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神火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神火

  而现在,林立给这支月光法杖找到了另一个用处,那就是燃烧。在信仰之力的火焰包裹下,即使是这代表着高等精灵至高权威的月光法杖,也没有坚持得了几秒,转眼间就被燃烧得砰然碎裂。而随着月光法杖的碎裂,一股庞大而又精纯的力量,好像汹涌的洪水一样,涌入了林立的精神海,使得精神力的总量再次有了显著的提升。

  孤注一掷,林立现在这才真正是孤注一掷,将所有的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都拿来作为了赌注。如果不能战胜格雷斯科,那么不仅仅是生命,就连灵魂都不会保留下来,那么还留下那些东西有什么意义呢!

  无尽风暴之戒,几乎为之一空,除了无关紧要的东西,所有在安瑞尔世界堪称珍宝的,不管是材料还是魔法装备,全部都被投入了信仰之力的火焰中。甚至,就连林立手上戴着的,那枚邪眼暴君魔晶制作的戒指,还有那支他一直在使用的太阳王权杖,也同样被信仰之力燃烧掉了。

  太阳王权杖,可以说是陪伴林立经历过很多战斗了,即使林立现在已经有了星辰之怒和星辰碎片这样的武器,已经不是十分倚重太阳王权杖了,但是对太阳王权杖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可是现在,这种情感上的东西,对于林立来说太奢侈了,自己的性命尚且能以保存,哪里还顾得上去考虑那么奢侈的问题。

  不过,真正给林立,提供了巨大帮助的,还是那颗邪眼暴君的魔晶。本来这邪眼暴君魔晶,就有着提升佩戴者精神力的逆天作用,现在直接被信仰之火燃烧,里边所蕴含的庞大的精神力,也被一次性的释放了出来,甚至比起那支月光法杖提供的精神力也毫不逊色。

  “你居然燃烧了信仰之力,这样下去,即使你能够战胜我,又能支撑多久呢!”格雷斯科冷漠的看着林立,看着眼前的蝼蚁做出的最后挣扎。

  而这个时候的林立,已经是听不到任何东西了,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击败格雷斯科。因此,他根本没有对格雷斯科的话作出回应,而是抬起了被信仰之火包裹的手臂,艰难而又坚定的将星辰之怒指向了格雷斯科。

  在信仰之火的燃烧下,就连星辰之怒都褪去了原本的沧桑古旧的颜色,表现上显现着银白圣洁的神圣之力。在林立的操纵下,盘旋在星辰之怒周围的七支星辰碎片,也开始依次落入到星辰之怒中,一支,两支,三支……星辰之怒中,再次被填入了六支星辰碎片,终于再了决定一切的关键了,林立付出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能够达到七支星辰碎片齐射的目标。如果现在,他还是无法装入第七支星辰碎片,那么之前的这一切就都成为无用功了。

  拼上了我的一切,虚无加入进去吧!林立心里无声的呐喊着,用那信仰之火引燃了自己全部的灵魂,精神力的海洋中顿时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暴。而在外面,在林立的操纵下,那最为关键的第七支星辰碎片虚无,缓缓的向着星辰之怒中飘去。

  看到林立的挣扎,格雷斯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作为对手自然不能眼看着林立顺利的完成这一切。他的双手抬到胸前,快速的做出几个魔法手势,原本被信仰之火逼退的那无数法则锁链,也再次爆发出了无比耀眼的法则光芒,向着林立和毁灭之城发起了又一次的冲击。

  原本那信仰之火,几乎可以焚尽这世间一切,但是格雷斯科毕竟已经是众神之神,实力远远超出林立不知多少倍。在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下,很多事情都是不能以常理去衡量的,就好像水可以灭火,但足够大的火又可以将水烧干。

  因此,尽管法则锁链形成的遮天巨浪,被包裹在毁灭之城外面的信仰之火阻挡了一下,但却仍然以庞大的力量不断的推动着,仿佛要将那信仰之火熄灭一样,向着林立逼近过去。

  不过,对于这个情况,林立却好像根本没有注意,整个人如同一个火人一样,甚至都已经失去了人类的形态,却仍然是坚持着将最后一支星辰碎片虚无,一点点的控制着装入星辰之怒。

  不管结果是怎样,就让这一切,在这一刻彻底的结束吧!

