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狂神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金衣‘情敌’

第一百二十一章 金衣‘情敌’


  听他的语气似乎是答应了,我大喜道:“不用,不用,我另外一个未婚妻是兽人,到时候只需要请她家里人或者兽皇出面就行了。”剑儿姐姐那边最好解决,以我在兽人的身份,她父亲是绝对不会反对的,何况,我还可以请兽皇做媒。

  天云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沉吟半晌道:“雷翔,有一个问题不知道你想过没有。你准备什么时候,在哪里娶你的这几个老婆呢。”

  我一楞,我原本是打算这次帮大哥找完老婆以后,回去就成亲的。至于在什么地点啊,我的婚礼应该在哪里举行呢?如果在龙神帝国,那魔皇肯定不干,何况白剑还有些兽人的特征,娶剑儿姐姐我总不能不请她父亲吧。如果在魔族举行婚礼,虽然可以解决月儿和剑儿姐姐的问题,但紫风公爵肯定不干,他绝不会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在外族之地嫁给我。我还真是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天云一提醒,我顿时头疼起来。忍不住问道:“我本打算回去就成亲。至于在哪里,在哪里呢?我还下不了决定。”

  天云微笑道:“你总不能把几个爱你的红颜知己分开来娶,这样吧,我来帮你想办法好了,你这个媒人我是当定了,总要帮你分忧解难嘛,等你走的时候,我一定会想好一个妥善的办法告诉你,到时候我和你一起返回帝国都,帮你提亲。”

  我感激的说道:“谢谢您了,天云老祖宗,您真是帮人帮到底啊!”

  墨月捅了我一下,传音给我道:“老公,你是不是应该交给天云点东西。”

  我一楞,问道:“什么东西?”

  墨月嘴中蹦出四个字,法——师——。”

  我顿时一个机灵,全身的血液在这刹那间似乎凝固,是啊,我应该把天禄的事向天云交代清楚了,那毕竟是他的哥哥。由于最近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我早把天禄的事情忘干净了。我杀了天云的哥哥,虽然天禄有取死之道,但他毕竟是天云的亲哥哥啊,天云能原谅我么?如果不能的话,不但提亲之事泡汤,连能不能从这里活着走出去都是问题。

  正在我由于再三之际,天云问道:“雷翔,你怎么了?”

  我被他的声音从思索中惊醒,天云应该是个明礼之人,还是告诉他吧!我一咬牙,肃然道:“我有一件事必须告诉您。并交给您些东西。芥子化须弥间的芥子袋张开,两样东西由小变大飞入我的手中。一件红色的大斗篷整齐的叠在一起,在斗篷之上有一颗白色的宝石。

  天云一楞是什么?为什么要交给我。”

  我深吸口气是你哥哥天禄的遗物,是他临终时让我交给你的。”

  天云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向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样子在这瞬间变的扭曲了,他一脸的痛苦之色,失声道:“你说什么?你见到我哥哥天禄了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我迈开沉重的脚步走到天云面前,将斗篷和白色宝石放入他手中禄死了,是我杀的。”

  天云猛的抬起头么,是你,是你杀了我哥哥。”他一把抓住我的脖领子,全身的白色光芒猛然腾起,对我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光系魔法能量的笼罩下让我感觉到异常难受,暗黑魔力自然散而出,眉心处的旋涡扩散开来,我身体周围顿时笼罩起一层黑色气体,和天云的光系魔法对峙着。墨月、蓝儿、蓝旋、盘宗、金银都站了起来,围在我身后,厉风也闪到天云身后,双方一付剑拔弩张的样子。

  我毫不退避的盯着天云的眼睛,沉声道:“不错,是我杀了你哥哥,但你知道我为什么杀他吗?你应该知道。你哥哥是一名高级亡灵法师,他为了自己的利益,潜伏进兽人国中的撒司领,用亡灵魔法控制几百名熊人在撒司领内大肆抓捕高级蛇人。然后再取蛇人的胆食之,以达到固本培元的效果。撒司领是我大哥盘宗的领地,我无意经过时现了这件事。我根据线索找到了天禄,熊人族和蛇人族几百个生命就那么死在他手上,如果是你面对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天禄临死之前,把他的事都说给我听。我很同情他,但杀人者偿命,虽然他是你哥哥,仍然不能逃脱天理的制裁。所以,我杀了他。到现在我也不后悔。”

