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魔法公式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魔法公式

  林立虽然和格雷斯科影子,接触不知多少次,但是每一次那影子的面容都有些模糊,让他根本看不清对方真实的面容。因此,对于格雷斯科的身影,他可以说是非常的熟悉,可是对于格雷斯科的相貌却并不十分清楚。

  而且更让林立难以相信的是,对方的相貌不仅仅像极了不朽之王,更是几乎像是自己的一个复制体似的。如果不是对方坐在那里,而且身上的衣服也不相同,他甚至会以为自己是在照镜子。

  即使以林立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个时候也感觉大脑有些短路,脑海中突然闪现出曾经让他深感不解的信息。他想起了在死亡裂缝中,那座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不朽之王的雕像,想起在奥兰纳的那座广场上亡灵君主的高呼。

  不朽之王,格雷斯科,还有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相似的外貌?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是什么关系,自己和他们又是什么关系?林立无论如何也想不出答案,不管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是什么关系,至少他自己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是谁的转世,而这也让这个问题变得更难以解释了。

  这时,转身看向林立的格雷斯科,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仿佛看透了林立的心思一般,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的心里有很多疑问,你已经通过了考验,那么有些事情也可以让你知道了。”

  格雷斯科的话,惊醒了脑袋有些发懵的林立。而当林立的注意力,被吸引到格雷斯科的身上时,却又发现了一个让他极为惊讶的事实。他发现那坐在自己对面的格雷斯科,与自己曾经所接触过的那些影子明显不一样,似乎对方身上的气息就如同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只用魔力凝聚起来的影子。

  但是,林立又十分肯定,对方绝对不可能是真正的格雷斯科。即使他没有见过真正的格雷斯科,可能够与不朽之王比肩的法师之神,魔力的波动也不会仅仅是眼前这个身影那样。

  对方不是影子,而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上的魔力波动又远远不如想象中的格雷斯科那样强大。这让林立对自己之前的判断,产生了一些怀疑,也许对方并不是格雷斯科,毕竟自己只是熟悉格雷斯科的影子而已。

  想到这里,林立的脸上顿时露出戒备的神情,两眼紧盯着对方的脸,警惕的问道:“你,究竟是谁。”

  对于林立的表现,对方只是笑了笑,却并没有显得多么在意,一边放下手中的书籍,一边淡淡的说道:“黑暗年代末,我是格雷斯科。”

  高等精灵统治安瑞尔大陆的时期,被称为黑暗年代。而按照高等精灵的发展,黑暗年代又分为了三个时期,初期、中期和末期。高等精灵一族的崛起被称为黑暗年代初期,高等精灵王朝最鼎盛的时期被称为黑暗年代中期,而高等精灵没落直到被推翻则是末期。而按照最高议会的记载,法师之神格雷斯科所诞生的时代,正是黑暗年代末期刚刚开始的时候。

  其实,黑暗年代的划分还有一个标志,就是高等精灵的守护者不朽之王。不朽之王将高等精灵带向了辉煌,但不朽之王的离开,却也标志着高等精灵王朝开始走向没落,也就是黑暗年代末期的开始。

  因此,当听到对方说到“黑暗年代末,我是格雷斯科”这样的话时,林立的脑海中顿时又好像被灌了一大堆浆糊。格雷斯科就是格雷斯科,什么叫黑暗年代末是格雷斯科,这样的介绍也实在是太诡异了。

  “黑暗年代末?”林立抓住了对方话里的关键,连忙又追问道:“那么黑暗年代末以前呢?”

  格雷斯科的介绍透着诡异,而林立的追问听起来也同样不怎么正常,这就好像在问一个人出生前是谁一样,难道对方回答说出生前是一个小蝌蚪吗?实际上在问出这个问题后,林立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问题有多古怪。

  而对面这个问题,格雷斯科只是看着林立,摇头笑了笑,却并没有给出什么惊人的答案。

  不想回答,还是无法回答?林立虽然有些不满,但也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毕竟对方可不是自己抓到的俘虏。于是,他只得将这个问题暂时放下,转而又问道:“那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林立一直认为,这里是不朽之王镇压光之古神,禁锢众神的地方,因此想象中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似乎应该是不朽之王的影子才对。可是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却是法师之神格雷斯科,难道格雷斯科真的是得到了不朽之王的传承?

  实际上,关于格雷斯科得到不朽之王传承这一点,在安瑞尔大陆上也有着不少类似的猜测。而且,林立经历的很多事情,似乎也是在证明这一点,比如不朽之王的天空之城上那座格雷斯科留下的倒悬高塔,比如在格雷斯科创造的世界中看到的关于不朽之王的画面。

  这一次,格雷斯科没有再避而不答,而是语气淡然的说道:“我在等你,我知道你会来。”

  格雷斯科的回答,让林立想起了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不正是因为那个世界中的引导吗。而现在格雷斯科的话也证明了,对方之所以创造那样一个世界,的确就是为了将自己引到这个地方来。

  但是这其中的用意,恐怕不只是几个考验那么简单。以格雷斯科的实力,其实要把这里的东西,包括那些被禁锢的古神,都搬去天空之城倒悬高塔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那么如果只是单纯的考验,或者是让林立学习什么,都可以放在那倒悬高塔里边,又何必非要费这么多力气,把他引导到这个地方来呢。

  想到这里,林立眼中疑惑之色也愈发浓重,看着格雷斯科问道:“你一直在这里等我?那么你引导我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考验我吗?”

