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狂神 > 第一四七章 火神熔若

第一四七章 火神熔若


  刑兵身上的蓝色光芒并没有收歇,她的俏脸上突然流露出痛苦的神色,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我心中一惊,飘身到墨月身旁儿,你刚才下杀手了?”

  墨月茫然道:“没有啊!我没下杀手,她自己突然变成这样了。我刚才只是用暗黑魔力破掉她的火网而已。”

  刑兵不断在地上打滚,身体散出的蓝色光芒时强时弱,惨叫声不断从她口中传出。

  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皱了皱眉,照这样下去,恐怕她会死的。

  我们和她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让她就这么死了可不行。

  想到这里,我将狂神斗气运遍全身,伸手向她肩膀抓去。

  好强的火能量啊!即使有狂神斗气保护,我还是感觉到那异常的灼热。

  我终于成功的抓到她的肩膀,她体内的气息异常紊乱,火能量不断在她体内横冲直撞。我瞬间明白了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墨月问道:“老公,她怎么样了?”

  我叹了口气是引火*用了自己不能完全控制的能量,遭到反噬了。”

  墨月道:“那你救救她吧,我可没想杀她啊!”

  我点了点头,试探着用狂神斗气去封锁她身上不断乱窜的火能量。

  刑兵的体质确实异于常人,随便换一个人,即使是我,体内如果被这种程度的火能量肆虐,早就烧成灰烬了。

  她的经脉虽然也在被火能量破坏,但仍然能护住自己的五脏六腑,但情况很不乐观,我现狂神斗气虽然能暂时封印住那些火能量,但我的手只要一离开她的身体,那些火能量就会更强烈的作。

  对于火系魔法或者火系斗气,我并不擅长,这可怎么办?

  随着我封印住那些肆虐的火能量,刑兵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她喘着粗气,双目无神的看着我,虚弱的说道:“谢谢。”

  我皱眉道:“谢我也没用,如果不是你太好强,也不会弄成这样。我现在只是封印住那些火能量,但并不能将它们消灭掉,你自己有没有办法,我总不能一辈子帮你输入能量吧?”

  刑兵点了点头怀里有一个盒子,你帮我拿出来,现在只有我师父可以救我了。”

  我微微一愣,随即探手向她怀中伸去。

  啪的一声,我伸出的手被墨月打到一旁,她瞪了我一眼,嗔道:“不许在女孩子身上乱摸。”

  我顿时尴尬异常,苦笑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工夫吃醋,救人要紧啊。”

  墨月哼了一声来。”说着,她用暗黑魔力包裹住自己的小手,探进了刑兵怀中,掏摸了几下,果然拿出一个小盒子。

  盒子的样式很精致,感觉上倒像龙神帝国出产的东西一样,是一整块红色玉石整体雕刻而成的,上面有许多奇怪的花纹。

  看到这个盒子,刑兵脸上流露出一丝希望的神采:“打开它。”

  我从墨月手中接过盒子,盒子上的温度要比刑兵身上散出来的弱很多。

  我开启玉盒,顿时一道红光从盒子中射了出来。

  当红光出现之时,墨月身上骤然散出蓝色的光芒,我身上带着的副水之心也躁动起来。

  我看向墨月,她茫然的从怀中掏出海洋之心,海洋之心散着强烈的光芒。

  我顾不上惊讶,向红色玉石盒子内看去,只见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红色宝石出现在我眼前,圆圆的看不出什么异样,但那耀眼的红光正是它出的。

  能引起水之心的波动,难道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刑兵惊讶的看了一眼墨月手中的海洋之心到我跟前来。”

  我把盒子递到她身前,刑兵勉强把手伸到自己嘴边,轻轻一咬,咬出一道伤口,一滴鲜血刚从她伤口中流出,顿时被她身体散的蓝色光芒蒸掉了,冒起一股白烟。

  刑兵大急,又咬了一下,但还是同样的结果。

  我道:“你是想把鲜血滴在这颗宝石上吗?”

  刑兵急迫的点了点头。

  我抓住她的手,用狂神斗气抑制着她身体散的蓝芒,手指在她刚才咬过的伤口上轻轻一划,鲜血流淌而出,我赶忙用狂神斗气包裹住使它不致于被蒸掉,迅的将鲜血滴在红色宝石之上。

  鲜血和宝石相触的刹那,宝石顿时光芒大盛,将水之心散出的蓝芒比了下去。

  刑兵喜道:把这块红色宝石扔向空中,扔得越高越好。”

  我看了她一眼,依言抓起宝石,向空中抛去,狂神斗气迸之下,红色宝石带着长长的红色光尾直升入高空,随着距离越来越远,光芒逐渐黯淡下来。

  我问道:“这样就能找来你师父了吗?”

