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大门打开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大门打开


  阿迪曼圣者这次带来的人,都是混乱圣殿的精英,所使用的战阵也是极为特殊,看上去似乎是各自为战般的混杂,但是其中却又蕴含了玄妙的规则。尽管不如黄昏之塔的魔网魔法阵列,却也让整个队伍的战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在人虫大潮的冲击下,就如同一块礁石似的,任凭那风浪如何狂暴却寸步不退。

  这时候,康纳里斯已经是冲到了那小山一样的巨大人虫近前,面对人虫挥出来的可以斩断山岳的镰刀一拳轰了过去。看上去,康纳里斯好像虫子一样渺小,而那巨大的人虫却仿佛一座小山。可是这一拳轰出,随着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那巨大的人虫却是发出一声尖嚎,庞大的身躯竟然被砸得向后滑出老远。

  而康纳里斯更是得势不让人,手中的永冻之刃紧接着挥出一道道银色的空间光斩,没等那巨大的人虫站稳就纷纷射在了它的身上。

  本来人虫由于身躯庞大,躲闪就不怎么灵活,之前更是被康纳里斯一拳砸得身形不稳。面对紧接着射来的道道光斩,它也只能是用两只巨大的镰刀好像大门一样勉强护在身前。然而人虫暴露在外的身体,似乎防御力并不怎么样,顿时就被那些空间光斩割得汁液横飞。

  不过那些飞溅的汁液落到地上之后,没有渗入到沙漠之中,反而在地上一阵蠕动,竟然是变成了一群小的人虫,那模样和正在攻击两只队伍的人虫没有什么分别。而在那些汁液变成人虫的同时,人虫母体身上的那些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愈合了。一看这个情况,康纳里斯也知道了,自己面对的这个小山一样的巨大人虫,想必就是那些人虫的母体了。

  这人虫母体可以诞生一代代进化的人虫,但是自身却是没有进化的能力,否则真要是和那些幼体一样,康纳里斯恐怕想要战胜它还真不容易了。

  这时,人虫母体一边发出刺耳的尖嚎,一边将双臂猛得张开,上身胸口上的两排巨眼突然间向着康纳里斯睁开了。而随着巨眼的睁开,一道道水桶粗的光柱也从巨眼中射出,直向着康纳里斯以及远处的神庙射去。

  在那些巨眼睁开的时候,康纳里斯就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等到那光柱一道道射来,更是被吓得连忙躲闪。要知道,康纳里斯的这具完美身躯,可是能够和上古巨龙相媲美的,但是现在却根本不怕去碰那巨眼射出的光柱,可见这光柱的力量有多么恐怖。

  而当康纳里斯躲开之后,就立刻有些后悔了,他身后的远处可就是那座神庙,万一这些光柱轰到了神庙上,那破败的神庙恐怕瞬间就要化为飞灰了。虽然说,以林立的实力,不至于受到什么伤害,但是魔纹的绘制八成就要前功尽弃了。

  好在神庙这边,阿迪曼圣者和祖玛长老,虽然没有参与战斗,但是却一直都在关注着情况的变化。见到人虫母体发出的攻击,祖玛长老立刻一点也不敢犹豫,直接将自己的领域世界打开,挡在了破败神庙的前边。

  祖玛长老的领域世界刚刚打开,那一道道光柱也正好轰了过来,正轰在了领域世界的屏障之上。原本祖玛长老还觉得,那光柱的力量就算威力强大,大概也就是魔晶舰炮那样的程度,可是这一接触却是被吓了一跳。

  人虫母体所发射出来的光柱,虽然看上去和魔晶舰炮射出的魔力炮光差不多,但是魔晶舰炮可发射不出蕴含圣域力量的炮光来。这每一道的光柱,威力都比得上一位圣域强者的全力一样,直轰得祖玛长老的领域世界如同末日降临一样,天翻地覆巨浪滔天。

