮去抗了。可是这一抗,就好像是落到了网中,越挣扎缠得越紧一样,他们就好像被粘住了一样,再想要摆脱那些龙卷的袭击可就困难了。

  好在这个时候,八爪族的大长老海希斯也站了起来,头顶浮现出八条巨大的魔法手臂。随着八条魔法手臂的不断挥动,一个散发着恐怖气息的魔纹凭空被绘制了出来。随着这魔纹的完成,海面上突然间更加激烈的沸腾了起来,一条条海水构成的触手从海中伸出。

  这些海水构成的触手,一部分向着那些龙卷缠绕过去,虽然不能将那龙卷消灭,但是却给巨鲨族的四位神将创造了一点脱离的机会。而更多的触手,则是向着狂鲸拉布缠绕了过去,密密麻麻的好像要把狂鲸拉布扯回到海中一样。

  接着,海妖族的克里夫亲王,也取出了一张水晶模样的长弓,手指勾住弓弦将弓拉开。而随着弓被拉开,就看到空间中涌出无数的闪亮的魔法元素,向着那张长弓上聚集了过去。眨眼之间,一支由魔法元素构成的利箭,出现了长弓上,散发着恐怖的魔力波动。

  “嘣”的一声弓弦响,被搭在长弓上的魔法利箭,好像流星一样射向了远处的狂鲸拉布。而克里夫亲王在射出这一箭后,精神竟然都显得有些萎靡,显然在这一箭上投入了极大的精力,恐怕平时都是当成杀手锏来用的。

  而面对克里夫亲王这一箭,狂鲸拉布似乎也多少有了一些重视,头顶上那根吸纳了雷霆力量的独角,猛然间爆发出了无比耀眼的银光,一道比起刚才加布里埃的紫光电蟒更加强大的雷霆,迎着流星般的一箭射了过去。

  不过看到这一幕,克里夫亲王脸上却并没有失望之色,如果这一箭能够这么容易被挡下来,也就没有资格成为他的杀手锏了。

  只见狂鲸拉布发出的雷霆,与克里夫亲王射出的流星一箭将要撞到一起的时候,那流星般的一箭却突然间闪烁了一下。接着就看到,那一箭竟然是从那雷霆中穿了过去,两股攻击好像在这一刻分别处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一样。

  而穿过雷霆的阻挡之后,克里夫亲王的箭毫无意外的射中了狂鲸拉布的身躯,一团绚丽的光芒在狂鲸拉布的身躯上绽放了出来。紧接着,一阵剧烈的震动,伴随着轰鸣声传来,好像天地都要在这一刻崩塌了似的。

  射中了!所有人脸上都不由得闪过一丝喜色,现在对他们来说能够攻击到狂鲸拉布,都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可是,那一丝喜色才刚刚浮现出来,却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因为他们发现在那光芒散去之后,狂鲸拉布竟然是没有伤到一点伤害,仅仅只是身躯稍稍后退了一些而已。

  看到这情景,克里夫亲王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难看了许多,咬着牙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长弓,一连七箭连珠射向狂鲸拉布。那每一箭,都蕴含着圣域级别的力量,飞射中在空间带出一道道长长的裂痕。

  这时阿迪曼圣者,也已经将金度王国的舰队护着离开了这片海域,而那身躯庞大的混乱魔神像却并没有消失,而是向着狂鲸拉布扑了过去。同时,混乱魔神像的八只手臂,也快速结出魔法手印,天空中出现一个个巨大的漩涡,一道道混乱之光从漩涡中心射出,密集的轰向了狂鲸拉布的身躯。

  其他各族的圣域强者,此时也都没有闲着。

  雷鳗族大长老加布里埃在第一次攻击无果之后,并没有停下来看着别人出手,而是纵身冲向了狂鲸拉布,双手中握着两团暴烈的雷球,不断的挥出一道道闪电。

  巨鲨族的四位神将,在摆脱了龙卷的纠缠后,也没有退后等待机会,仍然是毫不畏惧的逼近狂鲸拉布,手中的海蓝战矛带出一阵阵破空的声音,向狂鲸拉布宣泄着圣域级别的斗气。

  八爪族的大长老海希斯,不断的凭空绘制出一道道魔纹,或是束缚或是衰弱,各种各样的减益效果将狂鲸拉布的身躯都笼罩了起来。

  就连海蛇族的两位圣域强者,都露出了自己的毒牙,围绕着狂鲸拉布的身躯,不断的寻找着攻击的机会。

  这么多圣域强者的攻击,就好像海浪一样一波又一波的袭向狂鲸拉布,可是狂鲸拉布却好像海中的礁石,任凭那海浪的冲刷却岿然不动。而且,就在这同时,整个海面都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接着就看到一道道海底岩浆喷出了海面。那岩浆喷出海面都没有冷却,将这片海域都映得红通通的,好像海面上都着了火一样。