  天云混乱的眼神在我的义正严词下逐渐恢复了清明,他松开了抓住我的手,长叹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哥哥,你当初为什么那么傻,没想到,你最后还是这种结局收场。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天云将头埋进了红袍之内,挡住了他痛苦的样子。

  我黯然道:“天禄临死之时托付我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你,我已经替他做到了。”

  天云身体一阵摇晃,双手紧紧的抓住红袍放了下来,厉风赶快扶住他哥,您怎么样。”

  没事。”他叹息道:“雷翔,对不起,刚才我太冲动了。虽然哥哥错了,但他毕竟是我唯一的亲人,他的一生太苦了,从来没有过快乐的时光。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他。”

  听他这么说,我一直提着的心才算放了回去,说实话,我还真怕天云动手,如果那样的话,不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无法实现,恐怕还会有很大的麻烦。“对不起,天云。”

  天云小心翼翼的将红袍和白色宝石放在桌子上,淡然道:“没什么可对不起的,大哥活了二百多岁,死也不算是夭折了,雷翔,我不会怪你的,刚才是因为骤然听到哥哥的死讯反映才强烈了些。天禄这种死法对他来说未必不是种解脱。他活的那么痛苦,也许死对他来说更好一些吧。雷翔我替哥哥向你们死去的兽人道歉了,请你们不要在记恨他。”说着,天云竟然躬身向我行起礼来。

  我赶忙托住他道:“天云,你别这样。”我对天云的敬佩之心更盛,我果然没有看错他。

  盘宗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的族人已经死了,而你哥哥也已经死了,就这么算了吧。愿他们在天之灵早些安息。”

  正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声嘹亮的龙吟,震耳欲聋的声波滚滚传来,连石屋仿佛都颤动起来。蓝儿和蓝旋同时一震,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

  天云道:“是白光长老来了们出去吧。”

  我们跟随着天云走出了石屋,果然,白光巨大的白色龙身正从空中飞下来,月无崖站在他的背脊之上。

  天云朗声道:“白光长老,你变身**形吧。”白光巨大的龙头在空中点了点,月无崖从他背上一跃而下。白光全身涌起强烈的白色光芒,将他全身完全包裹住,随着不断降落,白色光芒的范围越来越小,当降临到地面时,那头不可一世的龙族第一长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俊美的青年,同蓝儿他们不同的是,白光变身的少年身上有一层淡淡的光芒笼罩,像一件衣服似的,使人无法看到他里面的身体。看来,白光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烁金境界,比起蓝儿来,似乎更胜一筹似的。

  白光看了我们一眼,冲天云道:“老弟,找我来有什么事么?”

  天云似乎已经从兄长的死走了出来,微微一笑光长老,我来给你介绍一下。雷翔,你认识了,这位是他的妻子墨月。”

  白光皱了皱眉个堕落天使。老弟,你应该知道我们龙族很讨厌这种黑暗的气息。”

  蓝儿排众而出,不屑的说道:“那是你们自命清高而已,我也很讨厌你们这些长着翅膀、不可一世的家伙。”

  白光一呆,也许是他已经很久没有被骂过了,竟然没有反驳蓝儿的话,只是楞楞的看着她,神色间似乎有些茫然。

  蓝儿冷笑道:“怎么,不认识了。白光,当初你们飞龙一族排挤我族之时,你参与其中,你不会已经忘记了吧。”说着,蓝儿将束的布带解开,一头长长的蓝披散而下,露出了中央那根傲然耸立的白色尖角。

  白光全身一震,失声道:是……”

  蓝儿冷冷的看着他错,是我,没想到吧,我蓝儿还有回来的一天。”

  白光突的脸色逐渐在变化,不是变的难看了,而是变的无比的兴奋,儿,真的是你,蓝儿,太好了,太好了。你果真还没有死,我们的人在帝国寻找了你们那么久都没有找到,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蓝儿和蓝旋都楞住了,他们呆呆的看着雀跃的白光,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我也感觉到有些啼笑皆非,刚才蓝儿对白光的态度让我感觉到事情要坏,我想到了许多白光可能的反应,包括愤怒,攻击,斥责,种种……,但我就是没有想到他会因为蓝儿的到来而高兴,他为什么会高兴呢,蓝儿不是说是飞龙族驱除他们地龙、海龙两族的么?