  感受到那光柱的威力,祖玛长老也不得不庆幸,幸好自己之前用全部的积蓄买了那根海神柱,用来强化了自己的领域世界,否则这一次能不能挺住可真不一定。即便是这样,他的领域世界的屏障,在几道光柱的轰击之下,也已经是布满了裂缝,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碎掉一样。

  看到这情况,康纳里斯可不乐意了,本来是自己要对付的敌人,结果却给后边带来这么大的危险,这可有点打脸的意思了。

  “该死的虫子!”康纳里斯恨恨的骂了一句,接着就快速吟唱起上古魔神的咒语,整体身躯好像充了气一样快速膨胀了起来。转眼之间,原本体型和正常人类一样的他,居然变得好像安吉拉诺的炼金巨像一样高大了。

  紧接着,康纳里斯就如同泰坦巨人一样,向着那人虫母体挥起了巨大的拳头。这可不是什么幻象,也不是简单的巨化魔法,而是上古魔神的一种天赋,魔神之躯。这一拳,直接就把人虫母体掀翻在地,接着康纳里斯合身扑上去,将人虫母体按在地上,巨大的拳头雨点一样落下,直砸得人虫母体尖嚎不断。

  见康纳里斯终于把人虫母体压制住了,阿迪曼和祖玛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同时,康纳里斯所展示出来的实力,也是让他们感到有些惊讶,毕竟康纳里斯可是连圣域境界还没有踏入,居然能够压制圣域级别的人虫母体,这简直让人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和人虫母体比起来,康纳里斯毕竟没有踏入圣域境界,虽然开始占到了一些上风,但很快双方的战斗就进入了一种僵持的状态。不过,即便是这样,人虫母体也没有余力再做别的事情了,只能是拼了命的和康纳里斯战斗。

  转眼间,黄昏之塔和光照会的队伍,与人虫的激烈战斗就进行了几天的时间。而在这几天的时间中,周围的空间也在渐渐发生着变化,除了镇压的光之古神和神庙之外,其他地方几乎都好像进入了黑夜。原本充斥空间的光之元素,都被聚拢到了神庙这边,唯一还在为神庙提供光明力量的就只有光之古神那里了。

  而这也让阿迪曼和祖玛心里不禁有些激动,显然林立绘制魔纹已经是到了最后的关头,说不定什么时候一切就要顺利完成了。

  不知什么时候,突然间整个空间微微发出一阵颤动,笼罩神庙的光芒也猛然一敛,好像被里边什么东西都吸了进去。接着,光芒又再次恢复,而且比之刚才变得更加耀眼,甚至在神庙外面形成了一层仿佛固体一样的光芒屏障。

  阿迪曼和祖玛还没有从这变化中反应过来,却猛然感觉到眼前一花,一个身影闪烁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正是原本在神庙中绘制魔纹的林立。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阿迪曼还有些忐忑的问道:“费雷会长,情况怎么样了,魔纹已经顺利完成了吗?”

  林立虽然脸上有些疲惫之色,不过表情却显得十分轻松,点头笑道:“幸不辱命,魔纹完成的很顺利。”对他来说,这次绘制魔纹,不仅仅是给光照会完成了一个心愿,同时自己也从中获得了更多的启发,让他的铭文造诣又有了相当大的突破。

  而阿迪曼和祖玛,听到林立肯定的答复之后,顿时都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了。阿迪曼好容易按捺下激动的心情,又向林立问道:“费雷会长,不知道在您绘制的魔纹帮助下,阿奎罗圣主复活的时间,会是在什么时候。”

  阿迪曼他们只知道,有林立的绘制的魔纹帮助,会让阿奎罗圣主的复活时间提前,但是究竟能够提前到什么时候,却不是他们能够猜测出来的。提前一年也是提前,提前几十年也是提前,虽然他们求林立帮这个忙的时候,并没有说要提前多少年,可心里难免也还是有一些在平时看来不太实际的期待。

