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3章 分崩离析

43章 分崩离析

  “想要虎口夺食,那也得看我们手里的刀剑答不答应。天籁小说”骆远踏出一步,怒视着大额怪人一伙道。

  张广之前被对方暗算过一次,险丢了性命,早已经对大额怪人恨之入骨,“就是,咱们还多出一人,真动起手来,未必怕了你们这些卑鄙之徒。”

  王媛等人纷纷手执兵刃,面色沉凝地严阵以待,各自消耗了不少元气,此时不抱成团,只怕死得更快。而且对方除了大额怪人一个炼气六层外,炼气五层的只有两个,整体修为比他们要低,他们未必就是稳输的局面。

  “既然如此,说不得便要斗上一场了。大额怪,还有什么好说的,银翼蜈蚣已死,洞**保不准还有灵虫卵,先杀了这些不识相的家伙,再进蜈蚣洞一探究竟。”

  大额怪人身后的锦衣大汉嘎嘎一笑,提着根狼牙棒,同时一拍腰间的灵兽袋。白雾中一只身高近丈的黑色巨猿两只硕大的手掌兴奋地拍打着厚实的胸口砰砰作响。

  “就是,这些人进山一个多月,储物袋中一定装了不少灵物。”其他人纷纷应喝。

  大额怪人哈哈一笑,盯着范青道,“既然如此,那便杀吧!血手道人,看来咱们今天终有一战了。”

  “欺人太甚!”王媛一介女流之辈,此时也按捺不住怒火,与那手执狼牙棒的锦衣大汉,还有一只黑猿战作一团,以一敌二竟也未落下风。

  王平,张广等人也纷纷找上对手。

  骆远,何骆子朝另外一对脸上长着青色胎记的双胞胎男子冲去。不过就在骆远执剑砍向对方一人时。后面的何驼子却忽然面现狰狞之色,手中灵剑陡然刺向骆远的后心。

  骆远虽然察觉到一股锋锐之气迫体而来,不过距离太近,根本来不及躲避。仓促之间,用最快的度施展了一道“土甲术!”

  但土甲还远未成型,何驼子手中剑便已经快触及骆远的皮肤。

  “蠢货,真正人少的是你们这一方,受死吧!”何驼子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出来,竟然也是炼气六层的实力,之间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隐藏了自己的真实修为。

  “骆兄弟!”张广,郑士奇均是一惊。

  “大哥!”骆清更是花容失色,一时间竟然骇得不知所措。

  不过此时谁都没注意到6小天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嗖!忽然从地面钻出一人,正是方才消失了片刻的6小天。

  6小天脸上挂着一丝冷笑,在何驼子惊鄂的眼神中,手中短剑一挥。何驼子由于招式用老,同样来不及躲避。只是身体略微一侧,稍稍让出要害部位。

  “我的胳膊!”随着何驼子的一声惨叫,那条拿剑的臂膀夹带着大量鲜血飞到了空中。

  何驼子仓遑地退了数丈,连忙取出一瓶疗伤丹药,吞服下去一颗,然后一脸置信且怨毒地看着6小天,“你是如何盯上我的?”

  大额怪人等人同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脸错颚地看着6小天,他们用同样的方法仗击了另外两支冒险小队,竟然被6小天识破了。

  “早在望月城,我就觉得不对劲,你一个炼气四层的修士,修为不高。不仅手里有元气丹的丹方。而且还有银翼蜈蚣的消息。更对进山的路线轻车熟路。这可不像一个炼气四层修士能办得到的。不过这个时候还只是有些疑虑。”

  “后来遭遇青竹蜂的袭击,我虽然怀疑,但望月山脉中不怀好意的小队太多,我也怀疑不到你的身上,不过到了这里,出现的是大额怪人同一支小队,就由不得我不起疑了。我想,若是之前我们小队再多几个人被青竹蜂蛰伤,你们恐怕在那里就已经动手了。”

  “只是大额怪人见我们只伤了一人,实力未严重受损,不愿意斗个两败俱伤罢了,因此你们便改变计划,等我们跟银翼蜈蚣恶斗之后,再出来拣便宜,杀人越货,是也不是?”