  终于,最后一支星辰碎片虚无,被装入了星辰之怒中。紧接着,星辰之怒发出一阵震动,几乎要从林立的手中的飞离出去,一道道的绚丽光芒从虚空中显现出来,并全部凝聚到了星辰之怒上边。

  七支星辰碎片,在星辰之怒的上方,显现出了各自的幻影。代表大地法则的新生,代表水元素法则的冰极,代表火元素法则的赤炎,代表风元素法则的雷霆,代表光之法则的圣光,代表暗之法则的幽暗,还有代表时间与空间的混沌法则的虚无。

  七支星辰碎片的幻影,在半空融合成为了一体,并再次落入到了星辰之怒上边。星辰之怒光芒爆发了,那力量甚至逼退了周围的信仰之火,让林立的身影再次从信仰之火的包裹中显露了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的林立,模样已经完全不似人形,就好像一个正在融化的雪人一样。只有一直握着星辰之怒的手,还保持着完好的模样,手指扣在星辰之怒的弩机上,轻轻的轻轻的扣了下去。

  “砰!”

  整个虚空中,掀起了一场剧烈的风暴,仿佛真正成为了没有任何存在的虚无之境。从星辰之怒的前面,一道绚丽的光柱飞射而出,虚空中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被凝固了,无论跳动的信仰之火的火焰,还是那正在被焚烧的法则锁链。

  面对着星辰之怒射出的这一击,就连号称众神之神的格雷斯科,也仿佛一下子被定在了那里,只能是眼看着那七支星辰碎片的光芒迎面射来。

  “哧”的一声轻响,没有那剧烈碰撞的轰鸣声,不管是法则锁链还是法则神国的壁垒,在七支星辰碎片的力量面前,都好像纸一样的脆弱。七支星辰碎片的光芒,穿透了那无数法则锁链构成的巨浪,又穿透了法则神国的壁垒,最后穿透了高坐在法则神座上的,格雷斯科的身体!

  当光芒散去,时间仿佛重新开始流动,林立半跪在全知高塔的露台上,仰着头看着远处的格雷斯科。那充塞了整个空间的法则锁链,在没有任何震动的情况下,迸裂成一团团的飞灰,而格雷斯科的法则神国,也好像走到了末日一样开始大面积的崩溃塌陷。

  格雷斯科,从已经崩溃的法则神座上,缓缓的站了起来,胸口是一个看上去非常普通的伤口,就好像普通人被箭矢射中后留下的血洞一样。只是,从那伤口中,金色的神血却不断的无法阻止的流出,一直流到他的脚下,在虚空中化为金色的粉末四处飘散。

  我赢了吗?尽管林立把自己的一切,都赌在了七支星辰碎片的齐射上,但是此刻看到格雷斯科的模样,却仍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格雷斯科的脸上,却露出了一缕笑容,那是很纯粹的没有任何多余意义的笑容。

  “你赢了,这,算是我为你上的最后一课!希望有一天,你能够让我知道,在这至高法则之外,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格雷斯科淡淡的说着,没有一丝自己失败的沮丧,仿佛这一切都是很平常。

  只是此时的林立,已经是难以做出任何的反应了,他的身躯与灵魂在信仰之火的焚烧下,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的。林立不知道,格雷斯科为什么要那么说,其实对方只要能够再坚持一会儿,说不定自己都不用对方再动手,就要先一步离开这个世界了。

  但是,格雷斯科却没有那么做,没有和林立继续去比究竟谁能坚持到最后。他手捂着嘴轻咳了两声,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安瑞尔世界,身体却在这一刻仿佛沙雕一样开始崩溃,一层层化为了金色的粉末向着虚空的深处飘去。

  接着,从格雷斯科的身体中,一团光芒飞射而出,转瞬间来到了林立的近前,并且一下子没入了进去。随着这团光芒进入身体,林立原本已经被信仰之火焚烧得不成样的身体,如同时光倒退一样,快速的恢复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林立终于站了起来,不仅仅是身体,就连灵魂都没有了一丝的损伤。而且,他已经清楚得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似乎是比之前,有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变化。

  难道这就是格雷斯科所说的,弥补缺陷吗?林立看向了格雷斯科原来所在的位置,只是这个时候,那里已经变得空空荡荡,没有了格雷斯科也没有了那法则神国,仿佛一切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林立想起了格雷斯科最后说的话,似乎那不应该是一个战败者说的话,那里边没有遗憾和不甘,有的却是欣慰与向往。

  这,算是我为你上的最后一课!

