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15章 追逐
  “做什么?自然是夺舍!”黑袍老者声音一冷,双目紧闭,原本干瘦身负重伤的躯体,生机全无。天籁小说Ww

  6小天脑子轰地一声,双眼一片黑暗。

  眼前再次清明起来,是一片白蒙蒙的雾气。地面是裸的沙石,土壤。远处,有一层透明结界一般的壁障。

  怎么又到这个古怪的地方来了?6小天一阵诧异,不过很快,他又想到黑袍老者,6小天大声道,“夺舍是什么?”

  “夺舍,就是吞掉你的元神,占据你的身体,好徒儿,快到为师嘴里来吧。等为师吞了你,你我便是一体,占用了你的身体,为师用不了多久,便可以筑基成功,有很长的时间去印证金丹大道。”一道阴鹜而放肆的声音飘乎地传来。

  “老东西,乌龟王八蛋,你果然没安好心,你不得好死!”

  6小天一听,顿时勃然大怒,这老怪物用心居然如此险恶,把他骗回洞府,自己居然还傻乎乎地帮老怪物将一切都做好,真是笨到家了,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哼,你一个五系杂灵根,若不是老夫传授你浑元经,现在还只是一个三流门派的杂役,一辈子只能打水劈柴。若不是老夫现在别无选择,还真看不上你这低劣的灵根!能被老夫看上,那是你的福气。乖乖过来,让老夫一口给吞了,老夫尚且能给你个痛快,惹怒了老夫,呆会抽魂炼魄,让你尝尽痛苦,后悔来到这个世上。”黑袍老者狠声说道。

  “老东西,不必危言恫吓,有本事自己过来,小爷才不怕你。”6小天以前对黑袍老者十分畏惧,不过眼下左右是个死,打不过还不能骂?

  “徒逞口舌之利,狂妄之极,你以为给你泡的水是洗澡水吗?那是锁魂汤,只要你泡进去,你的神识便无法逃离身体,老夫倒要看看你能躲到几时。”黑袍老者得意大笑,元神一步步搜寻过来。

  这黑袍老者当真是处心积虑,阴险至极,愿意早就算计好了,6不天心里又惊又怒,便又拿黑袍老者无可奈何,这老怪物手段之多,完全是他意想不到的,怪不得以前不肯交他本事,是怕他学会之的,对黑袍老者造成威胁。

  逃,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这黑袍老者那般顺利。他努力地向远飞。

  “咦?这是个什么鬼地方,怎么跟峡谷有几分相似?”

  一团金色与红色交杂,大约鹅蛋大小的圆球,闪着阵阵红光与白光,从远处激射过来,看着陌生的环境,不由震惊无比。不过很快,一只鸡蛋大小的稀薄白色小光球在远处十分惹眼。黑袍老者尖笑一声,“好徒儿,哪里走?”

  真是倒霉,6小天暗叫一声苦也,但他绝不会坐以待毙。通过刚才的对话,他揣度那金色与红色相杂的圆球,便应该是黑袍老者的元神了,只是对方看上去凝实浑厚,他的元神却是稀薄无比。

  6小天竭力地向远处逃,黑袍老者成竹在胸地在后面追。虽然不知道为何来到这莫名其妙的地方,不过这小子浸泡了他的锁魂汤,炼气一层这样低微的实力,绝不可能逃出他的掌心。

  “臭小子,站住,再逃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双方在这雾气之中追逐了一阵之后,黑袍老者有些气极败坏地说道。

  “老东西,小爷才不会停在这里等你杀,有本事自己追上来。”6小天毫不示弱地回了一句,双方追逐了一阵,让他心里有了一些底气,这黑袍老者的元神似乎度并不比他快多少,只要他一个劲的逃,对方未必能追得上。

  “看来不给你一点苦头吃吃,你便不知道厉害!”黑袍老者震怒,施展太厉害的法术,恐怕一不小心会把6小天的元神给打得灰飞烟灭,只要阻住这家伙便够了。黑袍老者口中念念有词,同时元神稀薄了少许。

  6小天正全力而逃,陡然在眼前出现一面土黄色的盾牌。他骇了一跳,来不及转向,便一头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土盾之上。顿时一阵头晕耳鸣。

  “桀桀.....”一阵得意的怪笑声传来,比之前要近了许多。

  6小天心头一震,强压下神识的不适,绕过土盾努力向远处逃。这黑袍老者的手段之多,完全是他想象不到的,只有努力远离这个可怕的家伙,他才有一线生机。

  黑袍老者得意地道,“小家伙,你逃不了了。若不是怕毁了你的元神,老夫一个火球术,就可以让你形神俱灭,不过就算如此,老夫只要再施展两个土盾术,便可以追上你。乖乖呆在原地,让老夫吞掉你的元神,还可以省去许多不必要的痛苦。”

  “放你娘*的狗*屁。”

  明明是他想害自己,居然还说得这般冠冕堂皇,真是厚颜无耻。6小天气愤之极,可又拿这黑袍老者无可奈何,对方比他强大太多了。

  虽然他仍然竭力逃跑,可心里却充满了绝望,双方的距离正在越拉越近。黑袍老者又施展了一个土盾术,一大一小两个元神已经只相差数丈。

  6小天只是凭着一股气愤,绝不让老怪物轻易得逞的想法向前逃。不经意间,穿过透明的壁障。

  “嘿嘿,老夫马上要追上你了。哎哟..........”

  身后一道痛叫响起,6小天诧异之下,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黑袍老怪那金红相间的元神竟然贴在了那道透明的壁障之上。似乎撞得不轻。黑袍老者不信之下又试了两次,不过仍然撞得鼻青脸肿,就是无法空透这重壁障。

  “不可能,你怎么能够穿过去!”

  黑袍老者气极败坏的同时,也有些难以置信。以他闯荡修仙界多年的经历,竟然没有听说过在人的识海里,会是一片这般古怪的情形。他也考究过其他人夺舍的经验,在这方面做了些准备,为何前人未曾提到过会有这般异象?

  “我就是能,老东西,你待如何?过来咬我啊。”6小天见黑袍老者试了几次都不能过来,顿时心中大定,对黑袍老者冷嘲热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