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26章 分道扬镳

26章 分道扬镳

  “青竹县城生了什么事?五阳教实力尚且不如雷刀门,为何敢对雷刀门下手?”将周烈,石青山一行人带到安全地带之后,6小天问道。天』『籁小说Ww

  “此事说来话长,大概得从半年前平武县城的武林大会说起。听说当时黑铁令圣使为了追寻一名敌人失踪,一直未归。黑铁令背后的人勃然大怒,将所有当时已经进入平武县城的门派都训斥了一遍。动所有江湖门派的势力前去寻找可疑的人,但一直没有找到。然后两个月前,包括四海帮,甚至实力最大的铁掌门,都先后遭到了血洗,有传闻称是黑铁令背后的仙人在操控局势,现在轮到了我们雷刀门。”

  “雷刀门上下数千弟子,大多惨死在五阳教,七毒门几派的围攻之下,我拼死带着这些人逃出重围,若非兄台出手相助,恐怕就连我们,也无法幸免。不过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现在整个江湖的人都在搜捕我们。”

  周烈面色一阵惨然,雷刀门的血案,还有黑铁令背后传闻中的修仙者,像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压得他们胸口喘不过气来。

  司徒勇竟然将火在这些世俗武者的身上,真是无耻,单是一个雷刀门便是数千弟子,这一番血腥清洗,恐怕有过十万人要死在这场混乱的厮杀之中。

  “这件事情会解决的,不过你们的处境很危险,进深山躲一段时间,石青山,你跟我过来一下。”6小天此时也没什么好说的,对石青山说了一句,独自朝一边走去。

  “石师兄!”白衣少女紧张地拉了石青山一下。

  “不妨事,人家要是有恶意,我们早就身异处了。”石青山拍了拍白衣少女,捂着伤口紧步跟在6小天的后面。

  “请问前辈有何吩咐。”到了没人的地方,前面的黑衣汉子停下,石青山忍着身上的伤势,向6小天行礼道。

  “石大哥叫我前辈,我可当不起呢。”6小天卸去脸上的伪装,转过身来道。

  “小,小天,怎么是你,当初我还以为你在后山被野兽吃了,这两年多,你都去哪了?”石青山先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然后脸色狂喜地道。

  “中间生了很多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很快就要离开凉州了,这瓶疗伤的药你拿着,效果不错。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你省着点用,用完就没有了。”

  6小天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疗伤的药扔给石青山,这疗伤的药他用过,哪怕是受到法术的伤害,都能极快治疗,想必对世俗武者的刀剑伤,效果应该会更好。这次去望月仙城,他确实没有把握能再回来,只是修仙之路再艰险,他也会一直坚定地走下去。

  “什么?你要去哪里?以你现在的身手,难道还有人能威胁到你吗?”石青山十分不解地问道,他可是亲眼看到将师傅击伤的那名独眼大汉,在6小天手上竟然撑不过一招便被斩杀。这样的实力已经过了他的想象,石青山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杀死6小天,6小天也才失踪了两年多,竟然厉害到这般不可思议的境界。

  “绝世武者并不是人的极限,黑铁令幕后隐藏的人便远绝世武者。”6小天摇头道。

  石青山两只眼睛顿时瞪得滚圆,“你,你是说修仙者?”

  “这件事你知道就可以了,切忌不可说出去,否则会给你带来灾祸。”6小天告诫道。

  “石师兄!”好一会之后,周烈,白衣少女等人不放心石青山,找了过来,见到人后,顿时松了口气。

  “那个出手救咱们的高人到哪里去了?”周烈忍不住问道。

  “他还有事,已经走了。”石青山叹了口气,心里祈祷着6小天以后能再次回来,虽然6小天的身手对于他已经高到不可思议的境界,但从6小天的表情,石青山仍然能感受到他的无奈。也许修仙者之间的厮杀更为惨烈。

  “师傅,这是他留下来的疗伤药,效果非常好,我给你擦上试试。”