  盘宗忍不住问道:“我说白光长老,你兴奋个什么,蓝儿大姐见到你可没有高兴的意思。”

  白光的目光转向盘宗,眼中猛的射出两道寒光,死死的盯住他,兴奋之色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恨恨的说道:“上回在白烟山的时候,没来得及教训你就被你跑了,今天我绝对饶不了你,你们九头蛇一族没有一个好东西。看招。”白光的身体猛然前冲,以无可比拟的度,在强大的气势之下,猛的冲向盘宗。

  天云高喊道:“白光长老,你干什么?停手。”

  我和天云可不一样,他是试图用话语阻止白光,而对我来说,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硬撼。修炼到天魔决第八层的我在度上明显胜过白光一筹,后先至,横在他和盘宗之间。白光对我显然也没什么好感,姿势不变的直冲过来,我大喝一声,“狂战天下。”全身金芒迸,一股金色的光芒应拳而出,猛然轰向白光。

  金白两色能量猛然在空中碰撞在一起,轰然巨响声中,白光被震了回去,而我也不好受,连退七步,在盘宗的帮助下才站稳身形,真是厉害,不愧为龙族第一长老。实力确实比蓝儿大姐还要强上一些。

  盘宗怒吼道:“我又没惹你,你为什么动手,你以为我怕了你吗?”

  天云一把拉住还要冲上来的白光,全身光芒大放,将他自己和白光完全笼罩在内,“长老,你这是干什么,他们都是远道而来的朋友啊!”

  白光怒哼了一声了这条九头蛇,别人我都可以忍受。如果我猜的不错,就是他的父亲,毁掉了我女儿一生的幸福,弄的她现在孤苦无依,你知道吗?我女儿自杀了几次,如果不是我现及时,她早就已经死了。而这些,都是他那混蛋父亲造成的。”

  盘宗扶着我楞住了,我也有些呆,我们心中的怒气都在白光的咆哮中消失了,我试探着问道:“那这么说,白光长老,你是我大哥的外公了。”盘宗挠了挠头,眼神呆滞的看着白光。

  白光怒哼一声屁,谁是他的外公,我才不承认有他这个杂种外孙呢。天云,你别拦着我,我要杀了他为我女儿报仇。”

  天云安慰他道:“算了吧,白光长老,就算有错,也都是他父亲的错,和他并没有直接关系。祸不及子女,你就别生气了。”

  蓝儿和蓝旋走上前,蓝儿冲着怒气仍然未消的白光道:“你如果要杀小蛇就要先杀了我,别以为你到了烁金境界就了不起了。我们姐弟联手,收拾你易如反掌。”

  白光楞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天云的话,还是因为蓝儿的威胁,他看上去已经不是那么愤怒了。

  盘宗松开抓住我的手,向白光走去,我怕他有失,赶忙跟上前,盘宗走到蓝儿身边,停了下来。我现他的眼睛竟然是红红的。

  扑通一声,盘宗冲着白光跪倒在地,神色激动的道:“外公,不管您认我也好,不认我也好,我终究是母亲亲生的,在血缘上终究是您的外孙。我别无所求,只是希望想见母亲一面,请您成全我吧。”

  白光理也不理盘宗,冲蓝儿道:“蓝儿,跟我回龙谷吧,我们已经找了你们许多年了。当初都是我们的错,我们不应该歧视你们,给你们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代表飞龙族请求你们的原谅,跟我回去吧,龙王大人在等着你呢。”

  蓝儿皱眉道:“那老不死的都有五千岁了吧,还没有死么?”