  巨鲨族的神将索罗,一时躲闪不及,被那岩浆喷了个正着,骑着银色巨鲨被顶到了半空中,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火人。好在对于一位圣域强者来说,那岩浆的高温还不算多么致命,换成传奇级别的人物恐怕已经被烧成飞灰了。可就算是这样,索罗也是受了不轻的伤,身上的斗气光芒明显变得衰弱了许多。

  被这样一群蝼蚁围攻,狂鲸拉布终于有些不耐烦了,猛然间发出一声怒吼,接着就看到那海面上掀起了百米高的巨浪。那巨浪在掀起之后,却并没有拍打直去,而是在半空中变成了一个个身躯庞大的水元素巨像。

  这些水元素巨像,每一尊水元素巨像都散发着圣域级别的气息,成型后脚踩着海面,向着围攻狂鲸拉布的圣域强者们扑了过去。狂鲸拉布毕竟是半步成神的强者,对于规则的掌握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的圣域强者,创造这些圣域级别的水元素巨像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而还不算完,在水元素巨像缠上那些圣域强者之后,海面上又出现了一个个巨大漩涡。那漩涡在高速旋转之下,中心甚至都已经没有了海水,变成了一个个巨大的空洞。

  接着,就眼那漩涡中心的空洞中,突然间伸出一个个海水凝聚的巨兽头颅,有的向着附近那些圣域强者们咬去,有的则是开始向周围喷射各种各样的魔法攻击。整个这片海域,涌出来的巨兽头颅成百上千,各种各样的魔法几乎将整片海域都笼罩了起来。

  这个时候,这些各族的圣域强者,别说是攻击狂鲸拉布了,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恐怕都不容易。

  “该死,难怪传说中盛极一时的海灵族,会被一个狂鲸拉布搞得灭族亡种!”看到战场上的情景,布拉德洛可以说是心若死灰,实在想不出如何才能渡过这场劫难。

  巨鲨族少君格里纳,这时的脸色也极为难看,狂鲸拉布的强大显然是超出他的意料。如果早知道狂鲸拉布这么难对付,他才不会让四位神将出手,早就带着人有多远走多远了。至于狂鲸拉诺怎么样,他又怎么能管得了呢,也许那狂鲸拉布灭掉金度王国之后,又会像神话中一样找个地方沉睡了。

  可是现在,格里纳后悔也有点晚了,四位神将虽然和狂鲸拉布战斗没多长时间,可是身上却已经都受不了不轻的伤,这个情况下就算想要退出来也不可能了。现在的情况就是,要么大家干掉狂鲸拉布,要么就等着被狂鲸拉布灭掉,再没有第二种可能了。

  可问题是,想要干掉狂鲸拉布,现在看来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这边各族的圣域强者,或多或少都已经受了伤,而狂鲸拉布却是气焰愈发嚣张,仿佛根本没有受伤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只要有点脑子的,这个时候就能够看得出来,最后的结局对于金度王国等人这边绝对不会美妙。

  这时,格里纳突然发现一个问题,金度王国和各海族的圣域强者,都已经去与那狂鲸拉布战斗了,可是那个黄昏之塔的费雷却还在这里袖手旁观。

  本来格里纳和林立就有仇,先是被抢了海马族的奴隶,后来在黄昏之塔使馆门前受辱,拍卖会上又被抢了暗金魔龙铠和万恶之心,这仇恨可不是一点半点。而现在,大家都在与狂鲸拉布战斗,巨鲨族的四神将甚至都为此受伤了,可黄昏之塔的人却没有一点要出手的样子,格里纳心里的怒火顿时就压不住了。

  “费雷会长,你就打算一直这么看着吗!”格里纳大声的质问道,除了因为这里的环境之外,更多也是想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知道,这个时候,大家都是同仇敌忾的对付狂鲸拉布,谁要是在这个时候划水,肯定会受到其他人的厌恶。

  果然,格里纳的一句话,顿时引起了周围众人的注意,人们的目光也一下子都聚集到了林立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