  林立倒是也没有吊阿迪曼他们的胃口,心里稍稍计算了一下,说道:“我现在的铭文水平,距离真正的神匠境界还差得很远,虽然魔纹绘制的很成功,但毕竟不是神匠级的魔纹,所以能够让这复活速度提升的并不会很多。”

  听到林立的回答,阿迪曼和祖玛心里不由得一沉,难道真的只是提前个几年时间吗?要真是提前几年时间,那恐怕提前不提前也没有多大的差别了。

  然而,林立却没有去看阿迪曼和祖玛的表情,而是一边看着远处正在进行的战斗,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差不多,能提前个一半的时间吧,这个除了魔纹的作用之外,还要看你们的阿奎罗圣主自己。如果他在醒来后,能够自己配合魔纹的运转,也许还能够再提前一些时间。”

  提前一半时间!阿迪曼和祖玛的脸上,顿时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这个结果可远超他们的预期了。数千年的等待,终于到了要有结果的时候了,就算是阿迪曼这样的圣域巅峰的强者,也一时间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不过,对于阿迪曼和祖玛的反应,林立却一点也没有在意,反倒是似乎对那些人虫比较有兴趣。实际上,他在看到那些人虫之后,已经是从人虫的身上感觉到,一股和当初的光翼天使比较相似的气息。

  林立可以肯定,这些人虫绝对是不属这个世界的生物,八成又是什么陨落的神灵在自己神国中创造出来的生命。以林立的实力,要灭掉这群人虫非常容易,即使是正在与康纳里斯战斗的那个人虫母体,恐怕也挡不住他一根手指。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出手,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康纳里斯在与人虫母体的战斗中,似乎实力又有了不小的提升。至于那些普通的人虫,正好可以用来磨练法师团的魔法师们。

  由于林立已经完成了绘制魔纹的工作,两支队伍自然也就没有了顾忌,不再单纯的防守神庙了,而是向着人虫大军发起了反击。不管是黄昏之塔的法师团,还是光照会的队伍,原本就都是各自势力中的精英,这一放开手脚,顿时就让战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那些人虫,就算是进化出了各种能力,可也无法挡得住两支精英队伍的绞杀。黄昏之塔的法师团,不断的施放着各种魔法,那如同风暴一般的魔法不断的将一片片的人虫轰成渣滓。而光照会的队伍也不甘人后,剑圣挥着利剑,祭司施放混乱魔法,收割着人虫的生命。

  尤其是安吉拉诺的炼金巨像,擎天柱一样的战矛砸在地上,立刻就把几十只人虫砸得血肉横飞,巨大的脚掌随便一落就把一片人虫踩成肉酱。这几天的战斗,炼金巨像消灭的人虫,恐怕都要有几千上万只了。

  当然,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康纳里斯和人虫母体的战斗。康纳里斯自己都没有想到,经过这几天的战斗,自己使用出的魔神之躯,居然让这完美身躯和自己的融合度又提升了几分。也许,这几分提升听起来好像微不足道,但是表现在康纳里斯的实力上,却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康纳里斯甚至能够感觉到,圣域境界的大门已经向着自己打开了,自己只要迈步就能跨进圣域境界。这种感觉,让他无比兴奋,但是他的对手人虫母体可就是倒霉了,本来就打不过,现在更没有什么机会了。

  康纳里斯用蛮力将人虫母体再次掀翻在地,紧跟着跨步骑到了人虫母体的身上,一只手按着对方的身体,一只手抓住对方那镰刀一样的前臂。随着康纳里斯的肌肉鼓起,就听到嘶拉一声,人虫母体的前臂竟然是被他生生给扯了下来。

  面对人虫母体的哀嚎,康纳里斯完全没有一点的犹豫,双手抱着对方的头颅再次发力。当人虫母体的头颅被康纳里斯扭掉之后,人虫母体那庞大的身躯,竟然是砰的一下子散开了,变成了无数的光点飞向了神庙,并融入到了神庙外面的光芒屏障中。而在人虫母体原本所在的地方,却留下了一个两三米高的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