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6章 黑蛟剪之威

76章 黑蛟剪之威

  “6公子找小老儿可有什么吩咐?”翁之翰听到6小天的召见,心中一喜,这一年多来,6小天除了让他将矿工收集的灵石送来一部分放在石洞外,还没有露过面。天籁小『说Ww』W.』⒉翁之翰纵然有接触6小天之心,但未得6小天允许,也未敢越雷池一步。

  “我这里有些冰蚕茧,找些人抽丝。”

  “这,这是冰蚕吞服了百年赤冰桑叶之后吐出的极品冰蚕丝!”翁之翰接过6小天给的冰蚕茧之后,满脸震惊地道。

  “你认识此物?”6小天疑声道。

  翁之翰点头,然后恭敬地道,“6公子大概忘了,小老儿略通炼器之术。不知6公子用这冰蚕丝想炼制冰丝蚕甲,还是别的?”

  “自然是冰丝蚕甲,这冰蚕丝还能炼制成更有用的东西吗?”6小天想起钱大礼的化血宝葫便是此人炼制,因此多问了一句。

  “6公子有所不知,冰蚕丝也分等级,如果是出产时间分隔数年的冰蚕丝混杂在一起,确实只能炼制丝甲。不过小老儿看6公子这些蚕茧都是在一年之内吐出,属于同一批,柔韧度完全相同,若是给小老儿足够的条件,可以炼制出一条拥有吸血效果的缚妖索。厉害无比,不在钱大礼的化血葫之下。当初小老儿从宝地得来的炼器之术中,便包括在这这缚妖索和化血葫。”翁之翰说道。

  “在这矿洞中能否炼制?”6小天道。

  “6公子说笑了,炼制极品灵器或者法器都需要筑基修士的先天真火。炼气期修士的元阳之火根本炼制不了。小老儿炼制的是血系法器,只有找到另外几样炼器材料,回到当初的宝地,借助那里独特的血灵地火,才能炼制。”翁之翰苦笑一声,然后十分期待地看着6小天道,“小老儿知道要求有些过份,如果6公子能助小老儿脱困,小老儿拼了这条命,也要帮6公子炼制出一件法器。”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先去找人把这些冰蚕茧处理了。”

  6小天皱眉说道,血系法器十分罕见,往往比同类的法器要厉害几分,翁之翰的提议十分有诱惑性,毕竟有一件法器,他的战力将直接飙升数倍。哪怕是出去之后,灵霄宫内的炼器期弟子,除了同样拥有法器的能与他一拼之外,其他的人都不够看。只是6小天直觉的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还是放在以后再说吧。

  翁之翰闻言黯然离去。

  “6师弟,你可真叫我一通好找啊。”翁之翰离去后,6小天正欲反回石室,忽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俞师兄,找我可有要事?”

  6小天看到俞豹的身形出现在幽深的矿洞中,在俞豹的身后,还有一个炼气中期的矿工,6小天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不过应该是张巴以前的一个手下。见到俞豹,6小天心里一沉,之前进黑水寨矿洞之前,便是因为俞豹受钱大礼的指使监视他。他才避入矿洞,没想到俞豹竟然能跟到黑水寨矿洞这么艰苦的地方来。而且似乎找了他不短的时间了。

  “咦,竟然进入炼气七层了,如此短的时间竟然能晋级到炼气后期。真是让人咋舌,看来钱大礼那老东西猜得不错,你身上果然有什么了不得的异宝。”俞豹一改在外面和善的面目,幽暗的阴影下,满脸贪婪地看着6小天道,“如果你将东西主动交出来,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

  “左右是个死字,也没什么区别了,你就这么确信能斗得过我?”

  6小天手背在后面,神识一动,手里已经多了一叠灵符,不过他丝毫不敢大意,俞豹是炼气十一层的修士,跟其他一穷二白的矿工不一样,他也是灵霄宫的弟子,手上也有极为厉害的灵器,而且可能不止一件。也可能有灵符,或者其他无法预知的手段,面对这样一个对手,6小天并没有必胜的把握。毕竟在双方都拥有灵器和后手的情况下,修为的差距就十分关键了。

  “别说你一个刚进入炼气后期的新丁,就算是宫门内炼气大圆满的高手,今天也叫你血溅当场。你死了,储物袋自然是我的。钱大礼那老东西也绝想不到,他处心积虑,最后不过是为我做了件嫁衣而已。”俞豹恶狠狠地一笑,伸手一拍储物袋。

  一把黑色小剪飞出,在空中灵动无比地转了几圈,上面传来一股凶戾蛮横的气息,几乎压得6小天喘不过气来。

  “法器!”6小天面色剧变,他怎么也没想到钱大礼为了对付他,竟然舍得将自己的法器给俞豹用,他手里的灵剑已经是上品灵器,气势与法器相去甚远,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不错,能死在黑蛟剪下,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俞豹对黑蛟剪虚空一指,黑蛟剪体形急剧放大,至数尺长短的巨剪,剪刀闭合间出卡卡的清脆声响。向6小天级剪来。

  黑蛟剪转瞬及至,度惊人,距离尚有丈许远,6小天已经能感受到上面惊人的锋锐之气,6小天毫不怀疑这黑蛟剪能一下将他剪成两半。

  6小天头皮麻地祭出一叠数十张灵符。

  空中一阵噼啪炸响,不过6小天很快大惊失色,只见那黑蛟剪只是剪了两下,空中的金矛,土刺,大火球。冰箭被纷纷剪碎,竟然连迟滞的效果都起不到。

  “哈哈,竟然想用这些二阶,三阶的灵符对付法器,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天真,还是白痴。”

  俞豹残忍一笑,转念一想,之前一个炼气中期修士竟然舍得买这么多灵符防身,还真是够浪费的。6小天的阔绰更激起了他的杀心。

  黑蛟剪转眼间便到了数尺开外,护罩直接在黑蛟剪的攻击下溃来,6小天头皮一阵麻,急忙祭出一张土遁符。

  卡嚓!黑蛟剪剪了个空。俞豹面色一怒,操纵着黑蛟剪对着地面剪了一下。

  “噗!”6小天于丈许外的地面跌出,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刚才那张土遁符被黑蛟剪的锋锐之气给破坏了。法器之威对于炼气期的修士来说,竟至如斯,6小天甚至不敢用手里的灵剑去硬碰,怕呆会失去逃跑的时间。

  遭受重击下,6小天未作丝毫停留,掷出数颗罗烟果,黑气弥漫住整个矿道,6小天再次祭出一张土遁符,钻入地下。

  “想逃?没那么容易!”俞豹气急败坏的从黑烟中穿过,现已经失去了6小天的踪影,不过他不算太担心,黑水寨矿洞各系灵石都有。灵气驳杂,矿洞内岩石坚硬无比,土遁符比起在外面使用大打折扣。根本逃不了多远。

  召回黑蛟剪,俞豹快追了上去。