  白光一皱眉头,但他并没有怒,只是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蓝儿,老龙王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经仙逝了,他老人家终此一生也没有达到离尘境界。现在是新龙王大人主持我们龙族事务。他盼您回去已经盼了很多年了。”

  我现蓝儿身体一震,脸上的血色褪尽,嘴唇有些颤抖,她扶着蓝旋的肩膀勉强站直身体,颤声道:是说,现在的龙王是他。”

  白光叹了口气,默然的点了点头。

  我心中一阵着急,他们这是在打什么哑谜,这个龙王到底是谁啊,至于让蓝儿如此激动。

  蓝旋疑惑的说道:是说,现在的龙王刚说到这里,蓝儿的手就已经捂上了他的嘴,冲白光淡然说道:“白光长老,你回去吧,虽然我们地龙族和海龙族同你们飞龙族并没有血海深仇,但当初你们侮辱到了我们的尊严,我的父母曾经誓,我们两龙族世世代代将永远不踏入龙谷半步。你回去转告他,就说蓝儿早已经死了,你走吧。”

  白光急道:“蓝儿,你……”

  蓝儿厉声道:“快走,难道你想和我动手吗?还有一件事,你回去告诉他,如果他还念以前情份的话,就让小蛇见见他妈。白光,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女儿是怎么想的,但小蛇毕竟是她的亲生骨肉,难道你们飞龙族的心就那么狠吗?”

  白光瞥了仍然跪在那里的盘宗一眼,叹了口气,冲天云道:“老弟,我先回去了,我必须要向龙王大人汇报。”

  天云道:“白光长老,不管怎么说,这些人都是我的客人,我希望你们龙族不要伤害到他们。”说完,他解除了光系结界。

  白光微微点头,飞身而起,在空中现出原形,拍动着巨大的龙翼向龙谷飞去。

  我将跪在地上的盘宗大哥扶了起来,“大哥,你别这样,血浓于水,他早晚会认你的。”

  盘宗黯然摇头道:“恐怕不会了,老四,我现在突然一点找老婆的心情都没有了,我只想见见我母亲。”

  我点了点头哥,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完成这个愿望,大不了咱们杀进龙谷,把你母亲找出来,虽然龙族很厉害,但我相信,以咱们几个人联手之力,必然能冲进去。”

  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闯龙谷?听起来很好玩,算我们一个,打不过大不了就跑呗,老大,你难过什么啊,你不错了,最起码你的母亲还活着,我们的母亲却早已经去世了,现在连一点希望都没有,别灰心嘛。”

  盘宗抬头看了走到近前的金银一眼谢你们。不过,硬闯就算了,那样的话只会让龙族更加狠我们。”

  墨月贴到我身边,传音道:“老公,你看蓝儿姐姐,她好象有点不对啊!”

  我心中一惊,扭头看向蓝儿,果然如墨月所说,她楞楞的站在那里,看向龙谷的方向,眼神呆滞,一付失魂落魄的样子。蓝旋则在一旁扶着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刚来这里这么一会儿就弄出了这么多麻烦,我脑中也是一片混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刚才我和白光的那一下对碰制造出了巨大的响声,惊动了圣龙骑士团村落中所有的人,男女老幼大大小小上百口人都向我们这里围了过来。

  月无崖喝道:“大家都回去,这里没事。”聚拢的人群不赶违抗他的命令,逐渐向村子散去。

  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雷翔哥哥,是雷翔哥哥,还有冷冰冰的大姐姐。”

  我被这个熟悉的声音从思绪中惊醒,抬头看去,只见长大了一些的松松正向我跑了过来,看到他,我心中一阵温馨。微笑着张开双臂迎了上去,一把将松松抱了起来,笑道:“松松,你长高了,也沉了。”

  松松睁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我,撒娇道:“雷翔哥哥,我好想你啊,你终于回来看松松了。”

  听他这么说,我不禁暗暗苦笑,我哪里是回来看他的啊!