  刑兵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话,眼中充满了期望的神色,仰望着天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我转身看向众人,现盘宗、金银、蓝旋、蓝儿四人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金格灿毕胤仍然站在那里为区火和余云遮挡着热量。

  我心中一惊,难道盘宗他们受不了这高热吗?不应该啊!以他们的功力,就算再热一些也不会受不住,更何况他们承受的只是余热而已。

  心中一动,我忽然明白了他们的去处,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

  金格灿毕胤的声音落入我耳中:“雷翔,那个女火人如何了?周围已经没有其他火人了,你是不是把她身上的火灭了?”

  我无奈的传音给他道:“我现在也没办法,那女火人引火**,体内的火能量肆虐,我只能帮她稳住伤势,已经放出信号了,待会儿她师父可能会过来。老金他们是不是去吃烤肉了?”

  金格灿毕胤微微一笑说呢?早在你凑过去的时候,他们就悄悄的溜了。”

  正在我们交谈之时,异变突起,天空中突然亮了起来,一道红色的光柱直接向我站立的地方罩了下来。

  这种感觉我太熟悉了,当初加百列抢走紫嫣的时候就是这种情景,只是光柱是金色的而已。

  难道是其他神祗来抢我的月儿吗?我心中怒意狂涌,一把抓住墨月的身体将她甩向金格灿毕胤,同时大吼一声:“狂神战铠。”金芒透体而出,金色的狂神铠甲一件件出现在我身上。

  在铠甲出现的同时,我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狂化了,顿时变成了狂神的样子。

  出乎意料的,那道红光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当它罩在我和刑兵身上时,传来一股温暖而亲切的感觉,刑兵身上灼热的蓝光也随着它的照射消失了。

  刑兵松了口气父,是师父来了。”在红光的照射下,她体内暴躁的火能量顿时温和下来。

  我不禁松了口气,从地上站起,仰望着天上的红光。

  “刑兵,我告诫过你多少回了,不可贸然使用幽蓝圣火,你的力量还无法控制它,你总是不听个柔和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我心中疑惑,看刑兵师父出现的样子,应该是天上的神祗才对,难道刑兵和天云一样吗?可她的功力比起天云来可差得远了。

  红光突然转盛,刑兵娇哼一声,身体被红光从地面上吸扯起来,她张开小口,不断有蓝色的光芒从口中吐出,融化在红光之中,周围的温度再次升高。

  我现在无法确定刑兵的师父到底是敌是友,松开抓住刑兵的手,意念一动,已经飘身到金格灿毕胤和墨月身旁,注视着眼前的红色光柱。

  区火叽哩哇啦的说了几句什么,我现在哪儿有心情理会,阻止余云的翻译,将全部心神都集中在红色光柱之上。

  原本虚弱的刑兵在光柱的照耀下竟然逐渐恢复了行动的能力,气色也好了很多。

  大约过了顿饭工夫,刑兵长出一口气,跪倒在地,恭敬的说道:“多谢师父救命之恩。”

  那个柔和好听的声音响起:这孩子呀!”

  光柱的红芒陡然大盛,红光一涨即逝,在刑兵身旁却多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那是一名绝美的少女,她合着双目,静静的站在光柱中央,复杂的红色神徽符号清晰的印在她眉心之间,左手拿着一柄长长的红色法杖,全身上下都包裹在一套红色长裙之中,只有头、手以及一对赤足暴露在空气之中,她的皮肤极为白皙,淡淡的光晕在肌肤下不断的流转。

  她的样子看上去极为熟悉想起来了,这不是和水神蒂娜的样子很相像吗?

  刑兵跪倒在地,她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有些呆呆的说道:“师父,您怎么现身了,您不是说不能随便让普通火人看到您的样子吗?”

  红衣美女睁开眼摇了摇头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见你的。”说完,转身向我飘了过来。

  我皱了皱眉,同样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悬浮在空中,我们面对面的站着,红衣美女有一双棕色的大眼睛,眼神中偶尔会闪过一丝红芒。

  “你是无翼神系的人?”我问道。

  看她的样子肯定是神族,而她又没有翅膀,再加上和水神蒂娜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我几乎可以肯定,她就是无翼神系中人。

  “火神熔若见过狂神大人。”红衣美女就那么漂浮在空中向我盈盈下拜,声音依然和刚才一样,异常柔和,听起来很舒服。

  我微微一愣神?”