  林立的耳边,仿佛再次响起了格雷斯科的声音,这让他不禁对自己之前的看法有了改变。在最初知道一切答案的时候,林立眼中的格雷斯科,似乎就是一个为了突破至高法则,可以牺牲一切的疯子。

  但是现在,虽然不可否认,格雷斯科仍然是那个,为了突破至高法则不顾一切的疯子,可是林立的心里却没有了曾经的憎恨。在他的心里,甚至生出了一丝的怜悯,尽管格雷斯科的人生,恐怕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去怜悯。

  既然现在,自己已经弥补了缺陷,那么接下来是否终于可以踏出那最后一步,点燃神火成就不灭真神了呢?林立感叹了片刻后,思绪转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这时,林立突然发现,在自己的灵魂深处,一缕微弱的火苗正在微微跳动着,那似乎就是传说中的神火。而这时候,他的脑海中,也传来了似乎是格雷斯科留下的信息,让他明白了究竟要如何踏出那一步。

  林立站在全知高塔的露台上,转身面向了正在被信仰之火焚烧的毁灭之城,张开双臂将精神力发散出去。顿时,毁灭之城中的信仰之火,好像是吸引一样,纷纷从毁灭之城的建筑上脱离了出来,如同群鸟归巢一样涌向了林立。

  实际上,信仰之力的燃烧,与点燃神火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如果,林立的灵魂没有缺陷,恐怕在信仰之力燃烧的那一刻,就已经顺利的点燃神火了。而现在,林立的缺陷已经得到了弥补,并且在灵魂深处已经生成了一缕神火,接下来所要做的就是用信仰之力不断的壮大神火。

  随着林立召唤,所有的信仰之火,都被吸纳到了身体中,并且融入到了原本那一缕微弱的神火种子上。而那一缕神火种子,也开始渐渐的壮大起来,从一丝火苗,变成如同烛火一样,接着又很快变得如同一支火炬,不断的壮大着膨胀着。

  而在神火壮大的同时,林立的灵魂与身躯,都开始受到了神火的淬炼,灵魂与身体中的杂质被焚烧殆尽,只留下的最纯粹的精华。他的躯体,渐渐变得如同水晶一样晶莹纯粹,灵魂也变得不染一丝杂质的空灵。

  林立的领域世界,也渐渐开始变得凝实,从虚幻中渐渐成为了真实的存在,从领域世界变为真正的神国。原本的领域世界中,那些不断向林立祈祷的生灵,全部都感受到了神的召唤,所有生灵都更加虔诚的祈祷,生出无比庞大的信仰之力,凝聚在每一座林立的神像上。

  同时,在安瑞尔世界,那些正在与空间裂缝的入侵者抗争的人们,那些将希望寄托在林立身上的人们,也在这个时候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他们身上的伤,他们损耗的力量,竟然是在这一刻都得到了恢复。

  神迹,这是神迹啊!尽管他们并不知道,林立与格雷斯科在无尽虚空中的战斗,甚至不知道林立正在踏上神位,成为这个世界不灭的真神。但是在冥冥中,他们却能够感觉到,这一切似乎都与他们所寄托了希望的,那位黄昏之塔的费雷会长有关。

  林立终于睁开了双眼,抬手向下轻轻一挥,原本在这场战斗中,已经被破坏几近崩溃的毁灭之城,竟然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起来。那已经接近枯萎的永恒双树,也重新焕发出了勃勃生机,转眼间就变得枝繁叶茂,比起之前甚至更加的茂盛。

  这就是神灵的力量吗?林立看着眼前变化,对于神灵那种创物的力量,也有了一个真切的认识。

  “咦,这是什么?”林立正准备接着去处理安瑞尔世界的事情,却突然发现永恒双树中的那棵,经历了生死转换的树,似乎出现了一些变化。在那棵树的树冠中央,一颗果实孤零零的挂在树枝上,淡淡的散发着一股让林立感到陌生却又仿佛熟悉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