  “雷翔大哥。”

  我抬头一看,正是多日不见的松雪,松雪穿着一声雪白的长裙,站在那里看上去楚楚动人,洁白的俏脸上带着一丝红晕,她身旁站着高大的厉云,厉云皱着眉头看着我,双拳紧紧的攥住,似乎有些敌意似的。我心念一动,已经明白了他的敌意是从何而来,看他紧张的样子,一定是正在追求松雪了。

  我微笑着说道:“你好,松雪,这段时间过的还好么?”

  松雪微微点头好的。你这次来……”

  “我这回过来主要是找天云有些事。”

  厉云突然迈开大步向我走来,眼神中的恨意大炽,松雪惊呼道:“厉大哥,你干什么?”

  厉云没有理会她,依旧向我走来,我将松松放到地上,柔声道:“松松乖,到姐姐那里去,哥哥有事。”

  松松乖巧的点点头,扭头跑向脸色有些苍白的松雪。

  厉云走到我近前,他比我矮上半个头,必须要仰起脸才能盯着我看:“雷翔,上次练功的时候不小心打伤你,真是不好意思。”

  我没有想到他会提起上次的事,微笑道:“没什么,都已经过去了。”

  厉云向我伸出手不记恨我就好。”

  我心中暗道,你不嫉恨我就好了。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双手碰到一起,我明显的感觉到厉云在加力。

  我暗暗好笑,原来他是想这样对付我,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整得他很惨,但我现在却巴不得有个人能把松雪原先放在我身上的情愫挪走呢。只是用暗黑魔力布满在手上,只守不攻,任由他用力。

  厉云看上去已经出全力了,他的手劲确实很大,一层青色的光芒笼罩在他青筋暴露的大手上,但这种程度的力量完全对我构不成威胁,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能力全被封印住的废物了。

  我传音给他道:“适可而止吧,难道你想在你心爱的姑娘面前出丑吗?”

  厉云一愣,手上的力道减轻了几分。

  我冲他微微一笑,传音道:“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和你争松雪的,我已经有爱人了,我在这里呆几天就会离开的。你要努力啊,松雪是个好姑娘,你只有完全付出自己的真心才有可能换回她的,明白吗?”

  厉云松开手,深吸口气,轻声道:“谢谢你。”

  我摇了摇头雪在替你担心呢,快去吧。”

  厉云点了点头,扭头冲松雪走去,我看到了松雪幽怨的眼神,客气的冲她点了下头。

  我心中暗暗的祝福她。厉云是个很率真的小伙子,他们一起长大,厉云比我更要适合她。

  厉风走到我跟前不是云小子不自量力的试探你了?”

  我摇头道:“没什么,先回石屋吧,我脑子乱得很。”

  我转身拉起一直在旁边看好戏的墨月,在她的小手上轻捏一下,拉着她向蓝儿走去。

  “大姐,你看什么呢?你不会是喜欢上白光长老了吧?”

  蓝儿从呆滞中清醒过来,啐了我一口道:“别乱说,谁会喜欢那糟老头子。何况,他早已经成亲了,你忘了我跟你说过,龙族只会有一个伴侣吗?”

  “那你看什么呢?还是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蓝儿眼中一黯什么,我只是在想,这回跟你们过来,是不是来错了。”

  来错了?蓝儿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正在我玩味蓝儿话语中的深意时,白光长老那嘹亮的龙吟之声再次响起,天云皱眉道:怎么又回来了?”

  我抬头向天上看去,果然是白光长老,他拍动着巨大的龙翼飞过山峰,又回来了。

  这次,他背上似乎坐着一个人类,凭借我的眼力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岁数不大的青年人,一身耀眼的金色袍服衬托着他刚毅的面庞,看上去非常有威严,虽然是青年,但却给我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这是谁?没在圣龙骑士团见过他啊。

  我身旁的蓝儿啊了一声,我惊讶的看向她,她的脸色苍白无比,全身轻微的颤栗着,似乎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似的。

  “大姐,你这是怎么了,今天你怎么这么不正常啊。”

  蓝儿喃喃的说道:“是他,真的是他。”

  我被她的话说得一头雾水:“是谁啊?”