  熔若点了点头的,狂神大人,您终于找到这里了。不久之前,我听蒂娜姐姐说她在人界遇到了您,就知道您总有一天会来这里寻找狂神铠甲的头盔。”

  我冷声道:“那这么说,你是知道头盔在哪里了?”

  溶若点了点头,刚想说话,却被我拦住了:“既然你知道头盔在哪里,那水神蒂娜也应该知道,为什么上回我问她的时候,她却不告诉我?”

  火神熔若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微微一笑,并没有因我的愤怒而出现情绪波动,和声道:“并不是蒂娜姐姐不想告诉您,而是因为告诉您也没有用。那时候,您并没有要寻找头盔的心思啊,而且头盔只能*您本身的能力收回。这里和晋元大6相隔万里,我们也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才会找到这里,所以蒂娜姐姐并没有告诉您。如果不是刚才给小徒疗伤的时候现了您的气息,我还不知道您已经来到西瑞大6了呢。”

  她说的也有些道理,现在再去追究水神蒂娜的疑问也没什么意义了。我沉声道:“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收徒,狂神铠甲的头盔又在什么地方?”

  熔若点了点头要从头说起了,您别着急,听我慢慢道来。”说着,她双手在胸前一划,一个火红色的结界将我和她包裹在内。

  我扭头看了墨月一眼我的朋友也放进结界来吧,他们也有权利知道这些。”

  熔若微微一愣,但并没有违背我的意思,双手轻挥,红色的结界张开,我冲墨月和金格灿毕胤挥了挥手,他们会意的飘身进入结界。

  我冲熔若道:“你现在可以开始说了。”

  火神熔若再次将结界封死,平静的说道:“狂神大人,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要从两千年以前说起了。那时候,狂神大人已经失踪了。您应该知道神界中不光有神祗,还有神兽的存在。神兽的功力高低不等,最厉害的神兽有着接近一级神祗的能力。而众多神兽之中,最厉害的,就要属梵日天龙了。”

  金格灿毕胤惊呼道:“梵日天龙?真的有这种龙吗?”

  我扭头看向他也知道这种龙?”

  金格灿毕胤郑重的点了点头格的来说,梵日天龙已经不能算是龙了,他虽然有着龙的外形,但却有着远远比龙强大的能力。我也是听父亲提起过曾经有梵日天龙这种神兽,听说,他具有着极强的破坏力。”

  火神熔若微微一笑愧是龙族之王,确实见闻广博。依我看,最多再有千年时间,你应该也会成为神界中神兽的一员。真要论起来,梵日天龙可以说是你们龙族的鼻祖了,所以,他确实是龙,他的来历我也是以前听神王提起才知道的。梵日天龙是在神界诞生之时就出现的神兽,可以说是最古老的神兽了,他是吸收父神创世时空间中的各种异常能量而生的,有着非常强大的力量。虽然比不上一级神祗,但比起二级神祗却要强得多了。在神界之中,他绝对称得上是神兽之王。他不但有着强大的力量,比起其他神兽来,当时的他还多出一种能力。”

  墨月惊讶的说道:“多一种能力?什么?”

  熔若正色道:“创造。”

  “创造?”

  “是的,就是创造,他有着和父神一样的创造能力。当然,一样指的是可以创造出新的物种,他的力量和父神是没法比的。父神创造了神三界,当梵日天龙的能力提升到一定阶段之时,他也产生了创造的念头。于是,他就按照自己的形态创造了一种类似的新生物,他创造的生物比起父神创造的一级神祗差得太多了,根本无法在神界生存,于是,他只得退而求其次,将自己创造的生物放在了神界。虽然他创造的生物在神界不算什么,但到人界却成为了一个强大的种族,那就是——龙族。”

  我、墨月和金格灿毕胤同时失声道:“龙族?”

  最惊讶的就是金格灿毕胤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传说中的梵日天龙竟然会是龙族的创始者。

  熔若点头道:“不错,就是龙族,龙族也是唯一一个不是由父神创造出来的种族。当梵日天龙将自己创造的龙族放入神界之后,就被父神现了,也正是由于这个现,才使狂神提奥曼迪司大人变成了无翼神。当时,父神正在创造提奥曼迪司大人,突然灵光一闪,现了梵日天龙的作为。为了不让梵日天龙做出更多事,父神立刻将他创造的能力禁制住了,而提奥曼迪司大人也因为这一耽搁,就失去了拥有羽翼的机会。父神有感于对提奥曼迪司大人的亏欠,所以才制造出狂神铠甲作为补偿。而梵日神龙虽然被父神禁制了,但父神并没有杀了他。对于他创造的龙族,父神也只是限制了龙族的繁衍度而已,否则的话,以龙族的强大,人界中恐怕已经没有别的种族了,所以说,梵日天龙也可以称为龙神了。”

  我皱了皱眉说了这么多梵日天龙的事,那和狂神铠甲的头盔又有什么关系呢?”

