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2章 武林秘事

22章 武林秘事

  “你听说了没有,此次武林大会在咱们平武县城召开,整个凉州大小上百个门派的掌门人以及出色弟子都会派人过来参加。天籁『小说Ww『W.『⒉”一名脸颊削瘦的中年男子刻意压低了声音问道。

  “早听说了,你这算什么消息,现在所有的门派都在往平武县城赶,咱们赤鲨帮的帮主也早到了,租下了一整栋客栈,后面来的,只怕是连大街都没地方睡了。”一名络腮胡子哈哈一笑道。

  此时在县城内的钱家酒楼内,坐着不少风尘仆仆地江湖豪客,持刀佩剑。各自议论吩吩。好不热闹。

  平武县城要召开武林大会?而且还是整个凉州境内的所有帮派?6小天此时坐在酒楼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叫了一壶茶,还有一盘牛肉,默不作声地听着酒楼内的议论。

  “我要说的自然不是这个,如此盛大的武林盛会在近几十年来还是第一次,就是现在凉州排名第一的铁掌门,也没有如此号召力,你们可知其中原因。”削瘦中年被反驳之后,决定爆一点猛料。

  “什么原因?”

  “黑铁令!”

  “什么,黑铁令,怎么可能,不是消失了近百年未曾出现吗?”酒楼内,满座皆惊,相顾失色。

  削瘦中年哼声道,“昨日四海帮的帮主余天山遭遇仇敌剿杀,不幸身死,路过的江湖人士亲眼看到余天山身上掉下来的黑铁令。除了黑铁令,谁有本事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召集凉州所有帮派前来议事?”

  “如此说,倒确有几分可能。”酒楼内在场的人哄然议论开来,一时间面有畏惧之色。

  原来是些江湖琐事,6小天笑着摇头,准备结帐离开。除了修炼上的事,他对于这些江湖纷争并不感兴趣。不过很快一名白眉老者的话让他掏银子的手为之一顿。

  “传闻中黑铁令的持有者得到过仙人指点,当初凉州各帮派对黑铁令也拒不服从,但遭遇了一番血腥的洗礼,几日之内,各帮派帮主,掌门的住处或是遭遇火球袭击,此火融金化铁,水泼不熄。或是被冰箭刺穿身体,整个人被冻成冰雕,那冰箭遇火不化,奇寒无比.........”

  6小天听得瞳孔一缩,能融金化铁的火球,那不就是火球术吗?至于冰箭术,黑袍老者被结界所困时也用过一次。这执掌黑铁令的人竟然极有可能是修仙者。不过如此也说得通,凉州数十个县城大小门派上百,而武者更是数以十万计,其中一流好手不在少数,绝世武者也有几人之多,单凭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号令如此多桀骜不驯的武者,唯有修仙者的强大实力,才有可能令这些武者臣服。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修仙者为何要大费心机的找这些普通武者呢?

  6小天正诧异间,一辆由二十名一流武者护卫的豪华马车从平武县城北门而入。且不提马车所用的四匹皆为通体雪白,神骏异常的白马。单是数十名纵马疾驰的二十名一流武者放在哪里都是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

  马车一直驶入一家大院,无人敢拦。一名白老者带着一名胖掌柜打扮的人正恭敬地侯在那里。如果6小天在这里,一定能认出这个胖掌柜正是妙芝堂的掌柜。

  得得.....

  马车停下,从里面出来一个神色倨傲地金袍青年,看上去不过二十几许的年纪,但其目空一切的态度,似乎并未将在场这么多武者丝毫放在眼里。

  “在下妙芝堂堂主胡一平,这位是堂内掌柜马洪涛。见过圣使大人。”白老者胡一平与马掌柜同时向金袍青年行礼道。

  “嗯,便是你们有紫灵草的消息?”金袍青年束手站在马车上,俯视着两人道。

  “正是,不过圣使大人说的紫灵草被另外一名少年买走了。”马掌柜如实地道。

  “什么?”金袍青年面色一怒,凉州地处偏僻,本就灵物不多,好不容易得到紫灵草的消息,竟然还被别人捷足先登。

  “在下事先不知紫灵草是圣使需要的草药,冒犯圣使大人的地方,清空请圣使大人宽恕!”