  蓝儿没有理会我,眼神紧紧的锁在向我们这里飞来的白光,看来,蓝儿大姐的吃惊应该和白光背上那个金衣人有关了。

  白光缓缓落了下来,在接近地面之时,他背上的金衣人轻飘飘的纵身落到地面,点尘未惊。

  白光幻化**形站在金衣人身旁,神态恭谨。

  离得近了,金衣人身上的王者之气更盛,使我似乎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金衣人的眼中仿佛只有蓝儿大姐似的,他一落到地面,就紧紧的盯着蓝儿,脸上一片木然,没有任何感情,但我却现他的袖子在轻轻的颤动着。

  蓝儿挣脱了弟弟的扶助,一步一步向金衣人走去,在两人相距三米之时停了下来。他们就这么愣愣的对视着,良久没有说话。

  我心中一动,难道这个金衣人是蓝儿大姐以前的爱人不成,否则,她为什么会那么激动呢?

  我刚要出声询问,却现不远处的天云冲我摇了摇头。

  我只得忍住心中的疑问,看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两色身影。

  金衣人率先打破沉默,他的声音浑厚而低沉,还略微带着一丝沙哑:“你回来了。”

  蓝儿往日的骄矜之气似乎完全消失了,像个淑女似的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金衣人又道:“怎么走了这么久?”

  蓝儿眼中神色一清,带着些恨意道:“你说呢?”

  金衣人叹了口气不起,当初都是我们飞龙族的错。”

  蓝儿冷冷的说道:“错已铸成,无法挽回了。你来干什么?”

  金衣人的情绪似乎有些波动,声调提高了一些:“因为你回来了,我想你,所以我来了。”

  看来我的猜测并没有错,这个金衣人果真是蓝儿以前的爱人。

  蓝儿毫不领情的道:“我用不着你想,我领受不起。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金衣人的脸部抽搐了一下真的那么绝情吗?当初确实是我们的错,但那时候我还做不了主,即使你要恨,也恨不到我。难道你忘记了我们那段时间有多么快乐吗?蓝儿,回到我身边吧,别再走了,好吗?”

  蓝儿冷哼一声屈尊降贵来到这里就是要跟我说这些吗?我用不着你可怜,什么快乐时光,我早都不记得了。我刚才说了,我受不起,我绝对不会再和你回去了,你死了这条心吧。”

  金衣人的脸色终于变了,变得很苍凉,在这一刻,我竟然从他英俊刚毅的脸上看到了一丝衰老的样子,他的声音更加低沉了:“为什么?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如果只是为了当初那件事,我愿意代表族人向你道歉。”

  蓝儿断然道:“不必了,道歉就能解决一切吗?告诉你,我已经有爱人了,你以后少来纠缠我,我这次回来也不是见你的。”

  金衣人全身大震,呆呆的看着蓝儿:“你已经有爱人了?你已经有爱人了怎么可能,你爱的应该是我才对,这不可能。告诉我,是谁,是谁?是他吗?”他指向蓝旋。

  蓝儿怒骂道:“放屁,他是我弟弟蓝旋。”

  金衣人稍微松了口气来是小旋儿啊!那是谁?你告诉我,如果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死心的,这么多年我都等了,好不容易找到你,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离开我。”

  蓝儿扭头看向我,伸出手指他,他就是我心爱的人。”

  我差点让她吓得跳起来,我什么时候成了她心爱的人了。这时蓝儿的传音到了:“帮我顶一下,求你了,我要快点赶他走。”

  我看了看身旁的墨月,她只是流露着一丝浅笑,看来并没有把蓝儿的话当真,只要她不误会就行了,我傲然冲金衣人道:“不错,我就是她的爱人,请你不要再骚扰她。”

  天云突然急道:“雷翔,你别乱说话。”

  我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一座大山向我压来似的,身旁的墨月竟然被这股压力挤得飞了出去。

  金衣人的身体完全转向我,他的瞳孔已经变成了金色,他的气势在疯狂的飙升着,我心底突然升出一种恐惧的感觉,即使当初面对厉风之时,这种感觉也不曾出现过。

  我,竟然害怕了。

  (快捷键←)[]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