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5章 路遇
  数月后,丹田内一阵异动,元气如泉喷涌。『天籁小说Ww『W.⒉小天喜上眉梢,没想到在望月山脉中出生入死的冒险,在危机不断地刺激下,修炼比起平时还要稍快。竟然突破到了炼气六层,比预计的还要早上几个月。

  真是意外之喜,这次进山收获挺大的,单是结界内的堆积的各种灵物与灵器,就值数千灵石,而且还学会了数种秘术。估计其他修士也收获不小,当然,前提是能在这数月的冒险中活下来。

  很快6小天略一皱眉,离青丹宫要求的灵草还有四种,离灵霄宫要求的还有三种,都未能完全收集齐全。距离仙门招收弟子已经只有数日时间,此时继续逗留在山中意义已经不大。其他修士应该也有跟他相同的问题,在山中遇到灵物完全是随机的,不可能刚好是自己需要的那种,想必在望月城,已经有不少人在交换自己所需要的灵物,去迟了可能什么都落不下。

  想到这里,6小天立即起身,往望月城的方向赶。施展御风术比起刚进山时要熟练了许多,度快了不少。

  沿途不时看到返回的修士小队,此时大部分人都归心似箭。不过也有些收获不大,将主意打在那些返回城中的人。经过几个月的冒险,此时回城的散修,大多身家不菲。

  沿途6小天碰到了几起类似的拼杀,往往双方都死伤不小,毕竟能在几个月的冒险中活到现在的都不是易与之辈。

  “嗯?”6小天绕过一些厮杀的小队,又走了几里,又看到几人被一个小队团团围住,对方六七人,被围的只有四人,赫然便是骆远兄妹,还有张广,郑士奇四人。骆远左胸被鲜血浸湿,不过看上去伤势不算太严重,只是现在看上去处境不是很好。

  “你们想干什么?现在大部分人都开始回城,难道你们想现在跟我们来场血斗?”骆远沉声说道。

  “本来我们也没这个意思,不过此次进山数月,不仅没有收获,反倒消耗了大量灵石,倒亏了不少。几位能撑到现在,想必也有所斩获,只要将分润我们一些,我们也不愿意做这个恶人。”对方为的中年人左脸上有一颗大黑痣,看似用商量的语气,只是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岂有此理,你们只是人数稍多而已,多出来的几个还是炼气初期,真以为我们怕了你们不成?”郑士奇面现怒容,拔出兵器道。

  “不错,他奶奶的,咱们进山到现在,一路东躲xc好不容易保住一条性命,现在竟然还要受这些杂碎的讹诈,拼他娘的!”张广以前做大将军,染上了些军中的习性,脾气异常火爆。

  “既然如此,那便怨不得我们了。”黑痣中年人面色一变,厉害的妖兽他们对付不了,好不容易遇到一支实力比他们稍弱的小队,就此放过实在心有不甘。

  “把储物袋交出来,饶你们不死!”一道清朗地声音从远处飘来。

  黑痣中年面色一变,本以为骆远小队只有这四人,没想到又多出一个,语气还这般猖狂。想必有几分本事。别看他们小队有七人,除了他一个炼气六层外,只有两个炼四层,五层的。剩下的四个都是炼气初期,派不上多大用处。

  “6大哥!”

  “6兄弟,你没死,哈哈,太好了!”

  骆清,张广等人均是喜出望外,没想到这里还能碰到一个绝对可靠的强援,在这尔虞我诈的望月山脉中,一个信得过的队友比什么都重要,在他们眼里,6小天自然是这种人。

  “6兄弟,你到哪里去了,当初我们失散后,可是找了你一阵,都没看到人影,又怕再遇到大额怪人那伙人,咦,不对,大额怪人的黑葫芦怎么在你手里?”郑士奇先是一喜,然后脸上十分惊鄂,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咦,6兄弟,你到炼气六层了?”骆远也是吃了一惊,就算是炼丹士,这进阶的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大额怪人追了我一阵,后来被我用阵法困杀了。这葫芦自然便到了我手里。”6小天淡然一笑。

  “6大哥,你真厉害,都怪那死牛鼻子范青,要不是他率先逃走,凭6大哥的本事,咱们小队根本就不用被各个击破了。”几人震骇过后,骆清愤愤地说道。

  “这些不提了,现在是你们把储物袋交出来,还是要我们动手?”6小天上前几步道。

  “哈哈,你们也有今天,老子最看不起的便是你们这些人,自己没本事去杀妖兽,找灵物,专门把主意打在其他散修身上。”张广,骆远等人手持灵刀,分成数个方向将几人的退路封死。

  “阁下虽然也是炼气中期的高手,不过我们小队还要多出两人,若是动手难免会两败俱伤,此事就此作罢,如何?”黑痣中年面色一阵难看地说道。

  “两败俱伤,你也太高看自己了,看来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6小天手往黑葫上轻拍一下,葫嘴打开,数十只影蚁破葫而出。嗡嗡地如同一片小云飘出。一窝蜂的朝黑痣中年扑去。这些影蚁并非他用自己的血肉喂养。指挥起来不如大额怪人顺手,大额怪人能同时指挥七队有条理的作战,他勉强能指挥六队。不过即便如此,对于炼气中期的修士来说,也是极为难缠了。

  见6小天动手,骆远等人下手更是毫不含糊。

  “该死,竟然是虫修!”黑痣中年面色苍白一咬牙,往身上贴了一张土遁符,钻入地下,再冒出来时,已经是数十丈开外,竟然跟范青一般,扔下队友直接逃命去了。

  6小天眉头一皱,两人修为差不多,他的度并不比对方快多少,追起来麻烦,只得就此作罢。

  另外一人也用了张土遁符想逃,不过修为太低,才逃出没多远,便被骆远给截住了。

  “停,不打了,我们投降!”其中一名初期的炼气修士差点被张广三两刀分尸,急忙扔掉手里的灵器,双手高举,哭丧着脸道。失去储物袋与失去性命,其他几名眼见无法逃脱的散修也相继做出明智的选择。

  “算你们识相!”郑士奇踹翻了一人后,哼了一声。

  “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不过身价倒也挺丰厚,可惜跑了一个。6兄弟,你救过我一命,你先选。”张广大大咧咧地将几个储物袋的灵物都取出来,提到6小天的前面道。

  六个储物袋,加起来也值个两百多灵石,里面没有能看得上的灵草,6小天不客气地取走自己应得的一部分。分完东西,几个散修落荒而逃,唯恐6小天等人改变主意。

  “6兄弟,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还以为一直见不到你了,当初失散之后,我们四人运气不错,又碰到了一起,后来又找了你近半个月,一直没有音讯,担心被别的小队仗击,我们四人就换了地方,一直小心翼翼,还好没出大错,不过没想到返回的路上反而让人给堵住了,要不是6兄弟你及时出现,这次恐怕又危险了。”

  一起回望月城的路上,郑士奇感喟无比地说道。

  6小天与四人会合之后,心里也稍宽了一些,他独自一人,很多情况都应付不了。与几人交谈,才知道队伍分崩离析后,几人处境并不好,但又不甘心直接返回望月城,于是几人一路东躲xc也收集了一些灵物,击几头妖兽,直到今天回望月城,才出了状况。不过幸好遇到了他,没费多少力气每人便分了四十多块灵石,算是收获最大的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