  格雷斯科摇了摇头,没有立刻回答林立的问题,而是转身看了一圈周围,这才说道:“这一切,其实是为了替一个人,向你表示他的歉意。”

  听到这话,林立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格雷斯科话中的信息,显然超出了他的意料。按照对方的说法,除了格雷斯科之外,似乎应该还有一个人知道自己会来到这里。那个人会是谁,难道是不朽之王吗?这让林立想起了光照会教典中的一些记载,比如说那个镇压了光之古神的人说的,多少年后另一个自己会再次来到这里等等。

  林立可不认为,自己会是不朽之王的转世,他很清楚自己是从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穿越而来的。他只是知道,自己的穿越,很可能和不朽之王有关,但是除此之外,似乎两者间也再没有什么关联了。

  另外,林立还注意到一点,就是格雷斯科说到了,代那个人向自己表示歉意。这个歉意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朽之王因为没有征求自己的意见,把自己弄了这个世界,所以才对自己表示歉意吗?

  “那个人是谁,是不朽之王吗?”林立连忙又追问道。

  但是对于这个问题,格雷斯科却没有回答,而是抬手指了一圈这书房中的一切,说道:“这些东西,就是那个人欠你的道歉。”

  其实,就算格雷斯科不回答,林立也已经能够猜到了,对方口中的那个人八成就是不朽之王。只是他搞不明白,格雷斯科和不朽之王究竟是一个什么关系,为什么是格雷斯科留在这里,告诉自己这些东西,而不是不朽之王。

  只可惜,当格雷斯科说完那句话后,身影突然间变得模糊了起来,转眼间就好像一团烟雾似的从房间中消失了。只留下林立一个人,呆呆的站在房间当地,伸着手想要叫住对方却又不能。

  不过,对于对话短暂,而且格雷斯科的回答也并不完全,不过林立心里的疑惑,还是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解答。比如倒悬高塔中那个世界,的确是为了引导自己来到这里,而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就是不朽之王留给了自己一些东西。

  当然,林立的疑问也依然不少,格雷斯科和不朽之王还有自己究竟是什么关系?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到这个世界?这里为什么镇压了那么多的神灵?为什么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知道的东西,会陆续出现在这个世界?

  林立的很多疑问仍然没有得到解答,但是现在明显已经没有人来回答这些疑问了。他只好勉强收起心神,把注意力放在了这座可能是不朽之王留给自己的书房中。而就在刚才格雷斯科的那里,他发现桌面上似乎留下了一些东西。

  林立连忙走上前去,看到桌面留下的只是一张纸,纸上很随意的写着几个简单字符。虽然字符很简单,但是林立却一眼就认出,这几个字符所组成的,正是在安瑞尔世界魔法领域中非常著名的,据说是至今无人能够证明的费兰奇魔法公式。

  据说那位费兰奇魔法师,其实并没有多么强大的实力,直到去世也只是位八级的魔法师而已。但是,费兰奇留下的这个,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魔法公式,却又是公认的最为复杂的魔法公式,从诞生之日起,至今都没有人能够破解。

  为什么格雷斯科会留下这样一个魔法公式?林立直觉感到,这个魔法公式出现在这里,恐怕不会是没有意义的,或许是格雷斯科留给自己的又一个考验。

  在这样的一座书房中,留下这样一个无人破解的魔法公式,林立可不认为格雷斯科是在闹着玩的。这魔法公式,和这书房中的东西,肯定是有着相当的关联,或许这就是对自己学习研究这些魔法书的一个引导。

  而且,林立虽然来安瑞尔世界时间不长,但对于这个费兰奇公式还是知道的。这个公式之所以说复杂,就是因为其中所涉及到的魔法理论,几乎是贯穿整个魔法领域的。可以说,从魔法学徒就知道的知识,到圣域法师才能掌握的知识,几乎都有涉及。甚至,还有人猜想,这费兰奇公式所涉及的魔法理论,到圣域境界都不算完,甚至可能已经深入到了神位境界。

  也正是因此这样,这个魔法公式出现在安瑞尔世界上千年了,却从来没有人能够将其破解。最高议会的三位仲裁者,可以说是整个安瑞尔世界中,除了格雷斯科之外,魔法成就最高的人。可就连他们,都无法成功的破解这费兰奇魔法公式。以至于绝大多数魔法师,甚至将这个魔法公式,称为疯子的狂想。

  林立甚至没有给外面交待一句,便拿着那张纸坐在了桌前,同时又拿过了旁边的白纸和鹅毛笔,蘸着墨水就开始演算了起来。

  虽然这个魔法公式很有名,不过林立还真是第一次这样认真的去思考和演算。他才在纸上写了几行字,就立刻皱起了眉头,将鹅毛笔往旁边一丢,起身往那些书架走去。片刻后,他又拿着一本足可以当枕头的魔法书坐了回来,从在那里一页页的快速的翻阅着书中的内容。

  林立开始没有通知外面,是觉得自己在这个费兰奇魔法公式上,应该花费不了多长的时间。可是,他这一沉浸进去,却顿时忘却了时间的流逝,全部心神都被魔法公式吸引而难以自拔。

  林立一手捧着厚厚的魔法书,一手捏着鹅毛笔,时而仿佛明悟到什么,在纸上留下大篇的演算,时而又好像钻入了牛角,紧皱眉头久久不动一下。

  一本魔法书翻看之后,被随意的丢到了一边,而随着魔法书被丢到一边的,还有几乎可以把一个人淹没的草稿。而林立却又起身,去书架又拿一本魔法书,重复着之前的动作,不断的翻看演算,然后再全部丢在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