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2章 四阶灵符

12章 四阶灵符


  “法器!”

  绿裙少妇与血侏儒禁不住同时骇然失色。天『』籁小说WwW.⒉

  法器只有筑基期修士才能够炼制,别虽然她已经是炼气后期修士,距离筑基期一层也只有一重之隔,但便是这重之隔,便有如天堑。将绝大多数炼气期修士挡在天堑之外。

  再厉害的炼气期修士,也不可能是筑基修士的对手,哪怕面对的只是筑基期炼制的一把飞剑法器。

  黑色小剑爆出比血侏儒双轮更快的度,左右一晃,便将体形大了数倍的双轮荡开。空中残影一闪。

  “阿珊,救我!”血侏儒惊慌地大叫一声,转身便逃,连那双轮都顾不上,而且双轮被黑色小剑砍了两下,上面已经有了不小的缺口,灵气大失,已经起不到多大作用了。

  噗-----

  黑色小剑穿胸而过,血侏儒如遭雷击,身形陡然滞住,低头看胸口,已经破出了一个碗口粗细的血洞,胸口鲜血狂涌。呃,血侏儒双眼失去光泽,尸体扑倒在地。

  “住手,剩下的紫罗参咱们一人一株,不要逼我用动用三阶灵符。”绿裙少妇见血侏儒身死,脸上没有半分悲色,不过倒不是愿她不愿意救血侏儒,而是刚才所生的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从黑剑法器出现,到血侏儒身死,早在黑袍老者算计之内。

  而此时,她也面临大群小绿蚁包围,这些小绿蚁,至少有两三百只。

  只是看到大片嗡嗡飞来的小绿蚁,绿裙少妇一脸忌惮的神色,同时,她左手一招,一只上面刻画着神秘图案长三寸,宽一寸五分的灵符。

  黑袍老者面色阴晴不定地看着那张灵压逼人的灵符,竟然不比他的飞剑法器逊色,没想到这绿裙少妇身上竟然也有如此压箱的手段。

  只是黑袍老者并没有迟疑多久,两件紫罗参,他志在必得,而且紫罗参的消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否则便是杀身之祸,身死道消。

  而且一株紫罗参,炼制筑基丹确实风险不小,万一炼制失败,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到这里,黑袍老者牙齿一咬,指挥影蚁继续围攻绿裙少妇。哪怕花些代价灭了此人也完全值得。

  “既然如此,也别怪我与你拼个鱼死网破!”

  绿裙少妇尖叫出声,没想到黑袍老者如此不计后果。对方有法器飞剑在手,又有这一群影蚁可供驱使,施展寻常手段,恐怕片刻便要被黑袍老者诛杀于此。于是她陡然灌注法力于灵符内,孤注一掷地掷出灵符。

  灵符上火耀眼的火光闪动,一股旋风凭地而起。灵符自动燃烧,化为一道巨大的火球。

  轰!火球炸开,幻化出数十上百道火色箭羽。

  “三阶火箭符!”黑袍老者面色动容,仅管此灵符只是三阶下品,但其威力比起一般法器毫不逊色,唯一的缺点是灵符是一次性用品,不像他的法器这般,只要没有彻底受损,便可以循环利用。可黑袍老者丝毫不敢小看此灵符的杀伤力。

  “受死!”绿裙少妇厉声大叫,火箭符一出,她再无后手,双方也无半点回旋的余地。

  嗖嗖.....

  上百只火箭破空射向黑袍老者,挡在火箭符前面的小绿蚁纷纷被火焰灼烧至死,成群的掉落至地面,散出一股糊臭味。

  黑袍老者连拍接连拍出四五张一阶的土盾符,一道道土盾挡在身前。

  轰轰.....火箭接二连三射在土盾上,五行法术中,虽然土系防御是最强的,低阶的土盾术在同阶法术中,号称乌龟壳,但两种灵符等级相差过大。转眼之间,四五重土盾被火箭命中后,炸散成无数碎土。

  黑袍老者面色一阵难看,没想到火箭符的威力如此之大,连忙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蓝色小伞,间不容地将伞撑开,一道碧蓝光幕陡然落下,将黑袍老者周身五尺范围罩在里面。

  哧哧......

  火箭射在蓝色光幕上,如同射在泥泞之中,度骤减,半截虽然刺破光罩,但另外半截却被卡在了蓝色光罩之外。然后火箭被在流转的蓝光所侵蚀。冒出一阵阵白雾化的水汽。

  不过随着后面的火箭接肿而至,蓝色光罩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得稀薄。

  一声炸响,蓝色小伞上炸开数个破洞。

  剩下二三十支火箭间不容地再次射向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脸上一阵肉痛,这把灵伞是极品灵器,跟随他多年,这种防御型的灵器十分少见,但终究还是比不过相当筑基期修士一击的在三阶灵符。只是支撑了几个瞬息,便被彻底毁去。

  不过这张三阶灵符到现在也是强弩之末。黑袍老者一咬牙,操控黑剑法器劈飞射来的火箭。

  黑剑法器接连劈中射来的火箭,空中爆炸出大量的零星火焰。只是黑袍老者度再快,黑剑法器仍然顾此失彼,在击碎绝大部分火箭之后,仍然有两支迎面射来。腹部与大腿一阵剧痛。黑袍老者面色骇然,连忙调动体内的元气将两只火箭包裹住。

  砰砰!来不及了,黑袍老者惨叫一声,左腿被直接炸断,空气中弥漫着一阵血肉的糊味。而腹部的那支利箭虽然被体内元气阻止,但也炸出一个粗头大的血洞。

  绿裙少妇见这三阶灵符竟然都未杀死黑袍老者,一脸惊骇,转身便逃。

  黑袍老者面色阴厉无比,齿间咬出一个死字,黑剑法器化作一道黑光,追向绿裙少妇。

  绿裙少妇未逃出多远,便感到一股凛冽的杀机从背后袭来。慌忙间双袖一摆,紫绫飞出,向黑剑法器交缠。黑剑法器凌空一绞,便将紫绫斩成了数断。在绿裙少妇难以置信的眼神中,从绿裙少妇左肩处斜斩而下。

  黑袍老者召回飞剑,瘫倒在地面大口喘气。忍着剧痛止血,可身上的伤势已经出他的意料。对于已经飞散的影蚁,也只来得及草草地召回二三十只,吃力地采下紫罗参之后,看着峡谷中的雾气已经消散大半,就算有异宝,经过如此惨烈的一战,此时以他的状态,也无法染指。还是回洞府好生修养一段时间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