  感受到金袍青年身上传来的威压,马洪涛双腿一颤,差点就忍不住跪下去。旁边的堂主胡一平修为比他高深许多,但也面色白。

  “那购买紫灵草的人,你可还记得是什么模样?”金袍青年沉声问道。

  马洪涛连连点头,“还记得。”

  “着丹青圣手立即画出此人肖像,暗中调查此人动向,旦有现,不许轻举妄动,立即通知本圣使,滚吧!”金袍青年思索片记得后说道。

  “是,是!”胡一平与与马洪涛两人如逢大赦,急急忙忙出门而去。

  “回青莲山庄!”金袍青年说了一句之后,又钻回了马车。

  此时在马车之内,躺着一个体态丰盈,身着红裙,面容姣好的女子,把玩着一缕耳边的青丝道,“你不是说凉州一直是你们司徒家的地盘吗?怎么还有其他的修仙者?”

  金袍青年面色阴沉地说道,“之前的事我也是听族里长辈说的。我们家族离开凉州已有百年之久,这么长的时间,凉州出现个把散修,也是很正常的事。此事不知道也便罢了,既然让我得知,非除去此人不可。”

  “咱们现在可不知道对方的深浅,你这么有把握?要不要通知家族里的高手前来?”女子投入金袍青年的怀里道。

  金袍青年哼了一声说道,“凉州如此偏远的地方,修为高的散修根本不会来,若非望月仙城的竞争太过激烈,家祖又得罪了城里一位筑基期的前辈,我也不会重新沦落到凉州来。况且对方取的只是紫灵草这种最低阶的灵草,一届散修,就算是炼气三层,也未必会是我的对手,更何况咱们还是两人,有什么好怕的。我父亲正准备突破炼气四层,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再说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我何以继承家族的产业。”

  “也好,那咱们先探一下那人的底,不过还得先找到人才成。”

  金袍青年点头道,“只要他还在凉州城,便绝逃不过咱们的耳目。凉州大小帮派上百,武者更是数不胜数,相信很快便会有那人的消息。到时候见机行事。”

  平武县城竟然有可能会出现别的修仙者。有过与黑袍老者的勾心斗角,6小天本能的对其他人抱有一定的戒心。但黑袍老者对他缄口不言,而修仙界的情况他更是一无所知。6小天再三思量之后,认为哪怕是有一定风险,也要试着去接触了解修仙界的一些情况。否则单凭他自己修炼,也许一辈子也不过能修炼到炼气四五层。此时修仙已经对他打开了一扇大门,他绝不甘心轻易地止步于此。

  “看来这次武林大会是一定要参加了。”

  6小天暗自嘀咕一句,掏出碎银子放在桌上,出门而去。就在他出门后不久,两个头戴斗笠的中年汉子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的目光。其中一人匆匆离去,另外一人在县城热闹的人流中远远地坠在后面。

  随着各地武者汇聚到平武县城,此时的县城之中的江湖豪客已经越来越多,街道上车水马龙,人群穿流不息。在街上6小天还没觉得,毕竟人太多了。

  不过出了城门之后,那斗笠男子也跟着出来,很快便引起了他的警觉。

  “难道又是妙芝堂的人?”6小天眉头一皱,加快了脚步往荒野无人的地方赶去。

  驾......

  数十名一流武者在街道上纵马疾驰,后面紧跟着四匹白马所拉的马车。街道上的武者本来想张口骂上两句,可看到如此清一色的一流武者,顿时闭紧了嘴,祸从口出,这样一支强悍的力量,他们可招惹不起。

  出了城门,金袍青年与红裙少女离开马车,一路往斗笠中年留下的记号向荒野中追去。不过追了一段,进入山林之中,便看到一直跟来的斗笠中年一脸茫然地看着远处。

  金袍青年冷声问道,“人呢?”

  “你算哪根...哎哟!”斗笠中年男子刚想反驳眼前的青年小子,毕竟他还不认识对方,不过话只说到一半,腹部便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如同虾米一般蜷缩着被踢飞出四五丈远,落在地上惨嚎不已。

  “趁我的耐性没有消耗完之前,你最好说出我想听的话。”金袍青年寒着一张脸道。

  “我,我跟着那个少年一路出了城门,跟到林子里,对方就没了踪影,到,到底去了哪里,我,我也不知道啊!”看着金袍青年冰寒的眼神,斗笠男子打了个冷颤,乌青着一张脸颤声道。

  “没用的东西!”金袍青年右手一挥,一道晶莹的冰刺刺中斗笠男子胸口,瞬间将其冻成了一座冰雕,斗笠男子脸上惊恐痛苦的表情也随着凝固在了冰雕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