  石青山又将周烈拉到一边,将一小块药膏抹在周烈的伤口处。只见乳黄色药膏抹过的地方,那原本因为被刀剑砍中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愈合。

  一股爆炸性的力量从药膏往身体里渗透,连番恶战,周烈早已经身心俱疲,但抹上药膏之后,体内充斥着一股更强的力量。

  周烈忍不住舒爽地长啸出声,过后,震惊无比地看着石青山“这,这是什么药,功效竟然如此神奇。”

  “我也不知道,是那位前辈交给我的。”石青山答应过6小天要守口如瓶,包括他的师傅也不能说。

  周烈长长一叹道,“想不到这世上竟然真的有活死人,肉白骨的疗伤圣药。我们走吧,那位高人说得对,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得再找个更隐蔽的地方,躲避这场江湖上的浩劫。”

  “雷刀门的余孽在那里,快杀!”

  “站住,竟然敢跑,看大爷不宰了你。”

  “黑马帮的杂碎,今天你们都得死!”

  此时整个青竹县乱成一团,附近县城的帮助也跑到青竹县来抢地盘,雷刀门一垮,青竹县便空了出来。江湖人士的血腥拼杀,甚至在青竹县的数千官军也不敢搅和进来。唯恐被波及到。

  不少帮派的人,或者是流氓地癖借着空前的大混乱打家劫舍,烧杀奸*淫。6小天从青竹县城中快马而过,碰到这类人,直接一剑斩杀。一路下来,竟然杀了不下两百人。

  轰!硕大的火球飞了出去,将整座院子的恶棍炸死大半,剩下的十数人身上沾了火,怎么都扑不灭,一个个惨叫着在地上打滚,然后被烧死。

  紧接着一根藤蔓凭空从地面钻出来,将几个作恶的武者当场缠绕至死。

  “妖怪,有妖怪!”

  扑不灭的怪火,还有突然冒出来吃人的草妖,顿时让县城陷入一片恐慌。

  6小天撤掉了脸上的伪装,“手里有黑铁令的人听着,回去告诉司徒勇,司徒镜是我杀的,有本事去望月城找我!驾!”

  6小天厉喝一声,与吕碧凤两人纵马同时破城疾驰而去。只是因为司徒镜一人便引起了江湖上的一场浩劫。但司徒勇是炼气四层的修士。看上去只比他高了两层,但炼气四层已经是炼气中期,与炼气初期的修士相比,有着质的优势,而且单是司徒镜身上便有数张灵符,那司徒勇作为族长,恐怕还有更多法宝,与这样的人斗法,6小天心里没有半分把握。

  “作死啊,为了几个世俗凡人,这样做值得吗?”吕碧凤被6小天的举动吓了一跳,出城之后,板着一张脸道,一路行来,6小天虽然年轻,但表现一直谨慎小心,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次6小天会如此愚蠢,简直是把她们两个往火坑里推。

  “我有必须这样做的理由,是一起走,还是分道扬镳,你自己看着办。”6小天脸上不悲不喜,看不出表情。

  “本想跟你一起去望月城,不过你自己惹祸上身,司徒勇那人我见过一次,深不可测。炼气中期修士的厉害不是我们两人能抵挡的。我不能跟你一起冒险,就此别过。”吕碧凤脸上一阵阴晴不定,权衡厉害之后,很快作下决定,一扯马缰,向官道的另外一侧纵马离开,片刻间便只剩下个小黑点,消失在远处。

  如此也好,知道了望月城的方向,他自己也能去。至于具体如何走,等到了大梁国,应该能问到。吕碧凤知道他身上有元气丹,对于炼气初期的修士来说,无疑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对于吕碧凤,他从未彻底信任过。分开日后也能省点心。

  6小天舍弃了马,返身混进了混乱的人群,潜入一家民舍,换了身普通商户穿的青色长衫,牵了这户人家的驴车,留了点碎银子。

  片刻之后,一个看上去二十几许,看上去憨厚的年轻人,脸上带着些许惊慌,赶着驴车像逃难一样,跟着其他躲避江湖纷争的人群,一路向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