  熔若微微一笑然有关系,狂神大人,您听我慢慢说下去。后来,三界一成,父神就消失了,而梵日天龙就在神界中游荡起来。刚才龙王说过,梵日天龙的破坏力非常强,这是真的,也正是由于他的破坏力,才弄成现在这样。当年,第二次神冥大战结束后大约千年左右,梵日天龙无意中破坏了神界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神王大人的寝宫。”

  我并没有因为熔若的话而感觉到惊讶,相反的,竟然有一种痛快的感觉,不由自主的恨声说道:得好。”

  我现在不单恨加百列,我也恨神王,如果不是她枉信加百列,提奥曼迪司大哥怎么会冤死?如果不是她,加百列何至于如此嚣张的不顾父神规定的天条将我的紫嫣抓走,我现在甚至痛恨所有的有翼神族。

  听了我的话,熔若一呆,带着些关切的问道:“狂神大人,您没事吧?”

  听到她柔和的声音,我从自己的怨恨中清醒过来:没事,你继续说吧。”

  熔若有些不安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梵日天龙闯了这么大的祸自然引得神王大怒,派遣战斗天使米迦勒将其抓了起来,并亲手封印住他八成的能力,将他打入人界囚禁起来。”

  我一愣然梵日天龙犯了这么大错,为什么神王不杀了他呢?”

  熔若叹了口气然梵日天龙犯了错,但他本性并不坏,又是所有神兽的领袖,神王不能冒着所有神兽反叛的危险杀了他。更何况,自从父神封印了梵日天龙以来,他就和父神在精神上有着一丝联系,如果他死了,父神肯定会知道。父神是不允许随便杀生的,尤其是本族之内的自相残杀,所以神王才会囚禁梵日天龙,而囚禁的地点,就在西瑞大6之上。这里的火人都知道,在大6中央有一块禁地,是谁也进不去的,梵日天龙就在那里。”

  我隐隐感觉到她要说什么,但我并没有打断她,静静的倾听着。

  熔若道:“梵日天龙本性属火,虽然他被封印了八成的力量,但残余的仍然比三级神祗要强很多,甚至达到了二级神祗的能力。而我,就是被神王派遣在这里看守他的,每个月只可以返回神界一次,我也算是唯一一个可以停留在人界的神祗了吧。不知道神王是不是故意的,她囚禁梵日天龙的地方,正好是提奥曼迪司大人的头盔失落的地方,梵日天龙是拥有智慧的,他当然知道狂神铠甲头盔的威力,虽然他无法使用,却依*自己的力量将头盔封锁住了,所以,如果您想取回头盔,就必须要先过梵日天龙这一关。”

  我恨声道:“神王明明就是故意的,她是想依*梵日天龙的能力守护住头盔不让我拿回来,这样,就不会有人找她和加百列的麻烦了。不论是谁,只要阻止我拿回头盔,我都要他死,遇神杀神,遇魔杀魔。”

  我全身散出疯狂的气势,在这一刻,我又进入了狂神的境界。

  虽然这些日子我并没有修练狂神诀,但自从路西法帮我改造了身体以后,我现狂神斗气似乎在自行增长似的,而疯狂的念头也会随时因为我的怒气而突然迸出来。

  “狂神大人。”熔若伸出双手,出一道柔和的红光。

  我感觉全身一震,脑中清醒了一些,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状况,赶忙催动着暗黑魔力代替狂神斗气的运转,这才恢复了清醒。

  看到我又恢复了清明,熔若似乎松了口气,带着些哀求的说道:“狂神大人,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我点了点头说吧。”

  熔若低声道:“我能感觉得出,您现在的功力已经不低于被封印的梵日天龙了,我希望您能在取回头盔的时候不要伤害他。毕竟,他的本性并不坏。这么多年了,我和他相处的时间最长,始终有着一些感情……”

  听她这么说,我不由得对她多了一分好感,我打断她道:“你既然和他有感情,难道就不能让他主动将头盔交给我吗?”