  6小天冷声道,他本不想说这么多废话,不过骆远,王媛等小队成员本来就消耗了不少元气,此时队伍里出了何驼子这个叛徒。人心不定,他要做的先便是要将小队其他人的心定下来,否则人心一散,根本就不用打了,各自逃命便是。

  “早知道一刀杀了这叛徒了事。”张广愤然一挥手中的灵刀道。

  骆远面色郑重地道,“6兄弟,我欠你一条命。”

  “刚才还吓了我一跳,原本以为这次进山要白忙活一场,原来6道友早已经智珠在握。”

  王媛咯咯一笑,虽然又少了何驼子一人,不过6小天的镇定却感染了她们。

  “说了这么多,你们现在又少了一人,何驼子虽然失去了一条胳膊,对修士斗法有一定影响,但止住了血,影响却是不大。”锦衣大汉狼牙棍一挥,阴森森地说道。

  “是吗?”

  6小天冷笑一声,换个普通世俗武者,受如此重伤,战力必然会大打折扣,修仙者受到的影响相对就小一些,何驼子之前隐匿了自己的修为,炼气六层,只是在一边释放法术,便能敌住骆清,或者王平这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并能稳占上风。形势对他们这边仍然不利,但他又岂会毫无后手。

  “啊!”何驼子才用灵丹止住血,陡然一股绞痛自胸口炸开,整张脸变成了青绿色。

  “剑,剑上有毒,你真卑鄙!”

  何驼子面色难看无比,看着6小天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如果目光能杀人,恐怕6小天已经被杀死无数次了。愤怒过后,何驼子急忙从储物袋中掏出所有携带的解毒丹,疯狂地往嘴里灌,但这并不顶用,6小天在剑锋上涂了数种烈性毒药,不过片刻功夫,何驼子便双眼翻白,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

  “比起你想要置我们全小队于死地,难道就不允许我们反击?”王平大棍一挥,嘿然道,“6道友干得真不赖,我王某心服口服。”

  “大额怪,这个年轻人是个十分高明的炼丹士,身上似乎有很多聚气丹,他用聚气丹交换了大量的灵草,灵石,小队里,就数他灵石最多,据我估计,他身上的灵石,灵草,聚气丹,至少价值两百多灵石。”

  何驼子怀恨在心,当下说出一番对6小天极为不利的话。果然,何驼子的话一经说出口,锦衣大汉,还有其他人都用一副十分贪婪的眼神看着6小天。

  大额怪人点头后踏出两步,语气阴森地道,“现在人数一样了,你这个年轻人倒是不错,不过你以为拖延时间的办法我看不出来?看来你们还没有见识过我的手段。”

  6小天脸色一阵难看,早知道刚才应该就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命,之所以留着何驼子,不过是想利用其伤势,还有对话,为骆远等人赢得恢复元气的一点时间,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大额怪人一拍腰间黑色的葫芦,一片嗡嗡之声,大群绿色的飞蚁从中涌出。数量足有一百多只。由于距离隔得近,这些小绿蚁飞出来时,竟然给人一种扑天盖地的感觉。

  “影蚁!”王媛等人惊呼出声,面色一阵煞白。便是炼气后期的修士,面对如此数量的影蚁,也要慎重应对。虫修对于同阶修士,往往要占优势。

  “嘿嘿,算你们识货。”大额怪人桀桀怪笑,指挥的影蚁分成数队,每一队都在有十只,领头的一只影蚁体形都明显大上一圈。

  大额怪人似乎只能控制七队影蚁,其他的数十只如同飞蝗一般四处乱飞。

  6小天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一个豢养影蚁的同行,不过大额怪人对影蚁的操控明显胜过他一筹。七队影蚁,分成数个方向对他包抄,6小天施展了一个火球术,也被带队的头蚁挡下,虽然头蚁惨吱声不断,在空中摇摇晃晃,受到创伤,但却并没有死。而另外几队影蚁却在其他方向围拢过来。

  短暂的昏鄂之后,6小天心里冷笑,影蚁的杀伤力只是其次,关键在于这些小飞蚁比青竹蜂耐打,而且只要叮上数口,元气就会运转不畅。这在斗法时是致命的。也许影蚁对于其他人威胁巨大,但对于他只是麻烦大一些而已。

  6小天拔出灵剑的同时,左手抠住一颗解药,准备塞往口里。不过此时却生了一件让他始料未及的事。作为小队的队长,范青,这位作战主力,此时竟然扔下他们调头就跑。

  范青临战脱逃,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以前跟大额怪人交手过几次,都讨不到便宜。他知道大额怪人的厉害,而他现在数种灵器被毁,丹田内元气十不足三。根本不是大额怪人的对手,6小天虽然心机颇深,可终究年轻了些,未必斗得过大额怪人。就算勉强能敌住,他们这边赢面也不会过半。

  更为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收集了蛮兽宗所要求的最后一枚二阶妖丹他已经收集齐了。只要回到望月城,他便可以加入宗门。根本不用再在望月山脉中出生入死。

  “无耻!”6小天,骆远等人齐声怒骂,原本他们就占劣势,现在又少了范青这个作战主力,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咱们原本就实力大降,现在更少了两人,斗不过,我先撤了!”

  王媛原本还打算拼一把,只是现在形势急转直下,心里经过权衡之后,觉得胜算几近于无,迅作下决定,一刀逼退冲上去的锦衣大汉后,往身上贴了一道“木遁符”,跳向旁边一根大树,人影顿时消失不见,再一眨眼。人便到了另外一棵大树附近,然后没入杂草之中。

  紧接着,王平神色变幻之后,同样施展御风术朝远处狂纵而走。

  “哪里逃?”对方一名老者手持双剑,度不慢地紧追过去。

  “6兄弟,你说咋办?”吴广,骆远等人面色焦急,此时情形对于几人来说,已经恶化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剩下的几人都是对6小天十分信任,如同王媛,王平那般心里打着小算盘的,早已经逃得不见了踪影。

  “咱们就剩下这么几个人,能怎么办,各自逃吧,生死各安天命。”

  6小天冷冷地说了一句,转身便逃。他并非薄情寡义之人,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会对骆远等人施以援手。

  可从范青,王媛几人分别逃走之后。大额怪人几人都分别盯上了他,自然是源自于何驼子毒前的那一句话,一个手上灵石,丹药都十分充裕的炼丹士。现在他已经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及得上别人。

  “桀桀,邹道友,咱们两个去追这姓6的小子,其他人分出两人守住银翼蜈蚣的尸体,剩下的继续追杀!”

  大额怪人心思电转,何驼子此时已经毒,昏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现在谁也没有功夫去管他,银翼蜈蚣已经是煮熟的鸭子跑不掉了。但6小天作为一个炼丹士,身家确实可能不低于银翼蜈蚣肢体上的那些炼器材料。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去追,一来从刚才的情况来看,6小天心机深沉,未尝没有什么后手。二来小队其他成员可能会不服,叫上姓邹的锦衣大汉这个实力仅次于他的人,两人刮分好处总比七八人分来得强,其他人就算不服,也只能捏着鼻子吃了这个哑巴亏。

  “哈哈,好。咱们两人联手宰了这小子,给何驼子报仇!”邹新对大额怪人的这个安排十分满意,当下应承下来,两人一前一后,向6小天狂追过去。

  骆远,吴广等人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然后也迅向其他方向逃去,眼下已经不止是白忙活一场,能逃得条性命便算是不错了。

  “小娘子,不要跑,留下来与大爷快活快活!”一名胡子邋遢的花和尚跟一名青衣少年追向骆氏兄妹,张广,郑士奇后面也跟着两道尾巴。转眼间,之前的小队便已经分崩离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