  熔若摇了摇头是不可能的,梵日天龙对于头盔看得很重,而且我一般只能在洞外凭借神思和他交流,是不能走进他被囚禁的那个洞**的。当年神王大人为了防止我私自放出梵日天龙,在我身上也下了一个禁制。”

  我点头道:“好吧,我明白了,我在取回头盔的时候不会轻易伤害他的。”

  熔若大喜太好了,谢谢您,狂神大人。我不能离开禁地太久,必须要回去了,我会在禁地等你们的。刑兵是我在这里收下的徒弟,她认识去禁地的路,就让她为您带路吧,而且她也学会了我一些功夫,也许能帮上您一些忙。”

  她双手一挥解除了刚才设置的结界:“刑兵,你过来。”

  刑兵刚才一直在结界外面看着我们,她当然无法听到我们的声音,听到熔若叫她,赶忙走过来,恭敬的说道:“师父。”

  熔若看着自己的徒弟,轻叹一声儿,你以后可不能再那么冲动了。这位是狂神大人,明天一早,你就带他们起程前往禁地,我会在那里等着你们的。”

  刑兵看了我一眼,点头道:父。”

  熔若再次向我行礼神大人,我先回去了,您多保重。”

  我点头道:“熔若,谢谢你帮我。”

  熔若一愣,转而微笑道:“和当初提奥曼迪司大人对我们无翼神系的帮助比,这根本不算什么,我的伙伴们都在神界等着您的到来呢。希望您能顺利得到头盔,早日升入神界。再见。”说完,红光一闪,身影消失在空气之中。

  墨月喜道:“老公,太好了,终于有了头盔的消息。”

  我微微一笑,拉着她落在地上:“是啊!有了消息就有了希望,今天晚上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咱们就动身。老金,你怎么了?”

  金格灿毕胤似乎还没有从梵日天龙是自己祖先这个事实中清醒过来,听到我叫他,啊了一声,落在地上,茫然看向我。

  我拍拍他的肩膀金,你放心吧,我的目的只在头盔,不会伤害你那祖先的,说不定还能把他从封印之中救出来呢。”

  金格灿毕胤点了点头,叹息道:“没想到,创造我们龙族的祖先竟然被囚禁在这里。谢谢你雷翔。”

  我拍拍自己的肚子,微笑道:“我有点饿了,咱们也该吃东西了,要不就被金银他们都吃完了。”

  “狂神大人。”刑兵的声音传来。

  我转身看向她,她脸上带着一丝红晕,冲我施礼道:“事先不知道您和我师父的关系,多有得罪,请您原谅。”

  我摇了摇头也不能怪你,毕竟我们是不之客嘛。明天还要仰仗你带路呢。”

  刑兵低下头,喃喃的说道:“还有,谢谢您刚才帮我找来师父,救了我的命。”

  墨月在我手上掐了一下,我看她一眼,冲刑兵道:“谢就不用了,你让区火给我们弄点吃的就行,已经有些日子没正经吃过东西了。”

  刑兵抬起头,嫣然一笑个没问题,我现在就去。”说着,一个闪身,她已经到了棚子中区火的身前。

  区火一直呆立在哪里,刚才生的一切,早把这火人领吓得呆了。

  他站在那里,目光呆滞的看着我们,刑兵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叽哩哇啦的和他交谈着什么。

  我们也走到棚子中,看着点燃的篝火,我的心却早已经飘到梵日天龙那里去了。

  金格灿毕胤问余云道:“刑兵和他说什么呢?”

  余云道:“刑兵说你们都是天上派下来的大神,来找一样东西,她明天会带你们去,让区火叫人开始烧烤大会,刑兵说她要亲自给你们烤肉呢。这可是第一次啊!以前也只是在许多村落领聚集的时候,刑兵因为兴起而……”

  刚说到这里,余云就被刑兵推到一旁,瞪了他一眼用你多嘴,难道我不会说吗?”

  区火先向我们恭敬的施礼,然后转身跑了出去,应该是去叫人了。

  真奇怪啊,这边动静这么大他们应该能现的,怎么还没回来?

  刑兵冲我微微一笑,神态已经没有了刚来时的妖冶,显得端庄了许多:“狂神大人,您先坐一会儿,等区火把东西拿来以后,我亲自为您烤肉。”说完,低着头站在我身旁。

  我搂着墨月坐在椅子上,等待着。

  一会儿工夫,大量的火人跑了回来,重新布置周围的篝火,区火也回来了,和他一起的正是金银他们,他们一个个脸上流露出满足的笑容,看来是已经吃饱了。

  区火捧着一个大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有数只被剥了皮的野兽用木棍穿着。

  金正叽哩哇啦的冲区火说着什么,区火是一脸的茫然之色。

  我微微一愣,冲已经踏进棚子的金道:“二哥,你什么时候也会说火人话了?”

  刑兵扑哧一笑哪里是会说火人话啊!他说的,恐怕连他自己也听不懂吧。”

  (快捷键←)[]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